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看「通鑒」的世界》
燕園人文歷史公益講座

(20150814)


習聞明知古代帝王之道,身體力行《通鑒》原則。

-----明太祖


若能讀此書,將來出而任事,必有所持循而不致失墮。

----曾國藩


只要我們仔細閱讀那記載著一千三百六十二年歲月的篇章,用心去體會許許多多的記錄者、撰述者,一字一句寫下這些文字時,蘊藏心中的關懷與感動,這些圖像與情景就會發生撼動的力量,讓我們有所轉化。

-----張元


《觀看「通鑒」的世界》
2015年8月14日 19:00—21:00
北京大學
活動介紹
主辦方:北京大學歷史學系「燕園人文歷史」、中信書院

聯合主辦:國家人文歷史

課程主題:《觀看「通鑒」的世界》

課程導師:張元




導師介紹


張元

張元,祖籍河北,1943年生於重慶市,幼年隨父母遷住台灣。

台灣大學歷史系學士、碩士、博士。

曾任東吳大學歷史系副教授兼系主任、台灣清華大學歷史研究所教授兼所長、共同教育委員會主任委員。

現為台灣清華大學榮譽退休教授、《清華歷史教學》主編、台灣大學歷史系兼任教授。

代表著作:
《談歷史話教學》(台北:三民書局,1998)、
《簡明中國歷史》(與李孝悌合著,台北:龍驣出版社,2002)、《古代中國的圖像長卷----資治通鑒導讀》(台北:大塊文化
出版,2011;簡體版,海豚出版社,2012)、
《自學歷史----名家論述導讀》(台北:三民書局,2015)




觀看《通鑒》的世界
(節選)


張元



透過漂母與滕公的眼睛,我們看到韓信是一個怎樣的人物?

《通鑒》卷9,漢高帝元年(前206)記日:

初,淮陰人韓信,家貧,無行,(胡三省註:無行,言無善行可推擇也。)不得推擇為吏,又不能治生商賈,(胡三省註:行賣曰商,坐販曰賈。)常從人寄食飲,人多厭之。信釣於城下,有漂母見信饑,飯信。(胡三省註:漂,以水擊絮曰漂。)信喜,謂漂母曰:「吾必有以重報母。」母怒曰:「大丈夫不能自食;吾哀王孫而進食,豈望見報乎!」淮陰屠中少年有侮信者曰:「若雖長大,好帶刀劍,中情怯耳。」因眾辱之曰:「信能死,刺我;不能死,出我袴下!」於是信熟視之,俛出袴下、蒲伏。一市人皆笑信,以為怯。

及項梁渡淮,信杖劍從之;居麾下,無所知名。項梁敗,又屬項羽以為郎中;數以策幹羽,羽不用。漢王之入蜀,信亡楚歸漢,未知名。為連敖,坐當斬;其輩十三人皆已斬,次至信,信乃仰視,適見滕公,曰:「上不欲就天下乎,何為斬壯士?」滕公奇其言,壯其貌,釋而不斬;與語,大悅之,言於王。王拜以為治粟都尉,亦未之奇也。

漢武帝的「微行」,讓我們看到什麼?

《通鑒》卷17,漢武帝建元三年(前138)

是歲,上始為微行,北至池陽,西至黃山,南獵長楊,東遊宜春,與左右能騎射者期諸殿門。常以夜出,自稱平陽侯;旦明,入南山下,射鹿、豕、狐、兔,馳鶩禾稼之地,民皆號呼罵詈。鄠、杜令欲執之,示以乘輿物,乃得免。又嘗夜至柏谷,投逆旅宿,就逆旅主人求漿,主人翁曰:「無漿,正有溺耳!」且疑上為奸盜,聚少年欲攻之;主人嫗睹上狀貌而異之,止其翁曰:「客非常人也;且又有備,不可圖也。」翁不聽,嫗飲翁以酒,醉而縛之。少年皆散走,嫗乃殺雞為食以謝客。明日,上歸,召嫗,賜金千斤,拜其夫為羽林郞。

漢武帝與汲黯的對話,我們看到了什麼?

《通鑒》卷17,漢武帝建元六年(前135)

汲黯為人,性倨少禮,面折,不能容人之過。時天子方招文學儒者,上曰:「吾欲雲雲。」(胡三省註:張晏曰:所言欲施仁義也。師古曰:雲雲,猶言如此如也,史略其辭耳。)黯對曰:「陛下內多欲而外施仁義,奈何欲效唐、虞之治乎!」上默然,怒,變色而罷朝,公卿皆為黯懼。上退,謂左右曰:「甚矣汲黯之戇也!」群臣或數黯,(胡三省註:師古曰:數,責也。)黯曰:「天子置公卿輔弼之臣,寧令從諛承意,陷主於不義乎!且已在位,縱愛身,奈辱朝廷何!」

白帝城劉備托孤,我們看到了什麼?

《通鑒》卷70,魏文帝黃初四年(223)

漢主病篤,命丞相亮輔太子,以尚書令李嚴為副。漢主謂亮曰:「君才十倍曹丕,必能安國,終定大事,若嗣子可輔,輔之;若其不才,君可自取。」(胡三省註:自古托孤之主,無如照烈之明白洞達者。)亮涕泣曰:「臣敢不竭股肱之力,效忠貞之節,繼之以死!」(胡三省註:用晉荀息答獻公語意。)

漢主又為詔敕太子曰:「人五十不稱夭,吾年已六十有餘,何所復恨,但以卿兄弟為念耳。勉之,勉之!勿以惡小而為之,勿以善小而不為!惟賢惟德,可以服人。汝父德薄,不足效也。(胡三省註:自漢以下,所以詔敕嗣君者,能有此言否?)汝與丞相從事,事之如父。」夏,四月,癸已,漢主殂於永安,(胡三省註:年六十三。)謚曰昭烈。

諸葛亮為什麼垂泣三日?

《通鑒》卷70,魏文帝黃初四年(223)。

(諸葛)亮嘗自校簿書,主簿楊顒直入,諫曰:「為治有體,上下不可相侵。請為明公以作家譬之:今有人,使奴執耕稼,婢典炊爨,雞主司晨,犬主吠盜,牛負重載,馬涉遠路;私業無曠,所求皆足,雍容高枕,飲食而已。忽一旦盡欲以身親其役,不復付任,勞其體力,為此碎務,形疲神困,終無一成。豈其智之不如奴婢雞狗哉?失為家主之法也。

是故古人稱『坐而論道,謂之王公;作而行之,謂之士大夫。』故丙吉不問橫道死人而憂牛喘,陳平不肯知錢谷之數,雲『自有主者』,彼誠達於位分之體也。今日公為治,乃躬自校簿書,流汗終日,不亦勞乎!」亮謝之。及顒卒,亮垂泣三日。

在朝臣眼中,隋煬帝楊廣是一個怎樣的君主?今天的史家怎樣看他?

《通鑒》卷181,隋煬帝大業六年(610)

帝臨朝凝重,發言降詔,辭義可觀。

帝自負才學,每驕天下之士,嘗謂侍臣曰:「天下皆謂朕承藉緒餘而有四海,設令朕與士大夫高選,亦當為天子矣。」

當時北朝雖以吏治、武力勝過南方,若論文學風流,終以南方為勝。隋文帝只知有吏治,並無開國理想與規模。煬帝則染到了南方文學風尚,看不起前人簡陋。狂放的情思,驟然為大一統政府之富厚盛大所激動,而不可控勒。於是高情遠意,肆展無已,走上了秦始皇的覆轍。能把南方文學與北方吏治、武力綰合,造成更高、更合理的政權,則是唐太宗。(錢穆,《國史大綱》)

隋煬帝憑借隋文帝積累著的巨量民力和財富,得以無限制地行施暴政。他是歷史上著名的浪子,也是標準的暴君。他的奢侈生活和殘虐政治愈來前兇惡地驅迫民眾陷入死地,到後來,農民發動大起義,消滅了這個可恥可憎的浪子和暴君。(范文瀾《中國通史簡編》)

唐太宗在群臣眼中,是一個怎樣的君主?他與魏征、長孫皇后之間有著怎樣的互動?

《通鑒》卷193,唐太宗貞觀元年(627)

上神采英毅,群臣進見者,皆失舉措;上知之,每見人奏事,必假辭色,冀聞規諫。(貞觀元年,627)

初,洗馬魏征常勸太子建成早除秦王,及建成敗,世民召征謂曰:「汝何為離間我兄弟!」眾為之危懼,征舉止自若,對曰:「先太子早從征言,必無今日之禍。」世民素重其才,改容禮之,引為詹事主簿。

魏征狀貌不愈中人,而有膽略,善回人主意,每犯顏苦諫;或逢上怒甚,征神色不移,上亦為霽威。

長樂公主將出降,上以公主,皇后所生,特愛之,敕有司資送倍於永嘉長公主,(胡三省註;永嘉長公主,高祖女。)魏征諫曰:「昔漢明帝欲封皇子,曰:『我子豈得與先帝子比!』皆令半楚、淮陽。今資送公主,倍於長主,得無異於明帝之意乎!」上然其言,入告皇后。後嘆曰:「妾亟聞陛下稱重魏征,不知其故,今觀其引禮義以抑人主之情,乃知真社稷之臣也!妾與陛下結發為夫婦,曲承恩禮,每言必先候顏色,不敢輕犯威嚴;況以人臣之疏遠,乃能抗言如是,陛下不可不從。」因請遣中使齎錢四百緡、絹四百匹賜征,且語之曰:「聞公正直,乃今見之,故以相賞。公宜常秉此心,勿轉移也。」

十年,冬,十一月,庚午,葬文德皇后於昭陵。……上念後不已,於苑中作層觀以望昭陵,嘗引魏征同登,使視之。征熟視之曰:「臣昏眊,不能見。」上指示之,征曰:「臣以為陛下望獻陵,若昭陵,則臣固見之矣。」上泣,為之毀觀。



點擊下方「閱讀原文」報名參加此次講座

↓↓↓



閱讀原文



關於作者:
人民日報社主管主辦,原名《文史參考》,「真相、趣味、良知」,為學術界搭建話語平台,為新銳者提供思想陣地,為文史愛好者營造精神家園。


微信號:gjrwls
舉報 使用道具
| 回復
▋ 推薦閱讀
    ▋ 推薦閱讀
      ♕ 主題推薦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