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業績起飛因疫情,收入靠境外,短期「暴富」的三問家居能紅多久?

業績起飛因疫情,收入靠境外,短期「暴富」的三問家居能紅多久?

  紅周刊 見習記者 | 陳雯

  2020年,三問家居依靠醫護類產品做到營業收入的增長,但三問家居擬擴大產能的主營產品2020年銷售收入卻是下滑的,新增產能能否順利消化,恐怕要打上一個問號。

  三問家居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三問家居」)於2021年8月5日申報在創業板上市,並於9月7日成功過會。其擬發行股票不超過2500萬股。

  三問家居是一家以原創設計為核心競爭力的服務型貿易商,定位為「做全球客戶與供應商最有價值合作夥伴」,為全球中大型零售商和中高端品牌商提供特色家用紡織品、家居服飾和特色面料產品,具體包括客廳場景的靠墊、毯子、披巾,臥室場景的床品、浴袍、睡衣,以及家居休閒服、運動休閒服等。

  受疫情影響,三問家居開拓新的醫護類產品業務收入順利做到增長。三問家居擬募資擴大原主營產品產能,但在2020年營收主要依賴醫護類產品的情況下,新增產能能否順利消化令人擔憂。且三問家居九成收入來自境外市場,面臨著極大的政策風險和匯率波動風險。此外,三問家居定位是「一家以原創設計為核心競爭力的服務型貿易商」,但其報告期內設計和研發費用卻較低,與公司定位不甚相符。

  募投產能存消化疑慮

  據公開數據顯示,2018年-2020年,三問家居的營業總收入分別為10.81億元、11.04億元和17.91億元,同比增長率分別為-0.68%、2.13%和62.26%;歸母淨利潤分別為0.69億元、0.78億元和1.13億元,同比增長率分別為87.77%、13.16%和44.57%。

  如果單從數據來看,三問家居業績情況良好,營業總收入和歸母淨利潤均呈上升趨勢。此次IPO募資,三問家居也選擇使用54.69%的募資額,約2.92億元來擴大產能。

  業績持續增長,擴大產能再投資,一切看起來順理成章,但《紅周刊》記者在查閱三問家居的招股書後發現,三問家居2020年的業績增長並不是來源於其主營產品,而是在疫情中因禍得福,吃了一波紅利。

  2018年和2019年,三問家居的主營產品主要包括家紡、服飾和面料等三大類產品。2020年,因疫情原因,口罩和手套等醫護類產品稀缺,於是三問家居新增了此類「副業」,當年其新增的醫護類產品做到銷售收入7.40億元,占比達41.33%。

  新增業務收入大增,那麼其原有業務情況如何呢?數據顯示,2018年-2020年,三問家居家紡類產品的銷售收入占總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52.69%、54.88%和32.36%;服飾類產品收入占比分別為44.21%、35.34%和21.36%;面料類產品收入占比分別為2.29%、9.07%和4.64%。由上述數據不難看出,2020年三問家居原來主營的幾種產品收入占比全線下滑。

  此次IPO,三問家居擬募資合計5.34億元,其中2.92億元用於年產522萬條靠墊、459萬條毯子、100萬條毛衫及配飾建設項目。其中,靠墊和毯子屬於家紡類產品,毛衫屬於服飾類產品。

  三問家居擬擴大家紡和服飾類產品的自有產能,但實際上,報告期內其產能利用率處於下滑狀態。2018年-2020年,家紡類產品的自有產量分別為190.59萬件,217.41萬件和212.76萬件,產能利用率分別為106.36%、91.65%和67.46%;服飾類產品的自有產量分別為119.54萬件、165.42萬件和162.47萬件,產能利用率分別為82.35%、85.94%和56.06%。

  從上述數據不難看出,2020年其家紡和服飾類產品的產能利用率均不高,產能已經存在大量剩餘。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2020年,三問家居的境外收入分別為10.62億元、10.22億元和16.73億元,占當期總收入的比例分別為98.04%、92.64%和93.40%,占比均超九成。若按區域劃分,美國為其最大的市場,報告期內銷售額分別為5.97億元、6.20億元和11.89億元,占當期總收入的比例分別為55.35%、56.19%和66.39%。

  顯然,三問家居的營收主要依賴境外市場,目前境外疫情仍不穩定,市場需求和貿易環境均存在諸多不確定因素,而公司擬擴大產能的主營產品2020年銷售收入又出現下滑,在產能已有大量剩餘的情況下,其募投項目投產後,能否順利消化,恐怕要打上一個問號。

  過於依賴外銷

  經營穩定性堪憂

  三問家居產品以外銷為主,因此,公司的業績會較大程度地受國際貿易形勢和國家間相對成本優勢的影響。

  近年來,以中美貿易摩擦為主導的國際貿易形勢較為動蕩,全球範圍保守主義和貿易保護主義再度抬頭。在此背景下,若三問家居主要客戶所在國家對中國公司採取針對性關稅懲罰、非關稅壁壘等措施,其客戶可能因此減少採購或轉向其他國家供應商。

  2018年,美國開始推行「美國優先」的貿易政策,多次以縮小對外貿易逆差為由對進口產品加征關稅。同年7月,美國公布對華第二輪2000億美元加征關稅商品清單,該清單涉及絕大部分紡織原料、半成品以及少量服裝附件產品。隨著中美貿易談判取得進展,USTR(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陸續公布了部分加征關稅商品的排除清單,其中包括家紡類和服飾類產品。

  盡管家紡類和服飾類產品已在加征關稅商品的排除清單中,但貿易政策帶來的風險仍是客觀存在的,給三問家居未來的經營帶來不確定性。

  另外,三問家居的外銷產品以美元標價,外銷收入也主要以美元結算,匯率波動將對其產品在國際市場的競爭力和盈利情況均產生較大影響。根據2017年-2020年美元兌人民幣匯率變化趨勢(如附圖)來看,2018年到2020年上半年,美元兌人民幣的平均匯率處於上升趨勢,2020年下半年,則持續下跌,整體波動性較大。

  若美元兌人民幣匯率下跌,會提高以美元標價的外銷產品的價格水平,降低三問家居產品的市場競爭力,同時,三問家居的美元應收帳款會產生匯兌損失。2020年,三問家居的主營業務毛利率由22.46%下降到18.63%,因匯率波動產生的匯兌損益便高達3528.38萬元,占當期歸母淨利潤的31%,可見匯率波動對其業績影響不小。

  隨著當下人民幣匯率市場化改革的推進,人民幣匯率彈性不斷增加,人民幣對美元的波動幅度可能會更大,這將給三問家居帶來較大的經營風險。

  設計和研發費投入不高

  競爭力堪憂

  三問家居在招股書中定位是「一家以原創設計為核心競爭力的服務型貿易商」,業務定位是「產品的原創設計和供應鏈管理」,三問家居將合作工廠和自有工廠統一納入合格供應商庫進行管理,且向合作工廠採購的比例較大,自有工廠生產的比例較小。

  但令人驚訝的是,2018年-2020年,三問家居的設計支出分別為1014.47萬元、926.51萬元和886.57萬元,研發費用分別為63.76萬元、226.23萬元和383.36萬元,兩者合計僅分別為1078.23萬元、1152.74萬元和1269.93萬元,占主營業務收入的比例分別為1.00%、1.05%、0.71%。較低的設計和研發費用,與三問家居「以原創設計為核心競爭力」的定位似乎並不相符。

  在設計支出逐年降低的情況下,據招股書顯示,報告期內,三問家居各期設計的基礎圖稿數量分別為8675張、11817張和10859張,2020年設計圖稿數量不增反減。

  在深交所對三問家居下發的《關於創業板上市委審議意見的落實函》中,上市委也曾要求三問家居說明研發費用支出較低對其設計能力和核心競爭力的影響。

  三問家居在回復函中給出與同行業可比公司的對比數據,並表示公司設計研發費用支出占營業收入的比例處於同行業可比公司的中等水平。根據數據來看,三問家居2020年的設計研發費用占比為1.21%,明顯低於棒傑股份的3.08%和健盛集團的2.91%,在同行業公司中並不具備競爭優勢。

  另外,此次申報上市,三問家居選擇創業板。根據《深圳證券交易所創業板企業發行上市申報及推薦暫行規定》,基於以高新技術企業和戰略性新興產業公司為主的板塊特徵,深交所設置上市推薦行業負面清單,包括農林牧漁、農副食品加工、食品飲料、紡織服裝等傳統行業,原則上不支持屬於上述行業的企業申報創業板上市。

  同時,明確上述行業中與互聯網、大數據、雲計算、自動化、新能源、人工智能等新技術、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深度融合的創新創業企業仍可以在創業板上市。

  由此看來,公司研發創新能力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三問家居目前對於設計和研發這部分的投入較少,必將對其研發能力造成影響,降低在同行業公司中的競爭力,這同樣令人擔憂。

  (本文已刊發於10月2日《紅周刊》,文中提及個股僅為舉例分析,不做買賣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