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節來到三亞,他們後悔了:大年三十在堵車中度過,海鮮市場被收取430元加工費。租車時,他們交了800元的劃痕費。

疫情後的第一個春節,三亞成了旅遊過年的熱門城市。

據三亞市旅遊文化廣電體育局統計,1月20日至1月23日,三亞各景區共接待遊客60.14萬人次。海南省交通運輸廳也發布數據,瓊州海峽客流數據創5年來最高。

九拍新聞採訪了幾位正在三亞過年的遊客。其中,有人在春節前夕上島途中受阻,排隊2天,在車上吃喝過夜;還有人吐槽到處都是「海鮮殺手」——六只皮皮蝦700多元,一只石斑魚1000元,菜市場買的500元海鮮被強行拿去加工,花了400多元;其他人在租車時被要求支付口腔保險和修理費。「感覺隨時隨地都有人在算計我的錢包。」

看到上述情況,一名遊客決定和家人一起在出租屋內「關上門」。「春節期間最好的放鬆方式就是‘居家隔離’。」

以下是他們的故事。

春節來到三亞,他們後悔了:大年三十在堵車中度過,海鮮市場被收取430元加工費。租車時,他們交了800元的劃痕費。

【1】排隊2天登上輪渡,車里吃喝睡,路邊水果攤上廁所2元一場【1】排隊2天登輪渡,在車上吃飯睡覺,在路邊水果攤上廁所2元。

春節前,家人選擇自駕去海南,讓我真正體會到了什麼叫「人在路上」。

我們13號晚上從廈門出發,凌晨去惠州睡覺,第二天上午10點開車去徐聞。一路斷斷續續堵車,100公里的路走了5個小時。因為我買的船票是第二天凌晨0點10分到的,我們很著急。我們用導航超車,追車抄路徑,終於在晚上22:00左右到達徐聞港。

就在我們終於順利到達的時候,一場更大的堵車盛宴在等著我們。離港口兩公里的地方,車隊已經擠滿了人。路上停滿了廣東、上海、山西、東北牌照的轎車和貨車,我們的車在路上走不動了。當時,我們接到通知說,由於大霧,港口已經關閉。

我們不能動,更別說上船了。我們只能一直呆在車里。當我們餓了的時候,我們可以在車里吃零食和快餐。上廁所去對面的水果攤,要收個2塊錢;還好行李箱里有衣服和毯子,我們就把座椅放下來,在簡易的車座上過了一夜。

那天晚上,車道上全是散步野餐的人,到處都是垃圾。旁邊有輛車,我等不及了,就選擇了折返。聽說是在廣東過年。

第二天早上6點,迷迷糊糊聽到汽笛聲,前面的車開始慢慢移動。我們也下了毯子,一路跟著隊伍趕車。我們迅速換到最快的車道,超過了很多車。沒想到9點又被暫停了,還好暫停時間不長。我們終於在10點登上渡輪,等了3個小時,船才起航。

開了千里,停了兩次,感覺真的體會到了「人在路上」。還好最後上了島,以為今年三亞的遊客量會爆滿,但是逛了幾個景點都沒有想像中的擁擠。除了港口堵車,我感覺人最多的地方就是亞特蘭蒂斯酒店前台。

春節來到三亞,他們後悔了:大年三十在堵車中度過,海鮮市場被收取430元加工費。租車時,他們交了800元的劃痕費。

【2】沒反應過來就被索要海鮮加工費,租車被要「保險費」【2】反應不過來就要海鮮加工費,租車就要「保險」。

這個春節在三亞的心情就是到處都是坑,很多事情非常影響心情。

980元訂了一個酒店住一晚。雖然不是最好的,但是價格中等偏上。是海景房,而且真的在海邊,但是我們那層樓根本看不到海,只能看到附近的工地。後來才知道,要想在房間里看海,酒店至少要花2000元一晚。

28元,酒店的娃娃菜,葉子很少。一盤水煮大蝦是個人收費的,一個10元,每頓飯,我倆至少要500元。我不壞。一個朋友去海鮮館,兩個人沒問價格就吃了。結果發現花了3000多,其中一條石斑魚接近1000。感覺在三亞一不小心,到處都是「海鮮殺手」。

就算自己去菜市場買海鮮,價格也不比非沿海地區便宜。更要命的是加工費。加工地和市場都是連在一起的。剛買海鮮,就有人拿著出來喊加工。我造了一句話,對方就跟著我到處跑。我稍微放鬆了一下,手里的海鮮已經拿到廚房加工了。就在我意識到之前,支付碼已經推到我眼前了。我一看,500元以上的海鮮,加工費就要430元,但這時候已經沒有反悔的機會了。

租車也是強制加保險金。如果沒有合同,那就是口頭保險。轉帳是私人微信,我更願意稱之為「保護費」。本來680塊一天的租車費就不便宜了。保險費最便宜的158元,最貴的1000多元。還車時,車店老板用手機打開閃光燈,「一絲不茍」地檢查每一個地方,看哪里壞了。

和我們一起的一對情侶還車的時候刮花了車的輪轂,被要求賠償800元,還要額外支付680元送車維修的誤工費,嚇了我一跳。我買了保險,所以沒虧,但是因為只剩少量汽油了,他們要我賠160塊錢。後來在網上查了一下油價,覺得加滿了就沒那麼多錢退了。

以前在大理旅遊的時候租了一輛車,開著車環海。一路上風景都很美。當我看到美麗的地方,我可以下車拍照,停下來,一路走下去。到了還車點,老板只是拿了鑰匙就放我們走了。根本沒有這回事。三亞租車不僅不能環海,還到處被宰。這很影響我的心情。過年花那麼多錢出去玩,每天卻要擔驚受怕,小心避坑,一點樂趣都沒有。

其實三亞的海還是很美的。但是我不會再去了。

春節來到三亞,他們後悔了:大年三十在堵車中度過,海鮮市場被收取430元加工費。租車時,他們交了800元的劃痕費。

【3】6只蝦爬子700多元,除夕、初一路上堵得「寸步難行」【3】6個爬蝦器700多塊錢,大年三十和初一堵車。

三年前,我和老公在三亞租房子住。那時候我們在東北老家找不到工作,身體也不太好。於是我們經朋友介紹來到三亞,買了一輛不貴的電車,一邊開網賺錢,一邊享受溫暖地帶的生活。

之前因為疫情,三亞旅遊一直不景氣,網約車一天拉不了幾個人。很多一起開車的人都待不下去了。有的人選擇賠錢賣車離開海南,有的人搬到北海、西雙版納。但是自從放開以後,島上的遊客多了,老公經常出去跑車,經常忙到半夜。

春節期間,兒子第一次帶馬子回海南。本以為一家人可以過得很開心,但是春節這幾天,我發現我每天都不能出門。

所有景點的人從小就很擁擠。在沙灘上,無論在岸邊還是在樹蔭下,人們圍坐在一起野餐,玩沙子,可以說是比肩而坐。平時那麼多空躺椅,現在都花不起錢了。很難進入海灘並找到一個可以坐下的地方。

我和老公也發現,春節期間遊客基本都是一家人,而且孩子多,女的也不太好看——不像那些平時看到男的帶著穿比基尼的姑娘的遊客,沙灘上到處都是紅臉。

期待已久的水族館之旅也令人失望。博物館里到處都是人挨著人,連一張照片都拍不好——只要我站在鏡頭前,就會有人走到我前面,或者擋住鏡頭。後來因為網上車單太多,老公就提前走了。兒子說這張200多元的票根本不值得花。

臘月二十九,我去菜市場買年貨。平時160-180金苑的帝王蟹漲到280金苑;平時6元買的4個椰子漲到了15元一個;通常體重超過70公斤的爬山虎(皮皮蝦)漲到了180元。我轉了一圈,只買了6個蝦爬子,700多塊錢。

除夕和初一,路就更堵了。坐船,一艘接一艘,這堵了我們四個小時。我們每天出門都會看到人。從初二開始,我們家就決定不出門了。也許現在最好的放鬆方式就是與世隔絕。

這個過年,感覺三亞越來越不適合生活了。我們沒賺到多少錢,價格卻大幅上漲。以後也可以考慮搬到北海和西雙版納。聽說會比現在的海南舒服很多。

春節來到三亞,他們後悔了:大年三十在堵車中度過,海鮮市場被收取430元加工費。租車時,他們交了800元的劃痕費。

【4】在馬路上被人攔車推銷,網紅餐廳味道並不特別【4】被攔在路上賣,網路名人餐廳味道不算特別。

這次在三亞看到了各種深不見底的賺錢方式。

當我們租了一輛車行駛在路上時,有人擋住了路,指揮我們停下來。我以為發生了什麼事,但是停下來之後,他問我們要不要玩海項目。

我還車的時候以為給他們就可以走了。結果老板跑出來說車有劃痕,要我們出800元修理費。但是誰知道這個劃痕是我們造成的還是已經存在了呢?他們甚至有可能把自己劃進去,但這是不可能的。最後我們扔了400塊錢。

想騎電動車兜風,自行車共享騎了3分鐘發現23元被扣。感覺隨時隨地都有人在算計我的錢包。

下車的時候,在網上的名人潘趣餐廳里,我感到一陣眩暈。到處都是車和人。一份薯條兩杯飲料接近200元,味道也沒什麼特別的。

我們驅車2個小時來到社交平台《網路名人》中種草的景點日月灣,發現這里一點也不像網圖,而是一片灰色的普通大海。可能是前兩天天氣不好。但是這次我深深的感覺到三亞被過度營銷了。

除夕夜,我們本想在海邊度過,但是車一直堵在路上。大年三十的那一刻,我們一家人還在車里等著堵車。到了海邊已經凌晨一點了,到處都是垃圾。

其實這幾天網路名人里這些景點的沙灘都很髒,垃圾夾雜著人,沒地方浪費。蜈支洲農歷大年初一人山人海,人們要排四個小時的隊才能坐電動車環島。

雖然年內人多,物價上漲可以理解,但是這里的物價和人流量超出了我的想像。總的來說,這是一次花錢遭罪的經歷。

春節來到三亞,他們後悔了:大年三十在堵車中度過,海鮮市場被收取430元加工費。租車時,他們交了800元的劃痕費。

九派新聞記者 裘星九派記者邱興

【爆料】請聯繫舉報人微信:linghaojizhe

【來源:九拍新聞】

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出處錯誤或侵犯您的合法權益,可以通過郵件聯繫我們,我們會及時處理。電子郵件地址:[email protected]

推薦閱讀

普京的熱臉黏上了澤倫斯基的冷屁股!烏克蘭不談判,誓以武力收復失地。

night119

石家莊「解封」的第四天,一個驚喜發生了。

night119

一老人乘公車時被同車乘客踹下車?警方通報

night119

3月11日,又來了五個好消息!最後一個提案深得民心,人民期待著。

night119

新冠肺炎感染後有什麼表現?出現這些症狀要立即就醫!

night119

那人喊著「飛機要出事了」,沖向駕駛艙!昨晚,從北京飛往上海的航班起飛前,發生了一起事故。乘客向橘子和柿子講述了他們的經歷…

night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