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來源:鳳凰圖片編輯部(微信id:Ifengphoto)

編輯:JR、想想、魏小花


今日朋友圈:


「報!霧霾已在城南固安集結」

-「死守南五環,再探再報!」

「報!霧霾前鋒已抵大興,五環將失守!」

-「退至北京南站堅守要塞!」

「報!霧霾已兵分兩路向四環進犯」

「報!霧霾已從三環攻城」

「報!我軍已降…」


2016年12月16日,北京拉響紅色預警,年度最強霧霾隨時抵達。12月19日夜間至21日,東北及華北多個省份將出現重度霾,最低能見度不到500米,全中國至少11省的土地都遭侵襲。


DSC0000.jpg

霧霾,

霧和霾的組合詞,

霧是自然水汽,

霾是懸浮在空氣中的顆粒物。

2008年被美國大使館監測,

2011年被中國政府納入空氣質量標準,

2012年開始被各大城市實驗監測,

2013年成為年度關鍵詞,

2014年被納入自然災情進行通報,

2015年北京首次啟動霧霾紅色預警。

過去十年,我們看到了怎樣的霧霾?


2006


還沒有多少中國人知道霧霾這個詞,然而「罕見濃霧」已經在各地悄然出現。

從科研機構的PM2.5站點數據來看,2006年年均PM2.5濃度高於今天。

▼2006年12月25日,山西省長治市。
DSC0001.jpg

大霧彌漫著整個市區,能見度不足5米。一位司機在環行路口找不到轉彎的出口而下車查看。


2007


有外國學者開始研究霧霾的致命性,

日本有人抗議霧霾天天往他們那飄,

矽谷小夥子看見商機計劃建生態大樓。

▼2007年3月22日,北京。
DSC0002.jpg

連續多日的霧霾天氣依然籠罩京城,空氣濕度大於80%,風力不大,污染物很難擴散。中關村大街上,一雙「大眼睛」似乎在企盼久違的陽光。


2008


美國大使館開始公布北京PM2.5監測數據。

幾個美國奧運選手戴著口罩抵達北京機場,

中國網民覺得受到侮辱紛紛討伐,

有人稱「敵對勢力亡我之心不死」

有人開始在網上提問霧霾是什麼,

然而對於大多數人,

戴口罩仍然離日常生活很遙遠。

▼2008年8月5日,北京國際機場。
DSC0003.jpg

美國自行車運動員戴著口罩抵達北京。

▼2008年10月9日,遼寧瀋陽。
DSC0004.jpg

遼寧瀋陽地區出現「罕見濃霧」。有媒體稱,「整個城市籠罩在白茫茫的大霧之中,猶如仙境。」


2009


中國人開始關注美國大使館的PM2.5數據,

發現當年最高值達到712μg/m。

但是媒體依然常常把「霧霾」「大霧」混用。

▼2009年11月8日,江蘇省淮安市。
DSC0005.jpg

濃霧下的中國南北地理分界線。報導稱,本市「遭遇今冬首場罕見濃霧,濃霧下的中國南北地理分界線別有一番風味。」

▼2009年11月26日, 南京。
DSC0006.jpg

新街口籠罩在濃霧中。

2010


百度百科出現PM2.5的詞條。

「北京咳」被寫進旅遊指南。

新華網開始提醒公眾霧霾可能造成健康威脅。

美國大使館測出北京PM2.5數值超出了儀器上限。

▼2010年5月22日,上海。
DSC0007.jpg

一位兒童站在某大廈的落地窗前望著窗外彌漫的大霧。


2011


PM2.5終於被納入中國的空氣質量指標。

冬天霧霾席卷北方。

終於出現藍天白雲的時候,

京津冀人朋友圈裡就開始刷屏。

▼2011年11月10日,華北上空。
DSC0008.jpg

NASA衛星雲圖顯示,霧霾範圍從北京一直向南延伸到了渤海和黃海的濱海平原地區。

2012


各主要城市陸續設置PM2.5實驗監測站,

包括北京、天津、河北和長三角、珠三角等重點區域以及省會城市。

▼2012年6月11日,武漢。
DSC0009.jpg

武漢長江一橋邊,一位遊泳的男子望著霧中大橋若有所思。

2013


「霧霾」成為年度關鍵詞,僅1月份就有4次霧霾遍及了30個省,覆蓋了中國將近一半的國土。其中北京僅有5天不是霧霾天。

監測指數不分南北一律爆表,人們才意識到共同的命運:為傳統經濟增長方式的成果埋單。

起初有媒體想表達盡量樂觀的態度。有媒體發表《灰霾帶來的五大意外收獲》說,灰霾讓中國人更團結、更平等、更清醒、更幽默。

但連續霧霾的危害很快顯現,航班延誤、交通事故頻發,患呼吸道疾病的兒童數量顯著增加。得過格萊美獎的歌手佩蒂·奧斯汀取消了北京演唱會,因為霧霾讓她哮喘病發作。

面對高發的霧霾天氣,一場霧霾革命終於上演。環保部正式將PM2.5列入空氣監測指標中,在113個環境保護重點城市開展監測。

9月,國務院發布《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採取措施治理大氣污染。其中,減碳、控車、降塵成為主要的降霾手段。

▼2013年1月14日,北京。
DSC00010.jpg

北京兒童醫院的護士在忙碌。由於連續幾日的空氣污染,患呼吸道疾病的兒童數量增加,每天都有超過800個孩子來接受治療。

▼2013年1月15日,浙江嘉興。
DSC00011.jpg

杭浦高速受大霧影響能見度極低,發生20輛車追尾相撞事故。

▼2013年10月21日,瀋陽。
DSC00012.jpg

瀋陽某小區內,戶外行走的小朋友們戴上口罩抵禦霧霾天氣。

▼2013年10月21日,哈爾濱。
DSC00013.jpg

由於能見度過低駕駛員看不到紅綠燈,交警使用特殊手勢指揮交通,雙手舉過頭頂左右擺動示意機動車停止。

▼2013年11月6日,廣州。
DSC00014.jpg

煤球店老板謝叔躺在躺椅上,為環保型天然氣的普及和煤球業務的衰退感到無奈。

▼2013年12月5日,西安。
DSC00015.jpg

西安大雁塔前,大學生用行為藝術展示人們在霧霾裡呼吸困難的痛苦狀態,呼籲人們使用清潔能源、減少汽車排放。

▼2013年12月24日,北京。
DSC00016.jpg

霧霾再次來襲,幾名外國年輕人在天壇祈年殿前合影迎接平安夜。


2014


霧霾首次被民政部納入自然災情進行通報。

2月北京首次啟動空氣重污染黃色預警,

一天後就發出了首次橙色預警。

一些有孩子的家庭選擇離開霧霾區生活。

▼2014年1月16日,北京。
DSC00017.jpg

重度霧霾籠罩中軸線。北京人調侃,「拿出一百塊錢都看不到毛主席。」

▼2014年1月18日,山東濟南。
DSC00018.jpg

濟南持續霧霾,灰塵飄落在三輪車擋風玻璃上,在低溫下結成了灰色冰霜。

▼2014年2月25日,重慶。
DSC00019.jpg

居民樓內的燈火透過窗戶照亮了彌漫的霧氣。

▼2014年4月10日,福州。
DSC00020.jpg

五一廣場上,毛主席塑像前方的建築已灰蒙蒙不易辨認。


2015


北京第一次發布了空氣污染紅色預警。學校停課,天安門武警也第一次戴上口罩執勤。

據統計,2015年北京空氣有污染的天數為179天,占全年總數的49%。

紀錄片《穹頂之下》一周點擊量過億,創下了全國紀錄。

年底,淘寶上口罩的銷量超過了保險套。

▼2015年1月2日,天津。
DSC00021.jpg

夜晚濃重的霧氣中,交通燈閃爍,人影若隱若現。

▼2015年1月5日,廣州。
DSC00022.jpg

城市上空,飛機穿梭在灰霾之中。

▼2015年1月5日,河南鄭州。
DSC00023.jpg

街上,一輛「霧炮車」在噴霧。工作人員說,「這輛車能裝10噸水,供霧炮噴射75分鐘。」購置這樣一個大家夥,費用超過80萬元,人們為抗霾所付出的成本似乎越來越高。

▼2015年1月15日,成都。
DSC00024.jpg

南門一處足球公園內,小吳和他隊友頂著霧霾帶著口罩踢足球。

▼2015年1月16日,青島。

DSC00025.jpg

奧帆中心,一艘養殖船在海中作業。從這裡向市區望去,海天一色,四顧茫茫。

▼2015年1月25日,陜西西安。
DSC00026.jpg

大雁塔前的佛像雙手合十,仿佛在祈求藍天。

▼2015年1月27日,重慶。
DSC00027.jpg

長江索道上吊廂逐漸沒入大霧中。

▼2015年3月21日,上海。
DSC00028.jpg

一家三口在金山嘴漁村的碼頭邊散步。母親給興高采烈的兒子拍著照,似乎沒有被霧霾天氣影響出遊的心情。

▼2015年10月27日,吉林白城。
DSC00029.jpg

城郊,有人在稻田焚燒稻草秸稈,濃煙遮住了小城。秸稈焚燒是秋冬季節霧霾肆虐的一個重要原因,各地政府都在大力打擊。然而正在看護稻田裡火勢的趙大姐也有她的顧慮,「用不了,就得燒掉,不燒,沒法翻地......我要生活啊。」

▼2015年11月3日,福建廈門。
DSC00030.jpg

從空中俯拍,鼓浪嶼被霧霾籠罩,一片朦朧。

▼2015年11月27日,北京。
DSC00031.jpg

一位自稱「堅果兄弟」的小夥,使用工業吸塵器為北京吸霧霾100天,並用這100天內收集到的灰塵做了一塊板磚。

▼2015年11月30日,北京。
DSC00032.jpg

連續霧霾多日後,一對情侶戴口罩在公車站看著彼此的臉。霧霾大的時候,北京網友會說,「世界上最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的距離,而是我在北京的路口牽著你的手,卻看不見你的臉。」

▼2015年12月1日,北京。
DSC00033.jpg

霧霾橙色預警,藝術家孔寧身穿「口罩婚紗」,出現在北京站。

▼2015年12月,北京。
DSC00034.jpg

北京首次啟動紅色霧霾預警,在天安門廣場執勤的武警戰士第一次佩戴口罩執勤。

▼2015年12月8日,北京。
DSC00035.jpg

天安門廣場上,冒著霧霾觀看升旗儀式的市民們舉起手機拍照。

▼2015年12月,北京。
DSC00036.jpg

從空中俯瞰北京,大螢幕上顯示著中國地圖。

▼2015年12月23日,山東濱州。
DSC00037.jpg

小學生放學回家時把紅領巾當作口罩。




2016


霧霾已經成為許多人習以為常的事情,

人們在霧霾中出遊、幹活、健身......

日子還在繼續,

然而眼前的景象卻又如此不同。

▼2016年1月4日,浙江杭州。
DSC00038.jpg

杭州大霧黃色預警,西湖遊船今年首次全線停航。一對情侶行走在霧霾籠罩的西湖斷橋上。

▼2016年1月25日,天津。
DSC00039.jpg

小夥何平捧著花千元自制的空氣淨化器。作為一名美術老師,他在霧霾預警的時候發現課堂裡學生們一直咳嗽,而教室裡的淨化器似乎沒有起到淨化作用,就決心自制一台讓自己放心的淨化器。

▼2016年3月20日,山東德州。
DSC00040.jpg

一位霧霾中耕作的農民抬頭看不遠處的工廠排出白色氣體。

▼2016年4月13日,山東臨沂。
DSC00041.jpg

大高莊村農民在霧霾籠罩的田間勞作。

▼2016年4月24日,鄭州。

DSC00042.jpg

從280米高空俯瞰霧霾中的城市。

▼2016年9月29日,北京。
DSC00043.jpg

世界首款戶外「霧霾淨化塔」展出,該產品可以吸入被污染的空氣。發明人在展覽上向人們展示被收集的霧霾。

▼2016年11月5日,山東聊城。
DSC00044.jpg

清晨人們在霧霾天氣下打羽毛球,球影若隱若現。

▼2016年11月8日,山東濟南。
DSC00045.jpg

濟南城區濃霧能見度不足100米,工人早上走路去上工,身後的大樓藏在濃霧裡。

▼2016年11月10日,北京。
DSC00046.jpg

一位戴口罩的男孩在天安門廣場揮舞著小國旗。

▼2016年11月16日,河北石家莊。
DSC00047.jpg

一個姑娘佩戴新型防霾裝備乘坐公車。早在2008年,外國自行車奧運選手抵京後帶著口罩,遭到網友抨擊「多此一舉」。而如今,戴口罩已經成為了很多人的日常。

在掃除霧霾的努力上,日本花了20多年,德國花了30多年,英國花了50多年。


在霧霾中心的我們,還需要承載幾年呼吸之痛?

忘掉房子、忘掉工作、

忘掉過勞死、忘掉霧霾,

有人選擇逃離北上廣;

逃離房貸、逃離加班、

逃離死亡,也逃離,霧霾。

十年霧霾之景,下個十年又會否如此?
 

閱讀原文

微信號:Ifengphoto
舉報 使用道具
| 回復
▋ 推薦閱讀
▋ 中國問與答

♕ 主題推薦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