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兩屆世界冠軍逆轉的背後:為什麼非要「派出」選手?

每經記者:蔡丁

北京時間12月2日凌晨,當世界盃E組日本對西班牙的終場哨聲響起,成千上萬的日本球迷再也按捺不住內心的激動。

不被看好的日本在三場小組賽中接連逆轉擊敗兩位前世界冠軍,有史以來首次以小組第一的身份進入16強。

第一場對陣德國,兩個進球的球員都效力於德甲。凌晨為日本隊打進制勝一球的Aoe Tanaga也效力於德甲。可以說,在德國訓練的外籍球員,都是活著「送自己回家」的。

是什麼成就了今天的日本隊?日本足球崛起的背後有什麼故事?12月1日,國家商報(以下簡稱)記者在成都見到了日本足協(JFA)派往中國的教練天野圭介。他認為,日本在過去十年中一直試圖將球員送到歐洲鍛煉,歐洲代表了當今足球的最高水平和頂級體系。「讓日本球員去歐洲踢球,既可以讓日本的教練和球員獲得新鮮的知識,也有助於驗證日本之前發展足球的思路是否正確,以及如何修正方向。」

作為持有日本足協A級教練證書和亞洲足協A級教練證書的職業教練,天野圭介從事足球青訓工作20餘年,曾在日本J聯賽豪門鹿島鹿角的梯隊執教。入選本屆世界盃日本隊名單,目前效力於比利時甲級聯賽的上田吉士,曾在鹿島鹿角球場接受天野惠介的教導。

天野蔻馳圭介接受《每日經濟新聞》採訪。

歐洲有超過450名日本球員,其中一半在德國踢球。

日本在2022年卡達世界盃首場比賽中2-1擊敗「四星」德國隊。要評論這場比賽,日本人說是「借屋簷下,拆正屋」。本屆世界盃,入選日本26人人大的球員中有21人在日本以外的聯賽踢球,創下了亞洲球隊「留在國外」參加世界盃人數的新紀錄,其中多達8人在德國各級聯賽踢球。

更重要的是,首戰日本2:1擊敗德國,多納魯和塔庫馬淺野長晟都有來自德甲的進球。助攻淺野長晟·塔庫馬攻入制勝球的後衛班倉坤也是來自德甲的沙爾克04。日本2-1逆轉西班牙比賽,唐安陸扳平比分。打進制勝一球的Aoe Tanaga目前效力於德甲的杜塞爾多夫。

去年,德國轉會市場網站進行了一項調查。日本球員在歐洲的數量已經達到451人,其中在德國各級聯賽中踢球的日本球員數量最多,甚至高達250人。可以說,德國聯賽已經成為日本足球實力的最大練兵場。

日本兩屆世界冠軍逆轉的背後:為什麼非要「派出」選手?

日本旅歐球員分布 制圖:每經編輯 高涵繪制日本球員在歐洲的分布圖:高涵編輯

NBD:大量日本球員去歐洲後,對日本足球的發展起到了怎樣的促進作用?

天野圭佑:目前有很多日本球員在歐洲踢球。他們接觸到世界最高水平的職業足球,明白什麼是世界頂級水準。

在日本,經歷過青年階段的球員可以融入世界頂級聯賽環境,促使他們了解世界足壇最前沿的變化。通過他們也可以(給日本足球)帶來很多新的東西,這也在日本形成了新的足球文化。

更重要的是,日本球員出國留學也讓參與足球的教練和球員有了更強的自信心,讓日本在世界盃的舞台上打出了日本足球的特色。

雖然日本足球連續多次進入世界盃決賽,但很多人都能看到日本足球在進步。但從比賽進程來看,日本落後後很難反超甚至追平。

但是通過這次世界盃我們可以看到,無論場上是什麼情況,即使是面對德國這樣的強隊,球員們依然能夠堅持日本足球的特點,這是在世界盃舞台上多次挑戰自我、積累經驗的結果,也在一定程度上證明了日本足球多年來的積累。

日本足球為什麼要「走出去」?天野圭介:足球是一項世界性的運動。

日本第一次參加世界盃是在1998年的法國。1998-2018年的六屆世界盃,日本隊三次殺入16強,但16強也是日本隊迄今為止在世界盃上的最好成績。

日本兩屆世界冠軍逆轉的背後:為什麼非要「派出」選手?

制圖:每經編輯 高涵制圖:每經編輯高涵

2010年南非世界盃前,雖然日本在熱身賽中被徹底擊敗,但依靠功利性的「反侵略」戰術,日本在南非擊敗喀麥隆和丹麥,成功進入16強。此後,日本足協戰略性地利用南非世界盃16強賽的機會,向歐洲輸送了大量球員。從這一點來看,2010年以後日本足球的發展與明治維新時期「大量士官被送往德國和英國軍事院校學習」的情況非常相似。

南非世界盃後,日本的頂級球員,如香川真司、本田圭佑、內田篤人、永友裕、長谷部誠、岡崎慎司、吉田麻也等。,已經成為歐洲五大聯賽的主力球員。在前人「輝煌」的留學經歷的鋪墊下,近年來,日本派往歐洲主要聯賽的球員層出不窮。現在,福安肯揚和這支日本球隊一樣,也在英超這樣的世界頂級聯賽中站穩了腳跟。

NBD:為什麼日本足協要以2010年南非世界盃為契機,向歐洲輸送大量球員?

天野圭介:這里的核心是足球畢竟是一項世界性的運動。我們要在世界最高水平的舞台上證明自己,要繼續提升自己,不能輸給這些之前比我們強的對手。最基本的是能夠在更好的環境下和世界頂級球隊一較高下,提高我們的足球實力。所以,要追求這個領域最頂端最核心的部分,這種上進心應該是一切成長的基礎。

隨著越來越多的球員進入歐洲頂級聯賽,一方面通過他們的日常經歷和訓練生活中的感受,可以讓日本的教練和球員獲得新的知識,另一方面也可以驗證我們之前的做法好不好,接下來如何修正方向。

這些球員能在頂級舞台上展示自己的實力,所以對日本的教練和球員來說也是一種自信的鼓勵,證明了我們國內的環境也能培養出好的球員。如果我們繼續朝著這個方向努力,我們一定會取得更好的成績。

這是一個互補的結果。不僅提高了日本J聯賽的競爭力,包括U18(18歲以下,下同)、U16、U15,還有U12以下各年齡段的國內比賽。正是因為這些球員在頂級聯賽留學的經歷,以及他們在國外驗證實力的努力,日本足球才能向更好的方向發展。

我覺得在歐洲踢球的日本球員也覺得他們在日本做的事情不比歐洲差,我們基本和他們水平相當。

我們下一個挑戰的目標是如何超越他們,做得比他們更好。這是發展積累到一定階段後,下一階段的發展目標。

大力改善青少年足球訓練環境,創造海外比賽機會。

大量日本球員紛紛赴歐並取得優異成績的背後,除了商業因素,更離不開校園足球所奠定的堅實基礎,校園足球已經發展了上百年。

日本全國高中足球錦標賽始於1918年,比日本足球協會成立早三年。與西歐的職業化、市場化模式不同,日本一直保持著以校園足球為中心的傳統發展模式。正如日本校園足球中最常見的口號——「心、技、體」所表明的,精神培養和人格塑造是第一位的,這也說明日本傳統文化在足球領域占據核心地位。

這幾十年來,日本足協在青訓方面下了很大功夫,從馬來西亞巴塞隆納請來教練,特魯西埃等世界著名教練也曾赴日參加青訓。

日本兩屆世界冠軍逆轉的背後:為什麼非要「派出」選手?

日本國內聯賽架構 制圖:每經編輯 高涵日本國內聯賽結構圖:高涵主編

NBD:你能詳細介紹一下日本青少年足球訓練的一些做法和經驗嗎?

天野圭佑:這十年來,整個日本足球環境的改善,尤其是青少年足球的訓練環境有了很大的改善。

比如日本,從U12到U18各個年齡段的比賽都是經過仔細分析的,可以結合孩子的成長營造出非常細致的比賽環境,所以無論他們成長到什麼年齡,都可以保證非常健康的比賽環境。

同時U22在日本是一個很有特色的年齡段,屬於大學生。U22也有很多球員是大學畢業後進入職業足球的,所以這個年齡段的比賽水平很高,日本國奧隊甚至日本國家隊的很多球員都是從聯賽出來的。

此外,日本積極參加世界各國舉辦的各個年齡段的比賽,從U12到國家隊都積極參加這些國際交流。可以在最高的國際舞台上挑戰強敵,檢驗自己的實力,這也是成長過程中不可或缺的元素。

日本兩屆世界冠軍逆轉的背後:為什麼非要「派出」選手?

日本足協官網慶祝日本戰勝西班牙 圖片來源:日本足協官網截圖日本足協官網慶祝日本戰勝西班牙。圖片來源:日本足協官網截圖

日本雖然是島國,但是去其他國家/地區旅遊可能會不方便。但是最近一二十年,我們可以看到日本所有的俱樂部,包括整個國家隊各個年齡段的球隊,都在積極創造條件,讓不同年齡段和水平的球隊有更多的國際交流機會。

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前,2019年前後的數據顯示,日本每年約有300場各年齡段的海外比賽,即不同年齡段的不同隊伍。這個數字很驚人。我以前在鹿島鹿角梯隊教書。基本上俱樂部每個梯隊每年都有一到兩次出國比賽的機會。鹿島鹿角整個青訓梯隊一年大概會有10-15場海外比賽。

如果有很多機會與歐洲和南美包括巴西和阿根廷的頂級足球隊競爭,無論是教練還是球員都可以有更強的熱情去挑戰自己,所以這種比賽形式可以對日本足球起到很大的促進作用。

日本教練的整個認證體系很完善,日本在這些方面可以做的更細致。在很多方面,從不斷學習的角度來說,教練在培養年輕球員成長的過程中,可以不斷整理思路,接受新的知識,提升自己。

這些教練可以在實際指導體驗中提升自己,同時也可以讓孩子享受到更好的訓練和比賽環境,這也是雙方成長的重要環境。

足球的普及是關鍵。日本有630萬人每年至少踢足球一次。

日本高中足球的蓬勃發展,自然離不開數十萬註冊的年輕球員。據日本足球協會統計,日本註冊足球運動員超過93萬人,其中18歲以下足球運動員超過73萬人。根據日本的休閒白皮書,日本每年至少踢足球一次的人數為630萬。

日本兩屆世界冠軍逆轉的背後:為什麼非要「派出」選手?

日本登記在冊足球運動員數量 制圖:每經編輯 高涵繪制日本註冊足球運動員的數量:高涵編輯

NBD:足球在日本有巨大的群眾基礎。這方面發展如何?

天野圭佑:畢竟日本足球沒有特別長的發展歷史,也是近幾十年,尤其是通過歸化球員和優秀外籍教練引領其成長。

日本足協定向確定了四個內容,第一是國家隊的實力,第二是青少年的訓練過程,第三是教練的指導能力,第四是足球的普及程度。

要做到這四個領域的可持續發展,我們需要知道我們在投資的過程中想要做什麼,目的是什麼。四個領域不是喊口號,定目標。它們必須是可持續的和不斷調整的措施。只有堅持不懈的努力才能見到成效。

在日本足球發展史上,有很多歸化球員和外籍教練。當然,日本人的實力也是能讓日本走到現在的關鍵因素。這段歷史不應該在日本足球接下來的發展中被遺忘。

為了日本整個體育界的健康發展,我們應該能夠利用現有的力量。我們尊重環境的多樣性,讓不同背景的人都能參與其中。只有這樣,日本足球才能更好的發展。

《加油世界盃》有了新玩法,「誰是最佳射手」投票正式啟動。現在,戳鏈接https://www.nbd.com.cn/corp/2022CupVote/dist/#/參加「誰是最佳射手」活動,為你支持的球員投票吧。

提示:每次通過APP簽到,可以額外獲得5次投票機會。

日本兩屆世界冠軍逆轉的背後:為什麼非要「派出」選手?

每日經濟新聞國家商業日報

推薦閱讀

觀察新聞,日本2023財年國防預算大增,引發關注。

night119

說不,你的身體是誠實的!日本承認,沒有俄羅斯的油氣,我們很難生存。

night119

日本對華「限飛令」廣受質疑。分析人士:不排除考慮轉移國內矛盾。

night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