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這部無厘頭的校園戀愛喜劇,讓我夢回自己的青春

這部無厘頭的校園戀愛喜劇,讓我夢回自己的青春

  

  在今年四月番中,提前「校園戀愛喜劇」,我相信,大多數讀者的第一反應都會是大名鼎鼎的《輝夜大小姐想讓我告白第三季:究極浪漫》

  雖然漫畫已經朝著崩壞的方向一路狂奔,輝夜化身攝影師,白銀化身炒面人,令人不得不感慨赤坂筆下「優秀的匹配機制」。

  但第三季的動畫制作質量還是頂呱呱的,劇情進度也還沒到崩壞的地方,建議A1緊急聯繫一波MAPPA接盤第四季。

  不過,我今天要推薦的,並不是這個大夥已經耳熟能詳的老牌強隊,而是一部由B站參與投資制作的漫改新作。

  這部校園戀愛喜劇,就是——

  《測不準的阿波連同學》

  如果說,《輝夜大小姐》的笑點是一群設定上很NB的人一本正經地做一些蠢事。

  那《測不準的阿波連同學》的笑點,就是兩個設定上沒什麼大不了的普通學生,若無其事地實現了高中生腦海中常見的狂想。

  男主主角這兩個面癱,以一種最古井無波的方式,搞出了最讓人大跌眼鏡的操作。

  說實話,我最開始會留意到這部動畫,完全是因為男女主的互相認識的契機:

  鄰桌的無口無表情少女掉了塊橡皮,少年幫她撿了起來,兩人的故事由此展開。

  雖然這個契機聽上去有點老套,但卻莫名戳中了我的奇怪xp——因為武內崇和奈須蘑菇最開始也是這麼認識的!

  《阿波連》的故事,也和武內崇和奈須蘑菇的故事有一定相似之處。

  少女神秘而不可捉摸,和其他人保持著神秘的距離感,可少年卻鍥而不舍地想辦法和她對話,最終兩人的電波對上了。

  這部動畫之所以叫「測不準的阿波連同學」,正是因為女主阿波連有著「測不準」的特性。

  她無法把握和他人間的距離,說話的聲音,總是像從很遠的地方傳來,細不可聞。

  有評論吐槽得很好,阿波連就是出生的時候忘拿聲卡了(笑)。

  為了聽清她的聲音,來堂剛開始可沒少吃過苦頭。不僅經常被無視(其實是因為沒聽清阿波連的聲音),還在物理上遭受了重擊。

  他在偶然間發現,阿波連和他物理貼貼的時候,聲音會無比清晰。

  由此,他做出了一個合理的推斷——是骨傳導!固體傳遞聲音的效率更高,所以兩人貼在一起的時候,能聽清楚她的聲音!

  當他把這個想法告訴阿波連之後,他的苦日子就開始了。

  阿波連每次和他說話,他都必吃一發火箭頭槌,明明她身高這麼矮,蹦起來卻能對男主的額頭重拳出擊。

  幾輪下來之後,別說是阿波連的聲音了,他是什麼聲音都聽不清了,耳朵裡只有耳鳴。

  最後,這個問題以一種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方式解決。

  為了聽清阿波連的聲音,他的聽覺在不知不覺間已經進化到可以聽清細小的聲音了。

  即使阿波連沒有和他物理貼貼,只是站在他面前以正常音量說話,他也能聽清了。

  阿波連還有一個特性——不會把握和他人間的距離,經常不知不覺間就已經懟到來堂臉上了,明明身材那麼小一隻,突然懟近還是有幾分壓迫感。

  上課的時候也直接靠在來堂身上,旁若無人地貼貼。

  給來堂餵食肉丸子的時候,剛開始也是淨往他的臉上懟,完全找不準他的嘴在哪裡。

  回家的路上,她看到抓娃娃機之後,她那張臉也是喜聞樂見地貼在了玻璃隔板上,好好的圓臉硬是被壓平了。

  看來,這個測不準原理不僅對人有效,對物品也有效。

  既然阿波連已經把「想抓娃娃」寫臉上了,來堂自然不會無視,他主動上前,投出硬幣,親自上手抓娃娃。

  然後,來堂投了一堆幣,連一個娃娃都沒抓上來。

  阿波連看不下去了,自己親自上陣,為了彌補身高差還在腳下墊了個箱子。

  一向不擅長把握距離的阿波連,卻在抓娃娃這件事上得心應手,一會就抱著一堆娃娃滿載而歸。

  她把所有娃娃都送給了來堂,作為來堂努力聽到她的聲音的謝禮。

  來堂思索了一下之後,從其中拿出一個回贈給了她。

  抓娃娃這件事,算是阿波連和來堂相處的經典范式。

  問題一般由阿波連而起,來堂使盡渾身解數,操作千變萬化,試圖解決問題,但依然吃癟。

  最後,這個問題就被阿波連自己輕描淡寫地解決了。

  盡管從最後的結果來看,來堂的很多操作「全 部 木 大」,可是,正是他這種不懈努力的態度,融化了阿波連心中的冰山。

  阿波連曾經因為無法把握和別人的距離,太過於靠近他人而遭到疏遠,因此,她一度下定決心,不再接近任何人。

  如果不是來堂主動踏出了第一步,他們間的故事根本不會開始。

  一邊制造喜劇效果讓觀眾開懷大笑,大笑之餘還有點暖心的小感動,這算是高質量戀愛喜劇的傳統藝能了。

  而《阿波連》最為獨特的地方,是它的謎之真實感。

  阿波連和來堂的這些個互動,不一定都是高中生經歷過的,但一定是高中生腦補過的。

  例如,兩人在關係走近後,總是會一起回家、一起吃午飯。

  這非常符合我印象中的高中生活——學生們所能想到的最為親近的操作,大概也就是這樣,盡可能長久地膩在一起。

  當然,如果是男生和男生之間的話,也許還得加一個「一起上廁所」(笑)。

  最為幸福的事情,莫過於兩人在各種需要結對的集體活動裡被分到一組。

  這個集體活動做什麼不重要,不管是在操場上塵土飛揚的體育課,還是在窗明幾淨的教室裡開展的興趣班。

  重要是兩人又能名正言順地膩在一起,再一次印證「男女搭配,幹活不累」的道理。

  劇中人物的某些互動,也讓我聯想到了曾經的自己。

  例如,在和身材高大的閨蜜一起回家的路上,雨正在下,個子矮矮的阿波連努力地把手伸得老高,在兩人的頭頂撐起一把傘。

  曾經我也在走回寢室的路上,因為雨很小,故作瀟灑不打傘,但矮我一頭的同學卻堅持把傘撐過我的頭頂。

  來堂送過阿波連一個小玩具,這玩具可以說乏善可陳,就是能在指尖上旋轉的陀螺。

  但阿波連愣是連著玩了幾天,好像完全不知疲倦,直到她終於玩膩了,才把這個指尖陀螺還給來堂。

  曾經我也能轉筆轉上一節課,把按壓式原子筆深深按下去再讓它自己彈起來,就像火箭發射一樣。

  來堂在換座位之前內心中的天人交戰,曾為中學生的你我也許會感同身受。

  中學生間的關係就是這麼單純,兩人會因為同桌而自然地關係走近,也會因為座位被分開而擔心彼此關係不再親密如前。

  明明還身處同一教室內,距離不過拉開了十米不到,但同桌間的關係就是比同學要更近親近。

  當然,動畫中最令人忍俊不禁的,還是那些超越現實的狂想。

  這兩個面癱,在學校裡公然拿起麥克風,用rap相互交流。這股說唱之風由阿波連而起,來堂為了配合她也練了起來。

  結果來堂神功大成之後,他們的麥克風卻遭到了無情充公,失去麥克風之後,兩人再也找不回說唱的感覺了。

  在阿波連的攛掇下,來堂還和她一起練起了詭異的舞蹈,宛如召喚古神的秘儀。

  來堂還以為她是想出道成為youtuber,並且信心滿滿地覺得,他們倆鐵定出道就嘎嘎亂殺,揚名立萬不是夢!

  然後,上傳視訊一天過後,現實用慘淡的播放量給來堂當頭一棒。

  最搞笑的是,阿波連拉著他練舞的原因根本就不是像他腦補的那般,為了視訊出道,只是為了應付一下課業任務。

  我尋思著,這「唱跳rap籃球」,他們已經把「跳」和「rap」都拿下了,什麼時候給觀眾整個活,把「唱」和「籃球」也拿下(笑)。

  長久以來,「B站參與投資制作」似乎已經成了一個debuff,叔叔一次次地當了大冤種,把錢送給糞作,最後受傷的只有B站股價。

  但這一次,B站終於是撿到寶了,《測不準的阿波連同學》以不同尋常的方式切入高中生的生活,為我們帶來了一出別具一格的校園喜劇。

  阿波連和來堂明明是兩個面癱,兩人間的對話也簡潔得過分,幾乎沒有一句廢話。

  可即便如此,我們還是能輕松地分辨出他們傳達出的情感。

  也許這是因為,在他們倆的身上,我們都可以看到自己曾經的影子吧。

>這部無厘頭的校園戀愛喜劇,讓我夢回自己的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