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之死:「不幸福的韓國人」不想生孩子?16年的努力沒有得到救贖。

人口之死:「不幸福的韓國人」不想生孩子?16年的努力沒有得到救贖。

當地時間2022年10月25日,韓國首爾,首爾地鐵站內人來人往。本文圖片均為視覺中國 圖當地時間2022年10月25日,韓國首爾,首爾地鐵站內人來人往。本文圖片均為視覺中國圖片。

世界人口已經超過80億,但是在很多地區,人們的生育欲望越來越弱,東亞國家也面臨著少子化的問題。韓國生育曲線俯沖,2021年總和生育率降至0.81,達到世界底部。站在「人口懸崖」邊緣的韓國,正在思考出路。

2022年底,韓國總統直屬的低生育率和老齡化社會委員會公布了人口結構變化應對計劃,將增加育兒假和津貼,修改法律,使非婚生子女在制度上不再受到歧視,促進移民、外國人和老年人就業。

韓國正在努力防止人口進一步減少,但從引進外來人口的計劃中可以看出,他們也在接受人口結構變化迅速且難以逆轉的事實,並考慮如何填補「空缺口」以適應這種變化。

「對於不幸福的韓國人來說,組建家庭是一項艱巨的任務。」韓國低生育率和老齡化社會委員會委員長羅清源最近在接受《韓國先驅報》採訪時表示,年輕人的生活非常艱難,對未來的期望很低,進一步拉低了生育率。「這給了我們一項任務,從政策方面解決問題,並從社會和文化角度帶來變化。」

人口之死:「不幸福的韓國人」不想生孩子?16年的努力沒有得到救贖。

當地時間2022年7月27日,韓國首爾,一位家長帶著兩個孩子在瑞草區的公園休息區。2022年7月27日,韓國首爾,一位家長帶著兩個孩子在曹睿區的公園休息區。

如何「發錢」更科學。

今年1月起,韓國政府新設「父母津貼」,向撫養1歲以下子女的家庭每月提供70萬韓元(約合人民幣3790元),向撫養2歲以下子女的家庭每月提供35萬韓元。這項補貼是在去年「嬰兒補貼」(有0至23個月嬰兒的家庭每月可獲得30萬韓元)的基礎上增加的。

人口之死:「不幸福的韓國人」不想生孩子?16年的努力沒有得到救贖。

韓國首爾,一家醫院的新生嬰兒室。資料圖韓國首爾,一家醫院的新生兒室。源地圖

據韓國保健福祉部預測,2023年將支付約32.3萬名嬰幼兒,預算約23600億韓元(約合人民幣128億元)。據韓媒報導,韓國在不孕不育和兒童保健方面的支出相對較少,僅占1.4%,而經合組織國家的平均支出占GDP的2.4%。

“政府需要痛苦地反思沒有產生任何效果的低效支出。”羅清英認為,目前韓國是一點一點分配資金,實際上是一次性給年輕夫婦一大筆錢,在降低住房和育兒成本方面更實際。

去年12月,韓國土地研究院3日發布《房價上漲對出生率下降的影響研究》報告稱,未來7年房價每上漲1%,總出生率將減少約0.014。2021年,韓國上班族的平均年薪為4024萬韓元(約合人民幣21萬元)。以去年3月為例,首爾中型公寓(套內面積85至102平方米)的均價已經超過16億韓元(約合人民幣863萬元)。可見,年輕的工薪族面臨著買房的壓力,育兒會迫使他們面臨更大的挑戰。

去年,金亨碩一家從韓國首都京畿道搬到首爾,通過貸款買了房子。他告訴本報(www.thepaper.cn)記者,原來的房子很舒適,他搬家是為了女兒上小學享受更好的教育資源,於是開始負債生活。「育兒相關費用是個‘無底洞’。換房子只是第一筆大開銷,還有課外輔導,才藝學習等。現在精英教育的激烈競爭和我們這一代人不一樣。只有我們願意投入,才有機會跨階層。」

人口之死:「不幸福的韓國人」不想生孩子?16年的努力沒有得到救贖。

當地時間2022年3月23日,韓國首爾,當地民眾在一家房地產中介所查看公示信息。當地時間2022年3月23日,韓國首爾,當地民眾在一家房產中介查看宣傳信息。

當被問及如果政府一次性發放大量育兒補貼,是否會影響家庭的生育決策?金恒碩說,即使一次性給,數額也不會大到不可想像。他更傾向於政府長期持續發放育兒補貼。「這給人的感覺是國家關注孩子的發展,而不是生育成功。」

生育津貼「生孩子」是包括鄰國日本在內的許多國家都在積極推行的政策。政府計劃從74歲以下人群的醫療保險費用中提取資金,從今年起將一次性生育津貼提高到50萬日元(約合人民幣2.594萬元),比去年增加8萬日元。據日媒TBS報導,東京大學經濟學教授山口真太郎指出,沒有哪一項政策能夠對生育率產生直接作用,但需要調動所有育兒支援資源,其中「創造年輕一代能夠安心工作的經濟環境」至關重要。

羅清英認為,和經濟支持一樣重要的,是改變年輕人對某些社會文化因素的看法。隨著受過高等教育的婦女人數的增加,出生率下降已成為許多國家的普遍現象。當受過高等教育的女性面對來自社會和家庭的性別不平等時,她們會更加猶豫要不要孩子。對於韓國女性來說,「社會和家庭的性別平等不好。」換句話說,在許多專業領域容易受到歧視的婦女也不得不在家承擔更大的家務和育兒負擔。

改變性別不平等的現狀將是一個漫長而艱難的過程,尤其是對於韓國這樣一個性別差距嚴重、性別對立仍在加劇的國家。

人口之死:「不幸福的韓國人」不想生孩子?16年的努力沒有得到救贖。

當地時間2022年8月24日,韓國首爾,求職者在金融人才招聘會上。當地時間2022年8月24日,韓國首爾,求職者在金融人才招聘會上。

如何面對人口結構的變化?

努力提高生育率是必要的,但也要認清現實,做好適應低齡化的準備。

據韓國統計局統計,預計到2025年該國將成為超高齡社會,屆時65歲以上人口將占20%。到2035年,三分之一的韓國人將超過65歲,年輕勞力年齡人口的贍養負擔將增加約兩倍。如何在考慮向移民開放的同時延長老年人的工作壽命,成為韓國政府正在考慮的選項。

人口之死:「不幸福的韓國人」不想生孩子?16年的努力沒有得到救贖。

當地時間2019年9月20日,韓國首爾,公園內的老人。當地時間2019年9月20日,韓國首爾,公園里的老人。

去年11月,韓國全國經濟人聯合會公布了一項調查結果。韓國領取國民年金(養老金)的老年人中,近50%仍在工作賺錢,人數達到370.3萬人。「知難而退」成為韓國部分老年人的真實寫照。

韓國目前的法定退休年齡是60歲。政府一直在討論像日本一樣將法定就業年齡提高到65歲。甚至在去年,韓國媒體報導稱,政府開始就延長或取消退休年齡制度展開社會討論。但這一措施會增加企業的人力成本,年輕一代也會擔心工作崗位減少。

韓國政府4日通過的《2023財政快速實施計劃》提供了解決路徑。根據計劃,政府將在上半年利用預算創造94萬個「直接就業崗位」,這些崗位是國家為老年人等就業弱勢群體提供的臨時性過渡性崗位。政府編制預算,直接向就業者支付大部分薪水。

人口之死:「不幸福的韓國人」不想生孩子?16年的努力沒有得到救贖。

當地時間2019年9月20日,韓國首爾,首爾街頭的老人。當地時間2019年9月20日,韓國首爾,首爾街頭的老人。

此外,羅清英指出,現在是時候考慮什麼被認為是「禁忌」,即接受外國移民。她說,「直到現在,我們的社會對移民仍然非常封閉。然而,如果人口繼續以這種速度萎縮,經濟將是不可持續的。」

經合組織去年10月發布的報告顯示,2021年有5.06萬人從海外永久移民到韓國,比上年減少5.5%,比2019年減少32.2%,這與大多數發達國家的移民趨勢相反。越來越多的國家在幫助移民更快更穩定地找到工作。全球人力資源的競爭和解決勞力力短缺的競爭同時發生,這將對各國構建完善的移民政策體系提出更高的要求。

上個月,韓國政府宣布將建立中長期移民政策體系,以應對人口減少的挑戰。為了吸引外國人才,中小企業雇用外國專業人員的就業簽證要求從五年放寬到三年。今年,外國技術工人的年度配額也將從2000個擴大到5000個。

16年來,韓國政府為解決人口問題投入了280萬億韓元(約合人民幣1.4萬億元)的預算,新生人數仍在下降。韓國總統尹世月曾說,對現有政策的深刻反思是解決人口問題的起點。

推薦閱讀

30人因推擠暈倒,韓國男團演出被叫停。

night119

韓華:從俄烏戰爭中發財的韓國「軍火大王」。

night119

韓媒吐槽「韓國製造」在中國市場份額下降,「因為美國」

night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