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維京戰士簡史:真實的「狂戰士」,子虛烏有的「女武士」

維京戰士簡史:真實的「狂戰士」,子虛烏有的「女武士」

  維京人樂戰好鬥,這是一種歷史共識,從西元8世紀開始,一直到西元11世紀,維京人稱霸於歐洲海洋,沒有人是他們的對手。維京戰士戰技嫻熟、輕生重死,任何士兵都不想在戰場上遇到這群北歐海盜。然而,正是由於維京戰士給旁觀者留下了十分震撼的印象,所以關於維京戰士的傳說也「走了樣」「摻了水」,人們以訛傳訛,認為維京人內部有嗜戰如命、脾氣暴躁的狂戰士;英姿颯爽、氣勢洶洶的女武士。但其實,維京戰士中確實有狂戰士,但沒有女武士

  不戰鬥毋寧死——狂戰士

  維京人中確實有一種狂戰士(Berserker),他們嗜殺好戰、隻進不退,堪稱「戰場煞星」。維京人認為狂戰士之所以能有超乎常人的戰鬥能力,身體中流淌著舍生忘死的暴怒血液,完全是出於戰神奧丁的偏愛。在北歐瓦爾哈拉(Valhalla)傳奇中,狂戰士被稱為「奧丁的鐘愛」,他們「不穿盔甲就向前猛沖,不時啃咬著盾牌,有如瘋犬狂狼。」他們的胳膊好比野熊和野豬……火燒、刀砍都傷不了這群戰士,他們會陷入癲狂無法自拔。」

  瑞典版畫,圖右披著狼皮者就是狂戰士。

  狂戰士的癲狂狀態被稱為「Berserkergang」,這個詞至今仍在使用,在英語頂用來描述「抓狂」。狂戰士進入癲狂時啃咬盾牌的形象並非空穴來風,在十二世紀流行於北歐的劉易斯棋中,就有咬盾牌的戰士。在現代人看來,狂戰士恐怕是「失心瘋」的表現,但實事求是地說,在冷兵器時代,戰場上的氣勢往往會左右勝負,而心無旁騖沉湎於殛斃中的戰士,往往能從精神和現實角度給敵人造成致命打擊,狂戰士不是瘋了,而是渴望勝利。

  劉易斯棋中的維京戰士

  狂戰士之所以能進入癲狂狀態,並非奧丁的「眷顧」,從留存至今的文獻看,這些醉心於殛斃的戰士,可能是因為過量飲酒而產生了幻覺,從而失去了對死亡的恐懼,所以總能在戰場上爆發出「天崩地裂」一般的戰鬥效果。

  狂戰士的形象常與狼、熊兩種猛獸密切相幹,甚至有專門的詞「ulfhednar」來描述披著狼皮的狂戰士。從詞源上分析,狂戰士「berserker」這個詞,本就是由古代北歐語的中「ber」(熊)、「serkr」(上衣)兩個字根組成的,所以他們總會在踏上戰場前披上熊皮或者狼皮。這種裝扮既可以當防禦用的皮甲,也可以從視覺上讓敵人恐懼,造成心理壓力。

  披著熊皮的狂戰士

  當然,除了裝扮「唬人」,狂戰士本身也必須樂戰好鬥,在北歐史詩《埃吉爾薩迦》中,就描述了一位狂戰士和他的暴脾氣家族,狂戰士在參加家族聚會時,時常無法壓制內心中的暴怒,以至於必須「到海邊擊打石塊或巨樹」,否則在怒不可遏之下會誤傷親人。

  在戰場上酣戰,或許所有維京戰士都會被環境感染,從而陷入暴怒的恍惚中,但這都是無意識的行為,只有狂戰士是刻意、主動地進入癲狂狀態的。在一首紀念挪威哈夫斯峽灣之戰(Battle of Hafrsfjord)的詩中有這樣的記載:狂戰士披著狼皮嚎叫,他們的咆哮聲讓敵人的武器顫抖。

  18世紀冰島繪制的奧丁像

  狂戰士的威懾力在維京戰士中不可或缺,可以說是維京人戰鬥的一個法寶,狂戰士不怕刀劍,但最終卻被文明社會所「擊敗」。西元11世紀後,由於基督教在斯堪的納維亞不斷傳播,教會為了讓當地人摒棄以奧丁為首的神話信仰,極力貶低奧丁,跟奧丁緊密相連的狂戰士也被牽連,他們被塑造成了莽夫和不受歡迎者。教士們掌握著傳播知識的權力,他們肆意篡改狂戰士的形象,最終將這種維京戰士描繪成了暴徒、罪犯和賊寇

  後來,冰島的法律乾脆將狂戰士視為罪犯,任何嘗試還原狂戰士癲狂狀態的人,都將被監禁或流放。大眾形象崩塌之後,狂戰士這種特殊歷史時期的特殊戰士,只能拖著疲憊的身軀走下了歷史舞臺,他們的身影從此隱入了文字中。與狂戰士的暴躁不同,傳說維京人還有另一種比較「文雅」的戰士——女武士,只不過這種特殊的戰士壓根不存在。

  臆造的產物——女武士

  維京傳奇中偶爾會出現一些女性戰士,被稱為「持盾侍女」,她們的形象常常跟女武神混淆。女武神,又稱瓦爾基裡(Valkyrja),是奧丁的侍女,負責將陣亡的英雄們從戰場引導至英靈殿。女武士之所以會跟女武神搞混,是因為二者形象確實多有重疊,她們都跟戰場息息相幹。根據羅馬文獻記錄,日耳曼人打仗時,女性不會置身事外,她們會在戰場上為男人們搖旗吶喊,甚至有些還會親自上陣搏殺。從羅馬文獻就能看出,北歐地區流傳著勇武女武士的傳說,其實有現實的原型。

  女武神瓦爾基裡

  斯堪的納維亞地區挖掘出的古墓似乎也佐證了女武士的存在,維京女人的墓中時常會有長矛、匕首陪葬。然而,不管是薩迦傳奇還是考古證據,其實都隻證明一些維京女人能夠接觸兵器,使用兵器,並不代表她們真的會上陣打仗。

  北歐薩迦傳奇中所提及的女武士,基本非富即貴,她們不事生產,所以享有充分時間與資源訓練武藝,將自己培養成維京戰士。不過,一般的維京女性並無閒暇時間接受軍事訓練,她們的主要工作還是保證家人能夠吃飽穿暖。但即便是貴族維京女戰士,基本上也不會出現在戰場上,就像《三國演義》中吳國的孫尚香一樣,這些奇女子僅僅愛好武藝,但根本不會參加戰鬥。

  在現存的傳奇文獻中,維京女戰士出現在戰場的記錄百裏挑一。據記載,綽號「藍牙」的挪威國王哈拉爾德在跟瑞典人作戰時,有兩位持盾侍女,她們率領遠方計程車兵協助哈拉爾德作戰。不過歷史學家懷疑這段記述只能算半史實:這場戰爭很可能確有其事,發生在瑞典南部,但關於戰爭內容的記載,比如女武士的參戰,卻有極大的杜撰嫌疑。

  從歷史角度看,維京女武士雖然具備上陣作戰的能力,但這不代表她們真的會跟敵人兵戎相見。在維京時代,除了維京人自己的傳說很少提及女武士,就連英倫三島的盎格魯-薩克遜諸國,以及法蘭克王國的編年史中,也從未提及戰場上的女武士。如果當時戰場上確實活躍著維京女戰士,史家不可能忽視這樣一群「風格迥異」的戰士。那麼,現代人腦海中維京女武士的形象又是從哪來的呢?

  雖然正史不著,傳奇不載,但在一些民間故事中,仍然有不少維京女武士的身影,這也就是女武士形象的來源。比如在維京傳奇的大本營冰島,就時常出現維京女武士的故事橋段,在這些故事中,女武士不為民族和國家而戰,只為保護自己的家庭、名聲拔劍迎敵。這些故事背後的隱喻其實不難猜測:在維京時代,維京人縱橫四海,四處拓荒,婦女隨丈夫移民到陌生的土地,新世界處處都存在著危險,當丈夫出征,或者危險突然降臨時,這些堅強的女性自然會拿起武器,為了捍衛家園與敵人一戰。不過,婦女拾起武器畢竟只是一種有限的自我保護行為,並不能算是以「戰鬥為生」的女武士。除了臆造的幻想,在維京人的歷史中,並不存在如母獅一般驍勇的女武士。

  維京戰士的意義

  維京人崛起於北方苔原之上,靠著利劍和長船征戰四方,建立了無數殖民地,他們是戴著牛角盔的戰士,用咆哮聲震懾不肯投降的敵人;他們是貪婪成性的海盜,所到之處片甲不留;他們也是探險家,用足跡丈量文明世界的邊界。雖然很遺憾維京歷史中並沒有女武士,狂戰士也被新的信仰棄如敝履,但維京戰士的價值並沒有因此而黯淡,他們身上粗獷、蠻橫和魯莽的特點,對同時代的人來說是災難,但對整個人類歷史來說,卻是不可或缺的珍貴標本。

  參考資料:

  《北歐神話》卡羅琳·拉靈頓

  《薩迦選集》石琴娥主編

  《維京時代:從狂戰士到海上貿易的開拓者》安德斯·溫羅特

  《北方以北:維京人的航海與薩迦中的北歐歷史》埃莉諾·巴勒克拉夫

  《試論維京時代斯堪的納維亞的早期社會及其基督教化》餘雄飛

>維京戰士簡史:真實的「狂戰士」,子虛烏有的「女武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