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電影面對疫情回暖有哪些「自救」經驗?

11月27日,第九屆亞洲電影論壇「後疫情時代的亞洲電影」在雲端舉行。論壇由教育部高校戲劇與影視專業教學指導委員會、中國高校電影電視學會影視教育專業委員會指導。

論壇上,韓國慶成大學電影系教授薑乃團通過「後疫情時代的韓國電影」的呈現,分享了韓國電影的應對措施和自救方法。薑乃團表示,韓國電影產業正逐漸復蘇,預計明年8月,將會看到更多來自政策、資金和投資環境的積極支持。韓國的經驗顯然會給全球電影市場帶來借鑒。

韓國電影面對疫情回暖有哪些「自救」經驗?

韓國2020年和2021的電影產業規模減少了一半韓國電影產業在2020年和2021年減半。

奈奈教授透露,與疫情前的2019年電影產業規模相比,2020年和2021年的產業規模減少了一半。「和其他國家的電影市場一樣,韓國電影產業自2020年疫情爆發後進入停滯期。我們從韓國電影振興委員會發布的《韓國電影產業結算(2022)》數據中可以看到,2021年,韓國電影產業銷售額下降了41%,從2019年的2萬億5093億韓元下降到2020年的1萬億537億韓元和2021年的1萬億239億韓元,比疫情發生前下降了41%。」

據悉,韓國電影產業總銷售額中,電影院線占57%,影院外市場銷售額占37.5%,海外出口占5.5%。疫情之初,影院放映首當其沖面臨危機。「疫情發生前,電影院人均觀影次數為4.37次,全球最高,但疫情發生後,這一數字降至1.17次。」

韓國電影面對疫情回暖有哪些「自救」經驗?

除了院線以外,韓國電影附加價值市場也受到了影響,「其中包括電視VOD,網路VOD,藍光市場等,2021年院線外總銷售額為3838億韓元,這與疫情前相比下降了很多。其中唯一呈上升趨勢的是電視終端與流媒體服務結合的OTT服務,比前一年增加了35%,這意味著雖然附加價值市場也和院線一樣有所下降,但以OTT為首的流媒體市場是有所增加的。」除了電影院,韓國電影的增值市場也受到了影響。「這些包括電視視頻點播、互聯網視頻點播和藍光市場。2021年,電影院外的總銷售額為3838億韓元,比疫情發生前低了很多。其中,唯一呈上升趨勢的是電視終端與流媒體業務相結合的OTT業務,較上年增長了35%。這意味著,雖然增值市場和影院一樣下滑,但以OTT為首的流媒體市場有所增長。」

韓國電影的海外出口量也相應減少。「2021年,韓國電影海外出口總額為556億韓元,較2020年減少41%。可以得出結論,自新冠爆發以來,韓國電影海外出口量逐年減少。」

推出多項對策,助力電影創作。

對於電影業和政府採取的應對措施,蔣乃邊教授表示,拯救電影業的首要政策是向因疫情而關閉的電影院和電影公司提供資金援助。其次,為配合日益發展的新媒體環境,建議完善一直以來通過的《影視振興法》。因為新興媒體市場沒有規範,需要重新制定規章制度。再次,疫情爆發以來,大型企業主要做電影,投資發行,中小電影公司經營困難,需要新的扶持政策。

韓國電影面對疫情回暖有哪些「自救」經驗?

最終,2022年8月《後疫情時代電影政策最終報告書(2022)》發布,該報告由「後疫情時代電影政策推進團」促成,該團隊主要以韓國電影界的人士與韓國電影振興委員會來承擔,「首先團長是由韓國電影振興委員會委員長擔任,然後是電影政策企劃委員會、電影政策TF以及電影政策小組,電影政策策劃委員會,以電影振興委員會副委員長為首,與從事電影製作的諸多經驗豐富的45名電影行業從業人員來組成,電影政策推進TF由電影振興委員會政策研究團隊和9名專業研究員來組成,電影政策小組是由電影專業的學生87名,觀眾46名,即將從事電影行業的30名以及電影委員會員工36名來組成,以這三個團體為主組成了後疫情時代電影政策推進團體。」終於在2022年8月,發布了《後疫情時代(2022)電影政策》最終報告。該報告由後疫情時代電影政策推進小組推進,主要由韓國電影產業和韓國電影推進委員會承擔。「首先由韓國電影振興委員會委員長擔任負責人,其次是電影政策企劃委員會、電影政策TF和電影政策小組、電影政策企劃委員會,由電影振興委員會副委員長擔任負責人,它由45名從事電影製作的經驗豐富的電影產業從業者組成。電影政策推廣TF由電影推廣委員會政策研究團隊和9名專業研究員組成。電影政策組由87名電影專業學生、46名觀眾、30名將從事電影行業的人員和36名電影委員會雇員組成。這三個群體是構成後疫情時代電影政策推進組的主體。」

韓國電影面對疫情回暖有哪些「自救」經驗?

據悉,《後疫情時代電影政策最終報告書(2022)》分為五大部分,共11項課題,目前韓國也在實施這些政策。「比如,《課題1》政策執行戰略革新中提出:一、要擴大委員會的支援範圍,構建綜合支援系統。二、構建新的政策合作網路體系,加強與電影團體的合作夥伴關係,加強政府和地方自治團體的合作管理。在《課題3》中提出構建創新創作、製作生態系統。確保製作多元化,將公共財源母胎基金從18%上升至30%,積極支持獨立藝術電影創作者等政策, 還提出了在全國擴大100個獨立藝術電影專用館,擴大創作和享受的多樣性,支援地區獨立藝術電影等措施。」據悉,《後疫情時代(2022年)電影政策》最終報告分為五個部分,共11個專題。目前,這些政策也正在韓國實施。「比如議題1中政策執行的戰略創新,提出:一是要擴大委員會的支持範圍,構建全面的支持體系。第二,構建新的政策合作網路體系,加強與電影集團的合作夥伴關係,加強政府與地方自治團體的合作管理。在「議題3」中,提出要構建創新創作和生產的生態系統。確保製作的多元化,將公共資源的母子基金從18%提高到30%,積極扶持獨立藝術電影創作者等政策,還提出了在全國範圍內擴建100個獨立藝術電影專用博物館,擴大創作和享受的多樣性,扶持區域性獨立藝術電影等措施。」

這兩年有很多優秀的韓國影視作品。

蔣乃嬌表示,2021年,電影行業遠非從前,但仍能看到上升趨勢,影院、海外出口、附加市場都在回暖。

這兩年,韓國有很多受關注的影視作品。「第一部作品是獲得戛納國際電影節最佳導演獎的樸讚度導演的《分手的決心》(2021)。這部作品是一部懸疑愛情片,女主角是中國女演員湯唯。第二部作品是洪尚秀導演的小說家電影(2022),該片在2022年柏林電影節上獲獎。第三部作品是《經紀人》(2022),由韓方出資,與日本導演是枝裕和合作。宋康昊獲得2022年戛納國際電影節最佳男演員獎。」

韓國電影面對疫情回暖有哪些「自救」經驗?

薑乃碤還透露了韓國電影一個可喜的現象——以OTT為中心形成了新的電影環境,「疫情爆發以來,流媒體平台的會員數爆發式增長,2020年,奈飛的會員數高大384萬名,月活用戶數量超過1000萬名,因此後疫情時代OTT產業的發展是韓國電影產業的一個良好信號。」薑乃燦還透露了韓國電影的一個可喜現象——以OTT為核心的新電影環境已經形成。「自疫情爆發以來,流媒體平台的會員數量呈爆炸式增長。2020年,網飛會員數384萬,月活用戶突破1000萬。所以後疫情時代OTT產業的發展對韓國電影產業來說是一個很好的信號。」

在流媒體平台的電影領域,韓國導演的優秀作品也不斷湧現。「首先,由黃東赫導演創作的《烏賊遊戲》也引起了全世界的關注,並作為非英語作品首次在美國獲得了艾米獎。此外,季播劇《地獄》也受到廣泛關注。

韓國電影面對疫情回暖有哪些「自救」經驗?

科幻電影《勝利號》在2020年疫情爆發後,選擇在OTT上映,電影受到好評,這讓韓國在科幻領域看到了新希望。此外以「防彈少年團」為代表的韓國流行音樂文化也在全世界流行,以上這些作品和人物為後疫情時代韓國文化產業帶來了新方向。」2020年疫情爆發後,科幻電影《勝利》在OTT上映,電影好評如潮,讓韓國在科幻領域看到了新的希望。此外,以「BTS」為代表的韓國流行音樂文化也風靡全球。這些作品和人物為後疫情時代的韓國文化產業帶來了新的方向。”

蔣乃邊表示,疫情對全世界的影視產業造成了巨大的衝擊,但各國都在採取相應的策略,以盡快復興「死亡」的電影產業。韓國正在積極扶持以《後疫情時代電影戰略最終報告》為核心的電影產業。「我們認為,後疫情時代電影戰略最終報告發布一年後,電影行業將推動電影逐步復蘇,明年8月將有明顯成效。」

文/北京青年報記者肖揚

編輯/喬穎

推薦閱讀

狼愛上兔子,鹿吃醋了,這是什麼勁爆小清新神作

night119

overlord:為什麼黃金公主叛變賣國這麼果斷 土著中的巔峰智者

night119

勝過《無職轉生》,這些原著小說比動畫要精彩得多

night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