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602_1078293_873661.jpg

來源:新浪圖片

40602_1078111_765710.jpg
向滿洲平原調動的蘇軍步兵,1945年。


40602_1078112_121092.jpg
登陸佔領平壤東北居民點的蘇軍部隊,1945年。


40602_1078113_626939.jpg
遠東第二方面軍,機場上,在準備出擊的飛機前,米哈伊爾·哈佐夫指揮官小組,1945年。


40602_1078114_537950.jpg
調整無線電的女兵,滿洲,1945年。


40602_1078115_676830.jpg
深入小興安嶺地區的蘇軍船隻,1945年。


40602_1078116_799284.jpg
阿穆爾軍區登陸的潛水砲艇,1945年。


40602_1078117_757699.jpg
掩護步兵進攻的坦克,滿洲,1945年8月。


40602_1078118_977689.jpg
陣地上,開砲狀態的部隊,滿洲,1945年。


40602_1078119_494310.jpg
國境上尼基塔少校的部隊,1945年9月8日。


40602_1078120_675154.jpg
在滿洲進軍的蘇軍,1945年。


40602_1078121_303497.jpg
太平洋沿岸的蘇軍摩托化部隊,1945年9月18日。


40602_1078122_984765.jpg
太平洋沿岸的蘇軍摩托化部隊,1945年9月18日。


40602_1078123_322922.jpg
向日本海沿岸轉運護航的蘇軍戰艦,1945年9月19日。


40602_1078124_492304.jpg
在滿洲沿海準備登錄的蘇聯登陸部隊。


40602_1078125_565627.jpg
被破壞的日軍火力點,海拉爾,1945年。


40602_1078126_282138.jpg
高級指揮員基里爾·阿法納西耶維奇·梅列茨科夫視察湖頭地區被摧毀的日軍碉堡。


40602_1078127_874223.jpg
С.М.庫茲涅佐夫大尉分隊的蘇軍偵察兵英雄在日軍標誌前合影,朝鮮,1945年。


40602_1078128_156496.jpg
帶有武士道標識的軍旗被蘇軍指戰員繳獲,1945年8月。


40602_1078129_118258.jpg
被蘇聯遠東第二方面軍繳獲的日軍大口徑火砲,1945年9月13日。


40602_1078130_846631.jpg
遠東第二方面軍的蘇軍技師正在檢查繳獲的日軍裝備零件,1945年9月6日。


40602_1078131_608982.jpg
日軍士兵交出武器,遠東第二方面軍,1945年8月28日。


40602_1078132_936102.jpg
蘇聯英雄,第63步兵師少校Г.Н.庫伯金正在查看滿洲作戰地圖,1945年8月。


40602_1078133_655295.jpg
中國民眾歡迎入城的蘇軍坦克部隊,大連,1945年9月13日。


40602_1078134_702420.jpg
中國民眾歡迎入城的蘇軍坦克部隊,大連,1945年9月13日。


40602_1078135_439872.jpg
蘇軍進入街頭,1945年8月。


40602_1078136_113928.jpg
В.褲林科中將和А.索科洛夫少將與中國共產黨人在牡丹江岸邊,滿洲,1945年9月。


40602_1078137_333093.jpg
修復日軍在撤退中破壞的鐵路橋,1945年。


40602_1078138_444971.jpg
哈爾濱民眾歡迎蘇軍​​戰士,1945年8月8日。


40602_1078139_279646.jpg
蘇軍士兵將旗幟插在車站大樓上,哈爾濱,1945年。


40602_1078140_684787.jpg
蘇軍士兵在哈爾濱,1945年8月28日。


40602_1078141_256858.jpg
蘇軍士兵和哈爾濱市民交談,1945年8月28日。


40602_1078142_450992.jpg
蘇軍部隊走在哈爾濱的街道上,1945年9月。


40602_1078143_157157.jpg
八路军走在从日本人手中解放的沈阳街道上,1945年。


40602_1078144_211020.jpg
八路军走在从日本人手中解放的沈阳街道上,1945年。


40602_1078145_371405.jpg
中國的紅色軍隊在瀋陽,1945年。


40602_1078146_423421.jpg
中國居民遇上蘇軍自行火砲,滿洲,1945年。


40602_1078147_744861.jpg
紅旗插在岸上,旅順,1945年。


40602_1078148_333402.jpg
蘇軍將領А.Н.捷甫琴柯、А.Д.帕里杜拉、Г.Л.杜馬納會見解救的、被日軍俘虜的盟軍官兵,1945年。


40602_1078149_436496.jpg
日本軍官走出關東軍司令部,1945年。


40602_1078150_180321.jpg
蘇軍將被俘的日本關東軍軍官向後方疏散,1945年。


40602_1078151_346414.jpg
向投降的日軍分發大米,滿洲,1945年8月。


40602_1078152_880987.jpg
日軍俘虜在長春街頭,1945年。


40602_1078153_304431.jpg
在野營的日軍戰俘,1945年8月。


40602_1078154_412270.jpg
被指控曾經使用生化武器的日本軍人在哈巴羅夫斯克接受審判,1950年1月12日。


40602_1078155_366591.jpg
被告人日軍將領山田乙三,前關東軍指揮官,在法庭上發言,1949年12月30日。


40602_1078156_876324.jpg
為被控使用生化武器的舊日本軍人準備的律師,1950年1月12日。


40602_1078157_937011.jpg
原子彈“小男孩”,1945年8月6日投在廣島。


40602_1078158_458279.jpg
美國的B-29轟炸機從提尼安島起飛,在8月6日凌晨投下“小男孩”。在8點15分,炸彈是從9400米的高度下降,下降45秒後,在600米以上的城市中心的高度爆炸。煙塵在廣島的達到7000米的高空。塵埃雲在地面上的半徑達到300公里。


40602_1078159_570681.jpg
原子彈“胖子”,1945年8月9日投在長崎。


40602_1078160_146174.jpg
原子彈“胖子”也是從一架B-29轟炸機上空投並發生爆炸,在上午11時02分,在500米以上長崎的高空。爆炸的當量約為21萬噸。


40602_1078161_200334.jpg
廣島,原子彈爆炸之後。1945年8月7日。


40602_1078162_258792.jpg
日本男孩,核爆炸的受害者。


40602_1078110_697652.jpg
停泊在日本的美軍密蘇里號戰列艦,1945年。


40602_1078163_156250.jpg
停泊在日本的美軍密蘇里號戰列艦,1945年。


40602_1078164_389849.jpg
日本投降時呼嘯而過的美軍戰鬥機集群。


40602_1078165_214888.jpg
接受日本投降的盟軍將領:徐永昌(中國)B.Frazer(英國)К.Н.Деревянко (蘇聯)Т.Блейми (澳大利亞)Л.М.Косгрейв(加拿大)R. Leclerc(法國)1945年9月2日。


40602_1078166_952792.jpg
參與儀式的盟軍代表團。


40602_1078167_456533.jpg
日本代表團抵達戰艦簽署投降書。東京灣。1945年9月2日。


40602_1078168_460896.jpg
日本帝國的代表。


40602_1078169_818650.jpg
盟軍,麥克阿瑟講話。


40602_1078170_577296.jpg
中國代表徐永昌在簽署日本投降書。


40602_1078171_955825.jpg
重光葵和梅津美治郎在投降書上簽字。


40602_1078172_738649.jpg
美國代表、太平洋艦隊指揮官尼米茲在簽署日本投降書。


40602_1078173_716575.jpg
英國代表團簽署日本投降書。


40602_1078175_822678.jpg
中國代表徐永昌在簽署日本投降書。


40602_1078176_273804.jpg
麥克阿瑟簽署日本投降書。


40602_1078177_844314.jpg
蘇聯代表К.Н.Деревянко中將簽署投降書。


40602_1078178_154677.jpg
蘇聯代表К.Н.Деревянко中將簽署投降書。


40602_1078179_665089.jpg
日本投降書。


40602_1078174_850898.jpg
繳獲的日軍物資在公園展示。莫斯科,1946年。

舉報 使用道具
| 回復
▋ 推薦閱讀
    ▋ 推薦閱讀
      ♕ 主題推薦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