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幾本鮮為人知的精品完本小說,熟讀春秋的我,還是忍不住看完了

幾本鮮為人知的精品完本小說,熟讀春秋的我,還是忍不住看完了

  幾本鮮為人知的精品完本小說,熟讀春秋的我,還是忍不住看完了

  小老弟說,不點關註的話就畫個圈圈詛咒明天你追的小說就要斷更了。

  1,籃壇教皇。作者:兔來割草。

  簡介:今日輪回,明日傳奇!

  精彩回顧:少了約翰遜、柴爾斯,他無所適從。

  他沒有培養新秀的習慣,反而有毀人不倦的倔脾氣。管理層都看好阿特金斯,夏季聯賽後直接甩出兩年合同,結果范甘迪一場就讓他打5分鐘,還是垃圾時間上場。

  傑克遜、摩爾兩個潛力新人沒機會表現,身體在慢慢生銹。

  更可氣的是,范甘迪賽後接受採訪,把球隊失利的原因歸為球員受傷,板凳深度不夠,這就是有眼不識泰山怪霧霾太大啊。

  以上只是一些表面的問題,最嚴重的是范甘迪的執教理念完全錯誤。他不認為球員是活生生的人,而只是機器,他的眼裡只有戰術沒有球員。球員就只能被動的去適應他安排的戰術,而不是因材施教。

  比如摩爾,明明是個竹竿身材,特長是速度快,爆發力強,能中投。范甘迪看他長了211CM的大個子,就想讓他增肥去抗人。

  幸好加內特沒落到范甘迪手裡,否則說不定得轉型打中鋒,扛不住人就不能上場,等著被范甘迪罵吧。

  總之,跟了這樣的主帥,新人成長基本就沒多大希望了,除非是鮑文、本華萊士這種防守球員,特別合范甘迪胃口。

  拿來就用,從不培養,一旦出錯,馬上摁在板凳,范甘迪是機械主義、功利主義的代表。

  2,港影梟雄。作者:焰火璀璨。

  簡介:「有沒有證據,和我抓不抓你有什麼關係?」
「這裡是我的地盤!」
「我說了算!」
「我吃定你了,耶穌也留不住你,我說的!」
他是港島警隊第三極,他是罪惡的克星,他是梟雄,他是——王耀祖。

  精彩回顧:「是不是,說話!」長髮男子顯得有些不耐煩。

  「你特麼誰啊,說話客氣點。」旁邊一個小弟猛地站起抬手就朝著長髮男子推了過來。

  啪,長髮男子一把刁住他的手腕用力一扭,頓時一聲慘叫響起,周圍人見狀紛紛站了起來朝著長髮男子怒目而視。

  「你們看什麼!」長髮男子抬起頭,目光環視一圈,聲音不大但骨子裡透露出來那種殺氣加上其高大的身材和兇惡的面容,一下便將所有人都震懾住了。

  黃雄站起身來仰頭看著身材高大的兇戾男子,「我就是黃雄,尊駕貴姓大名。」

  兇戾男子一把推開身邊一人坐在卡座之上,這才操著一口東北話施施然說道:「叫我奎狼就行,聽說你這嘎達有大噴子賣,真地假地。」

  「咩噴子?」黃雄楞在當場,半響沒反應過來是什麼。

  「靠,就是槍。」

  黃雄這才反應過來,噴子應該是那邊的方言,隨即眉頭皺來一下,有些摸不清對面這人路數,便小心地問道:「這位奎狼兄弟聽誰說的。」

  「哪這麼多話啊,我給錢,你賣貨,嘁哩咔嚓就完事了,麻利兒地得了!」

  黃雄有些撓頭,眼前兇戾大漢這種人他實在沒接觸過,他以為自己夠粗魯的了,可跟這大漢一比,他就是個貴族!

  這身材,這相貌,這說話口氣,這行事風格,像極了曾經聽人說起的北方那些一言不合拔槍就射的土匪。

  3,霍格沃茨之血脈巫師。作者:純潔小天使。

  簡介:別人穿越霍格沃茨都是魂穿嬰兒,準備充分,而悲催伊凡直接穿越到了分院儀式的會場上。
什麼?我以前還學過黑魔法?家在翻倒巷的一家黑魔法商店裡?母親是邪惡的黑巫師?
正當伊凡擔心著自己日後回家身份暴露,可能將被扒皮抽骨的時候,獲得了融合神奇生物血脈的能力。
鄧布利多家族為何屢得鳳凰相助?胖成球的小矮星彼得為何流淚半夜出逃?
伏地魔長著蛇精臉的幕後真相到底又是什麼?
虛實轉換的獨角獸之影,對視石化的蛇怪之瞳,操控火焰的鳳凰之力….在收集血脈的過程中一個不一樣的魔法界已經展現在了伊凡面前。

  精彩回顧:伊凡當然是很堅決的搖了搖頭,開什麼玩笑,學霸間搶答的事情能叫做搶嗎?反正又沒有違反霍格沃茨的校規。

  估計霍格沃茨的創校四巨頭們在制訂校規的時候,也沒有想到還有人能這麼「熱愛」學習!

  伊凡覺得他們就算是知道了,也肯定會在棺材裡流下欣慰的淚水吧…

  赫敏被伊凡懟的啞口無言,特別是伊凡把自己先前在飛行課上被扣了五分的經歷拿來說事,現在出於愧疚要十倍百倍的補上來,赫敏就更沒法說什麼了。

  伊凡高興之餘,各科的任課教授卻是紛紛頭疼,更為重要的是他們還不知道應該如何處理伊凡是好。

  他們有見過小巫師搗亂的,但上課搶答的還是第一次…再加上伊凡每次回答時正確精準,回答後認錯態度誠懇,導致各科教授甚至都不好意思對伊凡罵上幾句。

  嘗到了甜頭的伊凡,接下來就將作死的魔爪伸向了最後的堡壘魔藥課,打算逐步的摸清著斯內普教授的底線。

  向來偏袒斯萊特林敵視格蘭芬多的斯內普可沒有那麼好說話,在下課的時候便親自給予了伊凡警告,要是下次再讓他看見伊凡不經同意便站起來回答問題,他就把伊凡在別科賺的學院分統統扣光!

  4,超凡大航海。作者:北海牧鯨。

  簡介:漠然的神明高踞雲端冷眼看向人間,無尾的爬蟲躲在冬天和春天的縫隙裡竊竊私語,戴著高帽的八爪魔神在冰冷的海水中奏響長笛。蒸汽機剛剛點燃文明之光,劍術和巫術展開對決,煉金槍炮與風帆戰艦奏響死亡,秘密結社與正神教會追逐躲藏,大時代已經拉開帷幕,大航海!大開拓!地理大發現!有洶湧澎湃的史詩,也有陰邪詭詐的謀劃,文明征服野蠻?不,只有野蠻和更野蠻!
艾文從海濱小城中蘇醒,以沒落貴族後裔的身份崛起,一步步走入旋渦的中心,摘下那頂位於超凡巔峰的奇跡冠冕。

  精彩回顧:沒有用手直接觸碰,而是謹慎地撿了一根樹枝小心翼翼扒拉烏鴉鬼婆身上的隨身物品。

  連標簽都沒有的瓶瓶罐罐他沒有去動,處理好的藥草倒是有一些自己能用到,但艾文不確定用烏鴉鬼婆手裡的材料配藥,到時候自己有沒有勇氣吃下去……

  最後在艾文以為可能不會有什麼收獲的時候,卻在它懷中找到一張貼身收藏的羊皮卷。微微泛黃的羊皮卷被裝在一隻棕紅色的皮套裡,和它身上其他烏七八糟的東西風格迥異。

  沒有時間詳細檢查,直接裝到自己的隨身背包裡。因為他聽到那邊的戰鬥已經結束,他不知道鴉人們對這些古怪戰利品的處置態度如何,艾文可不想跟他們再打一架。

  果然。

  那邊戰鬥結束沒過一會兒,熊熊的火焰就燃燒起來,隨後產生的焦臭味讓艾文一陣皺眉,他可沒有鴉人的「防毒面具」。

  留下一人照看著火堆,薩伯克和另一個鴉人帶著一身糊味走了過來。

  「受傷了?」艾文看到薩伯克左臂上打著一圈繃帶,有些活動不便的樣子。

  「沒問題,小傷,烏鴉鬼婆的精神誤導太厲害,連白銀護符都沒能完全防住。」這些都不算什麼機密,薩伯克也沒有瞞著艾文的意思。

  兩人談話的功夫,跟他過來的另一位鴉人已經在烏鴉鬼婆的屍體上澆上火油,直接點燃。熊熊大火伴隨著焦臭味升起,讓幾個人都不由自主退了幾步。

  「你們鴉人處理魔怪都是這麼簡單粗暴嗎?連戰利品都不收集?」艾文有些疑惑他們的行事作風,還是說他們已經不差錢了。

  「烏鴉鬼婆的前身基本都是天生覺醒的女巫,轉化成烏鴉鬼婆之後也同樣擁有智慧。所有智慧生物死亡後的魔化器官都很難析出,大多數都直接消散了。」無論怎樣雙方也算是並肩作戰過,關係也親近了一些,薩伯克耐心解釋。

  「但身為魔怪,即使死亡之後,它們的屍體和殘存的魔力都是某種污染源,有可能再次誕生其他怪異,放著不管也不行,還是一把火燒了乾淨。」

  其實,還有另一種處理方式他並沒有說。

  5,大時代中的小農民。作者:醛石。

  簡介:一個城裡的三 無小青年 ,無意間回到了八 一年,成了一 位鄉下農民的故事,這位青年帶著鄉親們種果樹,搞鄉村,把一個嶄新 的農村呈現在了眾人的面前。

  精彩回顧:約五六分鐘,夏雁秋扯著表弟出來了,看到桑柏站在門口,突然間的臉一紅,不過很快被她給掩飾過去了。

  就算是再傻的姑娘,也知道眼前的男人對自己動了心思了,這個年代不是因為這,一般小夥誰會巴巴的站在門口等姑娘。

  「你下午上班麼?」桑柏問道。

  夏雁秋道:「嗯,上班啊」。

  「那好,等會我給你送點桃子嘗嘗」桑柏說道。

  「不用,不用!」夏雁秋連忙擺手。

  桑柏沖她擺了一下手,便轉身走掉了。

  到了個沒人的巷子,桑柏把那臺黑白貓熊給抱了出來,依舊是拿以前的床罩子裹著,拎著往餘澤山家的方向去。

  到了家屬院,桑柏直接上樓,站在門口敲了一下門便聽到裡面傳來餘澤山的聲音。

  「來了!」

  拉開門一看是桑柏,把人給迎了進來。

  桑柏進了屋,把電視放到了桌子上,打開了床罩子說道:「檢查一下」。

  餘澤山也不客氣,插上電按下了開關,電機機瞬間便亮了,此刻電視裡播放的是中視臺。

  現在全國也沒有幾個臺,中視臺那收視率可是杠杠的,道理很簡單,不看它你就沒的看了。

  6,太陽王之證。作者:漢朝天子。

  簡介:一個黑暗的時代,血與火的時代。
諸神的遊戲依然在繼續,卻不知他們自己也即將進入棋盤。
蠻荒之地,綠色的邪惡大潮席卷四方。
黑暗之中,不死者們離開墳墓,向生者發動戰爭。
人類帝國的新皇,必須證明他有能力抵抗外敵。
在虛空之中,混沌腐化著一切,只有最強者才能幸免於難。
最後,一場可怕的風暴,翻開世界毀滅的序幕。
但是仍有一絲希望,一個靈魂帶著變革的機遇,來到這裡。
他已經做好了準備。

  精彩回顧:「噗~你居然遇上了那個人。」特蕾莎抿嘴偷笑,好似冰山雪蓮綻放:「你到底獨自去天穹堡做什麼?」

  「既是歷練,也是送東西,迪特琳德女士拜托我找尋的鷹身女妖之心我弄到了,於是送去給她。」萊恩抬起自己的右手:「然後加錢換來了這枚空間戒指。」

  「哇,真羨慕~」半精靈看著萊恩右手食指上的戒指,臉上全是羨慕:「在森林裡,能擁有空間戒指的只有林地領主和咒詠士——也就是巫師們才能擁有。」

  木精靈的魔法物品生產能力不似它們的同胞高等精靈們,人類也不是適合使用魔法的種族,魔法物品的產量都比較少,這主要是因為,一件魔法物品的產生,就意味著制作者魔力的損失,這種損失是相當大的,需要較長時間的修煉和休養才能恢復,所以魔法物品非常地珍貴。

  「鷹身女妖的心臟可珍貴得不行啊!我說萊恩先生你是怎麼弄到的?」羅斯特也聽著幾個人之間的對話,感覺幾個人的心情不錯之後,他也趁機加入了話題。

  「很簡單啊,兩個步驟,第一步把手伸進鷹身女妖的胸膛,第二步把它的心臟掏出來就行了。」萊恩笑道。

  「哈哈哈哈哈~」

  「哈哈~確實簡單。」

  「萊恩先生說的有道理,掏出來就是了,大家說對吧?」

  「是啊是啊!」

  王國騎士的話引起了車隊眾人的哄堂大笑。

  「下次你來天穹堡記得通知我,我會為你安排房間的,到時候我帶你看天穹堡最美的雲海。」女方士眺望著眼前的雲海,朝著萊恩溫聲說道。

  7,跑出我人生。作者:喪屍舞。

  簡介:重回少年時代的蘇祖,得到了一個系統,走上了曾經夢想追逐的體育競技之路。

  精彩回顧:「送錢啦,楊翰林,你有點吊耶,跑進了11秒1了。」隻聽兩人繼續著。

  「一般般啦,我們教練上次去日本進修了一段時間,你也造在亞洲現在是日本國短跑最強嘛,學幾招對付他們足夠啦。吳建明,我跟你講,這裡條件太差了,吃的還是食堂,安排住的也是宿舍,酒店都沒有。這算什麼比賽嘛,太窮啦。」

  「喂,聲點啦,我們現在就在對岸,你這樣不怕被抓起來,到時候你可就回不了寶島了。」

  「怕什麼嘍,是他們邀請我們來參加比賽的,包吃包住,還要送錢花,對岸的人真是白癡。」

  對於這個島上一部人的腦殘程度,蘇祖已經無話可說。畢竟,人家不止是普通人之間這麼講,而是在電視上也光亮正大的播出各種匪夷所思的言論。

  現在國內經濟還處於剛起飛的階段,有些奇葩言論傳播不廣,到了後世絡上各種被曝光出來的腦殘言論,聽著都讓人傻眼。後世那句經典的「吃不起茶葉蛋」的梗風靡絡的時候,更是讓人簡直哭笑不得。

  「你倆什麼呢?」

  就在蘇祖停住腳步看著兩人時,旁邊突然一個甕聲甕氣地聲音響起,一個帶著北方口音的高大少年,突然從過道一邊走了出來。

  兩名寶島的選手也沒想到突然有人跳出來,站出來的這名高大少年也不知是哪個項目,人高馬大的,肌肉塊鼓起,比起兩人高出了不止一頭。

  兩名寶島選手先是愣了一下神,十多歲的少年人也不肯示弱,叫了起來。

  「怎麼樣,關你什麼事?」那名叫楊翰林的寶島選手昂著下巴,大聲喊道。

  8,幻想世界大穿越。作者:辰一十一。

  簡介:當幻想成為現實,天朝少年能否踏上成神之路?
擁有穿越異能的陳昂,穿越在幻想世界裡。
在《永無止境》的世界裡,獲得超人的智慧,
在《露西》的世界裡,窺視成神的奧秘,
從《笑傲江湖》開始,修行內功,進化自己,
由《狂蟒之災》中,拿到長生的鑰匙,
超人血清,絕境藥劑,X因子,蜘蛛基因,蜥蜴藥劑
嗑藥成神的道路漫長而曲折,
窺視上帝的禁區危險而艱難,
我一路不悔!

  精彩回顧:「左某倒是因禍得福,武功大進了!」

  看著樹上的霜痕,左冷禪自嘲的苦笑道。

  陸柏口鼻歪斜,一副中風癱瘓的模樣,口角處垂下一縷銀絲,他一步一踉蹌,艱難的朝左冷禪挪移過去。左冷禪看到他眼神中極盛的神光,知道現在他看上去弱不禁風,但一出手,必然是石破天驚,比以前可怕了何止十倍。

  丁勉也是渾身打著冷顫,顫抖著向左冷禪走來,但他有時一個顫抖,雙手抽風似的亂彈,就連左冷禪也看不見他出手的影子。

  「溫病、熱病、濕病、燥病,傷暑、傷風、寒病、雜病!」陳昂看著八人一副病入膏盲的樣子,拊掌笑道:「今日,嵩山十三太保,已然成為歷史,留下的就只有這八病真君!」

  左冷禪臉上已經苦的能掉出渣子了,他來到陳昂的身前,諾諾低頭應道:「寒病真君見過主上,不知應該如何稱呼主上名諱?」

  「隨便你!」陳昂也未必把他的話當真,左冷禪這等陰狠之人,說好聽點是能屈能伸,忍常人所不能忍,說難聽一點,就是一條潛伏在暗中的毒蛇。

  陳昂從來就沒有起過收服他效力的心思,這和他性格追求不符,所以,八病真君對他來說,也只是一個醫武之道上的試驗品罷了!

  左冷禪不知道陳昂心裡所想,連忙拉著嵩山派的其他人,俯首向陳昂跪拜。陳昂見他來這一套,心裡膩味至極,大袖一揮,便消失在空氣中。

  等到八人猛地抬起頭,才看見自己身前空空如也。陳昂就像自始至終從未出現過一樣,消失的無影無終,只有遠方古樹上系著的駿馬的行李,才提醒眾人,這裡曾經出現過一個多麼可怕的人物。

  「師…師兄!」丁勉上來一抱拳,渾身顫抖道:「我…我…我們,該…怎麼辦?」他身後的六人也一臉迷茫的看著左冷禪。

  「陳先生已經走了。」左冷禪抬了抬眼皮,更加深沉道:「以後尊稱先生為瘟道人,我們是他手下的八病真君,大家可要記得自己的本分!」

  

  那麼本次推薦就到此為止啦,最後「天不生我小老弟,萬古找書長如夜」。

  還有別忘記三連喲,點讚,分享,關註。謝謝。

  

(此處已添加小程序,請到今日頭條客戶端查看)

>幾本鮮為人知的精品完本小說,熟讀春秋的我,還是忍不住看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