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少年失蹤41天》實地探訪:學校的圍牆裝了鐵絲網,叔叔說自己話不多。

吉姆記者張萬軍

視頻剪輯胡志啟

視頻加載…

從宿舍樓到教學樓的距離不到100米,但江西鉛山15歲的高一學生胡馨予卻在這條路上神秘失蹤,剛好錯過了錄影機能拍到的範圍。41天來,家屬、救援隊和警察找遍了校園和校外,卻找不到他的任何蹤跡(如《極限新聞》第一篇報導)。現在,胡馨予的下落不僅成為鉛山縣人民關注和討論的焦點,也成為媒體和許多網民關注的焦點。

胡馨予的學校是什麼情況?他的家人怎麼樣?他是什麼樣的孩子?11月24日,來自吉姆的記者走訪了胡馨予的學校和家鄉,試圖找到上述問題的答案。

失蹤

10月14日晚上11點41分,鉛山縣永平鎮的胡先生接到了兒子班主任閆老師的電話。對方告訴胡先生,他的兒子胡馨予在學校失蹤了。胡先生立即趕到學校,聯繫了小姨子等離學校較近的親戚,並給在福建工作的妻子打了電話。

胡先生和幾個親戚陸續趕到學校後,家人在老師的幫助下,在學校展開地毯式搜尋。可惜沒有收獲。此前,通過對學校的檢查和監控,組織者幾乎把學校搜了個遍,化糞池和人工水池都排幹了,但沒有發現有價值的線索。

10月15日上午,福建的母親李女士得知兒子在學校失蹤的消息,趕回鉛山縣。她直接去了學校,找到了兒子的宿舍。包括他的兒子在內,有七個學生住在那個宿舍。她詢問了兒子的室友,得知兒子是在10月14日晚上,從宿舍去教學樓上晚自習的路上失蹤的。

在胡馨予失去聯繫之前,學校的監控錄影機記錄了一個圖像。視頻顯示,10月14日下午5點48分,胡馨予最後出現在宿舍樓,隨後消失。

雖然從宿舍到教學樓的距離不到100米,但是有一段10多米是無法監控的。胡馨予失蹤時只帶了一支錄音筆,手機、手表、身份證和現金都留在宿舍里。

在一次採訪中,致遠中學的副校長說,每天晚上6: 20是晚讀的時間。胡馨予的班主任發現失蹤人員後,立即向學校主管匯報。當晚,學校立即組織了幾批老師對山坡、教學樓、校牆外進行搜尋,但沒有發現胡馨予的蹤跡。

尋找

致遠中學副校長說,10月15日,校長組織全校老師搜查了學校所有的地方,包括所有的房間、水池、屋頂、閣樓、化糞池,甚至把學校人工湖的水抽幹了,但沒有發現任何人。學校的每個教室、宿舍、樓道都裝了監控,之前宿舍旁邊的山坡上也裝了監控,但是因為年久失修,用不上了。學校能翻牆的地方都長滿了青苔。他們仔細查看了一下,沒有發現踩踏的痕跡,學校圍牆外也沒有任何不妥。

李女士問了兒子的同學,得知兒子失蹤前似乎沒有任何異常。

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里,胡馨予的家人、鉛山公安局、鉛山藍天救援隊、鉛山綠舟救援隊等。在學校內外找了很多次,但還是沒有任何線索。胡馨予的親屬從未放棄尋找。他們自己買了無人機,在學校周圍搜尋了幾天。

11月14日,胡馨予的親屬帶著雲南的搜救犬找到了一個民間團體。一行四人,帶了兩條狗,一條搜狗,一條搜屍狗。11月15日至17日,該團帶兩條搜救犬在致遠中學外搜救。11月18日,經鉛山當地警方和致遠中學同意,表弟周先生帶領搜救人員和兩條搜救犬前往可能出現的地方。其中一只搜救犬在胡馨予宿舍的二樓和學校的兩面牆上發出了警報信號,而另一只狗沒有回應。遺憾的是,當地警方在對上述三個可疑地點進行調查後,並沒有得到任何有效的線索。

至此,胡馨予的下落成了一個謎。

哭泣

胡馨予的父母是硯山縣永平鎮湖塘村的村民。他們過去以務農為生。四年前,母親去福建做家政。父親留在老家,一邊照顧新宇,一邊在鎮上的一家箱包廠打工。新宇是這個家的老二,比哥哥小15歲。在媽媽眼里,心語小時候很活潑開朗,喜歡蹦蹦跳跳。

餘出生的時候,他哥哥已經離家去讀書了。11歲以前,辛和父母住在她的家鄉永平鎮。他在村里的一所小學讀書,小學成績一直不錯。初中時,新宇在村里的一所初中讀了一年半,後轉學到河口鎮桃園中學。由於初中成績好,胡馨予在中考前與致遠中學簽訂了錄取協議。今年中考,新宇考了531分。

隨著年齡的增長,活潑開朗的辛宇也逐漸變得內向。除了和朋友在一起比較活潑,她平時不愛說話。在母親李女士眼里,新宇是個懂事聽話的孩子,偶爾會和自己開玩笑。上高中的時候,李女士有一次問兒子需不需要陪。胡馨予對她說,「媽媽,我不要你陪她。如果有必要,等到明年。」

2022年9月,新宇進入致遠中學讀高中,入學時獲得1500元獎學金。

9月27日,遠在福建的李女士接到了兒子的電話。新宇在電話里哭了,說明老師說了他什麼。當母親問及具體情況時,新宇沒有細說。國慶節那天,李女士回家探親。新宇和哥哥放假回家,一家人難得聚在一起。於當時很開心,和哥哥一起去葛仙山、永平鎮等地玩。團聚期間,李女士沒有發現新餘有什麼異常。

10月9日,已經回到致遠中學的新宇給媽媽打電話,讓媽媽遠程操作幫他關掉電話手表。此後,李女士、丈夫和大兒子再也沒有聯繫過新宇。

李女士記得,兒子曾經告訴她,她進入致遠中學後,晚上經常睡不好覺。

新宇從學校失蹤後,班主任問李女士,新宇之前有沒有得過抑鬱症,新宇是不是托給學校的,讓她覺得很意外。李女士認為,老師的意思應該是新宇進入致遠中學後成績不好,所以懷疑新宇是靠關係進入學校的。這讓她感到不解,因為兒子的初中班主任曾經告訴她,新宇在中考前就已經病了,否則她本可以考得更好。

(指一群人)圍著看

鉛山致遠中學往年的一份招生信息顯示,該校位於鉛山縣河口鎮鵝湖大道129號,成立於1999年9月。2001年7月,初高中分離,更名為「鹽山縣私立致遠中學(高級中學)」。學校是一所全日制寄宿制民辦中學,也是上饒規模最大的民辦學校之一,80個教學班,3800多名學生。學校連續十多年被評為鉛山縣優秀學校、先進學校,多次被上饒市政府評為優秀民辦學校、優秀學校。

《江西少年失蹤41天》實地探訪:學校的圍牆裝了鐵絲網,叔叔說自己話不多。

11月24日早晨,極目新聞記者在致遠中學門口看到,該校位於鎮鵝湖大道邊的大門口擺放著多個鐵架,數名保安和幾位民警在門口維持秩序。學校門口兩側有幾棟宿舍樓,進校後左邊是操場,右邊是一排樓房。操場面積頗大,後邊是幾棟學生宿舍樓和教學樓。學校的四周建有圍牆,西南方向背靠著一座不高的小山。11月24日上午,澎湃新聞記者在致遠中學門口看到,該校靠近鎮賚湖主幹道的門口有多處鐵架,幾名保安和警察在門口維持秩序。學校大門兩邊有幾棟宿舍樓。進了學校後,左邊是操場,右邊是一排樓房。操場挺大的,後面有幾棟宿舍樓和教學樓。學校周圍有圍牆,西南面背靠一座低矮的小山。

《江西少年失蹤41天》實地探訪:學校的圍牆裝了鐵絲網,叔叔說自己話不多。

校門口的兩側牆面上張貼著四張告示和尋人啟事,內容都是關於尋找胡鑫宇下落的信息,不時有市民圍在這些告示前查看情況。學校大門的兩面牆上都貼著四張尋人啟事,都是關於尋找胡馨予下落的。不時有市民聚集在這些告示周圍查看情況。

《江西少年失蹤41天》實地探訪:學校的圍牆裝了鐵絲網,叔叔說自己話不多。

臨近中午12時,校門口聚集的群眾越來越多,不僅馬路兩側的人行道全被占滿,就連道路上四股機動車道都被占據。民警在現場不停地引導群眾站到路邊。民警和政府工作人員隨後在鵝湖大道臨近藝術公園路口設立了警戒線,勸阻無關人員和車輛進入鵝湖大道致遠中學路段。臨近中午12點,學校門口聚集的人越來越多,不僅道路兩旁的人行道被占,道路上的4條機動車道也被占。民警在現場不斷引導群眾到路邊。警方和政府工作人員隨後在藝術公園附近的鵝湖大道路口設置警戒線,勸阻無關人員和車輛進入鵝湖大道致遠中學路段。

下午2時許,現場交通達到高峰,鵝湖大道交通幾近堵塞。

劉在現場的嶽母(華姓)介紹,孫子之前在致遠中學讀書,前段時間在外地培訓,近期將再次返校。致遠中學的學生分為三種:住校生、家庭陪讀生和走讀生。住校生是一個人住在學校宿舍的學生,陪讀的是家人住在學校陪孩子上學的學生,走讀生是住在學校外面每天進出學校的學生。學校人員進出受到嚴格控制。無論是住校生還是陪讀生,都不能隨意進出學校,除非有老師批准。走讀生可以憑通行證進出學校。

劉的婆婆說,她專門來學校看看的事情有沒有新的進展。最近幾天,每天都有很多人來圍觀,都想知道這件事的最新情況。

現場許多人表示,他們的孩子不在致遠中學讀書,但他們都非常關心胡馨予的情況。

雖然學校門口人山人海,但是致遠中學校園秩序井然,學校的教學秩序沒有受到影響。記者現場詢問了多位致遠中學的學生。他們都說不認識胡馨予,對他的失蹤也不熟悉。

記者隨後爬上了與致遠中學西南方向相鄰的一座小山,山上散落著許多墳墓。學校和小山之間有一道柵欄。大部分圍欄頂部裝有鐵絲網,但也有一部分沒有安裝。記者沿著山上的圍欄一路尋找,沒有發現什麼異常。

《江西少年失蹤41天》實地探訪:學校的圍牆裝了鐵絲網,叔叔說自己話不多。

《江西少年失蹤41天》實地探訪:學校的圍牆裝了鐵絲網,叔叔說自己話不多。

故鄉家鄉

11月24日上午,吉姆記者走訪了胡馨予的家鄉硯山縣永平鎮胡家塘村。永平鎮距離鉛山縣城10公里左右,而胡家塘村距離永平鎮也有10公里左右。永平鎮到村里沒有公車。

胡馨予的家鄉位於群山中間的一片平地上。是一棟三層小樓,從外面看時間不長,房子的門是關著的。很多鄰居都坐在他家附近的涼亭里,談論著這件事。

的叔叔胡先生介紹,的父親是一個老實的農民,一直以種田為生,與村民關係很好。辛宇失蹤幾天後,胡先生和村里10多名村民趕到學校,和胡馨予的父母一起,仔細搜查了學校和學校後面的小山,但沒有找到任何線索。事發後,胡馨予的父母和一些親戚一直在鉛山縣處理此事,只有他母親23日才回來。

胡先生說胡馨予是個內向的孩子,不太愛說話。因為他的學習,他們不常見面。

江是家的鄰居,是他家的奶奶。她介紹說,胡馨予在這里長大,一直很乖。她從未見過他和其他孩子打架。因為學習的原因,胡馨予這幾年很少在家,也很少有機會見到他。

「國慶回家,他看到我就主動給我打電話。很有禮貌。他失蹤後,我一直想去學校看看情況,可是年紀大了,去不了。昨天他媽回來,那麼瘦,真可憐。」薑對說道。

這時,一輛汽車在胡馨予家附近停下,四個人下了車,向村民詢問胡馨予家的情況。其中一位陳先生說,他們是幾十公里外的上饒市廣豐區人,最近一直在關注的新聞。今天,他們特地來到這里。首先,他們想打聽一下最新的情況。其次,他們想表達對胡馨予家人的支持。

《江西少年失蹤41天》實地探訪:學校的圍牆裝了鐵絲網,叔叔說自己話不多。

11月23日,江西省鉛山縣委宣傳部官方微信「江西鉛山微訊」發布通報稱,10月14日,鉛山縣致遠中學高一學生胡某宇失聯後,省、市、縣公安機關已成立聯合工作專班,正在全力調查,調查結果將及時向社會公布。11月23日,江西省鉛山縣委宣傳部官方微信「江西鉛山微新聞」發布消息稱,10月14日,鉛山縣致遠中學高二學生胡某宇失聯後,省、市、縣公安機關已成立聯合工作專班,正在全力調查,調查結果將及時向社會公布。

11月24日,吉姆記者多次致電鉛山縣委宣傳部和鉛山縣公安局,均無人接聽。

(來源:極限新聞)

更多精彩資訊,請下載應用市場「極訊」客戶端。未經授權,請勿轉載。歡迎您提供新聞線索,一經采納即有報酬。24小時舉報熱線027-8677777。

推薦閱讀

s下了大棋,把汪小菲引向「陷阱」?如果汪小菲記錄轉讓,可能涉嫌違法。

night119

學習關於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首要任務的100課。

night119

家長拒絕送禮被逼退群,柳州教育局發公開信回應

night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