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全球最大的醫院」鄭州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公布2014年營收,再次引發爭議。
該院2014年總收入超過人民幣75億元,編制床位達7000張,均居中國醫院之首,堪稱一所「超級醫院」。

參考:

人民日報如何炮轟「全球最大醫院」--鄭州大學附屬第一醫院?

河南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全球最大醫院是如何煉成的?

U12636P31DT20150602010236.jpg

眼下,大陸政府三令五申,禁止公立醫院盲目擴張。但是,很多公立醫院依然我行我素,大興土木,其動力究竟來自哪裡?當然是追求經濟利益。

多年來,由於醫療價格體系不合理,公立醫院的盈利模式基本上是 「薄利多銷」,大小通吃,以量取勝。只有規模做大了,床位增加了,病人數量上來了,收益才會增加。

這就如同辦一家小賣部,規模太小,銷售量上不去,利潤肯定不高。假如做成沃爾瑪大超市,銷售量大了,議價能力強了,進貨成本低,利潤自然就高。公立醫院快速擴張,其道理正在於此。

來看鄭州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的數據:床位7000張,全國第一;日門診量最高達21600人次;公開資料顯示,從2008年的人民幣6.8億元營收,迅速增至2013年的60億元,2014年又飆升至75億元。總營收位居河南省醫療行業第一。

2014年,該院門診量為426萬人次,住院人數31萬人次。手術人數突破19.6萬台次,位居全國第一。其中肝臟移植手術100多例,腎臟移植突破230例,以上兩項在全國排名前五。

「這僅僅是鄭大一附院業務量大的冰山一角。」一位不願具名的業內人士向記者透露,該院門診量最高時,一天達21600多人次,年平均每天在16000多人次。

==================


以下攝影圖集,取自澎湃新聞。

DSC0000.jpg
(本文圖片均為澎湃新聞記者徐曉林圖)
這裡是被媒體稱為“全球最大醫院”的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

官方數據顯示其擁有7000餘張固定床位,2014年住院人數達31萬人次,營收超75億人民幣。在這31萬名患者背後也伴隨著等量甚至超量的陪護家屬,他們大部分都來自河南省內各地。

為了更好地照顧患者,更為了省錢,家屬們都選擇隨床或是在醫院走廊甚至露天住宿。雖不符合醫院的規定,但在當下醫療資源非合理分佈的情況下,這是陪護家屬們的無奈之舉。

DSC0001.jpg
河南鄭州剛入夏的夜空中里還殘留著陣陣涼意,蜂擁而至的患者,讓鄭大一附院自2008年後就進入一種「蓋樓就住滿,住滿就蓋樓」的高速擴張期。


DSC0002.jpg
2015年6月28日凌晨,不少陪護住院患者的家屬在病房樓前的空地上酣睡。他們大多​​帶著親人來到鄭州求醫,付出醫藥費之後就難再為住宿開支。

DSC0003.jpg
48歲的劉毛娃與妻子商量回家的車程。他當天下午剛出院,因為不識字沒能找到回家的車,不捨得也不敢去住賓館。

夫妻倆打算就在屋簷下湊合一晚明天等老鄉的黑車。“這次看病我都沒與孩子說,他在北京工作,識字!”老劉談到孩子時,疲憊的眼裡才透出一些光彩。


DSC0004.jpg
平日從事體力勞動的劉毛娃自感心臟不適,在當地醫院一番檢查後決定還是來大醫院確診,在此住院一周共花去9300多元。

按照其參加的新農合保險賠付標準,他需要自掏約6000元的費用。“覺得大醫院好才來的,這錢不花不行啊。”劉毛娃說道。河南省“新農合”報銷規定,級別越高的醫院報銷起付線越高,本意引導就近就醫的初衷,另一面卻是患者對醫療資源的切身選擇。


DSC0005.jpg
即使是“超級醫院”,也同樣床位難求。很多患者與陪護家屬就擠在走廊裡的加床上。算上這些臨時床位,佔地237畝的院區承載了萬餘張床位。


DSC0006.jpg
重症監護室外的患者家屬擁擠在狹窄的過道間。夏夜裡的病房樓已關閉了走廊裡的空調,但面對親人隨時可能的危急,他們一刻也不敢離開。


DSC0007.jpg
悶熱的消防通道裡也睡上了陪護的家屬。對於他們來說,這點辛苦比起親人的病痛根本不值得一提。


DSC0008.jpg
18歲的張家恆來自開封,為了陪護燒傷的奶奶,他已經在消防通道裡睡了兩個星期。


DSC0009.jpg
一名保安在驅趕睡在大廳裡的患者家屬。醫院規定入夜後清場,患者家屬如果不想躲到消防通道就只能睡在屋外。


DSC00010.jpg
20歲的張鐸在藥房外的屋簷下找到了今晚的位置,他來自河南商丘,父親腫瘤手術後,隔月就需住院複查,每次需花費近兩萬元,這使得原本小康生活的他也只能睡在屋外以省下10天的房費。


DSC00011.jpg
53歲的程遠生坐在台階上整理妻子的磁共振照片。他來自距此兩百公里外的方城縣,妻子在當地醫院被診斷為腦梗,失去行動能力。他專程帶著病歷來省城大醫院諮詢專家,被告知需要妻子親自來做檢查才能確定病情,為了省下住宿費,程遠生選擇在醫院裡找個角落靠到天亮。


DSC00012.jpg
一包煙,一包瓜子,是來自濮陽的白培武熬過黑夜的補給。這並不能舒緩他焦慮的神經。“每天都得把充電寶用光才能睡。”白培武說道。對於陪護的家屬們來說,再柔軟的床也放不平那顆懸著的心。


DSC00013.jpg
一切可以平躺的地方都能讓整日照顧親人的家屬們躺過一晚。


DSC00014.jpg
因為可以遮風避雨,醫院屋簷下狹小的空間成為了最熱門的“床位”。


DSC00015.jpg
停車場裡也難得有個空位。


DSC00016.jpg
入夜後的涼氣使得一位陪護家屬裹著防潮墊,蜷縮著身體禦寒。這種泡沫防潮墊售價20塊,短期陪床的家屬幾乎人手一塊,湊合幾天可以省下數百元的賓館錢。


DSC00017.jpg
在1號病房樓前的“大通舖”中,在大多數打地舖的睡客之間,一位家屬睡在一張折疊床上。而一般只有需要長期陪護的家屬才捨得買折疊床。


DSC00018.jpg
雨夜裡,一位陪護家屬只能蜷縮在狹小的屋簷下入睡。


      
DSC00019.jpg
入夜後,鄭大一附院病房樓依舊燈火通明,每扇窗戶都在講述著與病魔抗爭的故事。


DSC00020.jpg
對於這些患者的家屬而言,省下住宿費,是因為每一分錢都要用於挽救親人的生命。


DSC00021.jpg
第二天清晨六點,蜂擁而來的患者又將門診掛號處擠滿,日復一日。這裡年門診量超460萬人次,高峰時期一天就能接診20萬人。


隨著“醫療體制改革”的進行,今年3月5日,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再次明確要求,“完善分級診療體系” 並“鼓勵醫生多點執業”。

也許就在不久的將來,全國各地的基層患者們不必遠赴“超級醫院”就可以享受到“超級”的醫療服務。

參考:

人民日報如何炮轟「全球最大醫院」--鄭州大學附屬第一醫院?

河南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全球最大醫院是如何煉成的?
舉報 使用道具
| 回復
kaufmanchiang 新手上路 發表於 2015-7-3 09:54 | 顯示全部樓層
這真是令我瞠目結舌。

舉報 使用道具
▋ 推薦閱讀
    ▋ 推薦閱讀
      ♕ 主題推薦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