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美元「收割」,日元仍處於50年低點。如何拯救日本經濟?

被美元「收割」,日元仍處於50年低點。如何拯救日本經濟?

盡管最近幾周日元對美元走強,但日元的實際價值仍處於50年來的低點。

在過去的幾周里,關於美國通貨膨脹改善的消息不僅推動了美國股票和債券的價格,也推動了日元的價格。11月3日至12月6日,美元兌日元從148跌至137,意味著日元升值。這不是巧合。日美利差擴大吸引資金從日本流向美國,降低了對日元的需求,利差縮小則相反。美國利率和日元的大起大落反映了美國通貨膨脹取得的進展。

然而,當美國的通貨膨脹恢復到正常水平時,日元仍然會比過去疲軟得多。截至去年10月,日本央行衡量的「實際有效」日元匯率相對於所有貿易夥伴是半個世紀以來的最低水平。該指標考慮了日本與其他國家價格走勢的差異,以便更好地反映競爭力。這一創紀錄低點反映了比近期利率波動更為根本的東西。日元走弱是因為日本經濟走弱。

被美元「收割」,日元仍處於50年低點。如何拯救日本經濟?

幾十年來,日本一直保持著貿易順差。但在過去十年中,日本主要遭受貿易逆差,即使日元實際匯率比1994年至2012年間的匯率低30%。過去,日本公司用質量來競爭和發明創新的必需品,但現在他們用低價來支持出口。

以曾經是日本出口巨星的電子產品為例。2000年,日本電子企業的貿易順差達到gdp的1.3%。如今,該行業出現了貿易逆差。此外,即使這些公司在成本更低的其他國家生產產品,他們也很難與之競爭。從2010年到2020年,盡管全球電子產品需求激增,行業擁抱全球製造,但日本電子企業的全球銷售額下降了30%。

電子行業並不是日本經濟中唯一失去國際競爭力的行業。全球競爭力取決於掌握當今的數位技術。根據車型的不同,現代汽車的軟件和相關數字硬件的價格約為5000美元至10000美元。然而,在64個富裕的工業化國家中,日本公司在投資於數位技術的每一美元的收入中排名第53位。

被美元「收割」,日元仍處於50年低點。如何拯救日本經濟?

日元貶值不僅反映了日本的經濟困境,還加劇了日本的經濟困境。弱勢貨幣造成的損害和強勢貨幣造成的損害一樣大。以日本為例。如此低的日元匯率帶來的任何好處都遠遠超過其成本。很少有日本經濟學家相信日本央行的聲明,即今天疲軟的日元將帶來淨收益。

畢竟,疲軟的日元並沒有像過去那樣提振日本的出口和GDP。這不僅是因為電子等行業的競爭力在下降。例如,日本汽車製造商仍然具有競爭力,但其85%的海外銷售依賴於海外生產,而不是出口。

更糟糕的是,日元貶值大大降低了實際薪水,從而降低了消費者的購買力。這是因為經濟疲軟導致日本特別依賴的進口密集型食品和能源產品價格大幅上漲。在過去的18個月里,以及在過去的10年里,日本總價格上漲的90%來自這些產品。自2012年以來,日本經濟其他部門的價格僅上漲了2%。

被美元「收割」,日元仍處於50年低點。如何拯救日本經濟?

這與日本銀行試圖創造的2%的年通脹目標相去甚遠。為不可或缺的進口商品支付更高的價格,並將收入從日本家庭轉移到海外生產商,這增加了日本跨國公司的利潤,同時削弱了GDP增長。日元疲軟,加上增稅和薪水停滯,是2019年(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前)實際消費支出比2013年低近1%,現在低2.6%的主要原因。在戰後時代,日本家庭消費從未出現過如此持續的下滑。

一些人聲稱日本銀行可以通過提高利率來對抗日元的疲軟。但事實真的是這樣嗎?將利率維持在接近零的水平達四分之一個世紀之久,讓許多日本企業沉迷於自由資金。今天,37%的銀行貸款利率低於0.5%,其中一半的銀行貸款利率低於0.25%。突然提高利率將意味著許多擁有數百萬員工的公司的償付能力會突然大幅下降。

日本需要紮實的改革來提高其潛在生產率和創新,而不是金融操縱。日元貶值敲響了警鐘。

(以上觀點來自卡內基國際事務倫理委員會高級研究員理查德·卡茨)

推薦閱讀

真是驚喜!日本國內生產總值在第三季度意外萎縮,這是一年來的第一次。

night119

5年40萬億!日本軍費飆升,醞釀大動作?軍火巨頭暴漲137%,新一輪軍備競賽?高盛警告:全球熊市持續

night119

日本想購買美制戰斧部署在潛艇上…

night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