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親子宅設計精選】10歲小孩被惡作劇砸成重傷,法院判賠14萬,肇事者:只能給5萬

【親子宅設計精選】10歲小孩被惡作劇砸成重傷,法院判賠14萬,肇事者:只能給5萬

  

  都說為母則剛,當母親為了孩子,你不會知道她會為此做出怎樣的付出….

  她叫徐秀麗,初中畢業,沒結婚之前在一家制衣廠當流水線工人,後來經家里人的介紹,她認識了她的丈夫陳超,結婚後一年,她生下了她的兒子陳俊秀。

  為了能更好地照顧孩子,她辭了職,在家當起了全職媽媽。

  在陳俊秀10歲那年,有個星期天的傍晚,徐秀麗正在廚房做飯,陳俊秀則在樓下的空地跟一群孩子玩鬧。

  他們家在這棟樓的三樓,廚房的窗口又剛好能看見樓下的那片空地,所以,徐秀麗在做飯的期間也會時不時地往窗下望一眼她的孩子。

  不成想,就在徐秀麗打算炒菜的時候,突然樓下就傳來一聲喊叫,緊接著就是一群孩子的呼叫聲,徐秀麗往窗下一看,一群孩子圍著一躺在地上的孩子,而躺在地上的那個孩子卻是她的兒子陳俊秀。

  徐秀麗被驚嚇到,連圍裙都來不及脫掉,就趕緊跑下樓去。

  附近的一些家長聽到呼喊聲後,也都趕到了這片空地,而當徐秀麗趕到空地時,那里已經圍了一群人,小區里的門衛正在打急救電話,還有個孩子在說:「是他,是大壯朝俊秀扔的石頭。」

  徐秀麗撥開人群過去後,才看到她的兒子俊秀滿臉都是血,而血則是從頭頂上冒出來的,有個圍觀的大嬸拿了一條毛巾給徐秀麗,讓她試試能不能捂住止血,但無濟於事,血很快就從毛巾里冒出…

  兒子傷情需留院觀察,醫藥費卻讓夫妻倆犯了難

  過了大約5分鐘那樣,救護車趕到,隨行的醫生給陳俊秀檢查了一番之後,當即決定要把他送到縣中心醫院

  徐秀麗看著血流不止的兒子,腦袋一片空白,跟著兒子就上了救護車,到了醫院的急診部,醫生對陳俊秀的頭部進行了CT檢查,檢查結果讓徐秀麗差點暈了過去。

  陳俊秀的頭部傷情被確診為開放性顱腦損傷,左側顱骨粉碎性骨折,必須馬上做開顱手術

  因為陳超還在趕來醫院的路上,所以在簽這個手術知情書時,徐秀麗幾乎是強裝鎮定顫抖著簽下字的,直到簽完字再看著兒子陳俊秀被推進手術時,她的大腦都一片混亂。

  所幸,陳俊秀的開顱手術很順利,徐秀麗和陳超對醫生萬分感謝。

  過了三天,陳俊秀才蘇醒過來,徐秀麗看著眼前醒來的兒子,喜極而泣,同時又心疼地不得了,想到幾天前還活蹦亂跳的兒子,現在卻滿頭纏著紗布,身上插著管子的奄奄的兒子,就又難受起來。

  醫院的醫生見陳俊秀醒來後,檢查了一番,就把徐秀麗和陳超叫到一旁,告知他們陳俊秀還需要住院觀察三周,畢竟開顱手術是大手術,需要隨時觀察孩子的後續身體狀況,預防並發症。

  然而這個通知卻讓徐秀麗夫婦兩人犯了難,他們家本就只靠陳超一人賺錢養家,前段時間他們花光了所有積蓄才在城里勉強買下一套50平米大小的房子,現在身上的錢幾乎所剩無幾

  光是那天搶救陳俊秀的開顱手術及重症監護就花了將近5萬,還都是東拼西湊出來的,現在還要在醫院住上三周,這個醫院費讓徐秀麗和陳超不知道怎麼去解決。

  上門找肇事者賠償醫藥費

  為了兒子醫藥費,徐秀麗只好再次跟親戚朋友借,但奈何他們的親戚之前開顱手術時已經給他們借過一次,現在就算想幫也是愛莫能助。

  就在徐秀麗為醫藥費奔波時,徐秀麗的一位鄰居告知了他們一件事,這個醫藥費應該去找肇事者賠償,就是砸傷陳俊秀的大壯,大壯是未成年人,但他犯的事,父母是需要替他做出賠償的。

  經鄰居的提醒,徐秀麗這才想起砸傷她兒子的大壯。

  大壯是徐秀麗對門鄰居家的孩子,他的父親姓張,在鎮上開了一家皮具公司,母親開了一個雜貨鋪,能說會道的,但是夫妻倆都忙於做生意,就很少去管大壯。

  因此大壯這個孩子的性格也是很頑皮搗蛋,經常對其他的小朋友惡作劇,在學校也是個小魔王,很多其他的小朋友看到他就躲得遠遠的。

  那天陳俊秀在和一群孩子在空地玩的時候,他又玩心大起,站在樓上拿著石頭往下扔,沒想到卻不偏不倚地砸中了陳俊秀的頭。

  當時在場的幾個孩子都看到了。

  所以當徐秀麗找上他們家門的時候,大壯也承認了,他的父母知道是自己兒子的錯,也賠著笑臉。

  只是當徐秀麗說明來意後,要求他們補償醫藥費時,大壯母親的臉就沉了下來,說道:「小孩子不懂事,他也不是故意的,怎麼就要賠償醫藥費了呢?

  徐秀麗說道:「要是我兒子受的小傷的話,我也不會跟你來說這件事,主要我家孩子被你家孩子砸成重傷啊,進行了開顱手術住在了重症室,現在還要住院。

  大壯的父親聽了,微帶歉意,說道:「啊?這麼嚴重啊,那現在孩子脫離危險了嗎?」

  徐秀麗說道:「目前已經脫離危險,但因為是開顱手術,現在還需要留院觀察。」

  大壯的父親點了點頭,沉思了一下,說道:「俊秀媽,不如這樣吧,孩子治療費,我們出一半,你看這樣行嗎?

  「出一半?這事是你家孩子的錯,怎麼能出一半呢?按理說你們監護人是要負全責的。」徐秀麗不解道。

  沒想到徐秀麗這話才剛落音,一邊大壯的母親就發話了,她滿臉不悅地說道:「我們能出一半醫藥費已經算我們仁至義盡了,再說了,你們兒子的傷情,我們當時又不在場,誰知道是不是你們聯合醫院來訛我們的。

  徐秀麗聽了這話,氣不打一處來,說道:「大壯媽,我們說話要憑良心,那天你是不是也看到了我兒子上了救護車,是不是也看到我兒子被砸得頭破血流?還有哪個母親願意自己的孩子沒病也讓他在醫院躺著找罪受?」

  「這~這誰知道你們是什麼打算啊,總之,我們只出一半醫藥費,這是我們…」大壯的母親話沒說完,就被大壯的父親打斷,他賠笑著看著徐秀麗說道:「我看這樣吧,孩子的開顱手術花了多少錢?你把醫療單據拿個我們看看,手術花了多少錢,我們出,你看行嗎?」

  徐秀麗想一下,剛想開口,大壯的母親就嘴快地打斷了她:「俊秀媽,這是我們最大的幫助了,你不要不識趣,否則一分錢也拿不到。

  而從進門就一直沒說話的陳超終於開口了,他脾氣向來好,為人又比較清高,但聽到大壯的母親說這話時,也終於忍不住說了句:「你這怎麼說話呢?本來就是你們的責任,我們找你要倍償也是很合法的,你們要是不願意給,我們會走法律管道。」

  大壯的父母聽完陳超的這句話,臉色紅一陣青一陣的,之後,大壯的父親才賠笑道:「大家都是鄰居,沒必要鬧到法院上去哈,不如這樣,改天我們去醫院看看孩子,親自登門再給你們道個歉。」

  肇事者付出3萬醫藥費,事後反悔要求返回

  次日,大壯父母來了醫院探望陳俊秀,看到了虛弱的陳俊秀,才相信徐秀麗夫婦沒有說謊,這才不情不願地給了3萬的開顱手術費。

  這之後,他們也就沒再跟徐秀麗夫婦聯繫過。 

  陳俊秀住院的第十天,醫院給他拆了線,但他看著卻依然很虛弱,話說不清楚,每天的飯還需要徐秀麗一口一口地喂,徐秀麗看著看著生龍活虎的孩子變成現在這樣,很是憂慮,她擔心兒子會不會一直這樣,更擔心他會因此留下什麼後遺症。

  所以臨近出院的時候,徐秀麗又去找了醫生,醫生安慰她說,孩子這種情況屬於正常情況,慢慢調養就好了。

  過了幾天,陳俊秀終於出院,出院後,徐秀麗全身心照顧兒子,而陳超為了還之前欠下的那些醫藥費,每天早出晚歸,夫妻倆過得很是艱難。

  但好在他們的兒子在徐秀麗的精心照料下,有所好轉,說話可以說清晰了,也能平穩走路,只是他卻落下了頭痛症,每次已頭痛就往牆上撞,但他又不願意吃止痛藥,告訴徐秀麗,吃止痛藥會影響記憶力。所以,每次陳俊秀頭痛症發作時,徐秀麗都緊緊抱住他,任憑兒子把她的胳膊掐得紅紫。

  徐秀麗的親戚來看望陳俊秀,都建議讓大壯的父母要補償,但鑒於之前大壯父母的那種態度,徐秀麗便覺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只要孩子能康復就好,再者跟鄰居撕破臉也不太好。

  可誰知就在徐秀麗的親戚說完這事不久,大壯的父母就自己找上門來了,夫妻倆擺著臉色跟徐秀麗說道:「我們打聽到學校給孩子們買過保險孩子出了事故是可以獲得賠償的,之前我們出的那3萬塊,你應該還給我們。

  徐秀麗聽了一臉懵,她記得之前學校是給孩子買過保險,但自從孩子出事後,她也沒從老師那里聽過,關於保險賠償金的事。

  而大壯的父母卻接著說:「你趕緊去跟老師問問,看看什麼時候把那3萬塊還給我們。」

  大壯的父母走後,徐秀麗先給老師打了電話,了解到具體情況後再給保險公司打了電話,但被告知的卻是陳俊秀發生的這次意外事故,由於是涉及到第三方的意外事故,所以並不在理賠之內。

  可大壯的父母卻不管這個,一口認定要返回賠償金,並揚言如果徐秀娟夫婦如果不把3萬塊還給他們,就天天來催,直到他們肯把錢還給他們為止。

  自此之後,大壯的父母果然隔三差五地就去徐秀麗家催款,陳俊秀也被這樣的打擾,無法靜養,無奈之下,徐秀麗和陳超只好把兒子送到住在鄉下的父母家。

  可萬萬沒想到的是,大壯的父母竟然找到了陳超的父母家去,陳超的父母在老家被他們這一鬧,村里的人都傳出了是陳超欠錢不還,陳超的父母接受不了這些風言風語,就勸說陳超夫妻還錢給大壯的父母。

  這件事情讓徐秀麗特別生氣,尤其是想到兒子被傷成這樣,還要被造謠就更加怒火中燒,明明是他們家兒子砸傷了自家兒子,到頭來卻是自家的錯了?

  思慮之下,徐秀麗和陳超決定反擊,他們決定通過法律途徑來保護孩子的權益,起訴大壯的父母賠償陳俊秀被砸傷後的花掉的所有費用。

  上訴肇事者,遭肇事者警告威脅

  徐秀麗和陳超找到了律師,一番溝通了解之後,起訴的代理費和訴訟費讓夫妻倆再次犯難

  本來生活就因兒子的傷情捉襟見肘,甚至最起碼的生活開支都需要陳超跟公司借支,現在哪還有錢請律師呢?

  但人爭一口氣,徐秀麗和陳超還是決定起訴大壯的父母,他們磕磕絆絆捋順了上訴的內容,寫了訴狀,法院收到訴狀後,很快就立了案,而大壯的父母張家也在立案成立後收到了法院寄出的應訴材料

  為了支撐接下來的訴訟費用,徐秀麗也重新出去打工,她經人的介紹,去了離家幾百公里的一戶人家當保姆,她的兒子則由丈夫陳超留下照顧。雖然陳俊秀的頭痛症依然沒好,但已經能正常地飲食起居。

  徐秀麗很是捨不得兒子陳俊秀,但為了生活,她還是忍痛離開

  她工作的這家主人家,是一位全職媽媽,名叫小孟,家境生活優越,但是產後卻得了抑鬱症,徐秀麗是個過來人,加上她細心,總是能知道小孟在想什麼,因此,小孟也對她能敞開心聲,而徐秀麗在她家也幹得很順心

  不過三個月的時間,小孟就給徐秀麗加了薪水,這讓徐秀麗很是開心,這天,她剛把小孟給她的薪水轉給陳超,就聽到陳超那邊傳來發抖的聲音,問清緣故後才知道原來是大壯的父母作的怪。

  他們雇了兩個黑社會人士到家,敲開了家門後,就硬闖進家里亂砸一通,還抓著陳超的衣領警告要求撤訴。

  徐秀麗聽完,更加堅定了起訴,她跟陳超說:「咱們就是不能服軟,人善被人欺,他們越這樣,我們就越不能低頭,否則還真覺得我們好欺負了!」

  但這事過後不久,徐秀麗又聽到丈夫陳超跟她說,兒子陳俊秀也被大壯叫著幾個孩子欺負,不是扔他的書包就是把他攔在路上不讓他回家,盡管老師教育也無濟於事,陳超為了兒子的安全,不得不每天去接送他上學。

  這些消息都讓徐秀麗心亂如麻,可沒想到這些事情還沒解決,緊接著徐秀麗又得知大壯的父母為了對付他們,不知道是不是要挾了其他知道這事的鄰居,他們都不願意作證,那幾個親眼看見是大壯扔下石頭砸到陳俊秀的孩子也被父母送到了親戚家住。

  徐秀麗也因為這事第一次和陳超吵了起來,她責怪陳超沒有提前做好準備,只是生氣歸生氣,徐秀麗冷靜下來後,跟律師打了電話。

  在律師的指導下,徐秀麗總算弄清楚了訴訟流程,為了不再出什麼紕漏,她也不斷地在網上、書上搜集更多的法律知識,不明白的地方,她就去問律師,一段時間下來,她竟掌握了不少的法律知識,還讓丈夫陳超在規定的時間內,遞交了法庭取證的材料,並通過法院辦事人員在小區里實地核查,得到了寶貴的證詞。

  肇事者散播謠言,破壞起訴者名聲

  重要的證詞已經拿到,徐秀麗以為接下來的事情會進行得比較順利了。

  誰知卻傳來讓徐秀麗啼笑皆非的聲音。

  徐秀麗的老家親戚告訴她,大壯的父母張家在小區到處散播謠言,傳言不堪入耳,陳超在在小區也受到很多人背後的指指點點。

  然而徐秀麗卻沒跟丈夫解釋這件事,她以為跟丈夫陳超這麼多年的感情,以陳超對她的了解,是無需解釋的,況且清者自清

  在國慶節的時候,徐秀麗回了家,回家後發現家里破爛不堪,到處不像樣,廚房里也是蒙上了一層黑泥,一看就知道陳超也很久沒有在家做過飯了。

  所以徐秀麗到家後,行李一放下,馬上收拾,在收拾期間,陳超也提前下班回來了,但卻黑沉著臉,徐秀麗問他怎麼回事也不吭聲,直到徐秀麗快要生氣的時候,他也沖徐秀麗吼道:「那些傳言是不是真的?你在外面不是去幹家政?

  徐秀麗被丈夫的這一吼懵了,她不敢相信丈夫居然不相信她,想到為了兒子她背井離鄉,回來還被丈夫不信任,這些日子受的委屈,她難過哭了起來,陳超見她哭泣,也突然明白是他誤會了妻子,過去跟徐秀麗道歉。

  打贏官司,肇事者卻無視法律,拒絕賠償

  年底的時候,終於要開庭了,開庭的前一天晚上,徐秀麗整晚沒睡。

  到了次日,她和丈夫陳超坐在原告席上,大壯的父母則坐在被告席上,且惡狠狠地瞪著他們。

  法庭上,雙方律師的辯論很激烈,徐秀麗緊張得不得了,雖然不是她在發言,但她還是害怕自己的律師會被對方律師抓到什麼話柄,一旦被對方揪住,那麼他們之前所有的心血就付諸東流了。

  對方律師巧舌如簧,徐秀麗這邊請的劉律師雖說也能言善辯,但好幾次還是敗下陣來,最後因為證據不足等原因,在第一次庭審後,又進行了三次庭審……。

  直到最後一次庭審後,徐秀麗才憑借證人、傷殘證明、票據明細等這些有力的證據贏得了官司,法庭判決大壯的父母賠償徐秀麗一家醫療費、傷殘賠償金和精神補償費等,共計十四萬元。

  判決書拿到後,徐秀麗和陳超卻說不上開心,他們緊繃的弦沒有放鬆,按之前大壯父母的態度,他們猜測,大壯的父母並不會那麼容易執行法院的判決。

  事實果然如他們夫妻倆的猜測,大壯的父母上門跟徐秀麗和陳超談判,告知只會賠償5萬。

  徐秀麗和陳超不同意,跟他們說道:「這是法院的判決,你們沒權利改!」

  這次談判之後,徐秀麗夫妻做好了大壯的父母不賠償的準備,那時候他們就會再次申訴,強制大壯的父母執行償還補償金,如果他們不倍償,就將會受到其他的懲罰。

  之後,為了生活,徐秀麗又回去了小孟家里當家政,恰逢小孟生了二胎,忙於照顧小孟,徐秀麗也無暇顧及官司的事。

  轉眼三個月過去,關於大壯的父母賠償的事,依然沒有結果,直到有天,法院的工作人員找陳超過去談話,告知陳超,說張家難纏,如果強制張家執行,過程可能會更麻煩,到時有可能連五萬也拿不到。

  徐秀麗再次面對選擇,她心中苦悶,忍不住跟主人家小孟說出了這事,小孟聽完,義憤填膺,主動提出幫助徐秀麗,徐秀麗拒絕了小孟的好意,她不想讓其他的人牽扯進她的家事。 

  苦悶的日子,徐秀麗只能不斷翻看兒子以前的照片,經常跟兒子聊天,也就在兒子陳俊秀告知她,期末考試得了全年級第一的那一刻,她決定放下了,她不想再把時間浪費在對峙上面去了,她和丈夫陳超商量,接受大壯的父母倍償的那5萬元。

  隨著接受這5萬元,他們的噩夢也結束了,徐秀麗跟小孟辭職了,回到了有丈夫還有兒子的家,一家三口時隔兩年也終於重新吃上團圓飯

  一切都重新開始,經歷兒子的這件事,陳超辭去了之前的工作,找了一份離家近的工作,而徐秀麗則去了一家家政公司,做了清潔工阿姨,雖然薪水不高,但時間自由,加上陳俊秀馬上就要中考,徐秀麗還能在有工作的同時又能照顧到兒子。

  而他們的兒子也不負他們夫妻的期望,考上了一所重點中學,拿到通知書的那天,陳俊秀跟徐秀麗夫婦說道:「爸媽,謝謝你們為了我,做了那麼多艱難的事,以後我一定會更加努力,好好成長,成為一個強大的人保護你們。

  徐秀麗聽著兒子的話,眼含熱淚,她看著兒子欣慰地笑了。

  結語:世事難測,在面對飛來的橫禍時,作為母親的徐秀麗為了兒子,拿起了法律武器維護權益,過程艱難,但卻從未退縮,最後又因兒子無形的安慰,放下了與別人的對峙,不由想到了一句話,對於一個母親來說,孩子既是她的盔甲,也是她的軟肋。

  而陳俊秀也是個懂事的孩子,他通過父母對他的付出,作出了他自己的行動,以好成績報答父母,說出讓父母動容的話,讓人感嘆雙向奔赴的親情也是如此美好,應了一句‘你養我小,我養你老。’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