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飯圈到底怎麼救?從趙麗穎說起

飯圈到底怎麼救?從趙麗穎說起

  作者|劉小土

  編輯|李春暉

  本輪「清朗·飯圈」亂象整治行動,趙麗穎粉絲成為首個因引戰互撕被大規模禁言的群體。也是沒想到,還是「花粉」能打。

  事情起因是,趙麗穎粉絲拒絕自家姐姐與流量小生王一博二搭新劇,發起了大規模抵制計劃。短短一夜,微博主戰場就已處於失控邊緣。微博接到用戶舉報後,立馬做出了一系列處理:清理引戰內容、查封部分帳號、禁言工作室。

  此次整頓持續數日。昨日(8月25日),微博再度追加處置2150個帳號。截至目前,平臺共禁言帳號2080個,關閉帳號2459個,其中包括百萬粉絲以上規模帳號7個。速度夠快、力度夠猛,對飯圈早有不滿的網友拍手稱好。但「殺雞儆猴」是否就能解決飯圈的結構性問題,仍不樂觀。

  從去年起,飯圈流量越來越顯示出「水能覆舟」的一面。追星產業上下遊也都在嘗試做出調整,豆瓣關停相幹小組,微博下架榜單、封禁部分帳號,理性粉選擇性放棄應援……如今面對新一輪整改,有人為重建飯圈獻言獻策,也有人已對「飯圈原罪」產生抵觸——明明去年還在誇飯圈女孩為疫情捐款捐物,今年就「人人喊打」了。

  飯圈只是一種圈層文化、一種年輕人聚合的形式,本無善惡。可眼下確實大眾煩了,粉絲倦了,平臺早就心累了。飯圈到底該整頓哪裡?誰出面整?整成什麼樣?這些問題從未像現在這樣具有討論價值。借著剛發生的「趙麗穎粉絲禁言」事件,我們或許可以在具體問題中找到一些答案。

  不怕鬧,就怕沒聲兒

  粉絲總在唾罵無良營銷號,但又回回被其牽著走,這次也一樣。

  8月22日晚,幾家娛樂營銷號在微博、豆瓣爆料,趙麗穎將再度和王一博合作,共同出演新劇《野蠻生長》。兩位演員去年剛在武俠片《有翡》中擔任男女主,二搭本就是吃瓜大眾關心的話題,即便片方尚未官宣,這則小道消息也迅速在社交媒體傳了開來。

  CP文化興起後,CP粉不管是嗑劇中角色,還是劇外的RPS,都會希望在劇集播完後演員再合作,即「二搭」。可在藝人粉絲、特別是事業粉眼裡,二搭對成熟演員來說是種浪費,很可能在消耗自己人氣,甚至被對方「吸血」。若是偶像還和對方傳過緋聞,粉絲更是忌諱,擔心影響到自家哥哥、姐姐的職業生涯。

  《野蠻生長》的選角八卦,最先刺痛了趙麗穎粉絲。畢竟眾所周知,小花粉絲多是事業粉。很快,幾大後援會和粉頭表明態度,公開帶頭抵制此次合作。訴求有了,將負面聲量最大化,就可以盡快達到目的。因此,部分趙麗穎粉絲開始發出「越亂越好」「不怕鬧,就怕沒聲音傳出來」的危險言論。

  只有當情緒濃度在一定界限內,理性的探討才能進行。而當情感激烈程度高於界限,理性便被空洞的口號和偏激的行為所取代。趙麗穎的粉絲裡,有人揚言要脫粉明志,有人更換「抵制二搭」的頭像,有人則將矛盾槍口瞄準更多方向。

  《野蠻生長》導演傅東育、王一博等人微博淪陷,評論區裡盡是言語攻擊。而眼見偶像被圍攻,王一博粉絲自然應戰,揣著長篇小作文發起強烈反攻。愛之欲其生,惡之欲其死。雙方沒有對話,只有不留餘地的肉搏。

  沒多久,越來越多人卷入其中,相幹話題開始登上熱搜,明星、經紀公司卻仍按兵不動。不堪其擾的理智粉、吃瓜網友,最終用舉報的方式召喚出了微博官方。

  此事的破壞性巨大,微博率先對趙麗穎全球後援會、趙麗穎官博、大粉胖穎飛刀等百萬粉帳號作出處理,並及時清空數百條惡意引戰的內容,避免事態進一步擴大,盡量將負面影響降至最低。

  至此,趙麗穎工作室才出面做出回應,對粉絲委婉提出要求,希望其以正向方式開展優質的網路活動。但粉絲早就失控,硝煙還在彌漫,輿論也已發酵,藝人團隊來得多少有點晚。平臺仍對其採取了限時禁言的處理,以儆效尤。

  看得出,平臺不單純是禁言某個或某群粉絲,而是想借此凝聚多方力量,一起探索星粉生態的重塑方式。正因此,微博發出長文,呼籲藝人、經紀公司、官方後援會應當肩負引導和管理作用,發現不理性行為的苗頭時,及時發聲,做出正向引導。

  昨晚(8月25日),趙麗穎本人發微博稱自己已做出深刻反省,並倡議粉絲和諧討論、冷靜發言。相互信任、共同成長,共築和諧網路。幾輪折騰下來,這場在危險邊緣的飯圈大戰,終於按下了暫停鍵。

  戰鬥上癮,飯圈的病灶

  每每遇見粉絲對戰,普通大眾往後多日都得繞著其制造的互聯網廢墟走。這一回微博重拳出擊,我們難得如此迅速地落得耳根清淨。

  當然,估計也就是一時清淨。逼宮戲碼咱見過太多了,這一家粉絲不鬧了,很快就會輪到下一家。部分「以愛之名」的事業粉,控制欲不輸「雞娃」老母親。只要飯圈病灶未除,他們便會卷土重來,讓相同劇情循環上演。

  趙麗穎粉絲抵制偶像的新片,也是一種慣性失控。此前,楊冪出演《許你暖暖的晨曦》消息傳出後,粉絲從線上「清君側」發展到線下「兵諫」,喊話偶像「抵制嘉行劇,要做好演員」。佟麗婭《三十而已》的項目都已經官宣了,粉絲照樣撕到她退出合作。種種逼宮案例,都和粉絲在娛樂產業話語權增大直接相幹。

  這種風氣的盛行,還得從流量偶像的誕生說起。這種新的互聯網造星模式,從根本上沖擊著中國的娛樂產業。早年的造星模式裡,明星先通過作品引發大眾關註,再配合以話題營銷。而流量明星模式則是:先憑借外表或人設在網路聚集粉絲,粉絲扮演著對偶像進行經營推廣的角色,最終倒逼媒體和大眾關註。

  這是極有參與感的養成式追星,其本身就是過度的。粉絲以強大的組織性、紀律性為偶像生產「人氣」,他們在消費的同時參與生產,越來越被經紀公司所倚重。

  長此以往,經紀公司也會通過各種或明或暗的引導,讓粉絲深信自己的付出會直接影響偶像的命運。粉絲群體「被逼著」承擔起部分公關、宣發職能,直至以撕番位、撕對手、撕資源的形式,參與規劃甚至直接干涉合作公司的決策。

  粉絲一旦走進這場遊戲,就很難退出。時至今日,飯圈早已是一種思維模式和行為模式,裹挾著流量偶像、實力藝人、國民戲骨等所有臺前工作者,且全面侵入動漫、相聲、電競等各個圈層文化。

  說白了,飯圈就是通過各種工具放大局部「民意」的一套手法。應援打榜、控評反黑、拉踩對家幾大典型亂象,無一不是這種套路。可悲的是,那些偏激粉絲一旦撕成功,便會從中獲得日常生活難以企及的崇高感,這種獲得感讓其不自覺投身新的戰鬥。

  這種成癮快感的戒斷需要時間。硬糖君堅信,病態的飯圈在長期整頓裡,很多疑難雜症是可以治愈的。在官媒指正、平臺引導、路人群嘲後,很多人其實已經慢慢在放棄控評、搶榜、做數據,重新做回自由人——散粉追星,快樂輕松。

  微博在趙麗穎粉絲事件裡的做法,最大的價值不是讓毫無下限的營銷號、偏激粉嘗嘗苦果,更多在於釋放了一個關鍵信號:按鬧分配的招數已經失靈,各位該重新學習好好說話了。

  誰能拯救飯圈?

  粉絲行為、偶像買單的事兒實在太多了,明星和經紀公司其實也頭疼。但為何時至今日,他們面對行為越界的粉絲,都沒有拿出一套行之有效的應對策略?

  此次趙麗穎粉絲事件裡,工作室雖然最後出面做出誠懇回應,但其實早已錯過最佳「談判時間」。現在的經紀公司處理輿論危機時,反應普遍都比較遲鈍,其實也是陳年舊疾。

  一方面,「拖」是互聯網時代慣用的危機公關方式。你只要發言,就等於給外界新素材,不如索性裝死。反正每天都有新熱點誕生,人們的注意力只能聚焦在某件大事上。拖著拖著,沒準就混過去了。

  另一方面,明星,尤其是流量明星,對人氣過度依賴,經紀公司有所顧忌,粉絲言論再過激,那也是為偶像好,怎麼能打擊他們的積極性?很長時間裡,如安在聚攏粉絲的同時,預防粉絲帶來的風險,都是各家在走鋼索的問題。樂華娛樂、哇唧唧哇、嘉行常年都在風口浪尖。

  眼下種種案例已證明,逃避不但可恥還無法解決問題。明星和經紀公司遇事失聲,其實就是將權力移交他人。要知道,粉絲忍耐度低,平常一點雞毛蒜皮都可以撕得腥風血雨,何況偶像面臨公關危機,必須沖鋒陷陣啊。

  見識過粉絲失控的破壞性後,經紀公司也開始試著參與後援會、數據組的運營。此前,希林娜依·高、陳卓璇兩家粉絲產生摩擦,硬糖少女303的官博出面督促雙方整改,避免了爭執升級。

  所以說,明星、粉絲、經紀公司三者間保持一定的對話空間,許多事情便可以在內部得到解決。凡事都放到大眾輿論場去撕、去辯,混水摸魚的人一多,問題更難得到解決,局面還會變得更龐雜。

  整頓飯圈、粉絲減負,也在要求社交媒體和追星產品做出調整。平臺需要重建一套更安全、舒適的生態迎合主流訴求,穩中求進。為響應「清朗·飯圈」亂象整治行動,豆瓣針對性關停了一批惡意拉踩、引戰的娛樂小組,刪除不良資訊數萬條。魔飯生、超級星飯團等追星產品下架,扼制飯圈盲目消費的現象。

  8月以來,微博更是做出了一系列的積極嘗試。平臺先是舉辦「飯圈治理專項」線下座談會,召集20多家經紀公司和藝人工作室,共同探討維護良好飯圈生態的策略,引導及保障娛樂產業健康發展。

  緊接著,微博將「明星勢力榜」下線,同時取消明星超話積分助力機制,從追星基礎設施上做出調整,讓粉絲不再狂熱打榜、盲目消費。此外,微博還公開熱搜細則、處理不良帳號,算是沖在了重建健康星粉生態的前線。

  硬糖君還是想說,飯圈的病不在粉絲,而在產業上下。疫情期間,數百家後援會在微博發起援助一線活動,壯觀場面不是收獲了如潮好評嘛。

  當越來越多的人對輿論環境的惡化感到沮喪,拯救也就從危險中自發生成。最起碼,硬糖君現在可以保證自己不控評、不打榜、不跨圈執法。有些訴求和喜好縱然不理解,也願意包容。

>飯圈到底怎麼救?從趙麗穎說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