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隱瞞!或者將日本的中國視為「首要威脅」,將其等同於「準敵對國家」

[導讀]為了呼應日本右翼保守勢力的期待,岸田政府將不遺餘力地通過增加國防預算、強化美日同盟來全面推進軍力建設進程。以「中國威脅論」為例,根本目的是日本想做到正常的國家化,建設大國軍隊,參與大國競爭。

近來,日本岸田文雄政府視中國為「首要威脅」,在安全防衛政策領域動作頻頻。據悉,在年底即將發表的《國家安全保障戰略》文件中,岸田文雄政府很有可能將中國正式列為日本的「頭號威脅」。雖然日本右翼執政聯盟中的公明黨堅決反對「威脅」一詞,主張使用「挑戰」等更為溫和的詞語,但執政聯盟中的自民黨已經達成黨內共識,要求將中國的立場直接提升到最危險的水平。那麼日本將中國視為「首要威脅」的主要目的是什麼呢?日本葫蘆里賣什麼藥?

不要隱瞞!或者將日本的中國視為「首要威脅」,將其等同於「準敵對國家」

面對支持率直線下滑,岸田文雄政府急需轉移國內矛盾,炒作「中國威脅論」成為其首選。面對支持率暴跌,岸田文雄政府急需轉移國內矛盾,炒作「中國威脅論」成為其首選。

總的來說,國家安全戰略、國防大綱、自衛隊中期防衛維持計劃和防衛白皮書是日本安全防衛政策的基石。第一份文件也被日媒稱為「安保三箭」。國家安全保障戰略主要為日本政府的外交、國防和安全戰略提供長期指導,是日本防衛政策的「方向盤」和「指南針」。後三份文件主要闡述了日本安全防衛的執行部門——防衛省的實際運作方向、實施內容和重點。它們是執行層面的技術文件。簡單來說,國家安全戰略的內容代表了日本政府的國家意志,其措辭一向謹慎。

分析人士指出,在安全防衛領域,日本通常只將「敵對國家」列為「威脅」。對比拜登政府近期公布的國家安全戰略文件,美國將俄羅斯視為「威脅」,將中國定位為「唯一競爭對手」。雖然「中國對美國是越來越嚴重的全方位挑戰」,但美國並沒有用「威脅」這個詞來定義中國。如果日本長期的國家安全指導文件將中國定義為日本的「最大威脅」,那麼按照現有的定位邏輯,這相當於日本將中國視為「準敵對國家」,勢必給中日關係帶來毀滅性的打擊。

不要隱瞞!或者將日本的中國視為「首要威脅」,將其等同於「準敵對國家」

專門針對中國巧立名目進行軍備擴充是日本防衛省的慣用伎倆。以各種針對中國的借口進行軍備擴張是日本防衛省的慣用伎倆。

如果岸田文雄政府真的走到這一步,那麼日本也將承擔這一決定的一切後果。正因為如此,一直重視對華關係的自民黨和公明黨對岸田文雄的動向表現出謹慎的態度。如果自民黨年輕議員執意打破中國與岸田文雄之間的戰略默契和脆弱平衡,那麼日本將在外交和國防上面臨一系列新問題,日本政府能否經得起考驗也是未知數。但這一次,日本為什麼非要把「首要威脅」寫入日本政府的法律文件?

有分析認為,在當前的日本政治生態下,岸田文雄、河野太郎、三江貴一等政客對華強硬不僅是共識和「政治正確」,也是迎合右翼保守勢力、鞏固和擴大自身政治基礎的必要選項。安倍遇刺後,自民黨內最大派系安倍派開始加速分裂重組。為了加強對右翼保守勢力的影響力和話語權,進一步吸引前安倍議員向自己靠攏,對華強硬成為以岸田文雄為首的岸田派的「神主牌」。

不要隱瞞!或者將日本的中國視為「首要威脅」,將其等同於「準敵對國家」

視中國為「首要威脅」是自衛隊自我解除束縛的一種策略。視中國為「第一威脅」是自衛隊給自己松綁的策略。

為了呼應日本右翼保守勢力「依美治華」的戰略構想,岸田派將通過增加國防預算、修改「安保三支箭」、強化美日同盟等方式,不遺餘力地全面推進軍事國有化進程。換句話說,談論「中國威脅論」的根本目的是日本要做到正常的國家化,建設大國軍隊,參與大國競爭。

成為大國是戰後日本國運的終極任務,其中包含了日本要洗清戰爭罪行,成為「正常國家」,做到獨立的願望。在戰敗陰影逐漸消散的同時,近年來美國的相對衰落加深了日本對日美同盟可靠性的懷疑,從而加快了日本成為大國的進程。日本自民黨決策層認為,如果美國通過印太戰略加速遏制中國,這是日本做到大國夢想的歷史機遇。

目前,日本右翼政治勢力似乎嗅到了通過軍事冒險賭國運的機會。一方面,出於維護霸權和降低聯盟成本的考慮,衰落的美國為「松綁」日本提供了更大的空間。另一方面,急於將日本置於對抗前線的美國,也樂見日本增加軍費,擴軍備戰。日方認為,在當前形勢下,日本全面推進軍事強國夢的時機已經成熟。所以最最近本紛紛做出各種安排,大幅增加軍費。其實早有預謀,但也是環環相扣,緊鑼密鼓。

不要隱瞞!或者將日本的中國視為「首要威脅」,將其等同於「準敵對國家」

日本一直把成為軍事大國當作自己做到正常國家化的工具。日本一直把成為軍事大國作為自己做到正常國有化的工具。

例如,日本宣布將於年底公布的國家安全戰略將首次包括日本自衛隊可以對威脅目標進行「先發制人」。日本將以具備攻擊敵方基地的能力為由,大力發展遠程巡航導彈、高超音速導彈等遠程攻擊武器。據此,在未來5年內,日本將把國產12式地對艦導彈的射程從150公里左右延長到1000公里左右,並使其做到從陸地和海上多個平台發射的功能空。同時,日本也沒有放棄從美國引進戰斧巡航導彈、JSM和JASSM巡航導彈等防區外發射的武器。種種跡象表明,在中美戰略競爭的巨大變化下,日本對中國的軍事遏制意圖明顯加強,自衛隊的防禦屬性逐漸轉變為進攻屬性,「專守防衛」的基本國策已被拋在腦後。

為了給擴軍備戰找理由,渲染「中國威脅」成為日本政府的重要議題。今年上半年,防衛省發表的防衛白皮書大肆製造安全環境日益險惡的緊張氣氛,虛構了「日本不安全」的戰略環境,將中國視為其「最大威脅」的來源。日本的倒行逆施無非是為自己成為軍事大國製造輿論條件。然而,所謂「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日本越是大談「中國威脅」,就越是暴露其赤裸裸的進攻姿態和成為軍事大國的狼子野心。

推薦閱讀

日本許多地方的交通和通訊受到暴風雪的影響。

night119

盾變成矛?日本計劃到2035年增加130個彈藥庫。

night119

日本決定將國防開支增加一倍,美國很滿意。

night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