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爆發「4萬億核酸腐敗案」,三只「大老虎」落網!我們還查處了一批腐敗官員。

12月13日零點起,陪伴了我們三年的通信行程卡正式下線,這意味著持續了三年的嚴格封控基本結束。

很多人都有這樣的感受:過去三年,一些行業損失慘重,很多品牌倒閉。與此同時,一個接一個,「張」和「張杉杉」都賺了大錢。現在隨著疫情防控優化倡導家庭自測,抗原製造者又發財了。

我們最怕的是,即使在國家的監管下,這些暴利行業也難免有幾顆「老鼠屎」,他們把自己的暴利建立在國家和人民的重大損失之上,讓本來就困難重重的國家抗疫雪上加霜。

這種擔心並非多餘,我們可以從鄰國越南那里驗證。

就在幾個月前,越南爆發了一起涉案金額高達4萬億越南盾(約合人民幣11億元)的核酸試劑案:

一家名為越南科技(Viet A)的越南公司在越南抗擊新冠肺炎疫情期間,與醫院和政府官員勾結,大幅推高了藥箱等基本抗疫物資的價格,牟取暴利。由此,越南三只「大老虎」落馬,此案被稱為代號為「大熔爐」的反腐運動開展以來,越南最大的腐敗案件之一。

雖然我國還沒有出現過如此驚天動地的核酸腐敗案,但在三年疫情期間,還是查處了一批貪官。

1越南醫學專家炮制「抗疫神話」

越南Viet A公司就是一個典型的「對抗流行病模範生」隕落的故事。

2020年3月初,新冠肺炎疫情剛剛開始的時候,世界上只有少數幾個國家能夠自主研發並投產新冠肺炎核酸檢測試劑盒。如果你不能自己生產,你只能依靠世衛組織提供測試材料援助。

為了打破火燒眉毛靠別人吃飯的窘境,越南多次號召國家科技單位和公司從事檢測設備的研制。越南科技部專門批准了總額83萬美元的專項研究基金。

正是在這個時候,一些貪官和越共看到了機會。

Viet A通過「管理」時任越南科技部部長的朱獲得中標合同,一條官商勾結的龐大腐敗鏈條逐漸形成。

他們到底是怎麼勾結的?

首先,在中標後的短短一個月內,Viet A就高調宣布「大獲成功」。

越南媒體把Viet A當民族驕傲,把越南速度當自己的產業來看的時候大讚越南速度!

隨後,越南各部門對其大開方便之門,一筆1510億越南盾(約合4380萬人民幣)的核酸檢測訂單很快獲批,並裝進了Viet A的腰包。

但實際上,時任越南衛生部部長的阮慶龍利用職權,在Viet A kit的註冊號和價格談判中,為該公司「提供了便利」。

然而,無辜的越南人民並不知道。他們相信越南科技部所說的「該產品符合應急使用標準」和「已獲世衛組織認可」,並陸續使用了Viet A生產的核酸檢測儀。

越南爆發「4萬億核酸腐敗案」,三只「大老虎」落網!我們還查處了一批腐敗官員。

兩年間,Viet A生產的核酸檢測劑被廣泛應用於越南全國80%的核酸檢測。在過去的兩年里,Viet A生產的核酸檢測儀已經廣泛應用於越南80%的核酸檢測。

與此同時,越南政府高度讚賞Viet A..2021年3月,越南主管人授予Viet A國家三級勞力獎章。其創始人潘多次接受媒體採訪,成為家喻戶曉的人物。一瞬間,公司的風景沒有什麼不同。

潘郭躍告訴媒體,他出生在越南,世代相傳…字字句句都在為Viet A產品背書,他沒有意識到自己炮制的「抗疫神話」即將破滅。

越南爆發「4萬億核酸腐敗案」,三只「大老虎」落網!我們還查處了一批腐敗官員。

潘國越(圖/越南青年報)潘郭躍(圖/越南青年報)

2.軍政聯合腐敗大案震驚全國,

神話被打破了!

2021年下半年是Viet A公司由盛轉衰的轉折點。

當時,新冠肺炎的delta變種在越南全國範圍內引起了疫情,越南衛生部不得不指示省級疾控中心在獲得授權的情況下自行招標,並「動態」確定試劑盒的採購價格。

也就是說,越南不再大規模依賴Viet A核酸檢測試劑,從而打破了Viet A在核酸檢測試劑上的壟斷地位。

Viet A編織的謊言和套件的價格很快浮出水面。

很多越南人在接觸了其他品牌的核酸檢測試劑後,突然發現Viet A公司的試劑超過了47萬越南盾(約合人民幣135.4元),居然這麼貴。類似套件的價格明明只有17.98萬-38.5萬越南盾(約合人民幣52.3-112元),甚至有的進口套件只要28萬越南盾(約合人民幣81.5元)。「民族之光,是在欺騙我們嗎?」

這個問題無疑引起了越南監管部門的重視。2021年12月初,越南警方在河內、胡志明市等16個省市展開調查,調查結果簡直讓他們大吃一驚。

原來,Viet A套件的參考價格被抬高了45%,該產品根本沒有得到世衛組織的認可。其實Viet A公司提交了申請,但是根本沒有通過!

更何況Viet A的註冊資本只有8000萬越南盾(約合2.3萬元人民幣),員工也只有十餘人,規模很小。這樣一個看起來像草根團隊的公司,能拿下政府大單。背後肯定有東西,有錢開路。

2021年12月18日,Viet A公司創始人兼董事長潘及該公司多名管理層被逮捕。

根據潘的交代,Viet A kit的總銷售額達到4萬億越南盾(約合人民幣11.5億元),公司至少可以獲利5000億越南盾(約合人民幣1.45億元)。

產品之所以能如此順利地進入市場,是因為該公司花了8000億越南盾(約合人民幣2.3億元)賄賂越南各級衛生部門和醫療機構。

其中,Viet A向疾控中心負責人范偉賢行賄約800萬人民幣,就是為了拿下海陽疾控中心的訂單!

消息曝光後,越南全國震驚。越南高層終於像拔胡蘿蔔一樣把腐敗分子一個個揪了出來:

從醫院到軍隊、政府、從地方到中央,至少有25人被查,其中包括一些省級疾控中心的高官,還有三只部級「大老虎」——原衛生部部長阮慶龍、原河內人民委員會主席(相當於市長一職)兼科技部部長朱、原科技部副部長范功佐,均鋃鐺入獄或面臨最高15-20年的刑期。

受此事件影響,2021年越南在透明國際的清廉指數排名從第104位上升至第87位,在普通民眾心中的好感度進一步提升。

3關於普遍腐敗,

中國醫療衛生系統的這些官員已經倒下了。

與企業官員勾結,利用核酸發財,把疫情當生意,是任何一個國家都不能容忍的。

但疫情爆發以來,官商勾結的新聞屢見不鮮。除了越南,南非也在疫情爆發前兩年曝出兩名官員涉嫌從疫情中獲利的新聞。

當然,在我們國家,也有一些這樣的「老鼠屎」。

根據衛生局的統計,在過去三年的疫情期間,中國衛生系統有50多名官員被調查或免職,其中一些人是因為防疫不力,但另一些人則涉嫌嚴重違法違規。在這些違法違規案件中,「內外勾結」核酸檢測機構是最典型的犯罪方式。

樸石醫療是北京市房山區僅有的三家核酸機構之一,也是抗疫以來首批處理的核酸檢測機構。因為實驗室為了盈利承包了更多的核酸檢測,並沒有真正做完,有的樣本直接是陰性。

越南爆發「4萬億核酸腐敗案」,三只「大老虎」落網!我們還查處了一批腐敗官員。

受此事影響,據「清風北京」5月27日消息,北京市房山區衛生健康委員會副主任楊大慶、醫政科科長晉長皓、醫政科三級主任科員邢曼,因在對北京樸石醫學監督管理過程中,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調查。受此事件影響,據「清風北京」5月27日消息,北京市房山區衛生健康委員會副主任楊達青、醫政科科長金昌浩、醫政科三級科長邢滿,因在北京普氏醫藥監督管理過程中涉嫌嚴重違法違規,正在接受組織調查。

11月18日,北京市檢察機關以涉嫌玩忽職守罪對、邢滿提起公訴,以玩忽職守罪、受賄罪對金昌浩提起公訴。「行賄」二字,明確指出金昌浩是蒲式耳醫療造假背後的「保護傘」。

越南爆發「4萬億核酸腐敗案」,三只「大老虎」落網!我們還查處了一批腐敗官員。

除了這起比較明確的案例,這幾個月來,四川涼山州衛健委副主任宋志斌、隴南市文縣醫保局副局長王天明、安徽潁上縣疾控中心主任沈小雷等一批衛生、疾控系統官員落馬,也都是和腐敗問題有關。除了這起相對明確的案件,最近幾個月,四川涼山衛健委副主任、隴南文縣醫保局副局長、安徽潁上疾控中心主任沈等衛生疾控系統官員落馬,均與貪腐有關。

4結論

疫情三年,各行各業受損,疫情防控卻成了一道獨特風景的暴利行業。

從最初的口罩和防護服,到核酸檢測和藥物,再到今天的抗原等等。,每一份防疫物資都支持了很多相關企業。他們有的現在一年的利潤等於之前十年的總和,有的一夜暴富,恨不得上市。

好在監管已經注意到核酸檢測公司一邊造假一邊拆分IPO,對那些借疫情需求快速獲利的公司踩下了「急剎車」。

如果有人想利用疫情的尾巴與官員或商人勾結發財,希望我們可以學習越南,嚴打,讓這些「蛀蟲」感受到痛苦,打消他們的貪念。

本文來自深藍財經

推薦閱讀

柬埔寨加入了,未來越南會加入嗎?

night119

2022年越南人均GDP達到4100美元,相當於中國的水平?

night119

單日下跌5%,越南股市崩盤!發生了什麼事?

night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