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基金盛澤:踐行量化投資「平衡術」

量化投資大師西蒙斯曾在一次演講中說,「被美所引導」是一個非常好的指導原則。在西蒙斯看來,創辦量化交易公司的「美」就在於找到一群對的人,用對的方式把事情做對。

推薦要看:10年來持續有錢就買債券基金,每月領息從0到20萬,拼出人生第一次買房…

在東方基金量化投資部副總經理盛澤的投資理念中,「美好」的不僅僅是他志同道合的量化團隊,更是收益與風險的不斷平衡,才能帶給投資者更好的投資體驗。「我對量化工作的熱情來源於客戶的好評。從一開始的無人問津到今天機構客戶的不斷積累,這成為我做量化投資的動力。」他說。

「量化投資是一門平衡的藝術。我們應該不斷地在風險和超額收益之間尋找平衡。多年來,盛澤團隊一方面通過多因子選股模型不斷挖掘阿爾法收益;另一方面,利用量化風險模型控制與基準指數相比的風格敞口和跟蹤誤差,在瞬息萬變的市場中進一步提高投資的勝率。

在盛澤看來,今年的市場環境可能更適合量化投資。10月17日由盛澤管理的東方滬深300指數增強基金髮行。他的量化團隊將繼續以「美」為導向,努力為投資者帶來更好的投資體驗。

東方基金盛澤:踐行量化投資「平衡術」盛澤,東方基金量化投資部副總經理,華威大學經濟學和國際金融經濟學碩士,7年投資經驗。曾任德邦基金投研部研究員、基金經理助理。2018年7月加入東方基金,擔任量化投資部總經理助理。現任東方量化成長靈活配置混合、東方悅靈活配置混合、東方靈活配置混合、東方量化多策略混合等基金的基金經理。

滬深300指數代表了經濟轉型的方向。

「任何類型基金的收益都可以拆分成貝塔和阿爾法。對於即將發行的東方滬深300指數增強基金,盛澤表示,滬深300指數是指數增強基金的貝塔收益來源,阿爾法收益的穩定是基金長期表現的基礎。

在盛澤眼中,與5年前相比,滬深300指數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五年來,滬深300指數已經從傳統的大市值藍籌指數演變為高成長性的指數。大市值、低波動、低彈性、高成長、高盈利成為這個指數的代名詞。至於為什麼選擇滬深300指數,盛澤表示,5年前,滬深300指數中非銀、銀行金融行業占比接近36%,前十大權重股基本以金融、地產、家電為主;五年後,新能源和食品飲料兩個行業占指數的25%左右,成為滬深300指數的兩大主導行業。短短五年間,新能源和食品飲料行業的權重占比呈現大幅增長勢頭。

「高端科技行業和高端消費行業逐漸成為滬深300指數成份股的代表,體現了中國經濟增長新動能的轉換。盛澤對選擇這個指數充滿信心。投資滬深300指數,不會錯過分享中國經濟新動能增長紅利的機會,因為它所反映的行業占比也隨著優秀公司的不斷湧現和優秀行業的不斷發展而變化。

從估值來看,盛澤認為滬深300指數投資性價比突出。「經過今年的市場調整消化,滬深300指數的動態估值在12倍左右。看近五年的時間維度,這個估值水平基本在26%的分位數,比較低。」

如果兼具價值和成長性的滬深300指數對投資組合的貝塔收益有貢獻,那麼阿爾法收益將通過量化的手段獲得。盛澤知道,量化投資是團隊競爭。作為量化基金的基金經理,做出成績需要團隊的集體智慧。「目前東方基金量化團隊有9個人在一起工作。我們一直致力於獲取長期、有效、穩定的超額收益,通過高勝率的長期投資的不斷積累,創造穩定的投資業績。這是我們團隊的終極目標。」

「當然,超額收益並不是只用身高來衡量的,有效的阿爾法收益只能由長期的有效性和相對較高的勝率來形成。如果一只指數增強基金的長期超額月勝率(即超出基準指數的收益)在60%-70%以上,則證明指數增強alpha策略相對有效。我們不僅嚴謹對待貝塔風險,還盡可能追求長期阿爾法收益的最大化,而不是追逐某段時間的漲跌。對於超額收益的理解,盛澤說。

盛澤進一步將勝率細化為月度勝率和周度勝率。「一年有52周,我把這個過程拉長到3年。三年156周,70%的中簽率是指156周每周投資收益的70%可以跑贏滬深300指數,稱為周度中簽率。一年12個月,3年36個月,70%的中簽率就是70%的月投資收益率可以跑贏滬深300指數,稱為月中簽率。如果周度的勝率和月勝率都是60%-70%,就能做到我們戰略的初衷和既定目標。」

努力平衡收益和風險。

在國內,量化投資一般分為兩個技術流派:一個是數理統計,從量與量的價差入手,通過高頻手段捕捉市場上的一些低效定價,但一般不關注個股基本面;另一種是基本面量化,通過量化選股模型選擇具有alpha能力的股票,關注市場背後公司的基本面,其成交量相對偏向中低頻。盛澤和他的團隊屬於後者。

在一般投資者眼里,被數據、模型、因素等詞匯加持的量化投資是神秘而複雜的。在盛澤看來,基本面量化投資就像選拔「競賽班學生」。一類因素相當於一個「類」。這個「班」里的每個學生都有不同的特點,每只股票相當於一個單獨的學生。盛澤的團隊會通過不同的維度,用一些因素來刻畫每個學生。在「海選」階段,盛澤的團隊用量化的手段,把重點放在了「高分學區」,也就是初始股票池。然後,在每個「學區」中,選出阿爾法因子特徵優秀的「班級」,經過層層篩選,力爭選出最理想的「全國競賽班」。「我們帶這個班30-50個學生,做到超出市場的超額收益。」他說。

盛澤介紹,團隊的多因素選股體系包括成長性、價值、分析師預期、質量等七大類多因素。在不同類別的多因素中,通過量化的手段和技術對因素進行整合。這時候每個公司都貼上了標籤。盛澤團隊在對因素進行規劃後,會在因素中找到相對有效的符合當前市場的因素類別,並賦予其相對較高的權重。

個股權重的過程也是一個再平衡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我們的風險模型會控制投資組合的風險敞口,不僅是個股的絕對權重,還有個股相對於指數的相對權重。盛澤舉例說:「如果量化策略計算出一只股票的初始權重為8%,但該股票在滬深300指數中的權重為6%,此時,該股票的配置權重高於滬深300指數的成分權重,則該股票的主動權重符合預設的風險控制範圍;如果一只股票在滬深300指數中的權重只有1%,如果在初始投資組合中,個股的權重達到8%,就意味著過於集中,這與指數增強型風險控制模型相悖。此外,「量化策略生成的投資組合也需要符合預設的風格暴露範圍。總之,投資組合要盡量分散投資,避免風格集中和行業賽道集中。一旦市場風格轉向,超額收益的退出將不可避免」。盛澤表示,當投資組合的風格敞口達到極值時,風險模型也需要進行全局優化。

「量化投資的初衷是為投資者帶來超額收益,但在整個過程中,必須兼顧收益和風險。盛澤說,過程管理就是控制主動管理的風險,也就是所謂的跟蹤誤差。雖然主動管理的風險越高,超額收益越高,但超高收益是不可持續的,違背了追求長期穩定的初衷。

關注信息比率等重要指標。

「今年的市場可能更適合量化投資。盛澤直言:「在不確定的市場環境下,整體降低了投資的勝率。量化投資不做主觀判斷、風格和跟蹤投資,致力於分散市場風險、行業風險和個股風險,使主動風險水平可控。同時,被市場忽略的投資機會可以通過量化模型挖掘出來。所以科學有紀律的投資體系在不確定的市場中勝率比較高。」

對於個人投資者如何選擇適合自己的量化產品,盛澤建議投資者首先要明確自己的風險偏好。「高收益的背後往往是高風險和高波動,所以每個人清楚地知道自己的風險偏好非常重要」;其次,「買基金的時候,不要只看淨值增長率。這不應該是投資者關注的唯一指標。這取決於產品在一個長周期內的最大回撤和信息比率。對於絕對收益的產品,還需要關注卡馬比率和投資性價比。」

對於指數增強型產品,信息比率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指標。「信息比是單位主動風險帶來的超額收益,也是主動風險管理相對於基準指數的水平。盛澤解釋,如果信息比接近3倍,就是優秀的指數增強基金。此時產品跟蹤誤差小,主動風險低,但超額收益高;如果信息比低於1,說明收益風險比不高。」我們希望信息比能長期保持在2倍左右。我們每承擔一次主動管理風險,都能給我們帶來相應的超額收益。這是投資的性價比,可以轉化為長期的業績,也很可能是一個業績很好的產品。」

「指數增強策略在海外定投市場非常受歡迎,因為定投已經被證明是個人理財的一種長期有效的投資行為。盛澤建議,如果有長期理財需求的個人投資者,不宜頻繁入市,建議以定投方式投資。

東方基金盛澤:踐行量化投資「平衡術」

推薦閱讀

新手買基金必備三軸。

night119

一張清晰的圖片顯示了過去12周的主題基金排名,國防軍工排名穩中有升。

night119

基金概論第一課|基金公開發行必備知識

night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