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女主目睹男主自發電後尷尬又糾結,殊不知自己已經愛到不可自拔

女主目睹男主自發電後尷尬又糾結,殊不知自己已經愛到不可自拔

  《騷動時節的少女們。》更新了,第二集的開頭相比第一集來說有所……不對,好像並沒有收斂,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來更加放肆了。

  本作顏值擔當的美少女新菜被油膩肥宅糾纏,為了擺脫盡快對方,她不惜叫上女主和紗一起當眾說自己有那種病!哪種病?就是那種梅毒、淋病那一類的病症。

  作為一種擺脫糾纏的手段,講實話說自己有病不是什麼好招數,如果被不明所以的人——諸如同學同事一類的——聽到再廣為傳播那麼自己一定會風評被害。不過,對於新菜來說這不是什麼問題,從第一集到現在,不難看出這位少女並不是那種「活在別人眼裡的人」,感覺她對這些不是很在意。

  擺脫肥宅之後新菜又開始了自說自話:我的魅力在於虛妄、纖細又脆弱的體現著「少女」這一概念的容貌,正因如此男人們會懷著多餘的妄想來接近我……身為「少女」的 我,很快就要死了。

  快要死了,這句話在第一集的時候新菜也說過,那時的說辭比較難懂,這集就好說了,「身為‘少女’的 我,很快就要死了。」,這句話應該立即為作為高中的她青春很快就要結束,而她也將不會再是少女了。

  事實上,是不是美少女問題不大,只要是美女就很容易被一些奇怪的人糾纏。按照新菜的說法來看,以後還可以說作為青年女性的我要死了,作為中年女性的我要死了。以此來看,長得不好看的人也許就沒有「活過」,肥宅們已經死了。

  第一集的時候本作的原作者岡田大媽曾借角色之口說了一句「若是提升到了藝術層面的文學表現的性的話我是認可的」,進而表面本作與一些葷段子作品不一樣。在本集中這樣的話語又出現了——不能是單純的色哦,色中要帶有感傷,不催淚的話就完全是工口小說了。

  岡田大媽再一次強調了本作和那些葷段子作品不一樣,同時也告訴了觀眾本作接下來的走向,「色中要帶有感傷」,岡田大媽本人親自將這句話就意味著觀眾和角色不會有好果子吃,其擅長的令人難受的操作不久就要來了。

  於是,在本集的中後半段開始了少女的戀愛之情。

  上一集的時候和紗目睹了男主阿泉自發電的場面,順帶一提姿勢不對,隨後她便進入了尷尬又糾結的狀態。在有女孩子向阿泉表白的時候,和紗暴走了,一副恨不得當場把兩人擊斃的樣子。

  當同學問到和紗怎麼了的時候,和紗說被阿泉的媽媽很現在很忙自己被擺脫要看住阿泉,不用多說和紗把自己「代入」了「母親」這一角色,關於這點本集還有個小細節,在本集的最開頭和紗在書店看的書就是母親如何對兒子進行性教育。

  代入歸代入,和紗的行為可一點都不母親,常規的母親看到兒子被女孩子表白應該是歡喜中帶有一絲擔心,和紗直接暴走,並且當面質問阿泉是不是想二人發電?

  顯然比起「代理母親」,和紗應該有更適合她的頭銜。

  在片尾新菜用激將法試出了和紗的本心,沒錯,和紗是喜歡阿泉的。目睹自發電後尷尬又糾結,殊不知自己已經愛到不可自拔。但是起初她自己並沒有意識到這點,以此來看到阿泉自發電應該算是一個契機吧,當然關鍵還是新菜這個導師。回想起上一集和紗說被性搞得團團轉應該改為被阿泉搞得團團轉吧?

  最後,關於這段解開心結還有個好玩的東西,我覺得得要說一下。

  通常我們能在作品中看到一些「暗示」,比如床上躺著一位病人,下一個鏡頭是花朵凋零,這是說病人走了;再比如兩人談話天空中突然開始下雨,那麼就是說某人流淚了。本作中這一小段有類似但又不太相同的一幕。

  在和紗意識到自己喜歡阿泉的時候有一幕河水流淌,這是說和紗想通了嗎,是說明激起了心中的漣漪嗎?也許是,但八成不至於此,新菜說到「她領悟了‘water’」,這個「Water」可能是海倫·凱勒——寫《假如給我三天光亮》的那個盲人作家——所著的《再塑生命的人》中的一段,老師在她手上滴了些水再寫下「water」,海倫在文中寫道「水喚醒了我的靈魂並給與我光亮、希望、快樂和自由」。

  呃……這太隱晦了,對於我這樣一個隻對美少女和葷段子感興趣的人來說,這真的是太隱晦了。好了,就這樣,我們下次再見~

>女主目睹男主自發電後尷尬又糾結,殊不知自己已經愛到不可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