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加入北約後,「和平憲法」越來越不和諧|靜娘閣

日本加入北約後,「和平憲法」越來越不和諧|靜娘閣

日本2023財年防衛預算申請額創歷史新高。圖/新華社日本2023財年國防預算申請創歷史新高。圖/新華社

最近,日本防衛大臣浜田靖一在當天的記者會上表示,日本已正式加入北約網路防禦中心,今後將加強與其他國家的合作。這是日本加入的第一個北約組織。

對此,外交部發言人趙表示,東亞是和平穩定的高地,是合作發展的熱土,而不是地緣競爭的競技場。由於近代以來的軍國主義侵略歷史,日本的軍事安全走向一直受到亞洲鄰國和國際社會的關注。日方應該做的是,切實吸取歷史教訓,堅持走和平發展道路,不做任何有損地區國家互信和地區和平穩定的事情。

北約網路防禦中心是什麼組織?

事實上,日本是亞洲第二個加入北約網路防禦中心的國家。早在今年5月初,韓國就率先加入了北約網路防禦中心。

北約網路防禦中心不是批量合作的平台,而是北約官方認證的國際軍事組織。這一組織由愛沙尼亞於2008年提出,總部設在愛沙尼亞塔林。北約網路防禦中心設定的目標是加強北約成員國和夥伴國在網路防禦方面的能力、合作和信息共享。

自2010年以來,北約網路防禦中心每年舉行一次名為「鎖盾」的演習。通常,來自北約成員國和北約夥伴的數百名專家將分享獎金團隊和藍隊,並根據假設的網路攻擊進行戰術演練,突破指揮系統,保護其IT系統和基礎設施。

在2022年的「鎖盾」演習中,假設北大西洋中有一個虛構的島嶼,名叫貝雷利亞。這個島受到了互聯網的攻擊。來自32個國家的專家進行了演練。結果芬蘭獲得冠軍,立陶宛-波蘭聯合隊獲得第二名,愛沙尼亞-格魯吉亞聯合隊獲得第三名。

這次演練和俄烏衝突的背景有關,前三名都是俄羅斯的鄰國。

日本長期以來一直是本組織的捐助者。

雖然日本加入北約網路防禦中心是最近的事,但實際上日本早就是北約網路防禦中心的捐助國了。日本和北約關係密切已經有幾年了。

2018年7月,日本成立北約常駐代表處,比韓國早很多——韓國今年9月底才成立北約常駐代表處。2018年8月,日本海上自衛隊參加了北約在波羅的海舉行的聯合演習。2019年12月,日本防衛省首次參加了由北約主辦的大規模反網路攻擊演習。

日本加入北約後,「和平憲法」越來越不和諧|靜娘閣

2015年10月,日本海上自衛隊艦只編隊正在航行。圖/新華社2015年10月,日本海上自衛隊艦隊正在航行。圖/新華社

自今年俄烏衝突升級以來,日本和北約關係更加密切。4月7日,日本外相林芳正出席北約外長會議,這是日本外相首次出席北約外長會議。

但嚴格來說,日本沒有資格加入北約。根據日本和平憲法,日本不得加入任何具有軍事同盟性質的組織。北約「成員國行動計劃」還要求申請加入北約的國家不得與鄰國發生領土爭端,武裝力量的結構和裝備應符合北約標準。

但現在日本與所有鄰國都有領土爭端,釣魚島、竹島、南千島群島(北方四島)問題都懸而未決。日本國防預算的標準也與北約不同。

將北約的觸角伸向東北亞是危險的。

如果回顧一下日本近期的一系列相關動作,可以發現日本一直在努力達到加入北約的標準。

比如2023財年,日本的國防支出近6萬億日元,計劃在5年內從原來占GDP的1%提高到2%——2%是北約成員國軍費占GDP比例的標準。

又如,日本努力與相關國家簽署互惠準入協定,以擴大自衛隊空的海外活動。今年1月,日本與澳大利亞簽署了該協定,預計將於12月與英國簽署。

日本這樣做主要有兩個原因:一是要突破日本和平憲法的限制,以既成事實達到逐步修改和平憲法的目的。隨著日本加入北約網路防禦中心,日本與其他國家簽署互惠軍事協定,和平憲法逐漸失去了原有的約束力,越來越不和平。

另一方面,很明顯日本也感受到了國際地緣政治格局的劇烈變化,越來越認識到從二戰到後冷戰時期確保日本安全的美日安保體系在未來可能沒有那麼大的威懾力,因此需要依靠新的外部力量。

說起來,北約借助全球夥伴關係計劃、北約和平夥伴關係計劃、獨立夥伴關係行動計劃、北約網路防禦中心等各種合作機制,已經在亞洲和中國周邊做了很多轉場點。但日本向北約靠攏的趨勢尤其令人擔憂。

因為日本從明治天皇到二戰昭和時期的100多年間侵略他國,至今仍歪曲其近代史觀和二戰史觀。最近自民黨官員叫囂「台灣省有事,日本也有事」。日本接近北約將給東北亞地區帶來新的安全風險,我們應保持高度警惕。

采寫/徐立凡(專欄作家)

編輯/馬小龍

校對/賈寧

推薦閱讀

日本12月約150種常見商品的價格漲幅將在明年2月達到頂峰。

night119

日本拿什麼增長?負債率264%,明年只能分配30%的自由預算。

night119

日本兩屆世界冠軍逆轉的背後:為什麼非要「派出」選手?

night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