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個都不喜歡!韓國突然加大對中國的歧視性措施,西方行動更加惡毒。

我一個都不喜歡!韓國突然加大對中國的歧視性措施,西方行動更加惡毒。

1月10日,韓國政府要求從當天起,所有來自香港和澳門的航班統一降落在仁川國際機場。之前,韓國方面已經要求從中國內地來的航班在仁川國際機場降落。1月10日,韓國政府要求從當天起所有來自香港和澳門的航班在仁川國際機場降落。此前,韓方曾要求中國大陸的航班在仁川國際機場降落。

是的,韓國對進入中國的「特殊政策」進一步擴大。說白了,這是一種歧視性措施。

同一天,中國駐韓國大使館也發布消息:中國使領館暫停發放韓國公民來華短期簽證。而且新聞最後還有一句話——上述措施將根據韓國取消對華歧視性入境限制而調整。

顯然,中國採取這一措施是對韓國的「對等反制」。

這使得中韓之間的移民措施問題突然成為外界關注的焦點。

正如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王文斌所說:中國發布應對新冠肺炎感染B類B管總體方案和《中外人員往來暫行辦法》後,許多國家表示歡迎,但也有少數國家宣布對中國遊客採取入境限制措施。

從這幾個國家的操作來看,他們還是在搞「防疫雙標,治療政治化,新冠肺炎武器化」的套路。

一個

韓國駐港領事館10日發布的消息非常出人意料。

韓國政府要求從當天起至下個月底,所有來自香港和澳門的航班都必須在仁川國際機場降落。如此一來,香港快運航空空等原本計劃在春節假期內執飛香港至釜山、香港至濟州直航的航空公司,勢必損失慘重。

韓國政府自1月2日起將上述規定適用於來自中國大陸的航班。7日,從港澳入境韓國的人員需提交出發前48小時內核酸(PCR)檢測陰性證明或出發前24小時內醫院出具的抗原檢測陰性證明。

可見,韓國對中國的「歧視性措施」正在一點點增加。

因此,10日同一天,中國駐韓國大使館發布了關於暫停發放韓國公民來華短期簽證的通知。通知要求,從即日起,中國駐韓國使領館暫停簽發韓國公民來華商務、旅遊、醫療、過境和一般私人事務短期簽證。

我一個都不喜歡!韓國突然加大對中國的歧視性措施,西方行動更加惡毒。

通知還專門提到,上述措施什麼時候做出調整,要看韓國對華歧視性入境限制措施什麼時候取消。通知還特別提到,上述措施何時調整,取決於韓國對中國的歧視性入境限制何時解除。

向韓國發出的信息非常明確。

同一天,韓國政府對中國停止韓國公民訪問中國的短期簽證表示遺憾。韓國外交部官員表示,中方在採取對等措施前向韓方進行了說明,韓方已通過外交管道向中方傳達了立場。

這一細節表明,中方採取這一措施事先與韓方進行了溝通,給了韓方調整相應措施的機會。

韓國外交部發言人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韓國政府加強從中國入境和防疫的措施有「科學和客觀依據」。這意味著它沒有針對性或歧視性。

我一個都不喜歡!韓國突然加大對中國的歧視性措施,西方行動更加惡毒。

但事實真的如此嗎?但事實真的是這樣嗎?

據中國國內媒體報導,中國遊客一下飛機就被預訂一空,韓國對中國的歧視性入境限制令中國民眾十分憤怒。

有網友在公眾平台po文描述了整個經歷:到了韓國機場後,一下飛機就發了一個黃色的牌子,必須掛在脖子上。然後韓國軍方人員帶路讓你拿行李,做核酸,然後在限定區域內關閉。

有網友po文稱,中國人入境韓國需要自費做核酸檢測,費用為8萬韓元,折合人民幣434元。中國人被安排進入隔離設施,沒有床、桌子、凳子,只能坐在地上睡覺。一天住宿費15萬韓元,餐費1.5萬韓元,一天需要支付人民幣900元。隔離7天大概需要6300人民幣。

這不是歧視。這是什麼?

而且,根據朝鮮中央防疫對策本部10日發布的消息,在此前的日落後,來自中國的入境旅客新冠肺炎陽性率為5.5%。這個比例並不高。韓國的科學性是什麼?

事實上,就在中國對南採取對等措施的前一天,即1月9日,中國外交部部長秦剛與韓國外長樸春鎮通電話,對韓方限制中國遊客入境表示關切,希望韓方保持客觀、科學的態度。

這體現了我們對具體問題的態度,不想影響中韓關係的正常發展。

2

他們是亞洲國家和中國的近鄰,泰國對中國遊客的態度完全相反。

1月9日,多家泰國媒體報導稱,在可以自由出境後,中國遊客蜂擁至可以獲得落地簽證的泰國。讓他們沒想到的是,泰國副總理和兩名內閣成員親自來到機場迎接他們。

我一個都不喜歡!韓國突然加大對中國的歧視性措施,西方行動更加惡毒。

當天,泰國迎來中國放開疫情防控措施後的第一批遊客,伴隨著鮮花和禮物,3名泰國內閣部長跟隨副總理親自前往接機,此舉顯示泰國對中國遊客的重視。在當天前往泰國的外國遊客中,中國人大概占到三分之一。當日,泰國迎來中國發布疫情防控措施後的首批遊客。泰國三位內閣部長在鮮花和禮物的陪同下,跟隨副總理親自迎接,可見泰國對中國遊客的高度重視。當天去泰國的外國遊客中,約三分之一來自中國。

在機場的候機大廳,中國遊客會收到花籃和禮品袋。懸掛的歡迎橫幅上寫著:「中泰一家親」「優雅的泰國永遠歡迎我們中國一家親」。

一名來自中國的遊客告訴美聯社,「我感覺非常好,感受到了泰國人民的熱情好客」。

同一天,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王文斌表示,許多國家表示歡迎,但少數國家宣布將對中國遊客採取入境限制措施。對此,中方本著最大誠意和實事求是的態度與有關國家進行了充分溝通,詳細介紹了中方優化調整防疫措施的科學性和合理性,以及目前國內疫情情況。然而,令人遺憾的是,少數國家不顧科學和事實,仍然堅持對中國採取歧視性的入境限制措施。

事實上,自新關疫情爆發以來,西方一些政客和媒體就一直在思考如何將疫情武器化,攻擊中國的防疫政策,進而走入「定題」的「顏色革命」。

三年多來,一些西方媒體對中國的抗疫措施指指點點,卻對西方自身的崩潰視而不見,不以為恥,反以為榮。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彭博把因疫情死亡100萬人的美國排在全球抗疫運動的首位。

2021年底,奧米克隆突變株成為全球新冠肺炎感染的主要毒株。雖然看起來溫和了很多,但其傳染性確實比早期的病毒高很多,對各國的防疫措施造成了很大的壓力。一些選擇嚴格防疫的國家也開始鋪設扁平化的防疫政策,增加了包括中國在內的國際社會的整體防疫壓力。

此時,一些憋了很久的西方媒體,在對中國防疫的說辭落空後,開始轉變思路,選擇了輿論攻勢的新突破口——「逼中國平躺」。

我一個都不喜歡!韓國突然加大對中國的歧視性措施,西方行動更加惡毒。

很多人或許還記得,2022年的春節前,BBC的駐華記者麥迪文就跑了一趟北京的冰場,一邊滑冰一邊抹黑中國當時採取的嚴格有效的防疫措施,並且對中國未來的防疫形勢做了一個非常惡意的詛咒。很多人可能還記得,2022年春節前,BBC記者麥迪文去北京的溜冰場,一邊滑冰,一邊抹黑中國當時採取的嚴格有效的防疫措施,對中國未來的防疫形勢進行了非常惡毒的詛咒。

這些西方媒體更無恥、更不專業的表現,是赤裸裸的「雙重標準」在「新國十條」出台和中國防疫措施調整之前,他們就是「病毒已經很弱了,你看美國經濟正在起飛」。當我們優化調整防疫措施時,它們看起來就像「中國疫情失控,全世界遭殃」。

以《經濟學人》為例。今年6月16日,《經濟學人》寫了一篇題為《在摧毀新冠肺炎的過程中,中國踐踏了信心》的文章,暗指消滅新冠肺炎無異於摧毀市場信心,意思是「上一層樓就讓信心離不開病毒」。

本文與其他外媒類似,將「動態清零」措施簡單粗暴地翻譯為「零COVID政策」,將中國的防控措施稱為長達數月的「封城」措施。事實上,中國不同地區的防控狀態和情況是不同的,很像外國媒體及其在中國的同夥準備篡改集體記憶,以進一步抹黑中國的防疫。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此前一直逼迫中國平躺的《經濟學人》雜誌,在中國防疫措施優化調整後,也換了一種風格,稱為「中國放鬆防疫措施將帶來巨大風險,摧毀世界經濟」。

根據同樣的論點,《日本經濟新聞》稱,「放棄零清算使中國經濟陷入無序狀態」。

在我們優化調整防疫措施前後,美國《福布斯》雜誌網站也有類似的「表現」。他們在7月29日的文章中不斷抹黑中國的「動態歸零」措施,並暗示只有「動態歸零」才是造成經濟損害的原因。

那麼,我國的防疫措施根據時代和形勢進行調整之後呢?嗯,是的,我們看到了上述外媒的唱衰抹黑,最後上升到「定身問題」。

西方媒體的雙重標準一直是這樣的。更形象地說,一些外媒記者的表現更形象地體現了這種雙重標準。

據一位在國內與法新社記者在同一棟寫字樓工作的朋友介紹,早在Delta成為主流病毒株的時候,就有一名白人法新社記者在電梯狹窄封閉的環境下,大搖大擺地出入寫字樓,沒有戴口罩。

不僅如此,在最新一輪防疫措施調整之前,一些參加新聞發布會的外媒記者不戴口罩,在會前會後聚成一堆「聊天」。但防疫措施調整後,這些喜歡在提問中刻意淡化奧米克隆品種危害、經常挑釁提問的外媒記者,以及此前要求中國「糾正」戴上N95口罩的,會後現場的「小會」也明顯減少。

這些外媒記者用自己的行為向大家表明,在「雙重標準」方面,他們一直是專業的。

同樣,去年11月,美國國務卿布林肯也要求中國放鬆防疫。那段時間,美國駐華大使館經常通過一些外國媒體抱怨中國嚴格的防疫措施「虐待」了他們。但在防疫措施優化調整後,美國駐華大使館以病例激增影響運營為由,宣布暫停簽證服務,限制中國人赴美。

面對中國,西方反華陣營以「防止中國疫情擴散」為政治目的。但事實上,全球疫情防控形勢並不以防控最好的國家的表現為轉移。

目前,新冠肺炎的原始毒株和變異體,包括奧米克隆的相關亞型,在美國是最完整的。XBB1.5最新毒株已經在美國形成了非常大的傳播規模,未來是否會引起新一波的全球疫情,很可能取決於美國的表現。

我一個都不喜歡!韓國突然加大對中國的歧視性措施,西方行動更加惡毒。

一位美國問題專家告訴「補壹刀」,西方一些國家的政客和媒體,正在不遺餘力地利用各種手段,在輿論上攻擊我們。前幾天,甚至有美國反華媒體,利用所謂衛星圖像,企圖說明眼下中國國內的火葬場和殯儀館有異常,又把矛頭對準中國疫情防控甚至是中國的政治體制,可以說他們在過去將衛星對準中國各個軍事基地,以圖證明「中國軍事威脅論」後,又找到了衛星圖像的新用途。一位美國專家告訴我們,一些西方國家的政客和媒體正在不遺餘力地通過各種手段在輿論上攻擊我們。日前,就連美國的反華媒體也用所謂的衛星圖片來說明目前中國的火葬場和殯儀館存在異常,並把矛頭對準了中國的疫情防控乃至中國的政治制度。可以說,他們當年把衛星瞄準了中國各個軍事基地,企圖證明「中國軍事威脅論」,為衛星圖像找到了新的用途。

這位專家說,這些西方國家的政治家和媒體有自己的套路。

第一,選擇性報導事實。聚焦、放大甚至扭曲所有負面的細節。在他們眼里,中國的疫情防控從來沒有做對過。放手是不對的,不放手也是不對的。這反映出他們從未把自己視為社會發展的建設性力量。

他們自己國家也是這樣,到了中國就更糟糕了。西方那些對中國有偏見的人和媒體把中國視為威脅。他們認為,如果中國成功了,他們的生存就會受到威脅;如果中國做得不好,他們將不得不告訴我們該怎麼做。在這個過程中,首先犧牲的是真理。

更諷刺的是,在他們所有的宣傳和傳播技巧中,總是強調「真相是新聞的第一生命」。

第二,突出他們的虛偽。在涉華問題上,這些時刻不忘抹黑中國的西方政客和媒體,他們的虛偽表現在居高臨下的西方中心救世主和傲慢心態。記得2020年初的時候,一些西方媒體在報導中已經反映了一個想法,就是希望新冠肺炎像蘇聯的切爾諾貝利一樣,能夠穿透我們的系統。

西方有些人不僅想當老師,還想當救世主。他們時刻不忘展示西方的優越感。現在的情況是,中國作為一個發展中國家,雖然硬件條件遠非絕對優勢,但防疫抗疫成績比自己國家好很多。為了不突出他們的無能,他們不得不說我們的「好」是「壞」。

第三,再次證明中國在西方的一舉一動都被無限放大解讀。

西方一些人每次發現中國的某個問題,幾乎都讓一些媒體陷入「集體狂歡」,似乎以此來緩解他們對中國的無力感和焦慮感。

對待這樣的政客和媒體,我們要做的就是無視他們,做好自己的事情。

推薦閱讀

為什麼韓國到處都是邪教?

night119

人口之死:「不幸福的韓國人」不想生孩子?16年的努力沒有得到救贖。

night119

致命聚會:韓國首爾踩踏事故安全預警缺失與危機加劇的政局

night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