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上方藍字,尊享「移動商學院」

「706這個地方是很不正式的,反而這種不正式,才能激發起創新和想像力。我們想賺錢的話並不難,但我們希望賺得更體面一點,或者說賺得有情懷一點。要賺一些有創造力的錢,而不是說賺那種很笨的錢。」


文/潘鑫磊 本刊編輯


北京有一個被稱為「宇宙中心」的地方,匯集了相當一部分頂尖的互聯網公司,和北大清華等近十所高校,還有曾創下每平米10萬元紀錄的「天價學區房」。


這裡是北京西北角的五道口。就在這寸土寸金的地方,藏著一個「706青年空間」。很難描述它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它是一家咖啡館,一個小型圖書館,一家青年旅舍,一個能聽講座、看電影、做遊戲、談天說地的青年文化空間……


1990年出生的程寶忠是清華大學的研二學生,他的另一個身份就是「706青年空間」的創始人。3年前,程寶忠和其他11位來自北京各個高校的年輕人一同創辦了這個青年空間,如今只剩下他和另外一位80後搭檔。


自由的想像力


在706空間剛剛成立的2012年,程寶忠和他的11個創業小夥伴幹勁十足。他們在短短4個月時間裡,辦了40多場人文藝術沙龍,請到了一批教授、學者、作家、記者來給年輕人「傳道、授業、解惑」,品牌迅速打響。


然而考驗來了。當時正巧趕上其中一部分創始人要畢業,非常現實的一個問題就是:還在不在706繼續幹?706當時幾乎沒有任何盈利。最後的結果是:有人去美國讀書了、有人去台灣交流了、有人工作了……


團隊四散的關鍵原因是,當時沒有人對706空間提出明確的定位,是做一個非營利組織,還是進行公司化經營?團隊內部開始了極其痛苦的自我剖析,用程寶忠的話說,「真的是吵了幾個月的架」。


「吵到最後,只要我一說開會來討論這個東西,沒人願意來開會,太恐怖了。價值觀這個東西看起來好像很虛,但它其實很重要很重要,是真正支撐整個團隊去運作的東西。」


經過漫長的拉鋸,共識終於達成了。「探索生活的各種可能」成了706空間的口號,做一個年輕人的聚集地,讓他們去體驗、去碰撞、探索更多的可能性。程寶忠認為,這是基因上的本質改變。


「在學校裡面做活動有的時候是很愚蠢的,你會受到很多限制,有次我們想請個外國人,要走國際處、社團委,還要去找主管簽字,各種各樣的程序,請個外國人過來跟我們聊聊天怎麼了就?」


自由,是程寶忠重塑706空間後一個非常強烈的感受。「706這個地方是很不正式的,反而這種不正式,才能激發起創新和想像力。」


模式再造


但是,如何讓706空間「探索生活的各種可能」?程寶忠的第一個策略是把基數做大,增加盡可能多的觸點,讓更多的年輕人首先能接觸到這樣一種概念和生活方式,其實是要把 706打造成一個青年空間孵化器。


去年,雷軍投資1億元做了一個青年公寓的項目,程寶忠覺得雷軍抓年輕人的痛點抓得非常準,因為年輕人對公共活動的需求很大,但雷軍的玩法在程寶忠看來還不夠,缺少了一點「互聯網思維」。


「如果只是做一個小米公司自己的青年員工公寓,或者單從某個主題出發,去找對它感興趣的青年住戶,把他們強行放在一個規劃得很好的標準化的公寓樓裡,這樣的交流層次還是很低的。」


程寶忠想把青年空間這個概念做得更加扁平。「你怎麼去裝修你的房子無所謂,你跟誰住也無所謂。但是你想要的所有的公共資源,OK,我們這兒都有,整個五道口都有,而且是多中心的,喜歡藝術的這裡有藝術中心、搞創業的這裡有創業中心,喜歡參加綜合類文化沙龍的就來706。」


要真正把基數做大,就不能局限在五道口,「走出去」是一定的。程寶忠挖掘了一二線城市中對青年空間感興趣的年輕人,邀請並指導他們在各自的城市去做關於青年空間的嘗試。


程寶忠舉了一個青島男孩的例子。這個男孩本身在做「真人圖書館」,即通過把有不同人生經歷的人邀請到一起,以面對面溝通的形式來完成「圖書」的閱讀,後來他接觸到了706,開始以青年空間的概念去經營他的「圖書館」,並拿到了一筆投資。就這樣,一個可以持續經營的青年空間在一個城市紮下了根。目前,國內已經有了這樣大大小小的青年空間30多家。


緊接著,程寶忠要思考怎麼讓這些青年空間持續地運轉下去。706最初通過「名人效應」拉人氣的方式顯然不可持續,一來需要不小的成本,二來互動效果其實並不好,嘉賓的「戲份」太多,青年人的參與感太少。


即便是在如火如荼的互聯網時代,程寶忠始終沒有用「線上」取代「線下」——青年空間的主戰場在線下,一定要打好「體驗」這張牌。


程寶忠最近在做一個「48小時生活實驗室」的嘗試,周末兩天的時間,找互相不認識的青年人一同生活兩天,結果報名參加的人特別多。「最後我們選出了幾男幾女,他們周末兩天就住在這個兩居室裡,一起看書、一起做讀書會、一起看電影、一起討論、一起做個小型音樂會,或者一起出去吃飯、一起去酒吧,怎樣都行。這就是青年空間的感覺。」


不賺「很笨的錢」


但始終繞不開的問題仍是:怎樣賺錢?706在五道口租的房子,月租已經從三年前的八千漲到了兩萬五。


「其實按照706現在有這麼多的粉絲,我們想賺錢的話並不難,但我們希望賺得更體面一點,或者說賺得有情懷一點。要賺一些有創造力的錢,而不是說賺那種很笨的錢。」程寶忠說。


把706當作第三方機構的宣傳窗口,或是接受商業讚助去做一些自己看來很low的活動,這在程寶忠眼中就是「賺得很笨的錢」。


程寶忠覺得,706空間的粉絲也都應該是那些看重社會責任、社會價值的人,706未來的商業化主要會圍繞這群粉絲展開,比如賣一些有意思的周邊產品,或提供諸如類似遊學的智力服務等等。你可以把它看成是「社群經濟」,買賣雙方做的都是自己發自內心認可並喜歡的事。


今年夏天,程寶忠就要研究生畢業,他的選擇是繼續留守706。雖然這在旁人看來有些「不務正業」,甚至在父母眼裡,也是「在搞亂七八糟的東西」,但他覺得這些評價都無關緊要。


「我以前也沒想過我會走這條路,正如我一樣沒法確定將來如果我遇到什麼挫折,或者受到很大的外部壓力,會不會放棄。但至少現在我很有信心,既然有信心,那就盡量在這條路上走得久一點。」程寶忠說。


(全文刊登於《中歐商業評論》2015年3月號,未經許可謝絕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



閱讀原文



關於作者:
“思維力成就決策力”,《中歐商業評論》依托中歐國際工商學院強大的資源優勢,以最深入和前瞻性的觸角,透析瞬息萬變的商業世界,為中國企業提供最行之有效的管理方案,並提升中國商業精英的思維力、決策力、主管力...


微信號:ceibs-cbr
舉報 使用道具
| 回復
▋ 推薦閱讀
    ▋ 推薦閱讀
      ♕ 主題推薦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