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植牙「斷崖式」降價何時來?記者調查種植牙價格昂貴等問題

  來源:法制日報

  種植牙「斷崖式」降價何時來?

  記者調查種植牙價格昂貴虛假宣傳等問題

  編者按

  一顆種植牙少則幾千元,多則上萬元——種植牙價格昂貴,一直是困擾大眾的民生痛點。在具有龐大需求的種植牙市場,定價自由度大、資訊不對等、分解收費、虛假宣傳等,讓種植牙成為當今「看病貴」的重災區。8月18日,國家醫療保障局公布《關於開展口腔種植醫療服務收費和耗材價格專項治理的通知(征求意見稿)》。可以說,這是國家開始整治種植牙市場亂象的信號,也是醫療服務本土化的必然要求。

》參考資料:「牙醫界馬斯克」陳俊龍博士:「一鑽植牙」專利,50秒植好一顆牙!

  為此,本報通過調查、梳理近年來種植牙領域存在的行業問題、公眾關心的諸多話題,採訪行業從業者和相幹專家,呈現種植牙市場的種種現狀,以期市場亂象得到有效治理。

  本報記者 韓丹東

  本報見習記者 張守坤

  本報實習生 高瑞迎

  「知道種牙貴,但沒想到那麼貴,兩顆牙花了快5萬元。」來自上海的袁女士告訴《法治日報》記者,因為自己左上方兩顆牙齒出現問題,今年2月她來到一家口腔診所,經檢查確認牙根無法修復,醫生建議她選擇種植牙手術。在醫院收費標準上,袁女士看到種植一顆牙最便宜的也要1萬元。思考再三後,袁女士選擇了瑞士ITI種植體,每顆牙需1.2萬元。

  「醫生介紹,這款種植體在硬度、耐腐蝕性上更好,如果選擇便宜的種植牙,過段時間後種植體可能會壞掉或者脫落,到時候又要花錢和遭罪。」最終,算上植骨費用等,袁女士的兩顆種植牙花了4.8萬元。

  牙科疾病是很多人都會遇到的問題,而種植牙費用昂貴是困擾廣大民眾的一個共性問題。這個民生問題引起了國家有關部門的重視,8月18日,國家醫療保障局公布《關於開展口腔種植醫療服務收費和耗材價格專項治理的通知(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征求意見稿》),面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這是國家開始整治種植牙市場「看病貴」及相幹亂象的信號。

  《征求意見稿》出臺後引起公眾熱議,有網友評論稱「期待種植牙大幅降價」。

  種植牙價格究竟為何普遍昂貴?為何有的口腔診所種植牙報價僅幾百元一顆,背後差價緣何而來?未來會不會迎來「斷崖式」降價?圍繞這些問題,記者進行了深入調查。

  缺牙嚴重種牙需求火熱

  價格差異體現在多方面

  種植牙高昂的費用和較高的時間成本成為很多患者的心病。「沒想到種植牙市場這麼火爆,在北京種個牙,花了我一年多時間才搞定。」在北京工作的王瑞告訴記者。

  去年3月,王瑞發現自己牙齦上長了個包,去口腔醫院檢查後醫生建議將壞牙拔掉後的半年內做種植手術,一勞永逸地解決問題。為了保證手術成功,拔完牙後,王瑞選擇比較知名的公立醫院進行種植手術,結果他花了快4個月才預約上。

  雖然預約上了,王瑞得知他掛的專家號種植手術要等8個月以上,於是轉號給了其他醫生。在抽血、拍片做了常規檢查後,王瑞經歷了6個月的漫長等待,才排上手術號。因為拔掉的牙下面的骨頭空了,清創、植入骨粉等又花了5個月時間。今年7月,王瑞終於做了種植手術。

  「前前後後花了一年多時間,各種費用加起來一顆牙要兩萬元,請了十幾次假,預約了四五家醫院,耗在上面的精力無法計量,以後一定要好好保護牙齒。」王瑞說。

  王瑞的遭遇可以說是一個普遍現象。最近,記者咨詢了北京、天津、上海等地多家口腔醫院和醫療機構,其中有些醫院表示材料沒有了,近期無法做種植手術,有的則說種植牙的人太多,需要排隊預約。

  種植牙手術火爆,源於缺牙問題嚴重。第四次全國口腔流行病學調查結果顯示,在青少年中,缺牙率大約為25%;在中年人群中,缺牙率大約為36%;在老年人群體中,86%存在牙缺失。

  有著十餘年種植牙經驗的北京某私立口腔醫院醫生王琳(化名)向記者介紹,種植牙是一種以植入骨組織內的下部結構為基礎,來支持、固位上部牙修復體的缺牙修復方式,種植牙包括下部的種植體和上部的修復體兩部分。種植牙一般需要進行兩期手術,一期手術是在局部麻醉消毒後,將缺失牙部位的軟組織切開,在牙槽骨上定位、打孔,植入種植體,使種植體與牙槽骨形成骨性結合,然後等待軟組織愈合,這一過程大概需要3至5個月。二期手術是在種植體上用愈合基臺替代螺絲帽,使愈合基臺暴露在口腔內,然後在愈合基臺上安裝修復體,即牙冠。

  從不同醫療機構報價來看,種植一顆牙的價格區間很大,目前市場上種植牙的手術報價在8000元至22000元/顆,這個價格包括材料費和服務費。

  「種植牙是一種嚴格的醫療技術,患者需要接受口腔外科手術。術前、術中、術後都有規范的檢查治療流程,每個患者的治療方案都極具個體化、精細化。患者術前要和醫生深入溝通,要充分了解自身情況、治療方案、術後風險以及治療費用,再決定是否接受種植牙治療。一般來說,種植體在定期檢查,平時認真護理的情況下可以使用10年至20年。」天津市口腔醫院副院長、中華口腔醫學會口腔種植專委會常務委員張健介紹說。

  8月26日,記者在天津市口腔醫院(南開大學口腔醫院)種植中心科室醫療收費價目表上看到,最便宜的人工牙根植入術8千元一顆,最貴的人工牙根植入術則為1.8萬元一顆。正在為患者進行檢查的一名醫師告訴記者,現在市場上一顆種植牙的報價,通常由材料費和服務費兩部分構成,具體包括術前檢查、拔牙費用、手術、牙冠費用等,如果牙骨條件不好或者遇到其他情況,可能還會增加其他費用。

  「因此,種植牙價格的差異,體現在種植體材質、醫院級別、醫生的技術水平等方面。」張健說。

  種牙市場虛假宣傳泛濫

  低價種牙資質材料存疑

  2020年底,來自廣東深圳的林女士在某口腔診所進行了種植牙手術。林女士告訴記者,當初她選擇這家診所,就是因為看中了該診所終身質保的廣告。

  沒想到才過去一年,林女士的種植牙牙冠就出現了質量問題,當她去找診所解決問題時,卻被告知其所種植的牙齒並非終身質保,終身質保只針對種植體。「種植體」和「種植牙」一字之差,讓林女士有種被忽悠的感覺。另外,前後兩名醫生對林女士牙冠為何會崩裂給出的解釋也不一樣:一位醫生說是其合牙長太長導致種植牙容易崩裂,但該問題林女士在診所治療時從未被提及;另一位醫生說該種植牙位置沒調整好才發生了崩裂。

  「如果不是因為聽信診所的話,我也不會選擇比一般種植牙更貴的帶‘終身質保’的種植牙,這明顯是診所在誤導消費者。」林女士說。

  記者在調查中發現,類似的虛假宣傳廣告還有很多。

  去年3月,來自江蘇南京的夏女士在網上咨詢某口腔診療機構種植牙價格時,得到的回復是不到3千元可以種兩顆牙。半信半疑之下,夏女士來到了該機構,結果工作人員告訴她總共需要6000多元。夏女士認為,如果按這個價格種兩顆牙,在市場上也是便宜的,於是她選擇了交費進行醫治,並在當天進行了一期手術。

  去年4月到醫院拆線的時候,醫院告訴夏女士必須再次交費500多元,並承諾後期不再需要額外費用。而等幾個月後進行二期手術時,夏女士又被告知需要再交費4000元才能進行。

  「按醫院的宣傳,本來六七千元能搞定的事情,現在花了一萬多元,後續不知道還會不會再增加費用,現在醫院的話我已經不信了,目前正在要求對方賠償差價。」夏女士說。

  此外,在社交平臺上,還有很多類似「種植牙不用一兩萬,也不用大幾千,當天種牙當天啃排骨,即刻拔牙即刻種」低價種牙甚至免費種牙的廣告。但當記者留下個人資訊或者打電話去咨詢時,對方的報價立馬變為市場價。

  除了將費用分解,在後期治療中再加收其他費用外,記者在調查中發現,市場中確實存在兩三千元一顆的種植牙,最便宜的報價只有900多元。

  這樣的種植牙能用嗎?可能存在哪些問題或風險?

  「種植牙價格由耗材費和服務費構成,降低價格也只能從這兩方面入手,在種植牙報價過低並且後續沒有附加費用的情況下,可能存在醫生無相幹資質,種植體可能是以次充好的‘水貨’,或者地下工廠加工的非法種植體。」有業內醫生向記者透露,雖然便宜種植牙不敢說百分百有問題,但植體質量和醫療保障水平肯定無法保障。

  為加強我國口腔種植技術管理,規范口腔種植技術臨床應用行為,加強口腔種植技術醫療質量管理與控制,保障醫療質量和醫療安全,原國家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制定了《口腔種植技術管理規范》,對種植牙醫療機構和醫師作出基本要求。

  就醫療機構而言,應當有衛生行政部門核準登記的口腔科診療科目、用於口腔種植外科治療的診室應當是獨立的診療間等;就醫師而言,其應取得《醫師執業證書》,執業範圍為口腔專業,具有口腔醫學專業本科及本科以上學歷的口腔執業醫師,同時還應進行相幹學習和培訓方可從事口腔種植診療活動;在醫療機構設立的專業口腔種植科室工作3年以上,並專職從事口腔種植臨床診療工作的醫師可免於培訓。

  據了解,一般口腔醫院種植牙醫生的占比在30%左右,在記者採訪過程中,一些醫院表示所有口腔醫生都能夠做種植牙手術,但當記者問起種植牙醫生應具備哪些資質時,對方並不能給出明確答復,只是強調「自身有經驗,做了很多年」。

  王琳介紹說,種植手術室在實踐中要求很高,應寬敞明亮、設計規范、消毒嚴格,無菌無塵避免污染、淨化層空氣過濾、溫度濕度數字化可控,醫生進入手術前,需要用消毒水清洗整個手及手臂、肘部、遵循七步洗手法,再穿無菌手術服,醫療器材要逐一高溫高壓消毒,手術室進行系統終末消毒等。此外,種植醫生還要有全科的思維模式,綜合的治療概念及整體的方案設計把控意識,不單單只是會種植修復,需要全面設計適合的修復方案。

  「現實中確實存在手術環境及場所不達標、醫療器械滅菌不達標、種植醫生的技術不達標等情況。」王琳說。

  商業化致種植牙貓膩多

  種牙能否降價尚待觀察

  種植牙市場亂象為何如此之多?

  在中國衛生法學會常務理事鄧利強看來,種植牙被歸為牙齒修復,屬於美容範圍,而美容行業是醫療商業化比較發達的領域,定價自由度大,而資訊不對等、分解收費等讓收費過程中的貓膩增多,並且種植體以次充好後查證有一定難度。「上述現象綜合起來,會讓消費者在種植牙的選擇和價格面前缺失判斷力,從而掉入種植牙亂象中。」鄧利強說。

  為規范牙科醫療服務和耗材收費,最近,國家醫保局陸續發布文件,對相幹問題進行整治:一方面決定開展口腔種植醫療服務收費和耗材價格專項治理;另一方面在全國範圍內開展相幹價格調查登記工作。

  在價格調查出爐之前,浙江寧波、慈溪,安徽蚌埠等地已進行了小範圍種植牙談判試點。比如,安徽蚌埠種植牙整套材料價格降幅最高達89.5%,種植牙項目限價收費最低不高於1800元/顆,刷新全國種植牙官方價最低紀錄;浙江寧波則將種植牙耗材價格限定在國產1000元、進口1500元,醫療機構(二級及以下)的醫療服務費用定為2000元,降價幅度達到60%。

  將耗材費和服務費分開計費,種植牙價格能否降下來?

  最近,國家醫保局專家在接受採訪時表示,種植牙集采中的最大障礙是種植體的價格隻占整個手術費用的一小部分。如果只是砍掉種植體的價格,各類醫院完全可以把手術費漲上去。多地開展針對種植牙全流程費用的統計,應當是要對種植牙體、種牙手術費等相幹費用進行全面治理。

  事實上,浙江寧波、安徽蚌埠的試點,都沒有對醫生提出具體要求,隻籠統表示降價不降技術服務。《征求意見稿》也明確,要「堅持有升有降,理順相幹醫療服務比價關係。」

  受訪專家也認為,種植牙能否降價,或者像百姓預期的那種「斷崖式」降價,還需等具體政策落實。

  「醫療服務價格應當顧及我國國情。在我國,醫療服務價格確定的基本理念是低水平、廣覆蓋。口腔修復種植在發展之初和國外有一定的對接,但這種對接是在高起點進行,與我國整體消費水平並不相適應。因此,此次政府的治理是醫療服務本土化的必然要求。」鄧利強說。

  在北京大學醫學人文學院副院長王嶽看來,除了加強種植牙市場亂象治理,更應加強口腔預防方面的引導,比如讓公眾建立起健康的洗牙習慣等。「應把工作重點更多地放在預防牙病上,而不是治療牙病上,怎麼利用價格杠桿、價格的指揮棒讓老百姓晚生病、少生病,這才是醫療衛生體制改革最核心的內容。要以預防為中心,而不能再像以前一樣以治療為中心」王嶽說。

推薦閱讀

嘉縣9/27新增856例本土新冠 55至64歲原民可領5劑快篩

night119

牙齒松動、掉牙,不一定是「老年病」!3步讓你擁有一口好牙

night119

牙齒越白越好?醫生的回答顛覆你的認知

tee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