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青春來得悄然有序,走的倒是渾渾噩噩

青春來得悄然有序,走的倒是渾渾噩噩

  春天,將在更替之後,現是半載輕霜亦是半載寒冬。離我們久遠的是春天的過去式……

  花香已經持續了一個季節,陽光,讓空氣熱烈起來熱情得讓你呼吸時有點困難、有點抗拒。

  青春來得悄然有序,走的倒是渾渾噩噩,稀稀拉拉。懷疑這個世界,但不懷疑那個心目裡最帥最美的男孩或女孩的時候,青春就囂張得可以了。

  可是,何時是青春離去了?沒有開始青春就老去,這個世道的青春怕是被各類添加劑催熟了。夢想與幻想,欲望與奢望,生存與快樂,成為命題,費著你可憐的神經和消磨著你的時光,這個青春有點難挨。

  少年何曾老成,青春該是與眾不同,但做到極致其實又是另外一種相同。青春不缺夥伴,如今孤獨卻是比抖音,快手,微博更人人必備。攀比與模仿,來自於自我的無聊,這個青春有點讓人撓頭。

  青春本來是給失敗和躁動的折騰準備的,現如今倒是給了所謂的成功與收獲準備。青春本來是個非標準定制產品,現在的流水線卻快捷而殘忍,復制著些看起來一個模樣的青春。測評查驗很容易,但是面目很可憎,愛情都如充氣仿真女人,背後隱藏的不是變態就是孤獨的自卑、壓力。

  來不及的記憶,來不及的回望,來不及的悲傷,來不及的考量。傷疤成為標誌,失敗成為年輪,在挫折裡發芽,鄙視自怨自艾。一覺不知夢如何,平明馬急復爭春。這樣的青春是不是才是真正的青春?

  青春本是本食譜,食材自備,做得好不好吃,怨不得食譜,但你非要去肯德基點套餐,肥胖的結果和蛻化的味覺,又怪得了誰?

  一直在想,青春是什麼,似乎什麼也不是,什麼都是。像極了火山噴發後的熔巖河,而不是成熟後,那如水的流動。

  青春應該是:我本身就是風景,也只有我是風景,沿途的風光也好,阻擋也罷,我熔融自己,然後熔融它們,我包裹它們,氣化它們,燃燒它們,成為只有我才能制造的風景。要麼你躲開我,要麼被我制作成我的記憶。我不能停留,不能回望。雖然我渴望盤點曾經的路,看看我屬於我的風景和傑作。但停留意味著冷卻,意味著僵硬,意味著死亡。

  不管曾經是如何的,哪怕冷卻下來的風景怪異或是冷酷,但也可能是時間最美的曲線、最好的風景。只要我還在流動,我就是火熱鮮紅,充滿能量,我也只能繼續流動,繼續前行。

  當你在角落裡舔舐你的傷口,在人前隱藏你的疤痕,厭惡地看著那些鮮血緩緩滲出,只有無盡的悲傷和恐懼,而不是血性點燃狂野。

  這個青春,成了鬧劇後的空寥,RAP後的無語。KTV都唱不盡你的憂傷,酒精都點燃不了你的鬥志的時候,最後一班車上的廣告必然是「

>青春來得悄然有序,走的倒是渾渾噩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