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數中國母基金五大趨勢:離行業越來越近,退出壓力逐漸顯現。

《21世紀經濟報導》見習記者馬婷婷北京報導。

推薦要看:印度基金推薦排名

中國在全球格局中的發展進入上升時代,中國資本市場迎來大國周期。

中國私募股權行業經過近30年的發展,也進入了宏觀時代,對未來周期的創新探索和應用將成為GP生存發展的新武器。投資機構的生存和發展已經成為一個新的行業命題,投資機構的「軟實力」成為競爭力最有力的體現。

趨勢:新增LP基金70%以上來自政府引導基金。

經過20多年的實踐和探索,我國政府引導基金作為資本市場的一支特殊力量,得到了廣泛而迅速的發展。由於基金的特殊屬性和功能,我國政府引導基金大多以母基金的形式運作,這也造就了我國特殊的母基金市場。

清科研究中心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底,全國共設立政府引導基金1988只,目標規模約12.45萬億元,認購規模約6.16萬億元。在這個節點上,中國政府引導基金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

近年來,由於複雜的經濟環境,國內市場化的GP面臨著融資難、投資難的行業困境。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地方政府仍在出招,數百億的引導基金陸續設立。在「2022中國母基金峰會暨第三屆廬江創投論壇」上,上海交通大學上海高級金融學院教授、國家科技成果轉化引導基金主任朱克江介紹,據不完全統計,國內私募股權投資中新增LP基金70%以上來自政府引導基金等國有資本。

政府資金作為股權投資行業最重要的資金來源,其重要性日益凸顯,功能也越來越強大。如此龐大的引導基金規模,為我國資本市場健康發展、科技創新和產業轉型發揮了重要作用。

趨勢二:母基金越來越貼近行業。

母基金憑借其特殊性,利用資金和政策的組合,充分發揮其在產業引導和加強區域競爭力方面的功能,有效引導眾多大型企業和項目落地,甚至形成大規模的區域產業鏈,帶動地方經濟發展。合肥模式的成功成為一個重要的范例,被全國各地效仿。

隨著創投行業的擴大和母基金運作的更加專業化,近年來母基金開始細分,成立了更加專注的垂直行業母基金。值得注意的是,具有產業背景的CVC日益壯大,成為國內創投行業的生力軍,尤其是在壁壘較高的硬技術和製造領域,表現尤為搶眼。

更難得的是,CVC的投資目標是在相對較短的時間內獲得財務回報,更強調對原有產業生態的協調和補充,因此資金具有長期性,更符合創投行業的長期屬性。

在多重因素影響下,近年來我國母基金規模快速增長。根據CICC的研究數據,2022年上半年,即使整個市場的籌資規模下降了10%,但中國母基金的新籌資規模反而增長了20%,做到了逆市增長。

趨勢三:母基金「終結」:從跟投到直投。

隨著母基金的成熟,除了傳統的LP,近年來母基金也開始嘗試下台,從事直投甚至領投。

根據《FOF周刊》的《GP生存與發展報告2022——大國周期下的資本轉型》,政府引導基金直接投資和跟進投資的機制開始逐漸增多;直接投資活躍度明顯提升,近兩年直接投資數量超過100筆。

朱克江認為,應引導更多資金參與直投,通過直投行業龍頭或優質企業,引進當地急需的科技產業資源。同時也加快了政府平台人才的培養和培養。母基金直接投資,可以有效做到政府資金的「精準引導」。

山姆基金董事長唐寧也表示,十年前,我們專注於基金投資,打造朋友圈。在過去的幾年里,我們開始大力投資企業。與我們的GP合作夥伴一起,在同一輪投資中獲得寶貴的機會。基於這種合作,我們可以在後續參與被投資企業的幾輪融資。在幫助GP合作夥伴的同時,也幫助企業提供賦能解決方案,做到共贏,創造更大的價值。

同時他強調,這是我們現階段的需求,也需要我們的GP夥伴做出一些改變。

趨勢四:母基金「投早投小」

近年來,隨著國際關係的複雜化,中國越來越重視硬科技領域的產業布局和引導。在政策上,國家和地方政府給予了充分的鼓勵和支持,尤其是在「卡脖子」的關鍵技術領域,自主創新的機會非常多。

今年8月,科技部、財政部聯合發布《增強企業技術創新能力行動計劃(2022-2023年)》,再次明確指出要加強創業投資等金融對企業創新的支持。建立財政支持科技創新體系常態化協調機制。鼓勵各類天使投資和創業投資基金支持企業創新創業,深入落實創業投資稅收優惠政策,引導創業投資企業投資早、小、硬科技。

這符合引導母基金的投資目的。該基金為創新成果應用的風險投資和資本放大提供有力的資金支持。朱克江強調,政府投資引導的核心功能是「資產配置能力」。在產業創新的早期或初期,往往是市場失靈的領域,迫切需要也最能體現政府對市場資源的引導和配置。

在國家利好信號的指引下,政府引導基金和整個股權投資行業正以更長遠的眼光回歸更穩定、更可持續的狀態。同時母基金進行直接投資,都是在風險相對較高的天使領域,成為近年來政府基金行業的又一探路者。

據FOFWEEKLY統計,政府引導基金投資的種子/天使輪占比從去年的1.88%上升到今年上半年的2.84%;VC/PE市場的種子/天使輪占比從去年的1.72%增長到今年上半年的3.66%。未來,越來越多的投資會更加關注那些高成長性、創新型的科技項目。

趨勢五:母基金面臨退出壓力,S交易迎來機會。

隨著國內股權投資行業的發展,股票型基金的規模已經非常大。基金業協會數據顯示,截至今年5月底,現有私募股權投資基金和創業投資基金總規模為13.4萬億元。2009-2012年成立的股權投資基金中,仍有約2300只基金尚未退出。

母基金也存在退出壓力。據統計,目前約有4000億引導基金正在進入退出期,未來兩年約有1萬億引導基金即將進入退出期。我國政府引導基金髮展已經進入存量優化時期。

由於資金到期和資金使用效率的現實壓力,LP對退出指標的關注逐漸從IRR轉向DPI,真金白銀的退出成為衡量GP投資能力的真正標尺。唐寧認為,在當前的環境下,政府採購已經到了需要綜合考慮來解決甚至是最重要的問題的階段。

面對行業退出的壓力,傳統的IPO和M&A退出早已不能滿足市場需求。為豐富私募股權基金退出管道,北京、上海等地相繼啟動私募股權交易,開展私募股權、創投股權的托管、轉讓、質押登記等服務。今後,這一試點的範圍將逐步擴大。此外,2022年7月,證監會啟動私募基金、創業投資基金向投資者實物派發股票試點工作。

值得注意的是,S基金在股票型基金退出中的作用越來越顯著。除了私募股權轉讓平台,地方政府也開始在S基金上發力,在一系列配套政策的支持下。例如,今年4月,北京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與中國科學院共同發起設立北京科技接力私募股權基金管理公司S-fund,目標交易規模200億元。此前,通州區出台《通州區支持基金集聚發展私募二級市場辦法(試行)》,支持S基金設立和交易。

然而,S-trading在中國的發展時間很短。朱克江表示,S基金的大量交易預計需要一個過程。他認為,無論是政府還是市場,都將更加注重三大問題來尋求突破:

首先是流動性。對於國有LP來說,如何通過有效的方法順利回籠資金,需要GP更加主動地管理流動性。據中執會統計,2020-2021年,以引導基金為主的國有交易方數量兩年大幅增長,其中作為買方的交易量增長近8倍,表明引導基金不僅充當賣方,還將投資目光轉向二手優質資產,扮演買方角色。所以資金回籠會在更活躍的流動環境中找到更多的途徑。s交易在基金流動性方面發揮著更大的作用。

第二是定價。國內大部分S交易都是被動的機會主義交易。隨著市場的成熟,所有交易者都需要S交易來主動配置資產,形成系統化的投資風格。因此,定價成為核心問題。這對於國有LP來說是一個非常敏感的問題。

第三,金融服務。要服務好流動性,就要強化S基金的金融工具屬性,而不僅僅是單純的考慮。

更多信息請下載21金融APP。

推薦閱讀

財務分析提前布局「衰退」。海外買家7月份增持美國國債704億美元。

night119

中泰資產管理集團|我們可能低估了美國貨幣政策對國內債券市場的影響。

night119

好糾結啊!基金一回本,就調整。你想賣掉它嗎?靈魂拷問:買基金的目的是為了回本?

night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