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元疲軟,「日本病」…日本媒體年初曾做出驚人預測:日本GDP今年可能被德國超越,跌至世界第四。

每經記者:蔡丁每經編輯:蘭

據日本《產經新聞》23日報導,由於近期日元貶值,日本以美元計價的GDP增長萎縮,被稱為「日本病」的低增長影響了經濟。日本GDP可能在今年(2023年)被德國超越,跌至第四位。

目前,日本的名義GDP僅次於美國和中國,位居世界第三。專家還警告說,如果日本不採取提高勞力生產率和國際競爭力的政策,最遲將在五年內被德國超過。

在這一驚人預測發布之前,日本內閣府最近公布的數據顯示,在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的38個成員國中,日本的人均GDP下降了一位,排在第20位。

日元持續貶值是日本GDP按美元計算持續縮水的主要原因之一。但根據市場數據,日元兌美元可能已經在去年10月見底。分析人士在發給《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的評論郵件中指出,日元可能長期被低估,今年日元兌美元可能穩步走強。

日本的名義GDP最早可能在今年被德國超越。

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經濟預測數據,到2023年日本名義GDP將為4.3006萬億美元,而德國為4.311萬億美元。

國家商報記者注意到,1968年,得益於經濟的高速增長,日本名義GDP超過西德,躍居世界第二,僅次於美國。到2010年,日本被正在崛起的中國超越,並跌至世界第三,同時失去了保持了近40年的亞洲第一的位置。

IMF還預測,即使日本在2023年至2027年能夠勉強避免被超越,日本與德國的GPD差距也將在2023年收窄至6.7%左右。

日元疲軟,「日本病」…日本媒體年初曾做出驚人預測:日本GDP今年可能被德國超越,跌至世界第四。

《產經新聞》報導截圖產經新聞的報導截圖

根據第一生命經濟研究所首席經濟學家熊野秀夫的計算,如果今年日元對美元匯率貶值到1美元兌137.06日元,那麼日本將被德國超過。

熊野秀夫(Hideo Kumano)指出,影響日本和德國名義GDP的主要因素是日元持續貶值和日本與德國的通脹差異。

首先,盡管2013年日本央行實施的超寬鬆貨幣政策導致的日元貶值提振了日本出口商的業績,但以美元計算,日本經濟出現了萎縮。

另一方面,德國的通脹趨勢也異常強勁。然而在日本,低收入、低物價、低利率、低增長的「四低」經濟奇跡卻持續了很多年。

數據顯示,2022年德國年均通脹率為8.7%,而根據Statista的數據,同年日本的平均通脹率為1.9%。另外,從小時勞力生產率來看,德國比日本高60%。

熊野秀夫說:「如果我們沒有危機感,那就真的糟糕了。為了避免被德國超越,我們需要將政策資源集中在提高增長戰略的生產率上。」

法國已經超過了名義人均GDP。

《產經新聞》的擔心並不是空風來自山洞。

日本人均收入增長乏力,個人消費低迷拖累整體經濟增長。國家商報記者注意到,日本內閣府最近發布的國民經濟計算年度預測顯示,2021年,已成為富裕程度一般標準的日本名義人均GDP為39803美元,在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38個成員國中排名第20位,被法國超越。

這是日本自2018年以來時隔3年再次跌至第20位。2020年,日本以39984美元排名第19。法國排在第20位,這次逆轉了。

日元疲軟,「日本病」…日本媒體年初曾做出驚人預測:日本GDP今年可能被德國超越,跌至世界第四。

《日本時報》報導截圖《日本時報》報導截圖

上周三(1月18日),日本央行還下調了截至3月31日的財年GDP增長預期,將2022年10月的預期從2%小幅下調至1.9%,將通脹預期從2.9%上調至3%。與此同時,日本央行將下一財年GDP增長預期從1.9%下調至1.7%,並將下一財年通脹預期從1.6%上調至1.8%。

此外,作為國家經濟增長的動力,日本雖然人口比德國多近4000萬,但仍面臨著出生率下降的巨大挑戰。上月28日,日本首相岸田文雄警告稱,由於出生率迅速下降,日本正處於失去社會功能的邊緣,並承諾育兒政策將是今年最緊迫的議程。

岸田文雄發出警告之前,日本政府本月早些時候發布了一項可能,日本的出生人口可能在2022年首次降至80萬以下。岸田文雄表示,旨在促進兒童養育的政策是「對未來最有效的投資」,並誓言要「創造以兒童為導向的經濟和社會」,以扭轉阻礙日本長期生產力增長的出生率下降趨勢。

日元疲軟周期結束了嗎?分析師看好日元。

國家商報記者注意到,2022年3月,美聯儲開啟了自上世紀80年代以來最激進的加息周期。雖然其他大部分央行紛紛跟進加息,但日本央行卻「一枝獨秀」,堅持超寬鬆貨幣政策,繼續購買日本國債,直接導致美元對日元持續走高(即日元對美元持續貶值),並於2022年10月21日創下151.9999的盤中高點。

日元持續貶值也是上述日本GDP以美元計算持續縮水的主要原因之一。

日元疲軟,「日本病」…日本媒體年初曾做出驚人預測:日本GDP今年可能被德國超越,跌至世界第四。

圖片來源:英為財情圖片來源:英國是金融。

上月20日,堅持寬鬆政策的「獨行俠」日本央行終於妥協,當天宣布將收益率目標從0.25%上調至0.5%左右,但同時將2023年1月至3月的日本國債購買規模提高至每月9萬億日元。這一類似「加息」的政策當天引發日元大幅上漲,日本股市暴跌。有分析認為,日本央行20日的政策轉變意味著其政策重心轉向保護日元。

但在1月18日的議息會議上,日本央行「按兵不動」,不僅維持超寬鬆政策不變,還維持基準國債收益率目標區間不變。當天日元暴跌,美元/日元升至2%以上,10年期日本國債收益率一度破0.5%。然而,市場並沒有「死亡」。分析師堅信日本央行的轉變即將到來,他們也看好日元。

摩根大通駐東京外匯策略師Benjamin Shatil表示,市場認為日本央行最終將不得不屈服於壓力,因此很難將日元下跌解讀為一個轉折點:「在某些方面,日本央行決定不做任何改變,既不改變政策,也不改變前瞻性指引,這將使日本央行與市場展開曠日持久的鬥爭。」

三菱UFJ金融集團全球市場研究主管德里克·哈爾彭尼(Derek Halpenny)在給《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的電子郵件中表示,日本央行的政策變化意義重大。隨著日本央行開始走上貨幣政策正常化的道路,必然會導致市場繼續猜測其進一步的政策調整。

「我們懷疑日本央行的政策調整是迫於日本政府的壓力,即岸田文雄想擺脫安倍經濟學下日本央行設計的政策框架,因為這可能會加強市場的猜測。我們之前提到過接替黑田東彥的第一人選,但現在又多了一個競爭對手——日本央行前副行長山口宏,他曾在前日本央行行長白川方明手下工作。山口宏最近公開主張增加日本央行政策的靈活性。我們預計日本央行收益率曲線控制(YCC)的下一次調整將在新行長上任後進行。這在很大程度上也取決於即將到來的薪水談判,如果我們能看到薪水加速增長的跡象,可能會促使日本央行採取行動。無論如何,盡管美元兌日元下跌了10%以上,但日元仍被低估。我們認為,目前沒有理由逆轉日元走強的趨勢。今年,美元兌日元很可能會穩步走向120的水平。」德里克·哈爾彭尼補充道。

國家商業日報

推薦閱讀

觀察|日本央行上調收益率曲線控制上限,寬鬆貨幣政策是否應該轉向?

night119

網路擴張,日本再次尋求軍事突破。

night119

日本計劃在2030年部署高超音速導彈。

night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