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萊塢的多元化創新不能停留在舞台上。

又到了頒獎季,影視界一片歡騰。碩果累累的創作者得到了閃亮小雕像和評論家的稱讚,包括演員、導演、作家、制片人、攝影師、音樂家、編劇、時裝設計師、動畫師等。最重要的是,得到了文藝界和專業人士的認可。

近年來,人們越來越關注頒獎季女性和少數族裔的缺失。去年,組織金球獎評選的好萊塢外國記者協會被批評缺乏多樣性,金球獎的頒獎一度暫停。

好萊塢的多元化創新不能停留在舞台上。

2023年1月15日在洛杉磯舉行的第28屆評論家選擇獎頒獎禮上,楊紫瓊是奧斯卡最佳女主角提名者中唯一的非白人演員。2023年1月15日,楊紫瓊是第28屆「評論家選擇獎」最佳女演員提名中唯一的非白人演員。

雖然引起了行業內外的廣泛關注,但現實依然嚴峻。楊紫瓊是奧斯卡最佳女演員提名中唯一的非白人女演員。在《達荷美》中扮演「女國王」的維奧拉·戴維斯和扮演「蒂爾」的丹妮爾·戴德勒被冷落,這兩位黑人女演員被寄予了獲獎的希望。最佳男主角提名人都是白人男性,最佳導演獎提名人中沒有女性也沒有黑人。這使得奧斯卡獎備受爭議。

事實上,這種非多樣化的情況還在惡化。盡管大量媒體已經認為有必要增加影視作品中的性別和種族多樣性,但數字顯示,銀幕外的多樣性問題仍然不容樂觀。

南加州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最近的一項研究調查了2022年前100名電影導演的性別、種族和民族,發現只有9%是女性,低於2021年的12.7%。只有20.7%的董事是黑人、亞裔、西班牙裔、拉丁裔或其他種族,低於2021年的27.3%。

當然,近年來,許多著名的電視電影都開始使用非白人角色。奧斯卡獎得主美國電影藝術與科學學院(academy of Motion Picture Arts and Sciences)在2020年設定了多元化和包容性的標準。根據這些規定,從2024-2025電影季開始,為了獲得奧斯卡最佳電影獎,來自不同種族或少數族裔的創作者必須在電影中扮演重要角色。

事實上,幾年前,一部像《所有地方的一切》這樣的電影是不可能被搬上銀幕的。楊紫瓊在這部電影中表現了她職業生涯中最出色的一次,她扮演了一位華裔美國移民,為了拯救世界,她不得不穿越多個平行宇宙。在影片中飾演楊紫瓊女兒的許瑋倫也獲得了奧斯卡提名。總之,看這部電影會是一次難忘的旅程。

在影片中扮演楊紫瓊丈夫的關繼偉多次表示,他已經有近20年沒有出演這部電影了,因為沒有人願意聘請像他這樣長得像亞洲人的演員。要是在幾年前,根據李小龍的故事改編的廣受好評的電視劇《勇士》,可能早就被封了。幽默電視劇《莫》能夠製作並上映是不可思議的,因為它講述了一個巴勒斯坦難民尋求美國國籍的故事。而獲得奧斯卡提名的印度歌曲Naatu Naatu也不太可能在世界範圍內引起轟動。

然而,即使在今天,工作室招募婦女和少數民族大多是為了做到目標,他們沒有得到與白人男性性工作者平等的待遇。約翰·博耶加說,他在《星際大戰》中的表現是迪士尼給觀眾的一個交代,而不是迪士尼種族寬容的結果。熱門電影《瘋狂富裕的亞洲人》的編劇之一阿黛爾·林(Adele Lim)在得知華納兄弟只付給她白人男編劇約100萬美元薪水的十分之一時,拒絕創作續集。

正如一次又一次被證明的那樣,鏡頭前的多樣性來源於幕後的多樣性。女性更有可能雇傭其他女性擔任關鍵職位,有色人種或少數族裔也是如此。當性別和種族的多樣性在幕後減少時,不可能指望女性和少數族裔在鏡頭前的重要性會增加。

西方影視業缺乏幕後多樣性,也體現在他們對非西方發展中國家的視覺刻畫上。

雖然電影和電視中非西方民族及其文化(如阿拉伯人、亞洲人、非洲人和美洲土著人)的東方化吸引了一些注意力,但在電影中描述他們的城市和國家同樣重要。橙色或黃色是拉丁美洲、中東、非洲或南亞的特徵,很容易讓觀眾聯想到暴力、恐懼和不文明的人。

還記得克里斯·海姆斯沃斯主演的網飛電影《拔牙》嗎?這部電影將孟加拉國描繪成一個戰區,孩子們背著AK-47步槍四處奔跑,非孟加拉國演員在骯髒混亂的場景中操著蹩腳的口音。同樣,《絕命毒師》在墨西哥的所有鏡頭都是用這個「死亡濾鏡」拍攝的。

此外,令人震驚的是,即使在一些名著中,對發展中國家的研究也非常缺乏,鏡頭描述的準確性更令人擔憂。2015年,艾美獎獲獎美劇《家園》聘請了幾位藝術家為難民營繪制阿拉伯塗鴉。這些藝術家偷偷在塗鴉上加了一句「國土是種族主義的」,片場的人甚至沒有意識到。這一事件仍然是對好萊塢繼續妖魔化阿拉伯世界的最強烈抗議之一。

好萊塢的多元化創新不能停留在舞台上。

電影《國土安全(Homeland)》中出現的控訴塗鴉電影《國土安全》中的被告塗鴉

目前仍在拍攝的美劇《海豹突擊隊》中,卡拉奇(巴基斯坦港口城市)的建築都配備了戶外逃生梯,印軍的直升機呼號非常不準確,對中東的描述也只是一片沙漠。該劇甚至以真實還原海豹行動為榮。黑亞當對埃及首都開羅的描繪也與現實相去甚遠。

這些例子不在少數。他們表現出由編劇、導演、攝影師等工作人員組成的創作團隊缺乏多樣性,而這些缺失的人可以給他們試圖展現的世界帶來真實性。

在這個完全透明的世界里,好萊塢很難為自己的性別歧視、種族歧視和粉飾娛樂圈全球化找到借口。只有影視行業全面擁抱多元化,真正的改變才會到來。這將不僅僅是一場表演。

推薦閱讀

動物狂想曲:朱諾的隕石祭表白,究竟是愛情還是野心

night119

蘋果放大!好萊塢女星「趙巖男人」不會再發生了。

night119

復仇者聯盟2還有金秀賢!韓國超模冠軍移師好萊塢

night119

韓國電影面對疫情回暖有哪些「自救」經驗?

night119

這些韓團在韓國火的一塌糊塗,中國卻沒幾個人知道

night119

TV動畫「BEASTARS」公開第2季主視覺圖

night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