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131_766930_195100.jpg

本文來源:新浪圖片

攝影:Stamlee

編輯:米杜

成也煤炭、敗也煤炭。

煤炭給中國經濟的騰飛提供了巨大的能源,也給環境帶來了難以估量的破壞。

2016年6到11月,新浪新聞分別探訪了安徽淮南和山西忻州。

煤,不僅讓這裡成了沉陷之地,也是霧霾之源。

33131_767154_926436.jpg
2017新年伊始,全中國72個城市,啟動或維持重污染天氣黃色及以上預警。

而根據環保部及專家分析,原煤燃燒和工業排放是造成霧霾的最主要來源。

雖然近年來節能減排、產業升級大大減少了煤炭資源的消耗,但中國煤炭依賴的局面,短時間內依然不可能改變。

33131_767156_561254.jpg
山西忻州山區,漫天灰塵中,煤礦和村民在“爭奪”著生存空間。

2012年之前的十年時間,是煤炭行業快速發展的黃金十年,暴利吸引各類資本湧入。身處煤炭“黑金”中的村民,投身小煤窯,承包土地、集資建礦,比比皆是。
33131_767158_928594.jpg
山西忻州煤礦,一眼望不到邊的的煤山被整個挖空。

機器轟響,塵埃飛揚。伴隨著煤炭開採、運輸和使用而來的環境破壞問題,甚至是人體健康、生命的折損,在很多地方都達到觸目驚心的地步。
33131_767160_607752.jpg
2012年下半年,煤炭行業開始走下坡路。煤炭利潤的下滑,大批工人下崗。

採煤沉陷區日益成為地方經濟的“累贅”,也成了永遠無法彌補的歷史壞賬,大量耕地和農田的佔用,讓這些煤礦沉陷區成為抽象的“煤炭真實成本”留在大地上的最具象的傷疤。
33131_767162_363399.jpg
在一些老礦區,採空區幾乎遍及整個地域,“塌陷——搬遷、整治——再塌陷——再搬遷、再整治”的惡性循環使當地經濟陷入困境。
33131_767164_177556.jpg
安徽淮南煤田曾是中國的“五大煤礦之一”,是中國深井採煤第一大縣。

但是,隨著煤炭產量的增加,煤炭開採所引起的塌陷區面積也在不斷擴大。

所有問題彷彿幾場暴雨後,被成片淹掉的村莊一樣,短時間爆發出來。但,與城市洪澇被淹不同的是,沉陷區從地質上永遠變成了一片湖。
33131_767166_910507.jpg
從淮南市區到煤礦沉陷區之一鳳臺縣顧橋約一個小時,地圖顯示其中有一條022縣道可到達,但車到大李村,就不能再前行了。

眼前是一條形似剛剛累起的臨時堤壩,坑坑凹凹,轎車就只能到此為止。堤壩兩側是一片湖水,湖水中浸泡著幾幢已經淹了一半,又或是只露個房頂的民居。
33131_767168_608378.jpg
沉陷區的湖水,一天天漫上來。

“上個月,那水還只到那座房子的前院,這個月就已經只剩下個房頂了……”老者指著不遠處一座浸在水中的屋頂說。
33131_767170_509016.jpg
塌陷水域問題僅僅是採煤引起的地質危害中的一部分,採煤造成的塌陷還會造成房屋開裂、倒塌、交通、水利等基礎設施損毀。
33131_767173_870221.jpg
原本的菜地,被湖水隔開,農民劉強(化名)去自己家地裡,都得劃著船過去。
33131_767175_511021.jpg
從2000年到2016年,整個淮南煤田有近10個西湖面積大小的農田和村莊(約65.3平方公里)由於採煤塌陷而沉入水下,其中農田面積占到近八成。
33131_767177_941809.jpg
大李村原先住著200多戶人家,是一個大村,因為採礦深陷,這裡從三年前就已經開始整體搬遷。村里已少有人跡,年輕人的出路只能是進城打工或去做點小買賣。
33131_767179_496683.jpg
一輩子以種地為生的老農民,則在老屋裡磨磨蹭蹭,拖一天是一天,只要家門前那點菜地還沒被淹到,都不願離開。
33131_767181_142864.jpg
村裡人少,鄰里間卻還有鬥毆事件。

一位還在留守的長者說,“還不就為了爭搶那點曬穀子的場地……田地、房子、曬場都被水淹了。”
33131_767183_564417.jpg
2016年6月27日,鳳臺縣姬溝店後崗村的村民馬天宇在幫父母搬家,眼前的湖水已經漲到家門口了。

“早就該搬了,你看看這周圍,如果不是築壩攔水,早沒了。這幾天要來暴雨,也就一夜間的事了。俺爸媽就是捨不得那點菜地…… ”

12年前,後崗村就已經被列入採煤沉陷區搬遷計劃。
33131_767185_139233.jpg
淮南市對深陷區移民有搬遷補償政策,每人28平方米的補償面積,多餘面積可以成本價購買。

耕地以“青苗費”的名義補償,根據物價上漲,近兩年的補償標準是人民幣1800元/畝/年。

這些在建的居民樓就是為安置採煤塌陷區農民而修建的安置小區——濱河新村安置小區。
33131_767187_454078.jpg
當地農民算了筆帳,一畝地的產值要換成錢的話,確實也就1800元上下,但老農民種一畝多的水田,再加上門前一點菜地,就足夠養活自己;如果用1800元去買糧買菜,哪養得活自己。

沉陷區當地的一個官員聊起這裡農民說:“他們太苦了,那點青苗費能頂什麼用呢?賴以生存的土地沒了……”
33131_767189_723386.jpg
太陽快落山時,湖中央的電線桿還露著一點點“腦袋”,像是十字架,又像一個臨死前掙扎的溺水者……或許,這就是村莊的“沒”日。

閱讀原文
舉報 使用道具
| 回復
▋ 推薦閱讀
▋ 中國問與答

♕ 主題推薦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