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女大學生案二審宣判 男友仍獲死刑

2022年9月20日,雲南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公開宣判上訴人洪嶠、張晨光、曹澤青故意殺人、上訴人洪嶠、原審被告人祁文強盜竊一案,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被害女生

2022年7月7日,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中級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對被告人洪嶠以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以盜竊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六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一萬元,數罪並罰,決定執行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罰金人民幣一萬元;對被告人張晨光、曹澤青分別以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對被告人祁文強以盜竊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並處罰金人民幣八千元。準許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李勝、陳壽萍撤訴。宣判後,洪嶠、張晨光、曹澤青不服,提出上訴。雲南省高級人民法院於7月20日受理該案,並依法組成合議庭,8月26日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

雲南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查明:2020年7月初,上訴人洪嶠因與女友李某月(被害人,歿年21歲)在戀愛交往過程中發生矛盾,遂邀約上訴人張晨光、曹澤青幫忙殺害李某月並制定作案計劃。洪嶠事先設計誘騙李某月購買7月9日的機票從江蘇省南京市前往雲南省景洪市,並提供資金和部分作案工具,帶領張晨光、曹澤青多次演練殺人方法並交待作案細節和定時匯報等要求,指使張晨光、曹澤青從南京市乘機提前抵達景洪市至商定的作案地點勐海縣普洱茶公園,購買鐵鍬預先挖好土坑。當日21時許,李某月被誘騙至作案地點,曹澤青、張晨光將李某月殺害並掩埋。

上訴人洪嶠曾於2019年5月,指使原審被告人祁文強在南京市某度假區盜竊一台單目夜視儀(價值18000元)。

雲南省高級人民法院認為,上訴人洪嶠、張晨光、曹澤青故意非法剝奪他人生命,三人的行為均構成故意殺人罪。洪嶠、原審被告人祁文強以非法占有為目的,秘密竊取他人數額較大的財物,二人的行為均構成盜竊罪。洪嶠犯故意殺人罪、盜竊罪,應數罪並罰。在故意殺人共同犯罪中,洪嶠系犯意提起者,並實施具體組織及指揮行為,提供相應資金和部分作案工具,設計誘騙被害人李某月至案發地,提供李某月的行程信息,罪責最為突出;張晨光、曹澤青與洪嶠共謀,具體實施殺人行為,共同致李某月死亡,罪責相當,三人均系主犯。洪嶠無視他人生命,作案手段殘忍,社會危害性極大,罪行極其嚴重,且翻供否認指使殺害李某月,毫無悔罪之心,應依法懲處。張晨光、曹澤青在共同犯罪中的罪責小於洪嶠,且具有坦白情節,判處二人死緩符合罪責刑相適應原則。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定罪準確,量刑適當。審判程序合法。故作出前述裁定。

雲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審理期間,依法保障了各訴訟參與人的訴訟權利。當事人近親屬、部分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媒體記者及群眾代表旁聽了庭審、宣判。(雲南法院網)

延伸閱讀:

南京女大學生遇害案二審開庭 受害者父親:主犯洪嶠稱有立功表現

南京女大學生遇害案8月26日二審開庭審理,被害人李某月的父親李勝在庭審後告訴北京青年報記者,案件主犯之一洪嶠遠程出庭受審,其表示自己無罪,並稱他有精神疾病。但法院駁回了其要求精神鑒定的要求。法院未當庭宣判。

李勝稱,庭審中洪嶠表示,其有立功表現,案件涉及一人在菲律賓持槍搶劫的案件。

李勝此前介紹,為避免睹物思人,導致傷心,女兒入土為安時,家人將她的照片、首飾等都安放在墓中。他表示二審如果維持一審判決的話,將會到女兒墓前親自告知這個消息。

雲南省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中級人民法院7月7日通報稱,當日雲南省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公開宣判被告人洪嶠、張晨光、曹澤青故意殺人,被告人洪嶠、祁文強盜竊一案,對洪嶠以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以盜竊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六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一萬元,數罪並罰,決定執行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罰金人民幣一萬元;對張晨光、曹澤青分別以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對祁文強以盜竊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並處罰金人民幣八千元。

法院經審理查明,被告人洪嶠與被害人李某月(女,歿年21歲)系戀人關係,後二人發生矛盾,洪嶠產生殺害李某月之意,並邀約被告人張晨光、曹澤青多次商議殺害李某月的計劃。2020年7月6日,洪嶠等三人在江蘇省南京市選定雲南省勐海縣普洱茶公園為作案地點,由洪嶠誘騙李某月前往勐海縣,同時提供資金及作案工具,後洪嶠帶領張晨光、曹澤青多次演練殺人方法並交待作案細節和定時匯報等要求。9日上午,張晨光、曹澤青到達勐海縣。當晚,李某月被誘騙至作案地點,曹澤青、張晨光將李某月殺害並掩埋。

李勝此前告訴北青報記者,一審判決後,3名被告人洪嶠、張晨光、曹澤青均已提出上訴,其中洪嶠上訴稱自己無罪,並遞交了相應的材料。

文/北京青年報記者 屈暢

相關報導:南京女大學生被害案二審開庭,洪嶠稱「事情發展不可控制,導致失敗」

紅星新聞記者丨劉木木 發自雲南西雙版納

責編丨鄧旆光 編輯丨郭宇

南京女大學生被害案今日(26日)二審開庭,法庭未當庭宣判。被害人李某月的父親李勝向紅星新聞表示,希望二審能維持一審判處洪嶠死刑的原判。

今年6月21日,西雙版納州中級人民法院對本案作出一審判決,認定本案存在故意殺人及盜竊事實。一審法院認為,在故意殺人共同犯罪中,被告人洪嶠、張晨光與曹澤青均為主犯,其中洪嶠地位最高,罪責最突出,是犯意的提起者、策劃者和指揮者。最終一審法院判處洪嶠死刑,判處張晨光與曹澤青死刑,緩期二年執行。

紅星新聞記者注意到,在一審判決書中,記錄了洪嶠在看守所內通過傳紙條的方式,要求張晨光將責任推給曹澤青這一事實。一審法院認為,洪嶠僅因與李某月戀愛糾紛,精心策劃,指使張、曹二人將李某月扭頸致死並掩埋滅跡,犯罪情節特別惡劣,罪行極其嚴重,且羈押期間還傳遞串供紙條,認罪、悔罪態度差,主觀惡意深,人身危險性大,應依法予以嚴懲。

一審辯護人:建議不判處洪嶠死刑

在一審階段,被告人洪嶠及其辯護人對公訴機關指控的故意殺人、盜竊的罪名均不認可,洪嶠辯解其沒有故意殺人、盜竊的犯罪行為。

洪嶠的一名辯護人提出,本案的偵查程序存在訊問未依法錄音錄像、未如實記錄等違法情形;洪嶠的思想中,有大量異於普通人人群、不切實際的想法,並曾於2011年因精神疾病住院治療,應對洪嶠做精神類疾病鑒定;檢察院指控的許多事實明顯違背日常生活經驗和一般邏輯法則。

洪嶠的另一名辯護人則提出,如果法庭認定洪嶠構成犯罪,在量刑時需要綜合考慮洪嶠有精神病史,洪嶠沒有承諾給被告人張晨光、曹澤青經濟利益,他們二人清楚殺人的後果而沒有阻止而積極實施,不能推斷出洪嶠的作用大於張、曹二人。且洪嶠到案後如實供述、協助偵查機關偵破案件,建議不判處洪嶠死刑。

被告人張晨光及其辯護人對公訴機關指控的罪名無異議。張晨光辯稱,其僅是配合曹澤青殺害被害人李某月。其在李某月已經死亡後才對李某月實施傷害行為。其辯護人提出,被告人洪嶠提供資金並與曹澤青準備作案工具,並將被害人誘騙至勐海縣,曹澤青直接實施致被害人死亡的行為,張晨光系被洪嶠欺騙,僅配合曹澤青殺害被害人,作用小,且張晨光到案後如實供述犯罪事實,羈押期間主動上交洪嶠傳遞竄供的紙條,認罪悔罪,主觀惡性小,建議對張晨光從輕處罰並在無期徒刑以下量刑。

張晨光的另一名辯護人提出,洪嶠利用張晨光對他的崇拜、唯命是從的心理來做到他殺人的目的,且從鑒定結果看系曹澤青實施致被害人死亡的行為,張晨光的作用小於曹澤青。

被告人曹澤青及其辯護人對公訴機關指控的罪名無異議。其辯護人提出,曹澤青受被告人洪嶠的影響,因害怕且未獲利而被動參與作案,被告人張晨光共同實施了犯罪行為,起次要作用,應認定為從犯。且曹澤青系初犯,到案後穩定、如實供述犯罪事實,自願認罪認罰,建議對曹澤青從輕處罰。

被告人洪嶠:「事情發展不可控制,導致失敗」

紅星新聞注意到,洪嶠、張晨光與曹澤青三人的父母均證實,他們均為軍事迷。張晨光的父母稱,張晨光身體很好,平時愛好打遊戲、運動和軍事方面的東西。曹澤青的父母則稱,曹澤青平常為人老實,也比較獨立,喜歡玩電腦、軍事類的東西,平常愛好玩真人CS遊戲(水彈槍)。

↑洪嶠的父母則稱,洪嶠平時喜歡一些軍警類的東西,喜歡看破案美劇、戰爭片,喜歡買仿真槍、作戰服、頭盔之類的物品。

洪嶠的父母則稱,洪嶠心臟不是很好,精神上有過問題。洪嶠平時喜歡一些軍警類的東西,喜歡看破案美劇、戰爭片,喜歡買作戰服、頭盔之類的物品。25日,本案二審開庭前,洪嶠的父親洪勇告訴紅星新聞,這些年他過得也很不容易。李勝稱,洪勇曾向他表達賠償訴求,希望獲得一定程度的諒解,但被他拒絕。

↑李勝,被害人李某月父親。二審開庭前,他趕到西雙版納

在故意殺人共同犯罪事實部分,洪嶠、張晨光與曹澤青三人的供述相互印證。洪嶠稱,因他平時對張晨光、曹澤青在生活、經濟上幫助非常大,他們對其很崇拜,也很聽話,幾乎言聽計從,其一開始認為張晨光殺害李某月後就會去緬甸,不會查到其身上,但他們殺害李某月後點火燒衣物、把鏟子扔在現場,張晨光未按計劃去緬甸,事情的發展超出了洪嶠想像,「導致不可控制,很失敗。」

紅星新聞調查得知,張晨光曾在雲南勐海縣打過工,且勐海縣與緬甸相鄰,這成了三人選擇在勐海縣殺害李某月的原因。

在審理過程中,被告人洪嶠推翻了其在偵查機關所做的有罪供述,辯稱其沒有指使被告人張晨光、曹澤青殺害被害人李某月,是張晨光事後才告訴其,其害怕張晨光報復其和家人故未向公安機關舉報。一審法院稱,洪嶠推翻庭前有罪供述不能合理說明翻供原因,且與全案證據矛盾,故應采納庭前有罪供述。

一審判決書記錄了洪嶠在看守所內通過傳紙條的方式,要求張晨光將責任推給曹澤青這一事實。相關辨認筆錄及證人證言證實,被告人洪嶠在勐海縣看守所羈押期間,通過同監舍的犯罪嫌疑人,於2021年2月向被告人張晨光,傳遞書寫有讓張晨光翻供、將責任推給曹澤青等內容的紙條,後張晨光將紙條交給管教民警;同年5月、6月,被告人洪嶠分別通過同監舍犯罪嫌疑人謝某龍、周某,欲向同案人傳遞紙條時,被管教民警查獲。

「應對其做精神病鑒定」的辯護意見未獲一審法院采納

就洪嶠辯護人提出的「本案偵查程序存在訊問未依法錄音錄像、未如實記錄等違法情形」,一審法院稱,經查,偵查機關每次所作訊問筆錄,均給予了足夠的時間讓其核對並簽名、捺印,多份筆錄可見洪嶠親筆修改痕跡。雖然洪嶠所作供述的同步錄音、錄像部分有畫面無聲音、部分損壞系客觀存在,但不影響洪嶠有罪供述的真實性。

偵查機關對訊問筆錄同步錄音錄像存在的瑕疵作出了合理解釋。相關情況說明稱,西雙版納永創商貿有限公司於2018年底安裝的勐海縣看守所五間訊問室音頻系統,在2019年初驗收使用期間未進行過維修,當時已過保質期,經2021年12月20日進行檢查,發現3、4訊問室拾音器損壞2個、無音頻,錄影頭和刻錄機正常,但五間訊問室的刻錄機已自動默認為初始狀態,造成刻錄出來的光盤有視頻、無音頻。

↑2020年8月,李勝和家人在西雙版納勐海縣

此外,本案中,洪嶠的精神病史,是否對本案的定性造成影響,是各方關注的核心。被告人洪嶠的辯護人認為,洪嶠曾因精神疾病住院治療,應對其做精神病鑒定的相關辯護意見。

據洪嶠的父母證言,他們二人沒有精神病史。2011年,南京腦科醫院診斷洪嶠患有精神分裂症,後洪嶠服用了兩年藥物。洪嶠母親稱,洪嶠沒有工作單位,是她一直在幫著洪嶠繳納社保、醫保等費用。

洪嶠母親告訴警方,當年他們不敢將診斷結果告訴洪嶠,在洪嶠出院後,他們把治療藥物放在米飯中給洪嶠服用,洪嶠發現大鬧了一場,於是他們又悄悄地把進口藥放在果汁里讓洪嶠服用,一共服用了兩年。

證人陳某稱,洪嶠是其武術教練,平常表現正常,沒有異常行為。另有多名證人證實,洪某與人交往、講話、談吐表現正常,沒有異於常人的行為。

一審法院稱,經查,根據在案證據,洪嶠在高中就學期間曾因精神疾病入院治療一次,但距本案已近十年之久,且洪嶠無家族精神病史,結合在案證據證實案發前洪嶠策劃作案、帶領被告人張晨光、曹澤青進行演練、案發後其在看守所羈押期間傳遞紙條、指使張晨光翻供、將責任推給被告人曹澤青等行為,足以證實洪嶠對殺害被害人李某月做了精心策劃,具有完全刑事責任能力,故相關辯解和辯護意見,該院不予采納。

南京女大學生被害案主犯寫47頁自述狀 申請精神鑒定

資料圖

再有9天,就是南京女大學生李倩月的生日。一個月前,父母將她的遺體從雲南西雙版納接回了江蘇揚州的家中,並為其舉辦了安葬儀式。

她的時任男友洪嶠被認為是該起犯罪的組織者、策劃者和資金提供者,兩名直接實施人曹澤青和張晨光也一同被認定為主犯。一審,洪嶠被判處死刑,曹澤青和張晨光被判處死緩。但洪嶠很快提起上訴,且是無罪上訴。後兩人則認為量刑過重。

8月26日,該案二審在西雙版納州中級人民法院開庭。

李倩月的父親李勝介紹,洪嶠的辯護人仍作「患有精神疾病」的辯護,這也是庭審的焦點,洪嶠本人還提交了一份47頁的自述狀。

法院未當庭宣判。

一審認定「人身危險性大」

這是一起顛覆認知的案件,被害人的時任男友被認為是案件的主謀。且據檢方指控,對方自稱「國家安全人員」,作案前蓄謀已久,甚至多次演練。

2020年7月9日,出生於1998年,大學剛畢業不久的李倩月,突然失聯了。李倩月是家中的獨生女。平日里,她幾乎每天都會和家里聯繫。但好幾天,家人失去了她的音訊。

隨後,李倩月的父親李勝找到了她的時任男友洪嶠,後者還陪同他們報了警。然而李勝沒想到,洪嶠才是這一悲劇的始作俑者。

事後偵查顯示,2020年7月6日,洪嶠誘騙李倩月前往勐海縣。在洪嶠的指揮下,次日晚上8時許,曹澤青和張晨光將她指引至普洱茶公園。隨後,二人按照預先演練的步驟徒手扭斷李倩月頸椎,致其當場死亡,二人又將屍體抬入坑內掩埋。

2022年7月7日,該案在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中級人民法院宣判。法院經審理查明,被告人洪嶠與李某月系戀人關係,後二人發生矛盾,洪嶠產生殺害李某月之意,並邀約被告人張晨光、曹澤青多次商議殺害李某月的計劃。

最終,一審法院以故意殺人罪判處洪嶠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以盜竊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六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一萬元,數罪並罰,決定執行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罰金人民幣一萬元;對張晨光、曹澤青分別以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法院認為,在故意殺人共同犯罪中,洪嶠系犯意提起者、策劃者、指揮者,並提供作案費用,誘騙被害人至案發地,張晨光與曹澤青積極參與策劃、分工合作殺害被害人,三被告人均系主犯,其中洪嶠的地位最高,罪責最為突出。洪嶠因與被害人戀愛糾紛,精心策劃犯罪,指使張晨光、曹澤青將被害人殺害並掩埋,犯罪情節特別惡劣,罪行極其嚴重,認罪、悔罪態度差,主觀惡性深,人身危險性大,依法予以嚴懲。

在案件審理期間,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李勝、陳壽萍要求嚴懲被告人、自願放棄賠償,向法院申請撤回附帶民事起訴,法院裁定予以準許。隨後,三名被告人均提起上訴。

8月26日,該案二審在西雙版納中級人民法院開庭。

李勝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張晨光與曹澤青此次並未提出有效的證據,但仍認為量刑過重,檢方則表示希望維持原審判決。對於此二人的量刑,家屬會尊重法院判決。

此次庭審,洪嶠否認了所有有罪指控,並申請精神疾病鑒定。事實上,在一審階段,洪嶠一方也曾提出過相關的申請,但被駁回。其父母證言顯示,二人並無精神病史。辯護人則提出,洪嶠2011年曾於一個腦科醫院就醫,其精神狀況應在定罪和量刑時予以考慮。此外,洪嶠也提交了一份47頁的自述狀。

被告人 洪嶠

但上述申請被當庭駁回。李勝的代理律師楊柱向中國新聞周刊介紹,做精神疾病鑒定需要兩個方面的材料。一是醫學背景材料,二是背景材料,也叫生活背景材料。後者由當事人的老師、朋友、同學、家長等認識的熟人共同的評判組成。

「就後一項條件,至少大家都認為洪嶠是沒有問題的」,楊柱說,檢方在庭上也出具了相關的證人證言。他用「邏輯清晰」「思維縝密」層層遞進「形容洪嶠當庭的表現。

經偵查機關調查,3人的密謀行動是通過網路語音進行,但洪嶠的辯護人就證據問題提出異議。

楊柱認為,被告3人在相互隔離的狀態下,做出共同的供述,本案的側面證據、輔助證據,大量的證據已能形成完整的證據鏈條。他介紹,洪嶠是到案後首先作出有罪供述的。且本案中另一名僅參與盜竊的祁某,其也稱曾聽幾人「吹噓」這一犯罪事實,足以指證三人共同犯罪。

家屬稱不會諒解

「對於洪嶠提出無罪上訴的辯護,我們只能用一個詞來形容,叫垂死掙扎」,開庭的前一天,李倩月的父親李勝對中國新聞周刊說。他表示,被告人上訴系其法律權利,但希望法院能維持一審判決。

在前幾天,李勝接到了開庭的通知,他說他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靜,「終於看到勝利的曙光了」。這段等待無疑是漫長的。

他向中國新聞周刊介紹了要求判處洪嶠死刑的3個原因:殘忍。他曾多次預謀殺害多人,至少5次提出要殺李倩月,包括誘騙至水庫溺水,在作案過程中,洪嶠要求其小弟多次演練,自己充當被害人的身份供兩人練習,還要求全程錄像;心思縝密。案發前多次演練,案發後還陪同家屬到派出所報案,陪同到南京尋找,還發朋友圈自證清白,在派出所編出了李倩月拿了他5萬塊錢的事情,以達到離家出走的假象;在作案地點上選擇了雲南省勐海縣,也是深思熟慮的結果,想給家屬造成出國打工被騙的樣子。

李勝說,一審判決也提到,洪嶠認罪悔罪態度差,主觀惡性深,人身危害性大。他認為,洪嶠仍然具有較大的社會危害性。

「洪嶠想盡一切辦法逃脫制裁,他的路已經不多了」,李勝及其代理律師分析認為,洪嶠若想脫罪,只有3種可能:首先是顛覆性的證據;第二是精神疾病;第三是希望出具諒解,「但我們早已堅定表示過,不會為了一點金錢喪失做人的本性,彎下腰。」

作者:陳威敬

推薦閱讀

烏軍稱9月初以來已重新控制三千多平方公里土地

night119

四川遂寧:網傳「所有路口將由部隊接管」為不實消息

night119

丹麥女王新冠病毒檢測結果再次呈陽性

night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