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小說:她醉酒後爬牆抱總裁,她:你是我後宮之首!他偷偷給她錄音

小說:她醉酒後爬牆抱總裁,她:你是我後宮之首!他偷偷給她錄音

  男人的下巴放在女孩軟綿綿的發絲上,那雙深邃的鳳眸中帶著無盡愛戀。

  聞言,女孩眼中是毫不掩飾的欣喜,星眸泛著微光:「這可是你說的,你以後就是我的人了。」

  她忽然踮起腳尖,環著男人的脖頸,有些不滿:「顧淮,你怎麼這麼高?」

  「嗯?」他低頭,只聽女孩小聲呢喃「想親你都親不到。」

  顧淮放在她腰間的手猛然收縮,如同一汪清水的眼眸泛起陣陣漣漪,他抬起女孩的下頜,指腹輕輕描繪著她的唇角,俯身輕咬她對我下巴,攸而輾轉她的唇角。

  「唔。」

  安卿看著近在咫尺的臉頰,眼中閃過一絲狡黠,如同一只偷了腥的貓。

  男人的手覆在她的眼簾,略帶懲罰的咬了一下她的唇:「卿兒,別分心。」

  安卿環著他脖頸的雙臂微微用力,主動貼上他的唇間。

  兩人輾轉反側,繾綣如絲。

  書房內寂靜無聲,靜的都能聽見彼此的心跳聲,過了許久,兩人分開。

  顧淮看著她粉嫩的小臉,紅腫的櫻唇,喉嚨不可控制的微動,眼中帶著隱忍的情yu。

  他輕輕托起女孩,讓她坐在書桌上。

  「卿兒,今天和你一起吃飯的男孩是誰?」

  那一幕深深刻在他的心頭,每當想起她的笑顏,他都要嫉妒的發瘋。

  他都要控制不住自己心底的陰暗,想將她藏起來,以後只對他一人笑,就好。

  可他這麼做小丫頭一定會不高興,他又怎麼捨得讓他不高興。

  「嗯?你晚上去梧桐路了?」

  「路過。」似是不滿她的回答,顧淮咬了咬她的下巴,聲音含了幾分警告:「他是誰?」

  「他叫顏青,是我兄弟兼後宮之一。」安卿笑瞇瞇的摸了摸下巴,上面隱隱可見的牙齒印。

  「後宮?」顧淮瞇著眼睛低頭看著懷中的女孩。

  安卿看著他略帶危險的目光,不滿的瞪了他一眼,掐了一把他的腰:「我不喜歡你這麼看我。」

  「哦對,顧淮,我宣布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正房!後宮之首!」

  「呵…」顧淮意味不明的輕笑出聲,指腹描繪著她臉頰的輪廓,聲音充滿了蠱惑:「卿兒,他們有我好看麼?」

  「乖,只有我一個就夠了。」

  安卿本想拒絕,可看到他妖孽的笑顏,不由自主的點了點頭。

  「我的卿兒真乖。」顧淮嘴角噙著寵溺,在她額間落下一吻。

  「顧淮,我困。」安卿環著他的腰,靠在他的胸膛昏昏欲睡。

  顧淮將她攔腰抱起,柔聲說道:「睡吧。」

  醉酒的安卿折騰了這麼久,顯然已經困的睜不開眼睛,嘴里不知呢喃了什麼,不一會就睡著了。

  顧淮抱著她出了書房,穿過一個走廊,回到了臥室。

  黑白調裝潢讓屋內的所有東西都透著冷硬,動作輕柔的將她放在床上,繼而脫掉了她的鞋襪。

  顧淮看著手里粉嫩的小腳丫,輕笑一聲,轉身去了浴室,不多時拿著毛巾出來,輕輕擦拭著她的臉頰。

  「咚咚咚。」

  顧淮皺眉,眼中閃過一絲凌厲,套了件衣服快步向外走去。

  「咔。」

  房門打開,顧淮看著門口的兩個人挑了挑眉。

  錦一向房間里看了看,說道:「顧教授,卿卿她在…」

  「她睡著了。」

  錦一看向顏青,無聲問道:「怎麼辦?」

  顏青對上顧淮的目光,兩人的氣場在一瞬間發生了變化,顏青面無表情的說道:「給顧先生添麻煩了,我們帶她回去。」

  顧淮點了點手表,說道:「凌晨三點半,她剛熟睡,你確定要帶她回家?」

  顏青垂眸,摩挲著手腕,斟酌許久,安家那邊確實沒法交代,如果老大今天夜不歸宿,明天回去怎麼交代…

  於是他還是點了點頭:「顧先生,打擾了。」

  顧淮沒有說話,他知道安家對小丫頭的重視程度,雖然想留下她,可現在還不是時候。

  他轉身走到臥室,抱著安卿走了出來,他淡淡瞥了一眼顏青伸過來的手,直接忽視。

  「走吧。」

  顏青手指一頓,饒是心中惱怒也不想驚醒熟睡的人兒,只能轉身離去。

  出了這宛如城堡的房子,還要走上十幾分鐘左右才到大門,一路上顧淮的手下看著自家主子十分驚愕。

  他們看不到三爺懷中人的模樣,可他們能看到三爺的一身柔意,尤其是低頭看那懷中人,滿目柔情似水。

  他們何曾見過三爺這番模樣,他們心中的三爺是那冷面閻王,無心無情。

  見過他滿身鮮血,一身戾氣似天生與黑暗作伴,今日,又見了他柔情似水與暖陽同行。

  出了大門,顧淮小心翼翼地將她放在後座,調整了下座椅,低聲說道:「把敞篷關上。」

  顏青嫌棄的瞥了他一眼,像是在說:「用你說?」

  「顧教授好體力!今晚打擾了哈。」錦一坐在副駕駛,給顧淮點了個讚,這將近二十分鐘的路程抱著卿卿出來,竟然還是臉不紅氣不喘。

  這體力,可以!十分可以!

  顧淮微微頷首,算是回應了她的誇讚,顏青嗤笑一聲,合上敞篷,毫不留情的開車離去。

  從錦灝莊園回安家的路程不算遠,可若是先將錦一送回去,就要繞一圈,錦一顯然也想到了這件事,便對顏青說道:「不用送我,一會兒在前面的路口停一下,我自己打車回去。」

  顏青雖然情商為零,但這種讓女孩一個人半夜三更自己打車回家的事,他還是做不出來。

  「這麼晚了,你就別回去了,今晚在卿卿家睡吧。」

  聞言,錦一詫異的看向他,問道:「你住卿卿家?」

  顏青這理所當然的模樣,顯然是將卿卿家當成了自己家,也不怪她瞎猜!

  「不常住,回國後住在安家。」顏青回道

  錦一點了點頭,沒在說話,靠在座位上閉上了眼晴,顏青回頭看了眼安卿,又看了眼錦一,稍微加快了速度。

  另一邊,顧淮回到書房,看著手機上的錄音界面,眼底閃著精光。

  小丫頭酒醒了,保不準翻臉不認人,他不得不將她今晚說的話錄下來,當她不認帳時給她提個醒。

  不得不說,顧淮就是一個腹黑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