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知道中國崛起了,不只好萊塢電影努力加入中國元素以討好市場,歐美時尚圈也參與了這場「國際運動」。

但老外對中國的認識畢竟有限,願意投入的心力也還有限,所以這篇文章是大陸一位專欄作家寫的諷刺文,把老外酸了一頓,也把大陸很多沾沾自喜的人暗罵了一頓。
====================

文 / 李小丟 (本文是為觀察者網撰寫的專欄文章)

知乎上最近有一個帖子標題是:你從什麼時候開始意識到中國正在逐漸變強?(如果你確已意識到的話……)括號裡的話其實很重要,雖然中國經濟總量變大變強是客觀存在的事實,但是國家強不強,除了經濟發展的速度之外,還有很多別的衡量標準。

然後我覺得有兩個回答比較有意思:

1、90年代末喬丹第二個三連冠時期,在報紙上看到喬丹親口回答了中國記者的一個問題,當時激動得熱淚盈眶。


而現在。。。
DSC0000.jpg

(你們還能更少女一點嗎!)


2、當老外拍個電影還得考慮中國元素的時候。
DSC0001.jpg

照此邏輯,其實我可以補充一個:

3、當Burberry推出農歷新年禮品系列,包括繡有「福」字的限量版Heritage喀什米爾圍巾的時候。

DSC0000.jpg
(告訴你們什麼叫「一字千金」,沒有字的售價是人民幣4900元,這個「福」字好貴重!)

在其中文官方網站,上述「福羊賀春格紋羊絨圍巾」售價5750元人民幣,產品介紹稱是為了「禮讚歡樂祥和的中國新年」,寓意「錦繡鴻運、福羊開春」。

網友評論「總覺得和三十五塊錢的批發貨沒差」「福沒倒,沒有掌握中華文化精髓」「如果放在批發市場一起賣,我覺得這條可能是山寨貨!」

有媒體以「奢侈品再向中國下跪」為題報導此事。

從知乎的回答中,我們不難看出很多人都把文化輸出當做是國家強盛最重要的標誌。另外說一句題外話,以前咱輸出不了的時候,都管好萊塢的大毒草叫「文化侵略」,現在咱想衝出去了,就不叫侵略了。

但是總體說來,大多中國人還是把文化輸出當成「不是東風壓倒西風,就是西風壓倒東風」這般你死我活的鬥爭,每年的諾貝爾獎、奧斯卡頒獎、四大電影節只要有華人入圍,集體就跟打了雞血似的,似乎圍觀的不是一場funny game,而是陳真和葉問以一敵百的手撕鬼子大戲。

一百多年了,還是跳不出這個輪迴,這種個人對個人的鬥爭勝利,並不能真正代表我們的文化影響到西方的主流社會,更不能因此代表國力的強大。

所以我們不能說筷子兄弟和閏土花錢去AMA鍍金的行為傻瓜,只能說他們太懂大多數人對「揚中國威」這件事的饑渴了。

同樣的,自從中國變成世界電影第二大市場,好萊塢大腕就頻繁來宣傳。

每次的流程也都差不多:說中文是必須的;最愛哪樣中國食物;去了哪裡觀光旅遊;最想合作那個中國明星。受用吧?開心吧?有沒有當年乾隆皇帝看萬國來朝的滿足感,甚至又想對「中國中心論」舊事重提,趁早醒醒吧,認真你就輸了。

近年來好萊塢大片中屢屢出現的中國元素,與其說是片方在討好「日漸強大的中國」的觀眾,不如說他們撓到了中國人民族自尊心的癢處。

對商人來說跪著賺錢並不是一件可恥的事,尤其是這片貫以人傻、錢多、速來而著稱的土地。


說到這裡,我發現前戲似乎太長了,恐怕好多讀者已經等得不耐煩都軟掉了。那麼讓我們迅猛地進入主題好了,小葵花媽媽課堂開課啦,今天我們要聊的是時尚界對中國元素的運用。

前面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那麼多,是想讓大家擺正認識,不要看到中國元素就聯想到國家強大、文化輸出這些東西,想像力太豐富的人往往容易在事實面前心碎。

甚至還要自欺欺人地偽造出「西方設計界流傳這樣一個觀點:沒有中國元素,就沒有貴氣。」這樣的謊言來。

DSC0003.jpg

(歷史上的中國元素設計)

先讓我們來看一段兒「意淫強國」的新聞:「前不久時尚界的女魔頭,《Vogue》雜誌的美國版主編——安娜·溫圖爾到訪中國,在中國媒體對其的採訪中談到中國元素對於全球時尚界的貢獻和影響。認為具有中國傳統特色的元素正給全球時尚界帶去一股清新之風。而她本人也對旗袍充滿了興趣。毫無疑問,全球時尚界正悄然吹起中國風。」

DSC0004.jpg

(2004年,Tom Ford在自己為YSL Rive Gauche設計的最後一個系列中,為模特兒們穿上了有著旗袍式立領、極具上海上世紀20年代的風格,但是真正把這個系列穿的好看的還得是鞏俐。)


DSC0005.jpg

(找個全身圖好艱難,好像全剪成大頭了。這兩條都是Tom Ford的設計)


首先,我先膜拜下寫這篇文章的記者的神邏輯,其次,搞清楚安娜·溫圖爾是在什麼場合說的這些話,你就能知道人家是客套還是來真的了。

事情的起因是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牽頭搞的一個叫做「中國:鏡花水月(China: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的展覽,展覽旨在詮釋幾個世紀以來,東方文化與電影催生的時裝藝術創作與想像,將於2015年5月7日到8月16日在紐約展出。

前幾天主辦方在故宮搞了個牛逼哄哄的記者會,安娜·溫圖爾是受邀嘉賓之一,另外牛逼的嘉賓包括:鄧文迪、王家衛。

DSC0006.jpg

(2004年Tom Ford設計的YSL改良旗袍)

這個看起來逼格頗高的記者會帶來了部分展品及展品的圖片,都是國外頂級奢侈品品牌的一流設計師的作品。但是說實話,給我們的驚喜並不多,雷點倒是不少。

似乎在國外設計師看來,所謂的中國元素就是把女人打扮成故宮的立柱或是行走的瓷器。

盡管中國被迫打開國門已經快兩百年,但是西方對中國的認識依然停留在那個古老的中國,青花瓷, 龍鳳黃, 牡丹紅這中國風的「吉祥三寶」基本就是他們對中國的全部想像。

DSC0007.jpg

(1984年Karl Lagerfeld設計的Chanel禮服)


從記者會當日放的四部電影作品的片段,《霸王別姬》、《末代皇帝》、《花樣年華》、《大紅燈籠高高掛》中我們就會發現,女魔頭所說的那個中國,和現代中國沒有多大關係。

就像冰冰們在好萊塢裡打的醬油和百年前黃柳霜接到的角色一樣,只是一個花瓶、一個中國元素的符號而已。

不過我還是要感謝記者會上沒有展出2009香奈兒「巴黎-上海」高級手工坊系列的產品,我真的不是香奈兒黑,但是這個系列的作品每看一次都會讓我感到自己的膝蓋變成了草船借箭的箭靶。


DSC0008.jpg

(你能繃住不笑,我叫你聲英雄!)


DSC0009.jpg

(插在袖子上的那幾張綠綠的毛爺爺是幾個意思?)


DSC00010.jpg

(這個系列的靈感大概是來自金縷玉衣,就是高級的壽衣……友情提示:所有拼圖均可點擊放大看細節,請你,自由地,感受。)


DSC00011.jpg

(不用說,老佛爺Karl Lagerfeld一定是老謀子的忠實粉絲)


DSC00012.jpg

(超酷炫的綠帽子,以及銅錢,已加入肯德基豪華午餐)


但是我們不能簡單地將問題推到西方設計師身上,怪他們不了解中國,對中國審美的理解太膚淺,幾乎沒有進步。

就我們自己而言,似乎也沒能搞明白「現代中國」是什麼,遑論將現代中國的文化推廣出去呢?

在西方世界引起轟動的華語電影作品,基本都是已經逝去的那個「傳統中國」的剪影,武俠、旗袍、紅燈籠……一手輸出者尚且只能如此展現中國文化,就不能怪從這些作品中汲取營養去表現中國元素的西方設計師了。

DSC00013.jpg

(2015 Roberto Cavalli 的設計依然是——青花瓷)


如果說要求西方設計師對中國元素知根知底是強人所難的話,來看看我們自己是如何表現中國元素的。

近年來華人女星也成為各大電影節和時裝周的常客了,但是無論怎麼穿,還是陷入了尷尬的境地:如果要展現中國元素,設計師們還是只好在傳統文化中打撈靈感,因為現代中國的服飾,已經全然西化了。

在我看來,中國風應該是中國服飾的元素與國際時尚的結合,而不是中國傳統民俗的堆積。有傳承,沒發展,是注定不能長久的。獲得好評的中國風紅毯秀,往往正是復古和前衛的結合體。

DSC00014.jpg

(此處有國際章黑歷史,想當年,她是個喜歡肚兜的小鋁孩。還有,當年我特別喜歡鞏俐這身大花被面,我媽扯了幾尺布給我做了個短袖短褲,還是蠻時尚的嘞。)


DSC00015.jpg

(范爺連續三年驚艷戛納,龍袍來自勞倫斯·許,章子怡的肚兜也是他縫的。仙鶴裝和China瓷來自卜柯文。這兩位中國設計師也因此進入到西方時尚界的視野。)


DSC00016.jpg
(選幾套我認為還不錯的中國風紅毯秀大家隨意感受一下)


雖然這些服裝在國人看來足夠美輪美奐,但是對時尚界的影響總體還有限,一來因為這些紅毯裝實穿性較低,二來是缺乏社會思潮的有力推動。

社會思潮這個詞兒聽起來挺玄乎,其實就是個炒作行銷的事兒,高逼格人士都追捧的事物,魯蛇們也很快就會一哄而上。日本元素在西方主流世界的兩次大流行正是如此。

第一次的流行是被動的,多少有些巧合的成分。19世紀末的法國,乃至整個歐洲文藝圈裡,大多數人都是哈日一族。

因為那時的日本剛剛被美國黑船開國,一股東瀛之風飄了過來,在那個年代,家裡有一兩件日本來的裝飾品,那就是高大上的象徵。

印象派的各位大師們恨不得要將浮世繪代表人物葛飾北齋奉為祖師爺,印象派的畫作多少受到了浮世繪技法的影響。當印象派名聲大噪之時,人們對日本的文化藝術也就愈發嚮往了。


DSC00017.jpg

(馬奈繪制的《左拉肖像》,可以看到牆上有日本武士的話,左邊還有日式屏風)


第二次的流行則是主動的,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日本設計師在國際上集體發力,給時尚界帶來了一股「東瀛風」,彼時是包括川久保玲、山本耀司、三宅一生、高田賢三、草間彌生等多位日本設計師抱團,共同創造了日本時尚的全球潮流。

在今天這個傳播碎片化的時代,製造中國潮流不僅靠中國文化的軟實力,更需要進行多元、立體的整合行銷,而這正是當下中國時尚界最欠缺的環節。

不得不說的是,就西方時尚界而言,現在絕對是華裔設計師前所未有的春天。

從被封為Jacobs接班人的Alexander Wang,到受盡政客夫人與中產貴婦愛戴的Jason Wu;從占據美國婚紗業霸主地位並穩健搶灘成衣市場的Vera Wang,到一邊把自家品牌做得風生水起一邊曾經擔任Tod’s成衣設計總監的Derek Lam,再到09年才推出自己第一個系列就被媒體熱捧為新人王的80後設計師Altuzarra也占了1/4華人血統。

是的,他們都是華裔,而另外的事實是,他們鮮有用「中國元素」的時候,幾乎沒有。當中也有特例,那就是季季都從中國文化裡找靈感,將「中國意象」直接植於時裝上的Vivienne Tam,遺憾的是,她卻成為這撥兒華裔裡最不為主流接受的一位。

似乎這些淪為業類人士笑柄的「前車之鑒」在為後來者散播著「慎用中國元素」的訊息。就連國內老字號傳統時裝設計獎項「兄弟杯時裝設計大賽」的審美取向也大有轉變,從曾經黏個蓋碗茶當頭飾,提盞燈籠作手包的「中國風」,變做傾向於不露民族痕跡的「現代」風格。


DSC00018.jpg

(Vivienne Tam 2015春夏紐約時裝周秀場,平心而論,不過不失)


想要讓時尚界突破「吉祥三寶」的束縛,大概得先弄清什麼是「中國元素」,那不只是一雙繡花鞋,一抹青花彩的刻板「裝飾元素」,而是長久以來置身於中國所得的生活體驗。

像是「沒邊」品牌的設計師張達所說的那樣,所謂的「中國風格」應該是符合中國當下生活狀況的設計形式。只有這些從相應生活區域裡提取的設計素材,才能製造出能夠受用於相應生活區域的好設計。

這就是為什麼當我們看到「例外」那些輪廓松弛舒適又色彩嫻靜的輕鬆衣物時,會有種像是小時候穿著媽媽親自做的衣服的那種溫暖感動。沒有牡丹或是龍鳳,不也依然中國得不得了嗎?


DSC00019.jpg

(例外平時的風格是這樣的)


DSC00020.jpg

(給第一夫人設計的中國元素用的更多一些,但是不落俗套)


DSC00021.jpg

(這幾套實穿性都蠻高的,但是例外不做售賣)


中國元素的運用完全可以擺脫復古、懷舊的窠臼,變得活潑動感起來,例如Furla 2015春夏全新系列利用手繪塗鴉和誇張色彩就帶出了濃厚的 Pop Art 的味道;在全新的桶形 Twist 手袋 與 Candy 包都加上了化用自中國書畫藝術裡的潑墨圖案,每個包包都是獨一無二的。

雖然看起來不是那麼明顯的中國風,但是文化的生命不就是在這樣的融合中逐漸延續的嗎?非此即彼的觀念無論在社會生活的哪個層面都已經顯得不合時宜了。

DSC00022.jpg

(我想到了安迪渥荷)

當然,在阿瑪尼老爺子面前,Furla這樣的後輩顯的太小兒科了,說實話所有不知中國風為何物的設計師們都應該好好觀摩一下Armani Prive2015春夏高級定制秀。

本次阿瑪尼高定(Armani Prive) 大秀以東方,具體來說是中國風為靈感,作為士大夫身份名片的竹元素、漢唐式的襦裙、蘇繡與琺瑯掐絲,都借助西方時裝高級手工坊精妙絕倫的工藝,盡展清風峭骨。

借用海報時尚網的評述:「竹,是本次阿瑪尼高定(Armani Prive)2015春夏高定系列最核心的元素,絲綢上的圖案、薄紗上的釘珠,都模擬中國傳統文人畫中墨竹的寫意筆法來表現,就連秀場布置,也是一片曲徑通幽的竹林。在‘一肌一顏,盡態極妍’、如臨大敵、極力雕飾的高級定制時裝周上,仙和俗往往只在一線之間,修不成鳳凰反成山雞者比比皆是。

西人看東方,常常只及表面。冶艷神秘、過於戲劇化的「東方」,即是‘他者視域’最美麗的誤會。而Giorgio Armani的設計,刪繁就簡、寧靜淡泊,萬端之變,歸於一宗,真正契合中國文人所崇尚之‘中通外直、虛懷若谷’的修竹秉性。」

就本場秀而言,Giorgio Armani算得上最了解東人風骨的西方設計師,中國本土設計師能與其略爭雄長的,恐唯葉錦添一人也。要問我對這一系列有多欣賞,看我放的圖的數量就知道了,真心希望,以後看到這樣的設計越來越多。


DSC00023.jpg
DSC00024.jpg
DSC00025.jpg
DSC00026.jpg
DSC00027.jpg
DSC00028.jpg
DSC00029.jpg
DSC00030.jpg
DSC00031.jpg
DSC00032.jpg
DSC00033.jpg


舉報 使用道具
| 回復
▋ 推薦閱讀
▋ 推薦閱讀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