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EXO歸國四子,浪潮退去後,才知道誰在裸泳

EXO歸國四子,浪潮退去後,才知道誰在裸泳

  

  2014年5月15日,韓國男子組合EXO前隊長吳亦凡,正式向首爾法院遞交了和SM娛樂公司的解約訴狀,至此後的一年內,這個在全亞洲範圍內都擁有著超高人氣的男團,開始陸續的失去了他們當中幾位擁有中國血統的成員。

  而這幾位自帶光芒回國發展的年輕人,被內娛稱呼為「歸國四子」。

  第一個回國發展的,是2014年就主演徐靜蕾導演的電影《有一個地方只有我們知道》的吳亦凡,那時候他還不到25歲,卻已經是國內電影圈和時尚界裡的寵兒,他所站的起點,已經成為了許多從事這個行業的人,可能一輩子都到達不了的終點。

  這位出生在廣州的加拿大人,在EXO兩年的鍍金之旅後,回到國內的一切表現,正應了小米總裁雷軍的那句老話:「站在風口上,豬都可以飛起來。」

  那幾年,華語影視圈就像是身處在春秋戰國亂戰的時代,誰都有可能站出來,圈錢圈地成為新的貴人,每一家公司都充滿了希望,爭先恐後的想要搶占先機。

  原因倒也不龐雜,受到電影票補貼和電影螢幕的增加;還有國家鼓勵民營資本進入,促使電影行業百花爭鳴;以及人們日益增加的娛樂需求,和國內落後的娛樂產能之間的矛盾……

  作為對比,2009年,國內的年度電影票房冠軍是末日災難片《2012》,4.56億元人民幣;而到了第二年,《阿凡達》直接砍下了13.7億的票房——至此以後,華語影壇的票房冠軍,再沒有跌下過十億。

  但這還只是一個開始,因為在2012年,徐崢的《泰囧》成為第一部超過十億票房的國內電影,這點很重要,因為《泰囧》讓人們看到了,原來並非只有好萊塢的東西,才是能賣錢的。

  這給投資商們註入了一股極大的強心劑,自此以後的幾年時間裡,13年的《西遊降魔篇》,12億;14年《變形金剛》,19億;15年《捉妖記》24億,16年《美人魚》33億……

  這幾乎是呈幾何增長的一個架勢,每年都會出現新的王者,每一年又會有人打破上一年創下的奇跡,成為新的記錄的保持者,票房過十億,再也不是電影人們所遙不可及的事情。

  而在這場幾乎是讓內娛徹底脫胎換骨的節奏下,除了電影之外,其他地方也在進行著變革。

  繼小虎隊之後國民度最高的組合TFBOYS的成立,《餘罪》和《白夜追兇》等優秀網劇的出頭,《跑男》、《極挑》、《好聲音》和《歌手》等讓人耳目一新的綜藝,也紛紛開始冒出了頭來。

  看起來,中國演藝界正在進行一場工業化的革命,而且效果似乎還不錯的樣子,大家都是生機勃勃,並且一路的高歌猛進著,而這,就是風口。

  吳亦凡並不是風口上唯一的受益人,但一定是資源最好的那一個,第一部電影《有一個地方只有我們知道》豆瓣評分4.9,票房近3億,作為一部文藝片來說,至少在商業上是成功的;而後立馬和馮小剛在《老炮兒》裡對戲,緊接著又是在《美人魚》片尾的露相,還被郭敬明導演拉進了《爵跡》……

  種種跡象都表明了,他是多麼受到投資商們的喜愛,特別是郭導,那是出了名的誰紅就用誰。

  吳亦凡的大獲成功,緊跟著在他後面回國的鹿晗,同樣也是當仁不讓。

  這位目前最好的代表作應該是「微博最多評論」的金氏紀錄和「關曉彤的男朋友」,但是在他回國之初,所獲得的資源絲毫不亞於自己的那位加拿大隊友。

  15年3部電影,第一部電影是陳正道的《重返20歲》,豆瓣評分7.1,票房3億6千萬;然後是在一眾港圈大佬中間客串的《十二金鴨》和楊冪主演的《我是證人》;16年3部電影,分別是大IP、票房過10億的《盜墓筆記》,老謀子的《長城》和特別出演的《擺渡人》。

  這當中,真正能算得上是鹿晗作品的,大概只有《盜墓筆記》、《我是證人》和《重返20歲》了。

  發現了嗎?EXO作為一個流行唱跳男團,實際上卻是一個為國內培養青年演員的組合。

  不然的話,這些導演們的選角用人,大概是和演技沒什麼關係的。

  前面這兩位吃的是影視資源,第三位回國的張藝興,則是一直標榜自己是位音樂人。

  雖然,他的很多歌曲的厲害之處,隻對自己的粉絲可見。

  比起吳亦凡和鹿晗來說,這位的資源或許沒有那麼的好,但從現在看起來,他似乎才是運氣最逆天的那一個。

  一個《極限挑戰》的綜藝,能和孫紅雷拍電視劇,也能和黃渤拍電影,還能被黃磊冠以師父的名義,帶著他上自己的節目。

  相較於在港圈京圈橫跳的鹿晗,受大量資本喜愛的克裡斯吳,這三位的分量,能帶給張藝興的人脈和關係,是擺在明面上的,其他幾人所羨慕不來的。

  圈子嘛,還不是人情世故那一套,娛樂圈當然也無法避免。

  相對來說,這位是黑點最少的那一個,一直標榜的是自己努力的人設,除了《老九門》和《黃金瞳》兩部電視劇之外,暫時也還沒有挑梁子的影視作品出現,幾乎是處在一個圈地自萌的狀態下。

  原則性強,黑點少,但是業務能力弱,就是他最真實的評價。

  這樣的好處是,他翻車的可能性很小,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是四人中,走這條路時間最長的一個。

  而壞處就是,想要大紅,不管是黑紅還是真的紅,紅到巔峰鹿晗和吳亦凡的那種地步,都要難了許多。

  對於一個有野心的人來說,這無疑是最讓人痛苦的一點。

  第四位是黃子韜,他是四人中年紀最小,也是最晚回國的那一個。

  剛才就說過了,誰先搶得先機,誰就有可能成為新貴,雖然他的速度慢了些,一開始也是處於一種全網黑的態度下,但這位最初回國的勢頭,倒也是不遜色於任何一人。

  黃曉明+楊冪版本的《何以笙簫默》,以及成龍的電影《鐵道飛虎》,至少從制作上來講,他擁有的不遜於歸國四子中的任何一人,在前幾位吃肉的同時,他也分到了幾口湯來喝。

  這位目前就是一個綜藝咖,影視劇作品加起來,還不及他上過的綜藝節目多。

  當然,他也是位歌手,不過和所有的流量們一樣,屬於那種了解的人覺得一般,不了解的人也不想去了解的那一類。

  和其他幾位比起來,前面兩個至少還紅過,張藝興也一直在紅的路上,而他的話,如果吳簽事件沒有發生的話,他應該是最快涼涼的。

  雖然現在看起來,已經和涼涼差不多了。

  借著國內演藝界改革的東風,這四位從韓國歸來的昔日流量之王,隨著國內娛樂圈越來越完善的那一套機制,以及漸漸醒悟過來的人們,還有每年都在不斷沖擊著的同類型的後輩們,就算沒有其他的意外,等待著他們的,仍然是只有消亡。

  大家再也不像是初進大觀園的劉奶奶那般,對於這種韓國模式打造的偶像感覺到新奇,相反,國內越來越多的模仿者,加速了人們對於這類流量愛豆的更新換代的要求,而當圈子經過更新換代之後,漸漸變得穩定了下來,前面那近十年亂戰的局面,相信是很難再看到了,這種情況下,再想出現像是歸國四子這樣的浪潮,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從韓國回來的吳宣儀和孟美岐,就是這點最好的驗證者。

  風口沒了,豬也就沒了。

  算上打醬油的角色,吳亦凡在15年到17年,一共拍攝了9部電影,而到目前為止,他的電影拍攝數量總共是11……要不是《中國有RAP》一直給他續著命,他早就無了,可惜的是,這一天始終來得晚了一些,一直等到了都美竹事件發生。

  鹿晗,《擺渡人》也好,《長城》也好,甚至連《盜墓筆記》,也得被原著給分擔走一半的光環,事實上,他真正單抗的電影只有一部:《上海堡壘》,從17年和關曉彤官宣之後,他一直等了快三年,才等到了這麼一部電影。

  三年,要是賭對了,那就算是正式轉型了,但很明顯,他賭錯了,這部電影還把他往本就下墜的職業生涯,用力地向下拉了他一把。

  那些年裡大家都吃到了紅利,可是如今浪潮褪去,裸泳的人,也就統統都暴露了出來。

>EXO歸國四子,浪潮退去後,才知道誰在裸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