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美國大選順利,這將是債券市場面臨的最大風險。

所有投資者都擔心美國總統選舉的結果可能會導致一場政治混亂,但對於債券市場來說,最大的風險是選舉將產生一個明確而無可爭議的贏家。

推薦要看:摩根士丹利美國增長基金的持股是什麼?為什麼會暴漲暴跌?

這可能是最被低估的選舉風險之一。有可能在大選後幾周將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推至1%,達到一季度以來從未觸及的水平。雖然這可能不是許多投資權貴的基本假設,但有些人正在為此做準備,以防萬一。

Lee Henderson Group的Nick Maroutsos正在做一些準備工作,包括建立一個「現金庫」,以防大選和年底之間出現任何動蕩。高盛(Goldman Sachs)的策略師表示,民主黨對白宮和參眾兩院的勝利(被稱為「藍方的完全勝利」)「將暗示收益率的最大提升空。」

「我認為大選後長期利率大幅上升的唯一情況是藍方全面獲勝,並為眾議院帶來一個更進步的政黨團體,」DWS固定收益部門負責人Gregory Staples表示,他管理著約8000億美元的資產。「大規模財政刺激政策的授權可能會嚇跑債券衛士,並使收益率曲線變得更陡。我覺得不太可能。但是我們面臨著許多情況,這是其中之一。」

人們認為收益率飆升的風險如此之小,以至於歐洲美元期權的交易員更擔心年底可能出現的資金緊縮,而不是美國大選。通常,對可用於對沖事件風險的策略的需求很少,波動性保持在歷史低點附近。交易員表示,盡管這種交易便宜且潛在回報高,但很少有人對波動性更大的投機性押註感興趣。

盡管如此,喬·拜登(Joe Biden)大獲全勝的想法已經開始流行:民主黨的大獲全勝正在迅速成為一種共識交易,這一選舉結果將導致美國國債收益率曲線出現更陡峭的熊市,長期利率的上升速度將快於短期利率。

Lee Henderson的全球債券主管Maroutsos實際上認為,選舉結果更有可能引發訴訟、選民欺詐指控和整體焦慮,這將導致10年期和3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的短期雙向波動。然而,他也在為結果沒有爭議的非基準情況做準備,以防長期收益率出現更大但有限的上升。

推薦閱讀

基本養老基金投資報告單在這里!去年的收益率是4.88%。

night119

田弘基金髮行國內首只投資越南市場的公募基金。

night119

做平曲線是上策——2022年美國國債展望

night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