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萬高鐵的提速驚醒了越南,但越南選擇的日本高鐵還在夢里。

印尼雅萬高鐵的廣告,再次打響了中國「基建狂熱者」的名片。同時,那些當時選擇日本高鐵而不是中國高鐵的國家,也是百感交集。以我們的鄰居越南為例。當印尼在G20峰會上自豪地向世界介紹雅萬高鐵時,越南選擇的日本高鐵還在夢中。什麼時候能完成還是個未知數。

雅萬高鐵的提速驚醒了越南,但越南選擇的日本高鐵還在夢里。

上個月,越南主管人阮富仲來一趟中國,親身體驗了中國的飛速發展,回去後,便對越南的基礎設施建設提出了目標,要求在明年做到5000公里高速公路的目標,同時提出研究並盡早投資建設南北高速鐵路和河內-胡志明市等城鐵項目。上個月,越南主管人阮富仲訪問了中國,感受中國的快速發展。回來後,他給越南的基礎設施建設定下了目標,要求明年做到5000公里高速公路的目標。同時,他提出要盡快研究投資建設南北高速鐵路和河內至胡志明市城市軌道項目。

事實上,很久以前,在高速鐵路線遍布中國之前,越南就已經有了修建高速鐵路的想法,只是一直在拖延。時至今日,高鐵對於中國人來說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了,但是對於越南人來說,高鐵依然是一個遙遠而遙不可及的夢想。

雅萬高鐵的提速驚醒了越南,但越南選擇的日本高鐵還在夢里。

越南的高鐵計劃,可以追溯到十多二十年前,甚至更早。早在2006年,越南政府就已經跟日本簽署了相關的備忘錄,計劃修建一條貫通南北,連接越南首都河內和商業城市胡志明市,全長1560公里的高速鐵路——「一號高鐵」。然而,十多年過去了,越南的高鐵建設計劃卻仍舊停留在起步階段。越南的高鐵計劃可以追溯到十幾二十年前,甚至更早。早在2006年,越南政府就已與日本簽署備忘錄,計劃修建一條全長1560公里的高速鐵路——「一號高速鐵路」,該鐵路縱貫南北,連接越南首都河內和商業城市胡志明市。然而,十多年過去了,越南的高鐵建設計劃仍處於起步階段。

越南建高鐵的計劃一點也不順利,幾經波折。按照建設「一號高速鐵路」的原定計劃,越南政府將在2000年代上半期開始規劃,力爭2014年開工建設,2035年全線投入運營。但是理想很豐滿,現實卻打了越南人一巴掌。2010年,相關法案被越南國會以「經濟不可持續」為由否決,被視為單方面終止日越這一合作。

雅萬高鐵的提速驚醒了越南,但越南選擇的日本高鐵還在夢里。

時間來到2019年,越南交通運營部計劃在2032年前啟用城市周邊線路,2050年全線開通運營。然而,這一次,相關方案又再次被以成本高為由,遭到越南政府內眾多反對。越南高鐵計劃迷失了方向。日本企業的計劃也再次被擾亂。2019年,越南交通運營部計劃到2032年開通環城線路,2050年全線開通。但這一次,相關方案再次遭到越南多國政府的反對,理由是成本過高。越南的高鐵計劃迷失了方向。日企的計劃又被打亂了。

一年又一年過去了,但越南的高鐵計劃一直在原地打轉。今年7月,越南總理范鄭明再次向日本提出請求,希望日本國際協力銀行支持越南建設高鐵。范在會見日本國際協力銀行有關人士時表示,鐵路線路的開發可以分多個部分進行,在整個過程中可以吸取經驗教訓。但需要注意的是,日本國際協力銀行的相關人士曾表示,根據他們之前的經驗,在弄清越南政府的所作所為之前,他們無法採取行動。

雅萬高鐵的提速驚醒了越南,但越南選擇的日本高鐵還在夢里。

事實上,近年來,隨著中國基建能力的快速提升,中國高鐵早已具備了跟日本高鐵在國際上競爭的能力。但越南政府依舊選擇跟日本合作修建高鐵項目。一開始,越南和日本人都以為是因為中國當時的能力不如日本,認為日本製造比中國製造好,所以越南政府才選擇跟日本合作。但後來,日媒爆料,實際上,是因為日本相關企業賄賂了越南鐵路部門高官,才促成了這一合作,而不是所謂的中國的實力不如日本。事實上,近年來,隨著中國基礎設施能力的快速提升,中國高鐵已經具備了在國際上與日本高鐵競爭的能力。但越南政府仍然選擇與日本合作建設高鐵項目。一開始越南人和日本人都認為是因為當時中國的能力不如日本,日本的製造比中國好,所以越南政府選擇了和日本合作。但後來日本媒體披露,其實是因為日本相關企業賄賂了越南鐵路部門高官,才促成了這一合作,而不是因為中國實力不如日本。

而現在,選擇了與日本合作而不是與性價比高的中國合作的越南,卻遲遲沒有做到自己的高鐵夢。中國修建的高速鐵路一個個如雨後春筍般湧現,雅萬高鐵的名聲也傳遍了全世界,但越南和日本之間的高速鐵路還在夢里。但即使越南現在覺醒了,想和中國合作,我們也未必同意。畢竟有了日本的前車之鑒,誰知道越南人會不會再次食言?

推薦閱讀

俄烏戰爭下,越南也想擺脫對俄羅斯武器的依賴,轉向西方。

night119

時機很巧妙,美國開始收割越南?越南在中國找到了解決方案。

night119

從河內乘車前往奠邊府:這些景觀有「克隆」中國景觀的意思。

night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