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強東明州案雙方以和解終結

劉強東明州案迎來意外轉折,北美時間10月1日晚間雙方律師團隊發表聯合聲明,聲明顯示案件雙方已經達成和解,和解細節未對外公布。該案原定於10月3日在明尼蘇達州明尼阿波利斯市市中心的亨內平郡地區法院開庭審理。

聲明稱:劉強東先生和劉婧堯女士於2018年在美國明尼蘇達的一次偶然事件所造成的誤會,占用了大量的社會資源,也給彼此的家庭造成了深重的困擾。今天,為了避免進一步的訴訟傷害,雙方決定消除誤會,達成和解,為這次事件畫上句號。除以上聲明,劉婧堯女士及其代表和律師不再發表任何評論,雙方也不會出具其它的聯合聲明。

資料圖

此前,原被告雙方剛剛經過兩天時間選定陪審團,劉強東本人全程在場,章澤天也一直在旁聽席上。界面新聞在現場注意到,法官還在陪審團選定後與雙方律師討論下一步開庭準備性工作,劉強東方律師追問原告是否已經選定最後的人證物證。據悉,按計劃,法院和律師還會在周末利用Zoom會議解決一些程序性問題。

2018年12月21日,明尼阿波利斯市亨內平縣檢察官辦公室公布了劉強東事件的調查結果,決定不予起訴。四個月後,Liu Jingyao向亨內平郡地區法院提起針對劉強東和京東的民事訴訟。在之後的近三年半時間里,公眾對案件的關注在減少,但案件的審理一直在進行,從2019年9月開始,多數時候幾乎每個月法院都有聽證會、案件管理會議等。

從頭到尾,在提交給法院的案件陳述和聽證會中,原告和被告對同一時間段內發生的事情都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描述。Liu Jingyao指控劉強東意圖傷害她、非法限制自由、性侵,劉強東和他的律師們則堅持兩人是在雙方都同意的情況下發生的性關係。按照原定的審理過程,陪審團將在接下來的一個月里在法官的指導下對雙方提供的證據進行判斷並做出裁決。

此前報導:

劉強東「明州事件」官司持續3年多 迎來何種結局?

極目新聞記者紀成

最近,劉強東和妻子章澤天在美國明尼蘇達州明尼阿波利斯市一起逛超市的照片在網上流出,4年前發生在當地的那起案件再度回到公眾視野。

劉強東和妻子章澤天在美國明尼蘇達州明尼阿波利斯市一起逛超市的照片在網上流出

2018年8月底,京東創始人、時任CEO劉強東在美國明尼蘇達州亨內平縣因涉嫌強姦被拘,並於次日下午獲釋。京東方面則表示,劉強東遭遇失實指控。

當年12月21日,當地檢方認定劉強東涉嫌性侵的案件存在嚴重的證據問題,決定不會以性侵罪起訴劉強東。

然而,此事並未就此終結。

2019年4月16日,該風波中的女方當事人Liu Jingyao對劉強東和京東集團提起民事訴訟,涉及6項罪名,索賠金額5萬美元起,上不封頂。

之後,此案經過漫長的取證和非公開庭審。

據明尼蘇達州法院官網信息,9月26日開始,此案將進行陪審團候選人指導、遴選等相關工作,並於當地時間10月3日正式開庭審理。

這起跨度長達3年多的民事官司,可能將迎來一個結局。

明尼蘇達州亨內平縣法院

美國檢方決定不起訴,女方提起民事訴訟

時間回到四年前。

2018年8月,京東創始人劉強東參加清華大學和美國明尼蘇達州大學卡爾森管理學院合辦的DBA項目,前往明尼蘇達參加為期一周的暑期課程。

8月30日,劉強東和其他DBA項目的同學參加了一個晚宴。明尼蘇達州大學在校生Liu Jingyao也獲邀參加。

晚宴結束後,劉強東和Liu Jingyao一起回到她所在的宿舍,然後兩人發生性關係。

之後,該女生指控劉強東強暴了她,並報了警。

8月31日深夜,因涉嫌「構成犯罪的性行為」,劉強東在明尼蘇達州亨內平縣被捕,並於次日下午被釋放。

北京時間9月2日,關於「劉強東疑似涉嫌性侵被美國警方逮捕」的消息在國內的網路上傳播,並且有相關照片流出。對此,京東方面發微博回應稱,劉強東先生在美國商務活動期間,遭遇了失實指控。

當地時間9月20日,明尼蘇達州亨內平縣檢察官麥克·弗里曼對外宣布,當地警方已完成對案件的初步調查,檢方接下來將審查涉案的全部證據,並最終決定是否起訴劉強東。

3個月後,亨內平縣檢察官辦公室在官網發布通告,稱經警方徹底調查,以及四名專門處理性侵案件的檢察官的仔細審查,認定劉強東涉嫌性侵的案件存在嚴重的證據問題,檢方決定不會以性侵罪起訴劉強東。

北京時間12月22日凌晨,劉強東事件發生後首次發聲。他在網上發文稱,自己的行為給他的家庭、特別是妻子造成了巨大的傷害,為此感到十分的自責和後悔。

但風波並未就此結束。

美國當地時間2019年4月16日,劉強東「明州事件」中的女方當事人正式向劉強東發起民事訴訟。該訴訟將劉強東和京東列為被告,索賠5萬美元起,上不封頂。

警方公布調查檔案,雙方說法截然相反

就在女方提起民事訴訟3個月後,明尼蘇達州明尼亞波利斯警察局於當地事件2019年7月24日在網上公布了一份長達149頁的檔案,涉及劉強東「明州事件」的幾乎所有證據。

劉強東在接受警方問話時表示,8月30日的晚宴中,女方只喝了一點酒,之後她搭乘劉強東的豪車前往另一個場地,準備參加當晚的第二場聚會,途中女方主動邀請劉強東到她新搬進的公寓看看,並將地址告知司機,之後他們就到了女方的公寓。

錄音文件顯示,劉強東稱,在女方主動的情況下,雙方發生了關係。之後兩人睡了好幾個小時,自己可能因為時差關係醒了,看見女方在玩手機。兩人接著談話,約20分鐘後有人敲門,打開門有三名警察進來,並將劉強東帶到了車里。

劉強東稱,女生之後跟警察交談了30分鐘。「她告訴我,這是一個可怕的誤會,是Tao同學報的警。」 劉強東說。

Tao同學則是當晚參加晚宴的另一名男學生。

而女方Liu Jingyao此前接受《財經》等媒體採訪時講述的事發經過,以及她在提交給法院文件時描述的過程,則是另外一個版本。

根據女方敘述,2018年8月30日晚,在出了餐廳之後的車上,劉強東在車里已經開始對她動手動腳,並解開她的衣服。她一直在拒絕,一直在說「你不要這樣」。

而當晚給劉強東開豪車的司機在接受警方問話時也表示,他從後視鏡中看到兩人親吻、撫摸,但他並沒有聽到女生說不、停下來或求救。

事發當晚,當事雙方進入公寓大堂的監控視頻畫面

Liu Jingyao稱,自己在晚宴上喝多了,不能正常走路,到了公寓後因醉酒還走錯了電梯。而當時網上也流出了事發時公寓的監控錄像,可以看出女方挽著劉強東一起走入公寓大樓,行走正常,女方還不時伸手做出邀請的動作。

事發當晚,當事雙方步入公寓電梯的監控視頻畫面

至於進入房間後發生的事,Liu Jingyao接受採訪時稱,自己全程都在拒絕,一直在說「不」。

Liu Jingyao還稱,事後劉強東先睡著了,自己哭累了後也睡著了,但被一個閃電驚醒。她當時給Tao同學發了信息,告知此事。

Tao同學在收到微信消息後非常緊張,打算去Liu Jingyao公寓樓下接應她逃跑。

據《財經》報導,警方的執法記錄儀顯示,Tao同學對警察翻譯說,Liu Jingyao告訴他「不要報警」。

不過,TAO同學還是報了警。Liu Jingyao稱自己當時想息事寧人,告訴警察沒有被強姦,後劉強東被警察送回酒店。

Liu Jingyao稱,事發的第二天,DBA項目的一位老師聽說了此事,曾兩次報警。

之後,劉強東被警方帶走。

女方說法前後矛盾,被告提出多個疑點

Liu Jingyao提起民事訴訟後,在很長一段時間,法院進行了大量的取證、非公開庭審。

原告和被告雙方在此期間提交了大量的文書材料。包括被告的法律意見書、被告對原告懲罰性賠償動議的反對,原告對此反對意見的回應等等,原告要求增設對京東的懲罰性賠償,京東則提出免除雇主替代性責任的動議等。今年6月下旬,法院還舉行了公開的聽證會。

Liu Jingyao稱,因擔心自己和家人受到傷害,所以修改了對警察的最初陳述。

而被告方表示,原告在案件的每一個關鍵事實上,都做出了截然相反的陳述。

被告方指出,原告多次告訴警方自己沒有被強姦。但事發兩周後,原告改變自己說法,告訴警方自己被強姦,而她有過「抗爭」,但警方和醫院此前檢查顯示原告並無受傷跡象。

根據被告方提供的警方執法記錄儀視頻表明,Liu Jingyao在警車內時,警察多次詢問是否被強姦,其回應沒有被強姦。在警方問「之前當我和你交流的時候,你說他強姦了你,但不是那種強姦。是指什麼意思?」Liu Jingyao停頓後回答表示否認,稱「我和他發生了性行為,自願的」。警方重復問其當日是否自願與劉強東發生性關係,她做出了肯定的回答,並表示放他(劉強東)走。

Liu Jingyao對警察稱兩人是自願的

被告方還指出,女方在案發後接受當地警方詢問時,還存在其他多處前後不一之處,比如先對警方稱自己喝醉,看到監控後承認自己說謊;以及女方最初表示是主動邀請男方到其公寓,後又否認。

甚至連警察都作證稱原告在撒謊。Liu Jingyao稱,是溫特警官「鼓勵(原告)出庭」和「鼓勵她向被告尋求民事賠償」。但溫特警官作證說,他沒有說過這樣的話。

此外,雙方文書中還就女方是否涉嫌銷毀證據、以及是否存在向被告方勒索等問題展開各自意見陳述。

極目新聞記者聯繫劉強東的代理律師,但對方未接受採訪。

北京時間2022年9月27日23點37分(美國明尼阿波利斯時間10時37分),極目新聞記者根據網上公開的電話(904)399-0606,致電劉強東案女方律師威爾·弗羅林(Wil Florin)所在律所(Ossi & Najem Law)。電話接通後,極目新聞記者表示,想就此案採訪威爾律師。電話轉接後,相關人員告知記者,威爾此刻因為工作不在辦公室,致電人可留下姓名和電話號碼,威爾之後會和其聯繫。截至記者發稿時,未收到回復。

12名陪審員即將確定,律師稱原告勝訴困難

明尼蘇達州當地知名刑事律師周東發表示,他一直在獨立關注案件進展。

周東發在接受極目新聞記者採訪時介紹,此案一共有12個陪審員,陪審員都是亨內平縣當地的普通公民,沒有任何收入、教育,或者職業要求,任何公民都有可能受到邀請,並接受挑選成為陪審員。而且收到邀請的公民除非有特殊原因,否則必須去法庭,不然就會被指藐視法庭。

這12名陪審員,按照程序由法院、原告方和被告方共同選出。截至當地時間9月29日,基本上已選定了7名陪審員,9月30日還需選5個。按照目前的流程,10月3日開庭是沒什麼問題的,到時候雙方就正式開始交戰。

周東發介紹,陪審員對一個陪審團審判的結果非常重要,所以雙方在選陪審團的時候都非常的謹慎、仔細。有些律所在選陪審團的時候,還會請專門的選陪審團的咨詢公司來給他們出主意,考慮什麼樣的陪審團、陪審員對案子比較好,需要問哪些問題,怎麼進行篩選。在美國一般選陪審團都要很長時間,而這個案子只需兩天就能確定下來,說明原告和被告之前已經進行了很多的工作,雙方都已經同意了怎麼選。

此前,原告在起訴書中提出最低5萬美元賠償,這只是進行民事侵權、人身傷害索賠的最低的門檻。原告具體要求賠償多少,將來會在庭審當中問專家證人。在本案中,原告稱自己的損失有多大,會提出一個具體的數字,由專家出來作證,對這個損失用金錢來衡量。據周東發可能,可能這個數字不會小於幾百萬,甚至到千萬。很多不懂行的人會有種誤解,說Liu Jingyao只要求賠5萬美元,其實這個5萬美元只是一個立案的門檻價格。

假設陪審團判Liu Jingyao贏,那麼還要討論下一個問題,被告大概要賠償多少錢。被告一方肯定也有專家告訴他,原告所受的損失有多少。最後這個數字也是陪審團劃勾確定。

此外在美國的民事訴訟案件當中,被告一方就「賠償金額」上訴的情況很常見。最後到了上訴法院,賠償金額基本上都會被砍掉很多,不會維持原判。

在周東發看來,Liu Jingyao存在許多前後矛盾的說法和證詞,如果只是由她這一方來說,可能覺得還有點道理,但是經不起細節方面的推敲。而反觀劉強東的證詞,從頭到尾是一致的。周東發認為,Liu Jingyao要說服12個陪審員還是很難的。「所以我的預判,她獲勝的可能性不大。」周東發說。

周東發還稱,因原告存在前後矛盾的說法,如果她做偽證需要承擔法律責任。因此,如果Liu Jingyao敗訴了,京東或者劉強東可能會追究她的責任。

(綜合《財經》、環球網、明尼蘇達州法院官網等)

(來源:極目新聞)

推薦閱讀

網傳「醫院不接收老人」 拉薩:系虛假信息

night119

俄稱打擊多個烏目標 烏稱擊退俄東線進攻

night119

俄羅斯被征召人員薪水正常發放

night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