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消息:中國失去了他的巨星!

壞消息:中國失去了他的巨星!

華人星光原創星光中文原創

作者:中國星光

轉載請聯繫後台授權。

抗擊疫情三年,第一縷曙光,

但是就在剛才,

我去了武漢的「重病八仙」抗擊疫情,

杜斌教授、邱海波教授、

中華醫學會重症醫學分會創始人,

劉大為教授,

他們知道一個壞消息:

三個人共同的老師,

中國醫學界的一顆巨星隕落了!

壞消息:中國失去了他的巨星!

自從新的流行病爆發以來,

重疾引起全社會的關注,

武漢抗疫八仙成為民族英雄。

但是你知道,40年前,

國內很多醫生都不知道什麼是重症醫學,

是一個叫陳德昌的人,

從頭開始進行這項訓練,

直到現在,中國的遺產,

是他英雄背後的英雄!

在20世紀50年代,

危重病學科出現在歐洲和美國,

十年後,

重症監護室(ICU)正在世界各地興建。

然而,隨著這種新醫學理念的興起,

中國沒有人。

北京協和醫科大學的首席外科醫生曾憲九說,

不甘心中國的重症醫學如此落後,

1979年,他派他最喜歡的弟子陳德昌,

去法國巴黎學習重症醫學,

那里,

陳德昌意識到中國的醫學與國際水平有差距,

差距有多大,

尤其是一片空白色重疾場,

這種情況必須改變!

作為當時唯一的臨床醫學生,

普通人做不到的事,陳德昌都做到了。

他得到了法國最大的公立醫院集團:

「巴黎公立醫院醫生」資格證書,

在法國能獲得這種許可的外國醫生,

很少,

必須通過法國衛生部,

高等教育部、教育部、勞力部等。

審查文憑和認證,

那時,中國被認為是一個落後的國家,受到歧視,

他可以成為千軍萬馬中篩選出來的精英,

有多難。

壞消息:中國失去了他的巨星!

在法國立足後,在法國站穩腳跟後,

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盡力而為,

幫助法國醫療代表團,

與中華醫學會取得聯繫,

在代表團訪華期間,

作為翻譯陪同。

這次交流,

為了在中國打開世界醫學的大門,

從那以後,每年都會舉辦「中醫日」,

為中國培養醫學人才和學術帶頭人,

做出重大貢獻。

兩年後,陳德昌從學校回來,

中國的醫學命運因為他而改變。

在1981年,

他和他的老師建立了中國第一個重症監護室,

從一開始,只有一張床,

三年後,它在北京協和醫學院成立,

中國第一個重症醫學臨床科室:

加強醫療部門,

有七張床,

配備了呼吸機,監視器等新設備,

陳德昌是第一任處長,

但是這條路比想像的要難走。

壞消息:中國失去了他的巨星!

重症醫學在國內一開始並不被接受,重症醫學最初在中國不被接受,

陳德昌和他的夥伴去各個部門遊說,

將危重病人轉移到ICU,

一個房間,一張床,

兩人24小時輪班工作。

他說,「所有入院的病人都快死了,

否則所有科室都診斷不出來。”

現在,人們說重症監護室的病人,

一只腳踏進了地獄之門,

以小時和分鐘計算生命,

但ICU也是一個神奇的部門,

一眨眼就抓住了機會,

你可以從死亡中創造奇跡,

在課程開始時,

陳德昌與搭檔馬穗合作完成。

北京協和醫學院首例肺動脈漂浮導管插管,

讓生命從死亡中重生,

他們向醫學界展示了重症醫學的力量。

壞消息:中國失去了他的巨星!

1982年,北京協和醫院外科ICU的唯一一張病床。1982年,北京協和醫院外科ICU唯一的病床。

1984年,受衛生部委托,

他開設了一個重症醫學班,

世界各地的醫生都來康科德深造,

他還招收了第一批重症醫學研究生,

後來,他們去世界各地的醫院建立重症監護室,

「每個人都在搶劫病人,管理病人,

甚至做了所有的護理工作,

包括吸痰、測量血壓、測量體溫等。”

每個人的熱情,

讓陳德昌感到壯烈的是:

讓重症醫學在中華大地開花結果,

拯救生命!

為了這個偉大的夢想,

1997年,他主管了籌備工作,

國內危重病醫學專業委員會,

這是國內重症醫學領域,

第一個全國性學術組織。

2012年,在他的不斷咨詢下,

在歐洲危重病醫學協會的年會上,

中國重症醫學科,

第一次登上世界頂級學術會議的講台。

壞消息:中國失去了他的巨星!

殫盡竭慮二十年,經過20年的努力,

陳德昌考取了北京協和醫院ICU,

總共治療了3760名危重病人,

將感染性休克的死亡率降低22%,

達到國際先進水平。

二十年來力挽狂瀾,

在重大公共衛生事件中,

他多次挺身而出。

在西藏海拔4500米的地方,

他帶領醫療隊開展外科、婦產科。

2003年,非典爆發,

71歲時,他「帶兵出征」,

參加許多危重病人的會診,

建議重點救治重症SARS患者,

來降低死亡率。

在他之前,

外國重症監護學科沒有我們的位置,

外國學術會議上沒有一個中國人。

和他在一起,

荒涼中出現了嚴重的疾病,

中國已經成為亞太危重病醫學聯盟的成員,

成為世界危重病護理聯盟的成員……

曾經,

傲慢的外國研究醫學排斥中國人,

現在,美國人和歐洲人坐下來,

認真聽我們講,分享重症醫學的科研成果,很正常。

沒有多少人知道他做了什麼,

知道的人不多,

在這條艱難的開墾之路上,

他差點丟了性命。

長途旅行沒地方住,

他整晚蜷縮在羊圈里,

當我第二天醒來時,

我被埋在夜里的大雪中,

幸運的是,從鼻子和嘴里呼出的熱氣,

把雪從洞里吹出來,

他沒有窒息而死。

2010年冬天,他突然得了重病。

輸註17次壓縮紅細胞,

貧血繼續惡化。

他開玩笑說,

我體內一定有個怪物,

貪婪吞噬了我的紅細胞。

但是沒人知道那怪物是什麼,

他認為他可能熬不過春天了,

我看不出國內重症醫學水平有多高。

直到半年後,怪物終於露出了真面目,

這是一種潛伏了50多年的結核分枝桿菌。

後來,他查閱了文獻,

了解結核桿菌引起的溶血,

全世界報導的病例只有10例。

大家都很害怕,他就開玩笑安慰別人。

可能死神記性不好,把他留下了。

壞消息:中國失去了他的巨星!

以前很多人不理解他,以前很多人不理解他,

為什麼要執著於空的白場?

他的老師是協和外科的碩士,

憑借他在外科醫學方面的技能,

足以成為業內的大牛,

不要帶這麼重的東西,

回收重症醫學的「負擔」。

直到21世紀,重症醫學,

成了處理突發災難的主角,

2003年非典疫情,

2008年汶川地震,

2019年新冠肺炎疫情

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的救援工作、

已經離不開重症醫學治療了。

還有武漢《厲害了八仙》里的杜斌教授,

邱海波教授,

中華醫學會重症醫學分會創始人,

劉大為教授,

來自世界各地的重症醫學醫生,

這些扭轉潮流的人,

都是陳德昌的學生。

白衣逆行,保家衛國,

這時,人們終於明白了,

作為中國危重病醫學的奠基人和開拓者,

主管者陳德昌,

為國家創造了多麼巨大的醫療財富,

為中國築起了多麼雄偉的生命長城,

如何為國栽培天下桃李!

陳德昌說:

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的使命,

他完成了從零到一的壯舉,

到了老年,

從一繼續到一百,

接力棒在門下交給了李濤。

他們沒有辜負他的期望,

等一下,

今天,中國一半的重症醫學專業!

他是英雄背後的英雄,

2021年12月8日,

陳德昌獲得「榮耀醫生」終身榮譽獎。

壞消息:中國失去了他的巨星!

前人在風霜雨雪中艱苦創業的努力,

編織成今天的大傘,

為我們遮風擋雨。

他稱自己為笨拙的先鋒,

但是一步一步來,

為後來者開了一家,

通往「重症醫學的春天」之路。

既然疫情已經初露端倪,

真正的春天來了,

但是我們永遠失去了他。

2022年12月10日,

89歲的重症醫學創始人,

陳德昌,中國一代醫學巨星,

(指受人尊敬的人)永遠離開這個世界……

不是對人民,不是對國家,

人民有福氣,中國有福氣,

這個英雄的故事,我們最終會記得,

晚年,一路順風!

結束

壞消息:中國失去了他的巨星!

推薦閱讀

女王逝世後,英國的最大危機來了!

night119

成都80後女副區長的微信聊天,基本斷定發生在2018年。

night119

5-3!巴西創下了世界盃的恥辱記錄,可惜內馬爾進了一球,魔笛評論太苛刻。

night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