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調動一切資源,盡快將金印「皇帝之寶」歸還中國。

越南:調動一切資源,盡快將金印「皇帝之寶」歸還中國。

越南文化體育與旅遊部文化遺產局11月1日公布,經過與法國Millon拍賣行的認真談判,巴黎時間2022年10月31日上午7時30分,越方與Millon拍賣行代表已達成暫停拍賣金印「皇帝之寶」的協議。隨之,2022年10月31日上午10時10分,Millon拍賣行正式宣布將金印「皇帝之寶」從該公司於2022年10月31日拍賣的古董名錄中除名。這反映金印「皇帝之寶」的歸國之路又近了一步。越南文化、體育和旅遊部文化遺產局11月1日宣布,經過與法國米隆拍賣行的認真談判,巴黎時間2022年10月31日上午7:30,越南與米隆拍賣行代表已達成協議,暫停金印《皇帝的寶藏》的拍賣。隨後,2022年10月31日上午10點10分,米隆拍賣行正式宣布,金印《皇帝的寶藏》從該公司2022年10月31日拍賣的古董清單中移除。這反映出金印「皇帝之寶」離回歸中國又近了一步。

越南:調動一切資源,盡快將金印「皇帝之寶」歸還中國。

今後,文化體育與旅遊部將與外交部和其他部委行業共同努力,調動一切資源,盡快將金印「皇帝之寶」歸國。今後,文化體育觀光部將與外務省等各部各業共同努力,調動一切資源,盡快將金印「天皇之寶」歸還中國。

越南:調動一切資源,盡快將金印「皇帝之寶」歸還中國。

努力收集並將金印「皇帝之寶」歸國的決心不僅是為了補充和完善流失海外的古董、寶物和文化遺產收藏品,而還肯定了國家的地位和影響。這有助於肯定黨和國家在保護和弘揚文化遺產價值觀點上的正確性,滿足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文化享受需求,增強年輕一代的民族自豪感,為建設和發展先進、富有民族特色的越南文化做出貢獻。將金印「皇帝之寶」收歸國有的決心,既是對流失海外的古董、珍寶、文化遺產的補充和完善,也是對國家地位和影響力的肯定。這將有助於肯定黨和國家關於保護和促進文化遺產價值的觀點的正確性,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文化享受需求,增強年輕一代的民族自豪感,並為建設和發展先進的越南民族文化做出貢獻。

越南:調動一切資源,盡快將金印「皇帝之寶」歸還中國。

另外,這是一項意義重大的工作,以確保文化遺產的完整性(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文化遺產保護方面非常重視的一項重要內容),同時也體現了越南在履行其已加入的國際公約中的承諾方面的作用。此外,這是確保文化遺產完整性的一項重要工作(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文化遺產保護中非常重視的一項重要內容),也體現了越南在履行其加入的國際公約中的承諾方面的作用。

越南:調動一切資源,盡快將金印「皇帝之寶」歸還中國。

此前,MILLON拍賣公司(成立於1928年,總部設在法國巴黎)2022年10月19日刊登關於將拍賣329件古董,其中包括兩件越南阮朝古董(1802-1945)的信息。上述兩件古董是阮朝明命帝 (1820-1841)年間於1823 年鑄造的金印章和啟定(1917-1925) 年間鑄造的金碗。拍賣會中,凱定帝(1916-1925)的金碗以68萬歐元落槌,為此次拍賣會最高成交價。維新帝(1907-1916)的金牌以7萬歐元拍賣成交。此前,MILLON拍賣公司(成立於1928年,總部位於法國巴黎)於2022年10月19日公布了約329件待拍賣古董的信息,其中包括兩件越南阮朝古董(1802-1945)。上述兩件古董是阮朝明(1820-1841)於1823年鑄造的金印和丁琪(1917-1925)鑄造的金碗。拍賣中,凱鼎帝(1916-1925)的金碗跌至68萬歐元,為本次拍賣最高成交價。維迪奇(1907-1916)的金牌被拍賣出7萬歐元。

越南:調動一切資源,盡快將金印「皇帝之寶」歸還中國。

通過收集的證據,同時專家根據MILLON拍賣行在其網站上發布的拍賣文物信息和圖像進行驗證,與在全國博物館收藏的阮朝金印古董進行比較,可以確認:金印(101號批)是明命帝(1820-1841)於1823年鑄造的印章「皇帝之寶」。這個寶物於1823年明命皇帝時期以黃金鑄造,重10公斤,象徵著越南封建國家君主制中皇帝的至高無上的權力。‘皇帝之寶’的估價為200-300萬歐元。收集到的證據,經專家根據米隆拍賣行在其網站上公布的拍賣文物信息和圖像進行核實,並與國家博物館收藏的阮王朝金印古董進行比對,可以確認該金印(第101批)為明朝明帝(1820-1841)於1823年偽造的印章「皇帝的寶藏」。這件寶物是明朝在1823年用黃金鑄造的,重10公斤,象徵著越南封建帝制下皇帝至高無上的權力。‘皇帝的寶藏’可能價值200-300萬歐元。

越南:調動一切資源,盡快將金印「皇帝之寶」歸還中國。

此次還拍賣了許多阮朝的珍貴古董,如明命帝、維新帝、啟定帝、保大帝的勛章、徽章、錢幣、金杯等。許多珍貴的阮時期的古董,如明朝皇帝、魏新帝、丁琪皇帝和寶大皇帝的獎章、徽章、硬幣和金杯也在這次拍賣中。

推薦閱讀

從北京回來後,西方的躁動提醒越南,與中國的合作需要一點點心。

night119

越南,我們還能成功嗎?關於越南的十個問答

night119

越南經濟和法律趨勢12月號

night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