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豆瓣高分《花牌情緣》:日本和歌何以有著跨越千年的力量?

豆瓣高分《花牌情緣》:日本和歌何以有著跨越千年的力量?

  

  青年同志們必須記住,想要連跑帶跳的把過去的一切文化遺產得著,那是辦不到的,這需要有堅定的頑強性和艱苦的勞力,要知道在這條路上克服困難,這件事本身就是非常好的興奮劑——奧斯特洛夫斯基

  電影《花牌情緣》系列描述了三個少年因花牌而結緣的故事。

  花牌情緣

  左:綾瀨千早 中:真島太一 右:綿谷新

  女主人公叫綾瀨千早,而另外兩個少年是她青梅竹馬的男生,一個是真島太一,一個是綿谷新。

  整個故事由花牌串聯起來,中間穿插了師生情、友情,更有女主人公和兩位男主之間的三角戀情。

  電影的成功之處在於巧妙地運用花牌上的和歌(以五七、五七七共五句計31個字組成的日本詩)表達出主人公當時的心境。整部作品融合了和歌藝術和人物情感,表現出撼動人心的力量。

  歌牌

  可能很多人不明白花牌究竟是什麼,花牌是《小倉百人一首》(天智天皇到順德天皇間傑出歌人的100首和歌作品)所衍生出的紙牌,正確的譯法應該是歌牌,花牌是另一種不帶和歌的紙牌,只是因為臺灣那邊誤譯為「花牌」,就一直沿用了這個名字。電影中的花牌叫歌留多,也就是所謂的歌牌,歌牌上記錄的是小倉百人一首的內容。

  小倉百人一首深受中國古代的詩歌影響,語言凝練,簡短又包含豐富的感情。

  但就像中國的傳統詩詞一樣,代代流傳下來,日本和歌也通過獨特的方式,跨越千年,傳入尋常百姓家中,成為人們茶餘飯後的消遣活動。

  那麼,和歌是如何跨越千年,傳承至今的呢?

  一、遊戲讓和歌妙趣橫生

  中國古代,古人們狂背四書五經,他們廢寢忘食,懸梁刺股,只為考取功名,出人頭地。

  相比之下,日本的和歌學習要顯得輕松許多,因為它用遊戲的方式讓每個人都能夠體味到其中的樂趣。

  和歌過去是日本的一種宮廷遊戲。古代日本的內侍,有個很獨特的要求,就是必須掌握書法、管弦、和歌三項本領。這一觀點可以在《枕草子》中得到佐證,村上天皇的妃子芳子還沒有入宮的時候,其父藤原師伊曾教誨她:

  「首先應該學會書法。七弦琴要彈得超過眾人。此外,必須熟記《古今集》和歌二十卷。」

  平安時代到鐮倉時代發展出「歌合」這種遊戲形式(即和歌比賽),「歌合」同相撲非常像,參加歌合的歌人分成兩組,針對指定的命題,左右兩組各作一首和歌,由評判者裁定後決勝負。女性也能參與。現在發展為紅白歌會,因而從日本每年舉辦的紅白歌會中,我們可以窺見當時比拼和歌優劣的盛況。

  還有一種形式叫詩合,也叫鬥詩,是漢詩之間的比拼,女性是不能參加的。

  更有所謂的詩歌合,即漢詩、和歌兩者相互競爭,也是別有趣味。在藤原公任創作的《和漢朗詠集》中有相幹描述,最早的歌合是仁和元年舉辦的民部卿行平家歌合。

  歌合

  但是和歌並不是一種隻限於貴族的高雅藝術,它也通過歌留多這種競技比賽的方式,走入了普通大眾的視線。歌留多上的歌牌就是小倉百人一首中的100首和歌。玩牌的人,要根據聽到的上句,在最快時間內搶到帶有下句的歌牌。

  聽起來很容易,但實際上,一個人要在最快的速度搶到這張牌,必須要熟知這100首和歌且要有很強的記憶力和反應能力,還要出手快,是個急需體力的活計兒,所以「歌留多」也被戲稱為「榻榻米上的格鬥技」。

  《花牌情緣》中,千早在每一場比勝過後都會累趴在地上。

  打和尚

  除了「歌留多」,還有一種「打和尚」的抽牌遊戲(日語「坊主めくり」,翻到和尚牌就要將之前拿在手中的牌全部打出重來),不識化名的小孩子也可以玩,紙牌上同樣印有和歌和歌人頭像,只是遊戲規則不同,拿到紙牌最多的人獲勝。雖然「打和尚」不需要記住和歌,但長時間看到紙牌上的和歌,小孩子會在潛移默化中記住和歌內容。

  老少皆宜的日本和歌,就這樣以遊戲的形式一直流傳了下來。

  二、親民氛圍的成功營造

  《花牌情緣》的播出,可以說在日本掀起了一陣和歌高潮,很多學生自願報名參加歌留多大賽,參賽人數也隨之水漲船高。這都要歸功於日本的文化輸出效應。

  除了《花牌情緣》,我們熟知的動漫名偵探柯南也出過劇場版《唐紅的戀歌》,用歌牌串聯起犯罪案件,也是掀起了一陣歌牌熱潮。

  日本在動漫影視的宣傳方面做得非常好,刺激了民眾的視覺感官,另外針對民眾的嗅覺、味覺,日本也下足了功夫。京都有個小倉山莊,特別推出了一款百人一首的仙貝。在每一塊仙貝的包裝袋上寫著和歌和對應的歌者頭像。

  這又在好玩的基礎上給百人一首添了新的附加價值,讀之上口,食之美味。

  而且這樣的仙貝也可以用來遊戲,搶到這張牌後,我們再默默地把仙貝吃掉,這樣的歌多留是不是更有趣味呢?

  更是有商家直接將百人一首印在了餅乾上,做成了歌牌煎餅。

  文化之美與食物之美合二為一,可謂是令人大飽眼福,又垂涎欲滴。

  這樣的零食就非常適合於作為伴手禮送人,但其實用和歌做禮物是自古以來就有的習俗。據史料記載,平安時代,貴族男女互贈禮物時常賦詩一首,表達自己的心意。

  而且平安時代還流行「物名」詩,就是將事物的名稱藏入和歌之中,有點類似於燈謎。送人禮物的時候,附贈這樣的物名詩別有趣味。

  物名詩大家藤原輔相的《藤六集》中有這麼一首詩。

  雁の來る峰の朝霧晴れずのみ(かりのくる みねのあさぎり はれずのみ )

  思ひ盡きせぬ世の中の憂さ (おもひつき せぬよのなかの ゆううつさ)

  這句話意思是說,大雁飛來,可山峰上的晨霧還未散,此情此景,我的心也未曾放晴,腦海之中盡是經歷過的那些人世間的苦痛。

  這句詩中就藏著胡桃(くる み),即我們吃的核桃。送人胡桃的時候附上這首歌,自有一種風雅情調。

  像這樣,日本和歌用獨特的方式刺激感官,滲入日本民眾生活的每一個角落,帶給他們不一樣的體驗。

  三、情感共識才是文化傳播之道

  痛之深,憶之切。

  文化的傳播從來都不是容易的,每一次浩浩蕩蕩的文化傳播都有著政治變革帶來的陣痛。

  歐洲啟蒙運動宣揚的民主法制,在浩浩蕩蕩的政權變革中得以強化。秦始皇焚書坑儒以鞏固政權,儒家思想得以延綿千年。

  是以無數人民在歷史的變革中,切身體會到文化的疼痛,留存下這些文化的記憶。

  《花牌情緣》中沒有國破家亡的苦難,只有少男少女的青春情感故事。

  可就是這樣的故事,讓每一位觀眾成為「劇中人」,體會到和歌背後的成長心酸。

  我們來看一下《花牌情緣》中的和歌片段。

  大江奏和花野堇在談論千早的三角戀情時,講到日本史上有一場非常著名的賽歌會,在這個賽歌會上誕生了兩首不分伯仲的和歌,同被收錄於百人一首中。

  這兩首歌是同以初戀為主題,一首是平兼盛所作,另一首是壬生忠見所作。

  忍ぶれど色に出でにけりわが戀は

  ものや思ふと人の問ふまで

  ——平兼盛

  譯文:相思形色露,欲掩不從心。煩惱為何故?偏招詰責人。

  這首詩描述了一個人苦苦暗戀一名女子,試圖掩飾自己的情感,可感情又怎麼能藏得住呢?

  戀すてふわが名はまだき立ちにけり

  人知れずこそ思ひそめしか

  ——壬生忠見

  譯文:春閨初慕戀,但願避人言。誰料蜚語快,傳聞滿世間。

  這首詩描述了一個人喜歡一個女子,可才剛開始戀愛,流言蜚語就不脛而走。

  《花牌情緣》中女主和兩位男主的關係便是這兩首詩的真實寫照,一個告白,鬧得眾人皆知,而另一個默默地把喜歡放在心裡,默默地守護著女主。雙方的感情不相上下,那麼女主究竟會選誰呢?

  在最後一輪的命運戰(即決定勝負的歌牌)中,這樣的情感更是到了巔峰階段。

  讀牌的時候,兩位男主都沒有遲疑,抓住了契合自己心情的一張牌,初戀的愛情和歌牌巧妙地融合到一起。

  再來看太一離開歌牌社之後,千早遍尋一張丟失卡片的場景。

  ほととぎす鳴きつる方をながむれば

  ただ有明の月ぞ殘れる

  ——後徳大寺左大臣

  譯文:清夜子規啼,聲聲碎耳旁。遍尋空不見,殘月曉天長。

  在找到這張卡片的那一刻,千早才明白那種好友離去的苦澀感覺。

  設想一下,當千年的歌牌傳遞到你手上的那一瞬,你會有什麼樣的感悟呢?

  歌牌的魅力就在於,玩牌時的心境融合到和歌之中,是跨越千年的深刻心靈共識。

  因為共識,所以深刻。

  「感」,即感覺是整部電影的核心,也是文化傳播的核心。感覺是淺吟低唱時,你體會到的每一個字所帶來的力量。電影開篇有一個很神奇的鏡頭,名人周防久志還沒有聽到第1個字,僅根據發音的氣息,就拿到了正確的歌牌。

  這就是感覺的力量,和歌中的情感與人產生共識,才能未聞其聲,先知牌面,才有了和歌的傳承。

  四、小結

  其實和歌的傳承之路並不是一帆風順的,和歌同中國的古文一樣,因為涉及到晦澀難懂的古典語法,曾一度被打入冷宮。

  但是和歌通過遊戲的方式減少了枯燥感,增加了趣味性,又通過影視宣傳、美食走近大眾,增添了親切感。

  在長時間與和歌的接觸中,日本民眾體會到背後的深刻感情,就如同《花牌情緣》中的千早一樣,愛上和歌,並將這種文化傳承下去。

  

  參考文獻:

  1、《小倉百人一首——日本古典和歌賞析》 劉德潤

  2、《古今和歌集全評釈》 片桐洋一

>豆瓣高分《花牌情緣》:日本和歌何以有著跨越千年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