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花牌情緣》少女言情?別傻了,競技遊戲不相信眼淚

《花牌情緣》少女言情?別傻了,競技遊戲不相信眼淚

  起初讓我看《花牌情緣》我是拒絕的,你不能說讓我看我就看,因為我並不了解花牌是什麼,也不想去了解,就像有人說《冰上尤裡》很好啊,表達怎樣怎樣,感情怎樣怎樣,但對於運動從不關心的我也很難對不熟悉的領域產生興趣。但凡事都有例外,當我不小心開了花牌的頭後才發現,真香定律誠不我欺。

  

  作為小眾向的日本特有的文化,《花牌情緣》一上來就用歌牌的實戰吸引了我們的眼球。讓即使是第一次接觸到競技歌牌的人,都對他產生了興趣,也正是因為第一次接觸歌牌,所以著重在兩個字上,新奇。很多時候,好奇正是一切的開端。

  

  但是,看著這部作品,難道僅僅是因為比賽、歌牌競技就讓我大喊真香嗎?很顯然,並不是。那到底是為什麼,讓我改變了自己固執的想法呢?

  因為他很真實,沒錯,就是這麼一個簡單、老套且有點無聊的答案。我們可以舉個例子,在動漫《食夢者》中,目標作品動畫化的最高和秋人,在這條路上並沒有十分順利,在熱血王道漫裡嘗試多次,但一直沒有成功,最後也是靠邪道漫畫在《少年jump》中取得了一席之地。

  

  而在連載的過程中,有發生過矛盾,也有因過度勞累而住院,甚至經常面臨著被腰斬的可能。在這個社會上,每一行職業都沒有你想像的那麼簡單,讓「食夢」的艱難看起來是那麼真實而就是因為《食夢者》裡的這份「不簡單」與真實,引起了很多人的共識,也突出了最高和秋人的努力,並讓這份努力變得更有價值。

  回到作品本身,那麼《花牌情緣》的真實體現在哪裡?

  世界的殘酷

  

  一般來說,當遇到實力強大的對手時,主角可能會直接開掛,覺醒之後秒殺對手;也可能是各種死纏爛打、鍥而不舍,極限翻盤。當千早對戰女王時,盡管各種拼死掙紮,但該輸的還是輸了。

  什麼?這不符合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鴨!努力完了應該獲勝才對……但就是這種「不符合核心價值觀」的劇情,在《花牌》中屢見不鮮。

  

  綾瀨千早,作為本作女主,自然有著buff加持,她擁有著絕佳的聽力,天賦極高,而且還挺努力的。但就是這麼個人,面對強敵時,該被吊打的還是被吊打。

  真島太一,富二代,擁有著很多人夢寐以求的家庭背景,年級成就次次第一,關鍵是還很帥。但就是這麼個人,感情悲慘,集集被虐,運氣極差,萬年升不上A級,面對強敵時,該被吊打的還是被吊打。

  山本由美,努力了十年,終於在大學最後一年獲得的女王頭銜,可謂是「努力課代表」呢。在自己女王頭銜僅保持一年後,面對挑戰者若宮詩暢,該被吊打的還是被吊打。

  

  沒錯,這就是事實,即使你再怎麼努力,也有可能敵不過那些天才,總有比你聰明的人想要搞死你,《花牌》在無意中向我們透露著這樣的資訊。

  但誰又知道誰是天才呢,你怎麼能確定贏過若宮詩暢的綿谷新是天才呢?新從小受爺爺的熏陶,自己也很愛歌牌,在小時候就付出了超出其他人幾百萬倍的努力,即使是在自己不接觸歌牌的那一年半的時間裡,也保持每天空揮500下,你怎麼能判定新付出的沒有別人多呢?你又怎麼能判定新是天才呢?

  

  而就算新是天才,又怎能判定他付出的比你少呢?

  花牌不是雞湯,更不是雞血,只是在婉轉的小倉百人一首中,輕輕地告訴你殘酷而溫柔的真相: 努力不一定有結果,但賭上所有青春的你,一定會收獲一段耀眼的回憶

  努力後你不一定會成為天才,但天才一定是努力出來的。所以,不妨趁現在努力一把,讓自己也成為自己的天才吧。

>《花牌情緣》少女言情?別傻了,競技遊戲不相信眼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