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說一說日本妖怪文化中的「付喪神」以及與中國「魅」的淵源

說一說日本妖怪文化中的「付喪神」以及與中國「魅」的淵源

  日本器物所化的妖怪「付喪神」

  

  日本是妖怪大國,在民間有著大量關於妖怪的傳說,妖怪種類加起來大約有六百多種。

  在日本人的眼中,一花一草,甚至在常人看來不具有生命的日常物品,都具有靈性,並且可以成精成怪。也因此,日本當今的文化雖然提倡「斷舍離」,把家裡不需要的東西扔掉,但是在丟棄每一件器物時,人們也一定會好好地感謝每一件物品,感謝它們曾經的幫助。

  在日本的妖怪家族中專門有一類器物所化的妖怪,被稱作「付喪神」。相傳一件物品被用到99次就會成為精靈,若是遭到拋棄就會心存怨念,借由環境的陰陽之變,從而化身成為鬼魅到人間來作亂。

  日本傳說中的匙鬼、笙鬼等付喪神,都是半人半妖的形象。還有我們比較熟悉的日本動畫《咯咯咯的鬼太郎》中的唐傘妖怪,也屬於付喪神的一種。它原是人們用久了的雨傘,因為被主人拋棄後產生怨念,就變成了妖怪,經常通過惡作劇的方式去報復拋棄過自己的主人。

  據說在日本中世紀,因為手工藝的顯著發展,手工藝品得以大量生產並流通,並且隨著商業規模的逐步擴大,許多曾經只有貴族才能擁有的物品,大量被平民獲得,人們開始不懂得愛惜東西,這就是付喪神形成的主要原因。

  日本最古老的百鬼夜行畫作中的「付喪神」

  說到日本的妖怪文化,大家首先想到的可能就是「百鬼夜行」。

  破舊的茶壺、傘、琵琶等成群結隊地在夜晚的街道上遊行,不小心看到的人就會遭到詛咒無緣無故地死去,這就是日本非常有名的「百鬼夜行」傳說。

  起初「百鬼夜行」只是作為一個詞語存在。後來,日本的許多妖怪畫師將這些妖怪的姿態一一描繪出來,並展示在眾人面前。

  其中,日本室町時代幕府禦用畫師,同時也是「百鬼夜行繪卷」妖怪畫開山祖師土佐光信(1434-1525)所創作的《百鬼夜行繪卷(真珠庵本)》,是日本現今留存下來的最古老的百鬼夜行畫作,被認為是國家級的重要文化遺產。

  在這個全長七點三五公尺、高三十三公分的繪卷中呈現的妖怪們,就有許多取材於日本妖怪傳說中與日語發音相同的日語「九十九」,即日本妖怪付喪神。

  據說,寄宿著神明的器皿,也就是日本傳說中的九十九神,善待他們便會有好運相伴;若不好好對待的話,他們就會變成荒神,給人們帶來無窮無盡的災禍。

  土佐光信創作的《百鬼夜行繪卷》中的「百鬼」,指的正是人們日常生活中使用的各種器物中,因為附著靈魂從而具有了生命力的各種妖怪們。在他筆下誕生的各種付喪神,相貌似人似鬼,造型栩栩如生,看上去不僅不可怕,反而讓人感受到妖怪們有趣、調皮可愛的一面。

  比如土佐光信創作的《湯匙古扇怪》圖中,湯匙怪和古扇怪正在追趕一隻被黑布遮住了身體的小妖怪。其中,湯匙怪身材細長,古扇怪則是矮胖矮胖的,首先給人形成了視覺上的詼諧對比;然後他們瞪著圓圓眼睛、張牙舞爪的樣子,就好像一對正要進行惡作劇的小朋友,在一定程度上消解了人們對於妖怪的恐懼之情。

  

  土佐光信《湯匙古扇怪(局部)》

  

  中國的「魅」與日本付喪神的淵源

  據說,日本「付喪神」這個詞的意義最早源於中國古代的「魅」。中國戰國到東漢時期,就已經出現了包含「魅」的「老魅」、「精魅」、「物魅」等詞語。

  東漢許慎的《說文解字》裡這樣解釋:魅,老精物也。

  也就是「物老成精」的意思。可以說,中國的「魅」就是日本「付喪神」的文化靈感和來源。

  中國的志怪小說的鼻祖《搜神記》的作者幹寶對於妖怪是這樣定義的:「妖怪者,蓋精氣之依物者也,氣亂於中,物變於外,形神氣質,表裡之用也。」

  這段話翻譯成白話文就是:妖怪,是陰陽元氣所依附的物體。元氣在物體內惑亂了,物體放在外形上發生了變化。形體和氣質,是外表和內在這兩種要素在物體上的作用體現。這裡對於妖怪的定義與「付喪神」的「物久成精」之說可謂有異曲同工之妙。

  幹寶也在他的《搜神記·飯臿怪》中記載了這樣一個故事:魏景帝景初年間,鹹陽縣胥吏王臣家裡有怪物,無故會聽見拍手互相呼喚的聲音,觀察後卻什麼都看不見。他母親晚上做事疲倦了,靠在枕頭上睡覺休息。一會兒,她聽見臺下有呼喚的聲音說:「文約,為什麼不過來?」頭下的枕頭回答:「我被枕住了,不能過來。你可以過來和我一起吃喝。」到天明一看,原來是飯臿。於是立即把它們聚在一起燒掉,家裡的怪物從此便絕跡了。

  

  

  中國古代類似 「飯臿怪」這樣的器物精怪傳說還有很多。但隨著佛教的傳入、道教的發展,器物妖怪和其他妖怪一樣,難逃被消滅的命運,最終也就僅僅停留在了志怪小說中。

  

>說一說日本妖怪文化中的「付喪神」以及與中國「魅」的淵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