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瀘定6.8級地震已造成65人遇難

四川瀘定發生6.8級地震,截至9月6日7時,甘孜州報告37人遇難、失聯12人,已收治傷員170人,其中重傷56人。雅安石棉縣共接報28人遇難,78人受傷,受傷人員均已送往醫院救治,其中,危重5人,重傷12人、輕傷61人。

四川瀘定6.8級地震已造成65人遇難

資料圖

截至目前,此次地震共造成65人遇難。

延伸閱讀:

地震專家:中國應制定”活動斷層避讓”強制標準

2022年9月5日12時52分,四川甘孜州州瀘定縣(北緯29.59度,東經102.08度)發生6.8級地震,震源深度16千米。震中位於瀘定縣磨西鎮,震中20公里內的鄉鎮有磨西鎮、得妥鎮和燕子溝鎮。

截至9月5日晚,地震已造成甘孜州遇難29人,雅安市遇難17人,另有16人失聯,50人受傷。甘孜州抗震救災指揮部已決定將州級地震應急響應調整為一級。

資料圖

據四川地震局消息,地震專家綜合分析認為,此次地震震中位於鮮水河斷裂帶南東段磨西斷裂附近,為主震-餘震型地震,根據區域構造、歷史地震活動、地震序列類型等資料,近期原震區發生更大地震的可能性不大,餘震活動仍將持續一段時間。

鮮水河斷裂帶在地震歷史上的表現如何?此次地震為何會造成這樣的傷亡?距離512地震過去14年後,地震預報、防震工作有何進展?處在地震活動斷層上的人們,又該如何應對地震破壞?

為此,界面新聞專訪了國家自然災害防治研究院首任院長,二級研究員徐錫偉。作為國內地震活動斷層研究的權威專家,徐錫偉還兼任中國地震局科技委委員、中國地震學會常務理事等職。他認為,為地震「活動斷層避讓」制定強制性國家標準,是未來減少地震破壞的重要舉措。

鮮水河斷裂帶歷史上破壞性地震較活躍

界面新聞:此次發生的地震位於鮮水河斷裂帶,這條斷裂帶有什麼特點?

徐錫偉:鮮水河斷裂帶、安寧河斷裂帶等一直受我國地震系統比較重視,因為這里發生的地震較多,研究也比較多。地震系統完成的兩個科技部973項目(註:國家重點基礎研究發展計劃,於1997年3月啟動)基本上把主要科技力量都投入到了這里。我們研究斷裂帶的構造特徵,通常是關注發生地震的能力、發生大地震的位置等。這條斷裂帶的發震構造特徵顯示,它有發生7級以上大地震的能力,這次6.8級相當於中等強度地震,震級比預想中的要小。

鮮水河斷裂帶一直比較活躍,比如1981年道孚縣發生6.9級地震,1973年爐霍縣發生7.6級地震,1955年康定市折多塘發生7.5級地震等。在1981年以前的200年間,這條斷裂帶大概每隔22年就有一次大地震發生,1981年以來除了2014年在康定北塔公鄉附近發生的6.3級地震外,這40年相對比較平靜。

資料圖

界面新聞:這次地震發生後,網友反映一些地方出現過鳥群齊飛、魚群越出水面的情況,這些動物異常現象對地震預測可信嗎?

徐錫偉:對於震前動物異常,前人曾經提出來過,這些動物異常與地震之間是否存在著本質聯繫,目前還是缺乏科學證據。很難說動物異常與地震沒有直接聯繫,但要找到科學證據,是一件很困難的事。前蘇聯或俄羅斯曾開展過這樣的研究,科研人員在給研究對象,例如蛇類加裝芯片,監測它們的活動情況和行為,但最近一二十年那里沒有發生大地震,所以這些動物也沒有什麼異常,研究也沒有什麼進展。這種研究的周期很長,而且存在諸多不確定性。

界面新聞:這次地震已造成重大死亡,為什麼會這樣的後果?這里的地形地貌有何特徵?這次地震發生後,未來是否有新的地震發生?

徐錫偉:此次發生地震的震中海螺溝附近我也去過,那個地方伴隨著地殼的強烈隆升不僅形成了青藏高原東緣最高的山峰——貢嘎山,還受到外動力侵蝕地形陡峭,地震誘發的地震災害及其鏈生災害,比如滑坡,崩塌,滾石等會比較嚴重。中國地震局幾十年來一直認為,這里存在發生7級以上地震的危險,這次地震發生後我更擔心的是,這次地震會不會是一次前震,會不會觸發南部安寧河斷裂帶和大涼山斷裂帶發生主體破裂,仍值得研究。

地震短臨預報很難,中長期預報可行

資料圖

界面新聞:距離「512地震」過去十多年了,我國地震預報研究有什麼進展?

徐錫偉:地震預報分臨震預報、短臨預報和中長期預報。臨震預報和短臨預報是世界難題,目前業內正在開展基於一定地震構造模型的物理預測、運用大數據分析技術和人工智能試驗預測,但都還處於探索階段。地震預報要準確預測時間、地點、震級大小三要素,困難重重。目前,我們的工作思路是,先攻克可能地震發生地點和震級大小兩個要素,再根據新的技術、方法來監測可能地震孕育和發生過程及其變率,並不斷地逼近地震發生的時間。高震級(震級大於等於7級)地震一般會產生嚴重的地震災害,其發生地點的預測應是震害預防的基礎,是做到 「從注重災後救助向注重災前預防轉變」和 「從減少災害損失向減輕災害風險轉變」的有效途徑,同時可推動地震監測預報學科的進步,是政府、社會和科學界十分關注、迫切需要解決的地震科學問題之一。

中長期預報我們一直在做,比如未來10年左右的預報技術可以說是可靠和可行的。我的研究小組在2017年4月份發過一篇題為《中國大陸高震級地震危險區判定的地震地質學標誌及其應用》的文章,實際上就是中長期預報研究成果之一。我們首先根據大陸高震級地震5個方面的地震地質標誌識別地震發生地點,再根據應力、形變變化等反映出的緊迫性,劃出地震危險區。

目前認為,華北地區的地震緊迫性相對較低,但在青藏高原周緣邊界帶及其鄰區,地震發生的緊迫性就比較高,我們劃出了十幾個地震危險區。在這十幾個危險區里,目前已經發生過的地震,基本都落在我們劃定的區域內。

比如,2017年8月8日九寨溝地震就在劃定的瑪沁-瑪曲危險區(A5),位於甘、青、川三省交界區,包括青海的瑪沁,甘肅瑪曲、迭部,四川若爾蓋與九寨溝等地,潛在的發震斷層為東昆侖斷裂東段及附近分支斷層;2022年1月8日,青海省門源縣發生6.9級地震,也在我們劃定的祁連山中段危險區(A3)。這次瀘定6.8級地震正好落在我們劃定的石棉-東川危險區(A7)北端部,該區域位於川滇塊體東邊界帶四川石棉-雲南東川一線,潛在的發震斷層為鮮水河-安寧河-小江斷裂系的安寧河斷裂帶、小江斷裂南段和大涼山斷裂帶。鮮水河-安寧河-小江斷裂系是川滇塊體東邊界帶,控制了有歷史記載以來17次7級以上高震級地震的發生。

界面新聞:在瀘定地震的震中附近,地震台站是否能捕捉到一些有前兆意義的信號?

徐錫偉:因附近有國家重大工程橫跨鮮水河斷裂帶,去年我們在康定縣城北這條斷裂帶兩側設立了三個深井觀測站。三口觀測井均達1000米深,應該是目前用於地震觀測最深的科學研究井。井里利用光纖技術每隔兩三米設置了能夠觀測震動、溫度、應力、應變和地下水等的綜合觀測系統。之所以要利用這些深井,就是要看能否記錄到一些地表觀測不到的微弱信息,在一定的物理模型指導下捕捉到一些地震孕育、發生過程中特有習性的蛛絲馬跡。對於這次地震,目前我們的科研人員正在下載觀測站的數據。

資料圖

界面新聞:既然短臨預報困難,那麼最近十年來,防震工作的主要內容有哪些?

徐錫偉:這方面的工作有很多,比如一項很重要的工作是,根據活動斷層發震能力、活動性參數、活動時代、可能的震級大小等資料,結合經濟發展情況,2015年我國發布了國家標準——第五代《中國地震動參數區劃圖》,用於我國一般民用建築抗震設防標準,它們是房屋等地面建構築物建設的最低要求,房屋建設必須達到這一要求才算合格。

另外,近年來我們還運用了減隔震技術,特別是重要建築設施的地基加裝防震墊等,有效地提升了房屋建構築的抗震性能。這樣當大地震來了,地震震動引起的建築物破壞就會大大減輕。可以注意到,最近幾年發生地震後,房屋倒塌數量比以往要少很多,原因就在這里。現在房屋抗震性能都比較強,就是根據我們提供的地震動參數,把房屋建牢固了。

「活動斷層避讓」應有強制性國家標準

界面新聞:「512地震」發生後,發震斷裂帶上的建築損毀嚴重,對於橫跨發震斷層的建築,依靠抗震設防標準可以避免破壞嗎?有什麼辦法可以減少影響?

徐錫偉:抗震設防標準是可以有效減輕地震震動破壞的,發震斷層錯動引起的地面建構築破壞是另一個層面的地震災害防治問題。我們一般認為,6.5級以上地震會產生地表破裂、地表錯動,這種錯動有垂直方向的,也有水平方向的,它們在錯動過程中威力巨大,無堅不摧。1999年中國台灣集集「921地震」、2008年汶川「512地震」等極震區發震斷層沿線既有震動破壞引起的,又有發震斷層地表錯動對房屋等地面建構築物的直接毀壞,兩種破壞的疊加使得發震活動斷層沿線災害特別嚴重。我們一定要明白,發震斷層能夠錯動地下震源深度到地表十幾公里的巖石,地表的房屋對於斷層的錯動來說就像撕一張紙那麼容易。所有跨地震活動斷層上房屋,除了遭受震動破壞,還要受到錯動破壞,目前的抗震措施還沒有辦法來阻止這種錯動破壞,所以我們提出了「活動斷層避讓」的問題。

所謂「活動斷層避讓」,就是首先將活動斷層的準確位置確定下來,讓房屋等建築物與斷層保持一定距離,比如15米以外,這樣建造的房屋等建構築物就不會有錯動破壞或抗斷問題了。剩下就是根據震動破壞的影響,將房子建結實即可。美國、歐洲等國家一直採取這種辦法來有效、科學地預防地震災害,比如美國加州,地震活動斷層很活躍,他們制定了活動斷層避讓的法案,要求建築物必須避開活動斷層15米。我們國家也在倡導活動斷層避讓,我的研究組正在編寫一個活動斷層避讓的強制性國家標準,目前正處於報批階段。所以,未來如果我們的建築能夠與活動斷層保持一定距離的話,地震發生時建築物遭受的只有震動破壞,也就不存在建築行業所說的抗斷的問題,破壞會大大減輕。

界面新聞:要確定活動斷層的具體位置困難嗎?目前的技術能精確到多少?

徐錫偉:要避讓活動斷層,首先要給活動斷層定位,在國家發改委資助下,這項工作我們從2004年開始就在做了,迄今為止對大約100餘座地級城市進行了活動斷層探測,主要是確定城市範圍是否存在活動斷層及其準確位置;另外,我們自2009年開始對華北地區、南北地震帶和天山地震帶開展了1:50000活動斷層填圖,已完成了130餘條活動斷層填圖和定位工作,為活動斷層避讓奠定了科學基礎,這項工作還在繼續做下去。以我們目前的探測技術,對活動斷層的定位可以精確到米級精度,可以滿足活動斷層避讓要求。

界面新聞:如果在城市里,定位確定的活動斷層上有建築物,該如何處理?

徐錫偉:這種情況也是有先例的,比如在銀川,我們探測到一條隱伏活動斷層,即銀川隱伏斷裂,位於銀川市東部。發現並確定了這條活動斷層後,銀川政府在規劃上做出回應,出台了《銀川市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於在銀川市活動斷層避讓帶內建設綠色公園帶的決定》,在銀川隱伏斷層兩側空出一條寬200米的斷層避讓帶,在避讓帶內不得新建、改建原有地面建築物。原有居民住房可以繼續居住,也可以拆除,但拆除後不能在原地再建。現在,這里成了一條多功能綠化帶。城市範圍記憶體在活動斷層的成都、烏魯木齊等在制修定土地利用規劃時也將這方面的因素考慮進去了,起到了防患於未然的作用。

界面新聞:在防震研究方面,你認為還有哪些問題值得重視?

徐錫偉:地震的預報很難,但可以做地震災害預防新技術、新方法研究。比如,我們最近在做一個有關地震災害鏈影響因素和預測的課題就是想為災害防治提供理論依據和計算方法。所謂災害鏈,就是地震發生以後,除了地震本身的破壞外,它還會引發其它地質災害,這些災害又繼續引發新的災害。地震不只是對建築物造成破壞,還對地形地貌造成破壞,比如滑坡,崩塌等,繼後造成堰塞湖,堰塞湖崩潰後又會沖毀下遊房屋,並影響人們的社會活動等,這就是地震災害鏈。如果我們能夠將這些鏈條的發生機制研究清楚,就可以在地震發生前排除這些條件,切斷地震災害鏈,科學減輕地震次生災害的發生及其相關人員傷亡和財產損失。

推薦閱讀

出人意料!大規模交換

night119

新疆伊寧:一些一線防控人員因防護不到位,造成被感染

night119

澤連斯基簽署烏克蘭加入北約申請

night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