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經理在水逆期是如何思考和堅持的?楊的最新分享做了很好的回答。

基金經理在水逆期是如何思考和堅持的?楊的最新分享做了很好的回答。

這兩個月市場又跌了,之前表現亮眼的新能源也表現不佳。

推薦要看:【1年領100萬「0本金退休」實驗32】最終完結!4個提醒留給嘗試0本金退休投資的你

景順長城基金經理楊昨天(9月21日)下午出來做了一個分享。

楊三年前就提出了「鹽鹼地種莊稼」的想法。當時很多人嘲笑他,但楊其實想表達的是,如果你有在鹽鹼地種莊稼的能力,你就能在沃土里種莊稼。

「從投資機會來看,我們肯定不會去沙漠找水源,肯定會去有水的地方。只是市場是多變的,並不是所有的時候都是一帆風順的。要能安全度過投資的不利期,不要在黎明前倒下。」

今天的市場,對於很多投資者來說,就是鹽鹼地一樣的環境。

楊的代表產品京順長城是最好的一只,今年以來下跌了23.90%。但如果長期來看,他自2014年上任以來,8年累計回報達到1637.76%,年化率16.29%。

楊是一個典型的成長型球員。每次出來和投資人交流,隔著螢幕都很坦誠。面對外部環境的複雜變化,他直言,「過去的一些認知正在發生改變和顛覆,未來的市場將全面挑戰我們的選股能力。」

「最近一兩年,我們越來越深刻地意識到什麼是百年一遇的變化。世界瞬息萬變,過去的時代可能一去不復返了,來不及和我們說再見。如果不以更加開放的姿態面對衝擊和挑戰,我們可能會被時代淘汰。」

雖然市場表現不盡如人意,但楊還是明確表達了自己的態度:「我始終堅信,困難是短期的,中國的競爭優勢沒有改變,市場的不景氣更多的是受情緒的影響。」

「面對日新月異的變化,我一直充滿危機,時刻在思考未來會是什麼樣子。我們深信,只有擁抱未來,才能不被這個時代拋棄,這也是為什麼我依然堅持投資成長股,不管風雨。」

當然,他也強調,對未來的思考絕不能是盲目的拍腦袋。我們必須確保我們的思考是基於現實和趨勢的,我們決不能因為自己的想像而隨意描繪一個未來。

聰明的投資者整理了本次交流的全文,分享給大家。

過去的一些認知是在改變和顛覆的,所以對未來的思考要立足於現實和趨勢。

問:目前市場風格波動較大。如果堅持自己的風格,可能會遇到長時間的水逆,承受一定的業績壓力。當市場風格發生變化時,基金的反轉期該如何度過?

楊:今年的市場很不好。國內外經濟存在較大不確定性,對資本市場影響較大。世界也面臨著轉折,全球化的進程受到了一定程度的破壞。

這意味著投資的背景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市場風格也發生了一定程度的變化。

對於我們基金經理來說,也面臨著空之前的壓力。一些過去的認知正在改變和顛覆,未來的市場將充分挑戰我們的選股能力。

尤其是當市場缺少beta的時候,我們將如何從中挖掘出alpha?這些變化將給基金經理帶來新的挑戰。

三年前,我們提出了「鹽鹼地種莊稼」的想法。當時很多人嘲笑。他們想為什麼我們要在鹽鹼地而不是肥沃的土地上種莊稼。

我當時想表達的意思是,如果我們有能力在鹽鹼地上種莊稼,我們就一定能在沃土上種莊稼。鹽鹼地種莊稼是為了鍛煉我們面對不利水情的應變能力,不被市場風格的變化輕易擊倒。

從業以來,每隔幾年,市場風格就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從來沒有雙贏的風格。

我們需要不斷適應變化的市場,避免停留在過去的認知中。

從基本人性的角度來看,過度的安逸和盲目的擴張,可能會讓你忽略風險,帶來不可挽回的損失。

最近一兩年,我們越來越深刻地意識到什麼是百年一遇的變化。世界瞬息萬變,過去的時代可能一去不復返了,來不及和我們告別。

如果不以更加開放的姿態面對衝擊和挑戰,我們可能會被時代淘汰。

面對日新月異的變化,我一直充滿危機,經常思考未來會是什麼樣子。我們深信,只有擁抱未來,才能不被這個時代拋棄,這也是為什麼我依然堅持投資成長股,不管風雨。

當然,對未來的思考絕不能是盲目的拍腦袋。我們必須確保我們的思考基於現實和趨勢,我們決不能僅僅因為自己的想像而描繪未來。

所有的思考都要以實業為基礎,立足實業,緊跟實業,才能保證自己未來的準確性。

投資需要兼顧勝率和賠率。

問:近兩年市場上湧現出一批風格極端的產品,如芯片、半導體、光伏、煤炭等。,可以集中配置。你怎麼看待這樣的產品?

楊:的確,近年來,市場上出現了許多風格極端的產品,投資者都喜歡它們。這些基金也在迅速擴張。

我們的組合真的不是極端風格,更注重短中長的平衡,組合構造相對平衡。就算再看另一個方向,也不可能全買進去。

追求短期的高繁榮自然是愉快的。如果能保持這種非常高的準確率,這種模式的回報率一定是無與倫比的。然而,保持領先需要更多的運氣而不是水平。

過分追求眼前的快感,容易讓人自我膨脹,認為自己無所不能,把運氣當成能力。

最近有一個關於股票交易的脫口秀。那里描述的散戶心態就是這樣。世界上好運的持續本身是非常不確定的。現實是多變的,甚至是不可預測的。一個錯誤就可能給我們帶來毀滅性的損失。

所以我們的投資需要兼顧勝率和賠率,穩定了才能深遠。

當所有人都崩潰的時候,確保自己足夠清醒。

問:今年上半年,市場調整非常巨大。在第一季度,可以說沒有什麼區別。在這種情況下,你是什麼心態?當時在操作層面有沒有做什麼調整?

楊:最晚的應該是現在。今年前四個月更是慘不忍睹,大盤暴跌。我的心情也會受到很大影響。畢竟我是個普通人,怎麼能不受影響呢?

四月份的時候,我幾乎不敢照鏡子,以免處於過度抑鬱的狀態。

但是投資一定需要相對樂觀的心態。當所有人崩潰恐懼的時候,一定要保證自己足夠清醒,足夠理智。

同時也不斷反思自己投資的股票。公司的倒下是一個機會。想什麼公司是根本真的會出問題。

我們根據市場情況不斷優化組合,做出有價值的堅持。

如果我們相信這只是短期的困難,股價遲早會回來,甚至未來會出現大空缺口,我們一定會堅持自己的選擇。

問:3月底你說你真的很樂觀,覺得咬咬牙還能堅持一段時間。當時也在一定程度上鼓舞了投資者,但此後市場又持續下跌了一個月。那樣的話,你有動搖過嗎?在操作層面有沒有做什麼調整?

楊:我是一個樂觀的人,堅信中國一定會崛起。我們是最努力的民族,現在遇到的困難都是短期的,都是可以克服的,所以沒有動搖的信心。

當時覺得自己又被打了一拳,有點心虛。當時疫情的影響真的超出了我們當時的預期。

但我始終認為,困難是短期的,中國的競爭優勢沒有改變,低迷的市場更多的是受情緒的影響。

你不能把接觸貝塔當作你的阿爾法能力。

問:4月底反彈板塊出現巨大分歧,導致各基金之間反彈幅度差異巨大。當時新能源主題基金的走勢非常亮眼。能談談你在市場回暖時的配置思路嗎?

楊:主題基金不能和均衡配置的基金相提並論。最近兩年,新能源是最耀眼的明星,新能源主題基金表現強勢很正常。

但展望未來,新能源基金未必能跑贏其他基金。我們不應該把beta曝光當成自己的alpha能力。這里面肯定有一定的阿爾法因素。

我之前判斷,中小基金的風格會強於中大市值的機構。所以在市場回暖的時候,增加了一些中小倉位。但由於流動性的原因,不同規模的資金占比是不一樣的。總的來說,這部分的比例還是比較低的。

簡單的騙贏只是階段性的,你應該能安然度過投資的不利期。

問:2021年之前,有幾年明顯的核心資產市場。從測試版開始,這是一個典型的增長方式的反轉期。那時候鹽鹼地怎麼種莊稼?

楊:那些年,你只要買通各個行業的龍頭,即使不深入研究,也能取得不錯的效果。尤其是外資持股最高的前30只股票,即使業績低於預期,這些股票也不會下跌。那時候你躺著都覺得自己贏了。

在那個階段投資成長股,如履薄冰。如果你不小心,你會被碾成碎片。這種感覺就像在鹽鹼地種莊稼,特別難。

但是,過去的研究和投資經驗告訴我們,單純的雙贏只是一個階段。長期來看,考驗的是基金經理對社會發展的洞察力和不斷尋找機會的能力。

如果能在鹽鹼地上種莊稼,那在沃土上也一定能種好莊稼,但反之則不然,溫室里的花不一定能適應極端的氣候。

我們不想做不討人喜歡的事情,但很遺憾,當時的市場風格並不是我們所擅長或熟悉的。

即使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仍然可以做得很好,這也顯示了我們的應變能力。

從投資機會來看,肯定不會去沙漠找水源,肯定會去有水的地方。

只是市場多變,並不總是一帆風順。要能安全度過投資的不利期,不要在黎明前倒下。

市場風格的過度積累並不意味著機會,也意味著風險。

問:許多人認為基金經理本身就是市場的一部分。如何看待市場走勢的變化與基金經理的投資風格/策略之間的關係?

楊:我從業以來感受最深刻的一點。無論專業投資者還是散戶,都有很強的羊群效應,大多數人都逃不過群體的影響。

我一直在想,要想長期戰勝這個市場,一定要選擇一個正確的方向,堅定不移地堅持下去。

如果能不斷優化,堅持自己的風格,長遠來看一定能打敗同行。畢竟大部分人都會選擇隨大流。

市面上款式太多不代表機會,反而風險更大,所以我不喜歡人多擁擠的獨木橋。

我做基金經理以來,一直在思考如何走一條可持續的投資之路,不想只炒股票。希望我們做的每一個投資和研究,都能給自己帶來沉淀。

通過早中期投資的過程,伴隨著企業的成長,逐步構建我們的資源網路,並在這個過程中不斷強化和延伸。我們希望隨著時間的積累,這些積累可以提高未來投資的成功率。

這從一開始就不是一條容易的路,需要時間沉淀,但也是我開始投資的初心,希望能走上一條可持續的投資之路。

我們需要不斷適應變化的市場,避免停留在過去的認知中。

問:約翰·伯傑曾把股市的漲跌比作花園里的四季,說花園里植被的生長需要順應季節,也有春夏秋冬。如何理解這種說法?

楊:如前所述,每隔幾年,市場風格就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從來沒有雙贏的風格。

我們需要不斷適應變化的市場,避免停留在過去的認知中,這就需要基金經理不斷學習迭代,才不會被社會淘汰。

問:你認為保持投資風格穩定的意義是什麼?一個基金經理在不利時期堅持自己的風格需要什麼條件?關鍵因素是什麼?

楊:穩定的投資風格意味著基金經理是可預測的。如果風格不穩定,說明基金經理不可預測,因為我不知道你會怎麼變。

風格強了,他就能成為價值風格;當他的成長風格強大時,他可以再次成為一種成長風格。如果總能完成如此完美的自由切換,基金經理一定是頂級水平。

但現實中,這樣的人非常少。堅持自己的風格,需要真正相信自己的信念。如果你不服氣,大概率會左右搖擺。

從我做基金經理的一開始,我就想走一條符合自己實際情況的可持續投資之路。

雖然一路走來我也在不斷優化和修正自己的投研方法,但我從來沒有改變過自己的想法,一直為之奮鬥。

我也不指望大家會喜歡我的風格,但我覺得很幸運,因為這麼多人給了我錢來管理,背後是沉甸甸的信任。

希望我的投資方法和過去的積累能給投資者帶來豐厚的回報。希望不辜負所有持有者的信念。

投資言行一致、長期業績優異的基金經理

問:今年是監管大年。監管的整個思路就是對資金的考核評估要有一個長期的標準。但是對於基民來說,一年之內沒賺到錢是一件很難受的事情。你對姬敏有什麼建議?

楊:我想說的是,從我做基金經理開始,景順就是一個長期考核的基金公司,考核更多的是三五年。

我自己買基金的時候會在基金中輪動,但是都是一年甚至更長時間的投資。

所以我不太讚同基民對基金漲跌的追捧,因為基金的交易成本很高,基金的短期表現很隨機。所以基民不要太在意基金的短期表現,更應該關注基金經理的投資理念,是否有自我進化的能力。

所以對於如何選擇基金經理,基民要聽其言,觀其行,投資言行一致、長期有成績的基金經理。當然,基金經理的自我規劃能力也很重要。

因為世界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如果沒有辦法應對市場的變化,基金經理很可能會被市場淘汰。

一年業績突出可能不是基金經理的能力,而是市場風格。

更難的是多年穩定的業績,這是我作為基金經理的看法。

大型基金經理必須從長遠角度投資。

問:在買什麼和賣什麼的問題上,有許多人與基金經理意見相左。你怎麼看待這個問題?而我們發現,一旦一個基金經理非常優秀,他的規模就會迅速上升,這也引起了討論。作為一個投資老手,你認為管理不同規模的基金有什麼難度?

楊:我想談談不同基金管理模式的區別。

我做基金經理以來,管理過20億人民幣的大規模。我們一直想管理一個比較大的規模,但是以前很多投資者也希望我們靈活一點,漲的時候持股,跌的時候賣股。

但是,機構投資和個人投資者投資是有很大區別的。散戶投資者可以在滿倉購買一只股票,但機構投資者必須分散投資以降低風險。機構和散戶的資金規模也大相徑庭。

機構的衝擊成本不小,大資金和小資金的管理難度不同。難點可能是指數水平的上升。

打個比喻,散戶投資就像幾個人在打仗,幾千萬幾億的基金投資就像幾百人在打遊擊戰,幾十億到幾百億的基金投資就像幾萬甚至幾十萬人在打一場大仗。

幾個人打,打不贏我就跑;幾百人打遊擊戰攻防相對容易,一槍就能跑遠。

但是,可想而知,幾萬人甚至幾十萬人是不可能悄無聲息地進攻和撤退的。

所以在大戰役的戰鬥中要多考慮大局。有些股票在組合中充當沖鋒隊,有些股票充當伏擊者。戰場上出現誤判的時候,適當的犧牲也是必須的,沒有辦法。

總而言之,大規模的基金管理在於整體的勝利,不要太在意一場戰役或者局部的失利。

所以,單純比較小基金和大基金的漲幅和彈性是不合適的,因為當小基金成長為大基金,他們過去的遊擊戰術就不再有效,就要打大仗了。

因為你不能悄無聲息地進攻和撤退,從我掌管基金開始,你就一直在打大仗。基本上你沒打過遊擊戰。當然也有可能打局部遊擊戰。

以我們現在的規模,資金的進攻和撤出並沒有大家想像的那麼容易,中短期的博弈對我們的作用非常有限。

如果期望給投資者帶來持續穩定的超額收益,就必須以長遠的眼光進行投資,伴隨優秀企業的成長獲得穩定的回報。這是我這麼多年的經驗。

在組合建設過程中,考慮了短、中、長的平衡。

問:能和我們分享一下正在建設中的組合的經驗嗎?

楊:以非主題基金為例。我們的投資組合相對平衡。基本上什麼行業都有。一般單個行業不超過20%。

我們不只是有大家熟悉的幾百億、幾千億的大藍籌。我們的投資範圍從三四十億的小盤公司到幾千億、幾萬億的公司。

在構建投資組合的過程中,我們考慮了短期、中期和長期的平衡。我們希望市場不好的時候不要太難受,犯錯的時候不要太慘烈。

如果你們都在一個板塊,這個板塊一旦崩盤,或者出現黑天鵝事件,對投資者來說是毀滅性的打擊,這不是我們所追求的。

我們必須避免被小概率事件擊倒,這也給了我們相對悠閒的調整空。

問:看得出來你很重視基民的投資體驗。你是從做基金經理開始就意識到投資組合的構建需要注意均衡配置,還是在市場中逐漸磨練出這樣的做法?

楊:我一直是個保守的人。我不想夜不能寐,所以我們要做一定的平衡。

畢竟自己買了不少基金。我也擔心黑天鵝事件,不想賭一個方向,一個領域。我們希望越走越遠。

我的第一追求是相對穩定,哪怕慢一點,尤其是這麼多年了。只有在這個市場里活的越久,活的越久,你帶來的復利回報才是真正驚人的。

這就是為什麼我選擇通過平衡的手段來做到我們的投資目標。

未來有三條清晰的主線:能源線、自主可控線、消費升級線。

問:在目前的市場環境下,你未來看好哪些方向?你對自己重倉的新能源、半導體等有什麼判斷?

楊:今年世界變化太快了。我們過去沒想到會有戰爭,也沒想到能源價格會漲得這麼厲害。

在全球通脹的背景下,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未來幾年增量機會在減少。

但同時,我們還有很多錢。最近看了央行的數據,居民存款創歷史新高,今年又增加了不少,所以我們不缺錢,世界也不缺錢。

所以,這種長期增長的機會在此刻變得尤為珍貴和稀缺。從目前來看,未來只有三個明確的主攻方向。

第一個叫能量線。新舊能源都是能源線。

第二個叫自主可控線。

這兩條線都歸結到一個因素,叫「安全」,我們的國家安全,能源安全,產業安全,國防安全。

這兩條線是從「安全」推導出來的,因為我們的世界發生了根本性的或者說重大的變化,在這個過程中衍生出了機遇。

第三條叫消費升級線。

就目前的新能源機會而言,過去兩三年全beta的機會已經過去了,未來的考驗是我們如何找到alpha的機會。雖然最容易賺錢的機會已經過去了,但是幾倍十幾倍的機會還是很多的,只是選擇的難度增加了很多。

另外,今年的跌幅對半導體來說是相當大的,但我們仍然充滿信心。

因為我是2018、2019年開始投資半導體的,這些年市場遠遠低估了中國半導體的發展和突破,這些年半導體的發展已經超出想像。

當時的我無法想像很多芯片設計、芯片材料、半導體材料、半導體設備的公司能走到今天的位置。

現在已經四年了,我相信再給他們四年,可能會給我們帶來更驚人的變化,這是一個質的飛躍。

而且最大的自主可控浪潮即將到來,這種浪潮是由國家安全的緊迫性推動的,會給整個半導體行業帶來很多幾倍甚至十幾倍的機會。

今年是痛苦的,很多股票表現不好,但我相信(未來有機會)。

近年來,許多公司被重新開業,包括互聯網泡沫後,亞馬遜下跌了99%,但它仍然給投資者帶來了驚人的回報。

我們不應該因為這只股票短期下跌就認為這個行業完了或者這只股票沒救了。我們應該更多的考慮它的未來空,它能不能成長起來,它的產品線能不能擴大?

只有一直跟著研究,才能在這個行業,這個股票起飛的過程中獲得回報。

這就需要我們有一顆強大的心去堅持,只有這樣的堅持才能獲得驚人的回報。

所有標有「聰明投資者」的作品,版權歸聰明投資者所有。未經授權嚴禁轉載、摘抄或以其他方式使用,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所有文章旨在記錄和傳遞信息,不代表「聰明的投資者」同意或不同意他們的觀點。

基金經理在水逆期是如何思考和堅持的?楊的最新分享做了很好的回答。

推薦閱讀

選擇高分紅股票的五個維度

night119

如何做好家庭資產的配置?看完這篇文章你就明白了。

night119

為什麼基金賺錢,而基民不賺錢?易方達基金董事長宇瞻引用了公眾的反應。

night119

個體戶定期收取的生產經營所得如何申報?

night119

美聯儲量化緊縮後,應該投資股市還是債市?

night119

越南股市最近很火。我們如何參與?

night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