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平價裝潢設計相關資料】50幅古今名家題寫齋號欣賞

【平價裝潢設計相關資料】50幅古今名家題寫齋號欣賞

  曾國藩《看雲歸岫草堂》齋號齋號,中國有識文風雅之士將其書齋所取名號,常常也成為書齋主人的代稱。而除了「齋」字,古人書房取名還有用堂、室、屋、樓、館、閣、軒、舍、居、洞、廬、庵、簃亭、山房等等。齋號多是古代學富五車的文人雅士標示自己做人作文的追求的形象化符號,從齋號就可以領略其不同於別人的個性化心境和情趣。而在當下,名家齋號已經大熱,藏家對於齋號的熱衷度持續上升。2015年某拍賣公司春拍,李可染《九藤書屋》四字為代表,成交價高達391萬元,名副其實的「一字千金」。去年,伊秉綬《遂性草堂》創造了齋號拍賣的最高價紀錄,估價僅為80-120萬元,但最終成交價高達2300萬元。

  李可染《九藤書屋》 成交價:391萬元

  伊秉綬《遂性草堂》 成交價:2300萬元為什麼最近兩年會再次出現齋號熱的現象,最主要的原因則是隨著當下的收藏熱,尤其是人們對於中國傳統文化的傳承,以及理解越來越深,對於齋號這種比較傳統的中國收藏家的追求,自然會出現這個熱潮。其次,對於現在做收藏的人來講,如果若干年後,希望把自己的收藏品進行展覽和展示,那麼顯而易見的是,有一個比較雅致的齋號作為標題,肯定比某某人的收藏要更加的雅氣。而對於書畫收藏圈來講,把齋號發揮到極致的當屬是民國四公子之一的張伯駒。在張伯駒定印的《叢碧藏畫錄》一書中,上面記載了他在漫長生涯中收集的藏品:展子虔的《遊春圖》、陸機的《平復帖》、李白的《上陽台帖》、杜牧的《張好好詩》、范仲淹的《道服讚》等等,而幾乎每收藏一件這樣的精品,先生就會新生一個名字,如遊春主人、平復堂主、好好先生等,他還把畫室稱作「平復堂」,將客廳稱為「吟碧館」,將宅園稱做「展春園」。

  部分齋號成交記錄進入到今天,我們也經常發現,經營書畫交易或者是收藏書畫的人,都會有一個所謂的齋號,一則來源為尋找和自己收藏或是經營相符的古人齋號,二則是請求當代的書法或者是書畫大家,甚至是文化名人,為自己題寫相應的齋號。無論是兩者之中的任何一種方式,齋號中都承載者個人的收藏體系,以及文化背景,從這個角度來講,這些「齋號」比所謂的勵志題字更加的厚重,反應在市場價格上也是相對比較貴,這也就是我們常說的齋號中所蘊涵的「文化價值」。

  鄧石如書【是清風明月之廬】「齋號」做為一個中國的傳統文化現象,這樣的一個「齋號熱」其實背後蘊含的是中國收藏力量的壯大,建立收藏體系也好,附庸風雅也罷,都絲毫不影響藏家們對於齋號的熱情,下一個「九藤書屋」或是 「通古齋」出來之時,還將會有「一字千金」的爭奪。

  何紹基書【愛蓮堂】齋號:一部妙趣橫生的中國文人思想史古往今來,大凡文人墨客都要給自己的書房、畫室起個雅名,亦謂之「齋號」。齋號的取名,既反映主人的個性與品性,又關聯主人的寄情與愛好。一些治學大家的齋號,往往也是後人識別其本人的別稱。

  主人在命名前,要對齋名內容的雅與俗、深與淺、簡與繁、穩與浮作反復推敲。寥寥幾字,意義深邃。齋號形式

  一、依傍景觀即以居室書齋所處自然環境或人文景觀為題示,標榜使用室名者澹泊名利、寄情山水的閒適意趣,通常是一個字如亭、館、樓、閣等,也有兩個字如山莊、草堂、山房、精舍等。

  蒲松齡書房「聊齋」據史料記載,齋號起源晉唐,盛行明清,至今歷傳不衰。我們把書房稱為書齋,是因為「齋」本義是齋戒的意思。古人認為讀書是件清心凝神的事,該抱著一種虔誠的態度,因而書房以多「齋」命名。如王安石的「昭文齋」、劉鶚的「抱殘守闕齋」、周作人的 「苦雨齋」。

  伊秉綬書【放懷堂】堂,許慎《說文解字》:「堂,殿也。」其特徵是高大、寬敞、明亮,所以文人學者起齋名用「堂」者頗多。也有種說法,「堂」有學堂之意,書齋名里頭帶著「堂」的,有不少是在里面教學生的。敢以「堂」為名,自然是大方之家,兼有老師的身份了。如紀曉嵐的「閱微草堂」、張大千的「大風堂」等。

  伊秉綬書【柘庵】閣,原本指置放物品的架子,宮廷里收藏圖書,便以「閣」為宮之名,藏書家所造的樓也用「閣」命名。「閣」因此也就有了「樓」的意思。如唐伯虎的「魁星閣」、瀏海粟的「存天閣」、吳青霞的「篆香閣」等等。

  伊秉綬書【荷香館】軒軒,從車旁,原指有帷幕的車子。由其形引申為有窗戶的長廊或小屋。如歸有光的「項脊軒」、辛棄疾的「稼軒」。柳宗元的「西軒」。

  伊秉綬書【仲軒】居,是居住的意思,書齋乃是文士生活起居的中心,因而文人書房不乏用「居」。如葉聖陶的「未厭居」、啟功的「堅淨居」等。

  伊秉綬書【友多聞齋】屋,本義是古代半地下穴居的頂部,漢代起引申為房屋。文人書房用「屋」「書屋」命名,平實樸素,自有韻味。如鄭板橋的「青藤書屋」、夏丏尊的「平屋」、毛澤東的「菊香書屋」等。除了這些之外,還有如洞、舍、廬、亭、庵、簃、庋、牖、廛、榭、園、巖、巢、村、蓬、窩等等。

  伊秉綬書【梅華草堂】二、特殊含義很多名家的齋號不只是依傍景觀,而還具有特殊的含義,例如自己在哪一季節所生,家庭所給人的感覺,自己所偏愛的風格等等。這一類齋號則比較耐人尋味。

  何紹基書【淡香書屋】三、帶有名字有一些名家的齋號則帶有自己名字中的一個字,象徵獨一無二的齋號,給人一種量身定做之感。齋號類型

  趙之謙書【小脈望館】一、述世類,以記述家世、身世為題。七君子之一的沈鈞儒出生在一個七代藏石世家,一身與石交友,詩曰「掇拾滿吾居,安然伴石眠」,取「與石居」齋名,以表述其終身愛石玩石藏石之石緣。晉代詩人陶淵明別號五柳先生,其後裔自明代從江西潯陽遷居鎮江演軍巷,憑「絡絲」手工勞力逐步發展成江綢業巨擘,遂取「五柳堂」齋名,以示對先祖的承襲和敬仰。

  伊秉綬書【愛日吟廬】二、述志類,以表述志向、志願為題。畫家李可染早在上世紀40年代抗戰期間,寄居重慶金剛坡鄉下,他在觀牛畫牛中,被牛的勤勞和獻身精神所感動,解放後他將自己的畫室取名「師牛堂」,終身以畫牛為樂,以「俯首甘為孺子牛」為鑒。津門書法家龔望一身正氣,無視社會俗套,不願做牽強附會之事,以明末清初有識之士傅山《作字示兒孫》中的論書句「寧拙毋巧,寧醜毋媚,寧支離毋輕滑,寧率真毋安排」為座右銘,將自己的書房取名「四寧草堂」,把漢字書寫法則引入做人準則,一語雙關,維妙微肖。

  伊秉綬書【千章百研之齋】三、述理類,以表述道理、哲理為題。清代大學士紀曉嵐滿腹經綸,上知天文地理,下知民間疾苦,他的博學和品德,深受皇臣及民眾的敬仰和愛戴。可他卻為書房取了個不起眼的齋號——「閱微草堂」,告誡自己也告慰他人,要多看小的東西,小中見大,閱微而知著。

  伊秉綬書【長生長樂之居】四、述事類,以表述事業、事跡為題。著名詞作家喬羽的 「可以居」,乍看乍聽似懂非懂,一經介紹可敬可佩。個中緣由是:有很多人帶著自己新創作的歌詞登門求教,來訪者既有新朋故友,又有慕名而來,喬先生一視同仁給予熱情接待,但在閱看後的答復卻是相同的兩字——「可以」。創作一首歌詞本身已花費很多心血,「可以」能給人振奮而繼續努力,「不可以」能讓人心灰而失去信心。

  何紹基書【題襟館】五、述趣類,以表述興趣、逗趣為題。裝幀藝術家吳壽松取魯迅小說中「三味書屋」的諧音「三未書屋」為齋號,每當他人問及其意時,吳先生總是笑呵呵地答曰「黨未入、官未做、財未發」,其中隱匿了齋主人生仕途中經歷的多少辛酸故事,可讓旁聽者在捧腹一笑之餘浮想聯翩。

  吳讓之書【醉竹山房】六、述情類,以表述情懷、情感為題。電影藝術家黃宗江的「書有三窩卻無齋」,其意為:房有三居,居居有書,雖無齋號,閱讀不虛。表達的是愛藏書愛讀書情懷。

  吳昌碩書【小花園】七、述心類,以表述心態、心緒為題。世間的喜怒哀樂同樣會在文人墨客中反映,文人可借書齋一偶,用齋號代言,抒發心中愉悅,宣泄胸中積鬱。林語堂既受儒家「有為」的思想影響,又欣賞道家「無為」的哲理,其生活態度堅持「有為」,但往往也有「不為」事,遂取「有不為齋」作齋號,以表白扼守孟子「唯有不為者始有所為」的心態。

  吳昌碩書【雪廬】八、述景類,以表述景色、景致為題。這類齋號無修飾,或以周邊的山、水、橋、亭等風景取名,或以室內外的石、樹、花、鳥等實景取名,師造化而自然天成。南宋詞人辛棄疾在上饒郡城外興建寓所,其書房旁邊是大片農田,乃以「臨莊稼」之自然景致 「稼軒」為齋號。

  趙之謙書【兆雙爵室】

  何紹基書【枕湖草堂】

  伊秉綬書【勸耕課讀室】

  伊秉綬書【校文講藝之齋】

  伊秉綬書【昨葉書堂】

  趙之謙書【安愚守約之齋】

  吳讓之書【鄭齋】

  莫友芝書【學耐煩齋】

  何紹基書【迦蘭陀室】

  徐三庚書【菖蒲壽石齋】

  曾國藩書【願花長好月長圓人長壽之齋】

  張之洞書【清竹堂】

  林則徐書【古硯樓】

  左宗棠書【修古齋】

  楊峴書【賓鴻館】

  曾熙書【吟缶廬】

  張伯英書【德風堂】

  吳昌碩書【詠陔廬】

  康有為書【梅花草堂】

  鄭孝胥書【自青榭】

  於右任書【愛吾廬】

  黃賓虹書【百一硯齋】

  齊白石書【苦蜜齋】

  張大千書【慕泱泱齋】

  沈尹默書【采芝齋】

  瀏海粟書【若墅堂】

  譚澤闓書【養花草堂】

  馬一浮書【有不為齋】

  袁克文書【有餘閒室】

  章太炎書【雙棠館】

  溥儒書【靜娛樓】

  黃君璧書【雲山草堂】

  王福廠書【凡將齋】

  鄧爾疋書【懷舊齋】

  金梁書【萬佛樓】

  徐生翁書【石榴松圍軒】

  謝無量書【巖顛搜真齋】

  吳湖帆書【湘瑟樓】

  謝稚柳書【花影樓】

  豐子愷書【新桐齋】

  李可染書【快哉亭】

  李苦禪書【問月樓】

  唐雲書【宜雨樓】

  林散之書【采雲軒】

  沙孟海書【大明堂】

  沈延毅書【集錦齋】

  趙冷月書【癖石齋】

  沈鵬書【拾芥山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