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一位土木工程師的心酸史,憶當年風華正茂:戰西安,裝潢房子

一位土木工程師的心酸史,憶當年風華正茂:戰西安,裝潢房子

  2010得八月,酷暑難耐,盛夏的果實已發育,我從蒼溪回到了西安,那個時候我們的房子還沒裝潢,媳婦懷孕兩個月正是打葉酸,需要穩定,補充營養的關鍵時期,父母也遠,房子也沒裝潢。

  但為了好好安胎還是住進了毛坯房,之前從崗家寨搬家搞了一個沒腿的舊席夢思床,這個時候發揮了巨大作用。我們家在高層,比較通風,夏天並不是很熱,還是買了電風扇,白天吹吹,水電都有,電磁爐做飯都沒問題,唯一的缺點是上廁所不方便,得下樓。

  我那個時候回來雖然已經聯繫好了工作,但我基本沒空去上班,因為不能離開,每天就是買菜,做飯,給媳婦買東西,還好媳婦妊娠反應不太嚴重,就是沒食欲,我就學著做我老家湖北菜,魚呀,肉呀,大菜我不會,簡單的燉湯呀,炒呀,晚上陪媳婦散散步。

  偶然白天去工地打個照面就回來了,因為工地太遠了在世紀大道後衛寨呢。我也給老李打電話說了,等媳婦穩定了送回老家,回來好好上班。這種平淡的日子持續了將近一個月,到了懷孕第三個月過完,在西安做了最後一次產檢,確認穩定正常了。

  國慶節前幾天,我給媳婦買好了西安到武昌的臥鋪,也和我堂弟聯繫好了接站,晚上走,第二天一大早到了武昌,中午就到父母家了。我給我媽打完電話,確認順利,心中這塊石頭終於安全落地了,後面的風雨兼程,我將再次獨行。

  回頭說說我的工作,我八月快回來那幾天,跟以前工地一個朋友聯繫,說是老李回來了,又在西安地鐵一號線幹呢。於是我給老李打電話,剛好他也沒找到人,這個老李就是我在西安地鐵二號線幹活的時候的老板。告訴我在後衛寨,讓我跟現場負責人老周聯繫,我聯繫好了就去工地轉了一下,這才瞥見工地全貌:

  西安市地鐵一號線西鹹車輛段與綜合基地出入段線西接西鹹車輛段,東接後圍寨區間,暗挖段位於出入段線由世紀大道向車輛段過渡下穿地下管線區域。承建單位為:中鐵一局集團有限公司。出入段線起點里程(與後圍寨站分界里程)RDK000+065.334,終點里程(與車輛段分界里程)RDK0+790.000,其中暗挖段里程RDK0+358.489~RDK0+460.000。RDK0+358.489~RDK0+460暗挖段隧道採用復合式襯砌結構,初期支護採用鋼筋網、噴射混凝土、格柵鋼架;二次襯砌採用防水鋼筋混凝土。暗挖段主要下穿世紀大道北側輔道、北側綠化帶、人行道及局部主道,在施工過程中,上部有改遷主幹道供來往車輛行走。世紀大道北側輔道和綠化帶中分布管線較多,管線與暗挖段交角約28.5°。本區間下穿管線段採用加強初期支護、洞內超前註漿加固措施及施工措施控制沉降,計劃工期是從2010年6月1日到2011年4月30日

  簡單說說老李的工作內容就是這一百來米的暗挖,我是測量兼技術負責人,老李還想讓我帶班幹活,我這就不樂意,也給他直接說「薪水我不提你看著給,反正你都知道」,提了兩個要求,「我必須要有活動時間,因為我媳婦懷孕了,沒人照顧,不可能二十四小時待你工地,另外我要裝潢房子,買材料,最後我老婆要生孩子,到時候必須把薪水給我」。因為這個時候我經過一眾鍛煉,測量技術進步很大,隧道施工計量也會了,就大陸現狀,給私人幹隧道路橋搞技術,測量和計量,這兩點就夠吃了。老李也笑嘻嘻地答應了。

  其實這一段的技術難點還是比較有挑戰性的,首先咱們看看現場資料:

  西段位於世紀大道以北空地,地勢相對平坦,地面高程約383.60~386.00m。場地東段位於世紀大道內,地勢平坦,現狀場地行車道及綠化隔離帶,地面高程約387.00~387.74m。地貌單元屬渭河一級階地。地層的組成自上而下為:全系統人工填土;沖積黃土狀土、細砂、中砂夾薄層粉質黏土和上根系統沖積中砂夾粉質黏土組成。含水層主要為強透水的衝擊中粗砂(局部含礫卵石),30.0~35.0m存在局部黏土隔水層,含水層厚度大於50米。局部地段存在上層滯水,水位埋深8~9.6m。

  施工難度大,暗挖段結構大部分處於細砂層中,極少部分處於黃土和中砂層中,地質條件較差。同時保證隧道圍巖穩定和結構防滲漏,施工期間排水措施得當,加強施工過程中地下管線的保護和監測,防止管線滲漏造成土體飽和土壓力增大導致洞身支護變形過大甚至坍塌引起地面沉降。

  暗挖段處於明挖段施工時交通改遷後交通要道下方,確保安全生產尤其重要。簡單概括這這些拗口的文字就兩句話,「沒有水,都是砂子,斷面大,工序轉換複雜,地面要保安全通車,安全第一,工期次要,你自己看著慢慢幹」。

  我們採用的是中導洞法,盡管上措施唄,也沒什麼問題。工作順利開展了,我在十月媳婦走後,聯繫我們小區一個包工的裝潢公司,花了1.35萬,主材我自己買,當時預算了3.5萬還是很緊張,為此我事必躬親啊。

  白天忙完工地事就去建材市場看材料,瓷磚也選便宜的,真的是一分錢掰成兩半花啊,門一塊塊的挑選,為了保險還借了我姐一萬。媳婦手里錢留著應急的,不能動,老板又不發薪水,搞得很難受。

  我記著那一次集中補磚,買了十幾件,把我心疼得很。人家商家不送貨,我在建材市場到處找車,皮卡小貨一趟都是二百三百的,我嫌貴,到井上村找了個收廢品的大叔,騙他我家里有幾百塊錢的廢紙盒子,其實就是瓷磚盒,前提條件是幫我把買的地磚用三輪車拉到我們小區,居然談成了,省了二百塊。

  到了小區不讓進,放在門口,我把廢紙盒子送給人家收破爛的呢。人家不幫我搬上樓,沒辦法十幾件我自己一趟趟搬到樓上去,那晚躺在床上把我累的,那會買建材只送到小區門口,上樓都是要坐地加價的,我為了省錢基本都是自己扛,一下午就幹這事,後來什麼馬桶什麼材料上來都是我自己坐電梯上樓。

  看著毛坯房慢慢的有個模樣,燈具也上來了。我興奮地用數位相機拍好發給媳婦看,雖然累,但心里美滋滋的。工作也就不覺得什麼累了。到了十二月初,我的裝潢基本完成,算下來一下子花了四萬,欠大姐一萬,薪水一發四個月應該還剩四五千吧。

  心里一塊大石終於落地,辛勞地付出總得是有個結果。此時機會再次轉折,我同學到雲桂鐵路項目當副總工,介紹我外聘項目部,帶學生搞測量和隧道監控量測,薪水按月發5000元,包吃住,報銷路費。比在西安高,最重要的是大項目按月發,非常能滿足我回家生孩子的需要,計算好後我給老李說了一下,此時工地剛好有個測量小夥在頂替著我幹,老李也答應了,留了個卡號我就走了……(未完待續:一位土木工程師的心酸史,憶當年風華正茂:二入滇,為黨點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