首頁 » 《不死者之王》不死者之王——從無敵開始的骨傲天,我的敵人是空氣

《不死者之王》不死者之王——從無敵開始的骨傲天,我的敵人是空氣

  這個故事的內核並不是少年的冒險,而是成年人的童話

  在人生的不同階段對同一個故事的感悟可能是不同的,年少時我喜歡勇往無前的勇者,提著利劍消滅魔王,將正義的旗幟插到大陸的每個角落;長大一些後我發現普通人也有相當大的魅力,勇者隊伍中可靠的前輩、死戰到最後一刻的不知名指揮官、為了守護日常生活的一般冒險者、他們沒有背負上拯救世界的宿命,但是身上的故事同樣可歌可泣;再後來我發現世界上沒有這麼多是非的對立,有的更多的是立場的不同,必要之惡的魔王同樣有自己必須面對的東西。

  而今天帶來的就是一部有「反英雄」性質以自己目的為優先的主角,在異世界展開冒險探索和守望,名為《不死者之王》的故事。

  提到《不死者之王》,不少讀者對這部作品中主角飛鼠(鈴木悟)的評價都並非正面,在他以安茲為名行動的時候更有不少批判的聲音,無論是對「四謀士」的殘忍,還是在王國一戰中的無情,都充分體現出他並非是傳統意義上的那種「拯救一切」的主角,正如作者丸山黃金在後記中提到的「這部作品的主角是一個骷髏魔法師,統率著龐大的邪惡組織,感覺很像是遊戲裡面的最終BOSS,不相信小說或者電影中那種救人不求回報的主角,以自己目的為優先才對吧」,有這種想法的讀者或許很適合這本書,就是如此直接的推薦。

  那麼鈴木悟的目的究竟是什麼,再次重新翻開第一卷,或許讀者能感受到最初這個故事中的骨傲天和他難以割捨的納薩力克。

  最難以割捨的納薩力克大墳墓

  故事最初要從遊戲停運開始,還未以「安茲·烏爾·恭」自稱的死之統治者飛鼠獨自守護著大家的工會「納薩力克大墳墓」,一直到「YGGDRASIL」停止運營的那一天,在最後一刻,飛鼠遇到了曾經並肩作戰的夥伴「黑洛黑洛」,兩人對現實的工作進行了碎碎念的吐槽,讓人升起一種親切感與懷念。

  「希望之後在哪再見了」——上線的三名公會成員中,最後一人的身影也就此消失,飛鼠沒有說出挽留的最後一句話,他知道沒有任何人會背叛工會,但是現實中也有迫不得已的事情,大家都面臨痛苦的抉擇。

  這種對工會「納薩力克大墳墓」的感情一直都在,從小說的第一卷貫穿到最新一卷,也將一直成為鈴木悟這個玩家的根本動力,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更何況是對於已經是社畜的鈴木悟而言,他不可能不懂這個道理,所以止住了留下黑洛黑洛的最後一句話,但是他的內心還是渴望和大家繼續遊戲,無論是為了打造工會武器,大家每天同心協力進行冒險;還是向敵對工會奇襲,一鼓作氣拿下對方的城堡;又或者是大家一起設置各種魔物,對抗前來入侵的玩家,這些都是他寶貴的回憶。而文字間的真情流露,也體現出作者丸山寫下這個故事的動機,當遊戲中的好友都離他而去的時候,或許是為了紀念這一切,他創作了和《不死者之王》有關的故事。

  這個隻留下殘骸的工會,有過曾經輝煌的時代,納薩力克大墳墓的工會排名一度高達第九名,但在停服時只有二十九名,也僅剩最後一人,飛鼠守護了這個工會很久,只是希望工會成員回來的時候有一個迎接他們的地方。

  於是,安茲·烏爾·恭誕生了。

  如果從納薩力克大墳墓出發的話

  如果從傳統意義上的那種「拯救一切」的主角來看,安茲的行為是錯誤的,與安茲所對立的另一個王道系主角桐人會如何做呢,在SAO的世界中,只要死亡就相當於現實世界中真正死去,實力是在這個世界的硬道理,而在面對「真實的死亡」之時,桐人依舊在為大部分玩家考慮,無論是勇敢的奮戰在攻略組前線,還是救下素不相識的玩家(比如西莉卡),桐人為此總是不留餘力,更不要說拼命拯救自己喜歡的亞絲娜了,即便是NPC,桐人也不願意傷害,當攻略組提議讓NPC作為誘餌吸引怪物的時候,桐人寧願背負風險也不願意參與這樣的作戰,這就是能「拯救一切」的英雄。

  但是安茲不同,他並不是桐人那樣的SOLO玩家,在安茲的背後還有整個納薩力克大墳墓,他必須要時刻為大墳墓著想,為了可能會回到他身邊的同伴著想,所以在最初「漆黑之劍」小隊死亡的時候,他沒有使用復活魔法,是因為他並不知道使用高階魔法是否會引來不必要的麻煩;在大墳墓被入侵的時候,即便是安茲的引導,他也確認了入侵者的意志,並給與他們死亡;在面對王國的一戰時,他展現出魔導國的威嚴,為了顯示大墳墓的偉大,以高階魔法蕩平了士兵,他就是一個如此無慈悲的角色,一切的動機都是從納薩力克大墳墓的利益開始出發。

  一直是孤身一人的骨王

  安茲是孤獨的,他的實力十分強大,他的手下也忠心耿耿,但如果你回頭看讀過的故事,你會發現安茲竟沒有一次對別人展露過自己的內心。

  與安茲最親近的是納薩力克的NPC,他們無論是守護者還是一般女仆都對大墳墓忠心耿耿,即便是叫囂著要統一大墳墓的企鵝,也依舊十分熱愛這個地方,每天兢兢業業的安排手下保持大墳墓的清潔。安茲對待這些NPC就像對待朋友的兒子和女兒一般,但是另一方面安茲又無法對他們展露內心。

  總的來說,《不死者之王》是一個很有趣的幻想故事,但是這個故事的內核並不是少年的冒險,而是成年人的童話,那些以現實為基礎建立起的殘酷世界觀值得讀者去 思考,無論是有感情的亞人和魔物,還是殘忍與貪婪的人類,又或者是王國中利益交織的明爭暗鬥,這些小細節並不影響整個故事,卻給這部作品帶來了不一樣的體驗。

  而骨傲天作為一個「反套路」的主角,在眾多幻想故事中獨樹一幟,以一個不易察覺更為深邃的孤獨視角,在這個異世界中去展開屬於他的冒險,或許他最終都是一個人,或許他會回心轉意,無論如何,《不死者之王》是一個很成功,值得一讀的作品。

>《Overlord》不死者之王——從無敵開始的骨傲天,我的敵人是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