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我的相親故事

我的相親故事

  還記得前幾年要過春節的時候,老媽子在電話那頭嚷開了:「今年一定要回家過春節,家裡已幫你相了一門親,現在萬事俱備,就隻欠你這個東風了。」聽到這個消息,我真是不勝悲哀,都什麼年代了,還玩相親這個把戲,我還不知道是高是矮是眼睛大還是嘴巴大就已經相好了,真是荒唐至極。

  我歷來主張婚姻大事應該由自己經營,如果要父母一手去操辦的話,似乎有種失去自我的感覺,總認為只有靠自己辛勤努力建築成的婚婚才是真正的婚姻,オ會讓自己懂得去珍借,才會更加的幸福,想不到老爸老媽來了個先斬後奏,今我措手不及,不過話又說回來,這也並不能全怪他們,老爸老媽早就下了通諜,如果我今年還不知道情為何物,他們將會全權處理,我自己也不知道怎麼搞的就是不爭氣。這幾年雖一直身陷女兒國,但不曉得是情緣未到還是自己根本就沒有緣分,到現在還是王老五ー個,我自己倒沒有在意這些,船到橋間自然直,到時候老天爺一定會可憐我的,但父母們卻沉不住氣了,我的大事一天沒辦好,他們就一天睡不好覺,說什麼既然我沒有這個造化,就應該交給他們來辦,接下來的事,就由不得我了,我只好馬上收拾妥當,登上回家的列車,任老爸老媽擺布。

  到家的第二天晚上,老爸老媽就為相親事件忙得團團轉。明天,我即將出馬去看被他們稱為是我女朋友的妹仔,按照風俗,男方必須先去看女方,看了以後男方如果覺得滿意的話,再是女方到男家來叫什麼”看人家」。女方到男家來看人家就不是男家到女方看妹仔那麼簡單了,由妹仔的父親領著全家大小十幾人組成的考察團到男家考察包括當天夥食的豐盛程度和男家家地步處情況及人員等各方面的問題,如果那天女方全體人員酒醉飯飽後起身告辭時,很爽快的收下了男家發給他們的紅包,事情就應該算定下來了,倘若在以後的交往過程中,不發生特殊意外的話,不久的將來將會誕生一新的家庭。

  那晚我胡亂假設熬到天亮,吃過早飯後,我騎著那輛聲音和拖拉機差不多的摩托車載著二叔上路了。二叔是媒人,我的親事是他一手撮合的。一路上在二叔重復著昨晚老爸老媽的話題還不到一半時,我們便到妹仔家了,雖然我對這件事一直抱著一種無所謂的態度;還是難免有些緊張,整顆心七上八下的跳個不停。

  進屋後,主人馬上請我和二叔入座,桌子上早已擺好了糖果。男主人看上去很平凡,總是一味憨厚地說笑著,問我做的是什麼工作薪水怎麼樣,說什麼你們年輕人就是應該到外面闖一闖見見世面,我一一恭維的答應著。倒是女主人還有半老徐娘的風韻,笑起來的樣子比我那老媽子強多了。我小心翼翼地吃著瓜子心裡想,明明叫我來看妹仔幹嘛不見人呢。正想著就聽見女主人喊閨女泡茶來,二叔的腳輕輕的踢了我一下,我想大概叫我注意看了。這時從裡間走出一個很清秀的女孩,我估計應該就是她了。看上去除了清秀以外最大的特點就是苗條,不光是身材苗條連臉蛋也出奇的苗條,沒有積累一點脂肪的面略帶幾分蒼白,大小合適的眼睛加上不夠血色的薄嘴唇,給人一種憔悴的感覺,中等偏高的身材。妹仔走過來幫我們倒茶,我欣慰發現她端茶給我的時候手微微的抖動,這種含羞和純真倒是一般女孩子很難有的。見慣了外面物是人非的世界,這一點確實令我感動。

  喝完茶吃過糖果後,二叔他們有意安排我們單獨相處,在她的房裡,我們兩個談了許多。得知她有一個好聽的名字叫瑤,從交談中,我發現瑤除了滿臉的憔悴和刀削的身材外,其實還有許多可愛之處。她的樸實,她的矜持,都是可貴的。

  那天,大概是我的表現與老爸老媽的話題內容沒有很大的差異,從瑤父母的眼裡看出,他們對我的印象不錯,我想這次應該是馬到成功了,回到家後,媽和二叔問我感覺怎麼樣,我像捏死了的蚊子一樣沒說好也沒說不好,我不好意思說出瑤筆直的身材,在農村如果把這些方面看得過之重要的話,似乎是一種大逆不道的事情。老媽看到我猶豫不決要死不活的樣子,嘴巴像長江發源地滔滔江水滾滾而來,說什麼憑我這付牛糞德性找到這樣的女朋友是前輩子修來的福氣是家裡祖宗菩薩顯靈了,說什麼只要人家說同意就不許我說不同意。看到她為我這個牛糞兒子用心良苦的樣子,我感到好氣又好笑。

  相親的事情雖然我沒有明確表態,但還是定了下來,接著就是春節送禮,我反正都是按指示行事,倒沒有覺得不安之處,轉眼間春節假期已過我必須回廠,經兩家父母商議,說是培養什麼感情,硬要我把瑤一起帶出來打工,在老媽子長江可能再次決堤的顧慮下,我只好同意把瑤帶出來。

  在南方多雨的季節裡,我和瑤朝夕相處,漸漸地我對瑤產生一種莫名的躁動,我想這應該就是愛情了,在我愛情的滋潤下。瑤瘦弱的身體也越來越豐滿了。我曾經總認為愛情這東西可遇不可求,不相信相親也會獲得愛情。看來我這個想法還是錯了。現在有些人談戀愛卿卿我,愛得天昏地暗死去活來,到頭來各奔東西還是沒有走到一起,想不到我卻在相親中找到了真愛,我和瑤雖然不是所說的轟轟烈烈,但兩個人懂得相互尊重情真意切。或許,平談就是最好的。

>我的相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