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31085258129133_600_0_meitu_1.jpg

綠色文字為【微信上的中國】補充:

可曾想過,微信微博之外,還有產品能撬動中國社交領域?就是有!

當年,淘寶採用「鄉村包圍城市」的戰略,成功擊敗包括ebay在內的當年電商巨頭。

現在,一款叫做「快手」的短視頻app,在廣大中國農村成為爆紅的社交工具,而這一切都沒有被一線城市的中國互聯網菁英和網民們所察覺。

直到2016年,一篇爆紅文《殘酷底層物語:一個視頻軟體的中國農村真相》。(這篇文章的內容有不少令人不適的畫面,所以我們就不貼了,有興趣的人自己找。)

從那篇文章開始,快手一夜之間進入中國廣大網民的視線,迅速擴大市佔率,如今已擁有近四億用戶,為中國最大的短視頻app,也是微信、QQ、微博之後,第四大的社交工具。

這麼驚人的能量,卻僅在不到一年的時間內才為大部分人所知。其中一個被普遍公認的原因是,快手主要用戶都是所謂的農村底層,那些人玩不來微信微博這些比較高大上、主流、高端、媒體類的東西。

更詳細的拆解,得閱讀以下文章。

以下內容分兩個部分。

第一部份比較簡單,給略有興趣的網友看。

第二部分很長,是正規的科技媒體撰稿,給有興趣研究的網友閱讀。

第一部份文末附了一部影片,建議看看,才知道這麼奇葩的東西,原來就是大家愛看的。

第一部分

以下內容來源:京東精選股(微信id:jdjrshequ)


最近有家公司刷屏啦,叫做快手

這是一家什麼樣的公司呢?

清純就給大家簡單的介紹一下。 

快手,目前坐擁4億用戶,2016年短影片類APP老大。

DSC0000.jpg

你可能會好奇,喲,這麼牛逼的公司你怎麼沒怎麼聽說過呢。

因為有可能你不是它的垂直用戶。

就像知乎有強烈的精英架式、豆瓣有濃厚的文藝氣息以及B站的二次元畫風,快手大多數內容都十分「接地氣」~

小編給大家找來了一些圖片,看官們一起看看~

145839esszmkkv2k33amtq.jpg
▲快播首頁截圖

145839b1kvcwvev1uxyce5.jpg
▲博主把柚子皮雕刻成了海綿寶寶

145839iqeb4098ppj0eddd.jpg
▲黃瓜吃得如此「清新脫俗」

145839dp2uqcn9uj2b8q3n.jpg
▲把小影片拍成了「連續劇」

145840cp1vppma9pvf55gp.jpg
▲寫字的

145840te4l80i1piz49enz.jpg
▲把洋蔥雕成「荷花」

畫風是不是很奇特,和你在其他平台看到的「‘網紅’」們有很大差別吧。

DSC0007.jpg

DSC0008.jpg

清純今天一下午都耗在了這有毒的畫風裡。

遛狗的,做蛋糕的,寫字的,還有各種坑孩子的,這簡直就是隔壁老王家的八卦生活。。。

145840xqw9qx54x27zqk9x.jpg

當然也不乏賣唱的殘疾人,一身匪氣的紋身師,窮困潦倒的失業青年,同性戀者…… 

大千世界,人生百態都在短短的10幾秒時間內給你呈現出來。

145840yqrfxyrtwdwrr9qe.jpg
▲清純瞬間就懂了,為什麼快手能夠發展的這麼快。

因為快手它「復活了農村文化」真實反映了中國人口結構,快手短影片投射了真實的社會行為。

根據2010年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結果,中國大專以上人口僅占人口的8.7%,也就是說全國高中以下文化程度的人占九成以上,但過往的社交平台很少有垂直於這一部分人群。

DSC00011.jpg

短短3年內,從一個工具軟體到現在被稱為除微信、QQ、微博之後第四大社交平台。

怪不得資本市場也如此寵愛它。

晨興資本、紅杉等VC相繼投資,百度、華文文化緊隨其後。

根據最新的融資紀錄,快手估值已經達到20億美元,是一隻隱形獨角獸

你也許又會問,什麼叫獨角獸?

- 估值達到10億美元以上的初創企業。

那麼快手將來會怎麼樣吶?

據說他們給自己的定位則是Instagram,甚至是中國的facebook或Youtube。

DSC00012.jpg

Instagram在國外是很牛逼的哦,截止2016年12月,Instagram已經擁有超過6億的用戶,並且擁有超過60萬的廣告商。


145840j778sam3j48l48sf.jpg

但快手目前呢,還沒有達到像Instagram的盈利收入。


可是有機構預測,中國四年後廣告規模將達到人民幣600億元,是現在的10倍,短影片的貢獻率會從目前的13%攀升至63%,在所有管道中增長最快。

影片廣告的春天要來啦~~ 

2016年底,快手買下了中關村啟迪科技大廈B座的一塊巨大廣告牌,並標以顯眼的「快手」二字。

此前,這塊廣告牌由網易所有。

DSC00014.jpg

最後再分享一個快手上的影片給大家看看~


第二部分

以下內容來源:中國企業家雜誌(微信id:iceo-com-cn)

作者:翟文婷     


編輯:馬吉英    


攝影:史小兵


▼快手CEO宿華

DSC00015.jpg

DSC00016.jpg

在中國,如果放任一個互聯網產品自由生長,最終很可能就是快手這個樣子。

DSC00017.jpg

快手要上市了?

2017年2月14日開始,媒體援引TechCrunch報導稱,快手計劃2017年晚些時候在美上市。


前汽車之家CFO鐘奕祺,加盟快手並出任CFO就是一個重要信號,前網易常務副主編曾光明,也於年前出任快手合夥人。種種跡象表明快手在籌備上市事宜。

快手官方卻很快發表聲明否認,這並非事實。「當前階段,快手的主要目標仍是持續提升產品體驗、服務更多人群」。

關於快手的任何一點消息都能引起熱議,圍繞這家公司總是話題不斷。

比如,快手為什麼會火?這大概是2016年互聯網圈被提及頻率最高的一個問題。

像人群中竄出來的高個,快手火得太突然。


羅輯思維創始人羅振宇在跨年演講中說,「當我們津津樂道BAT的時候,突然有一個軟體火了,大家突然發現原來中國第四大流量的應用是快手。當我們在讀書明理、知人論世的時候,我們都不知道有一個平台已經這麼大了。」

有多大?2015年5月,快手便坐擁1億用戶,8個月後這個數字突破3億。現在快手憑借4億用戶已然成為中國最大的短影片社區,更多人把它視為除微信、QQ、微博之後第四大社交平台。


更重要的是,這家公司早就被資本市場所追捧。晨興資本、紅杉等VC相繼投資,百度、華文文化緊隨其後。


根據最新的融資紀錄,快手估值已經達到20億美元,是一隻隱形獨角獸。曾有機會投資的今日頭條創始人張一鳴則在內部說,錯過快手是他們的戰略失誤。 



但是打開快手,撲面而來的內容在騰訊、優酷等網站難得一見。不足1分鐘的影片濃縮的是各種鄉野小城風情,河邊高歌的紅衣少女,大口猛嚼冰辣椒的鄉村大媽……假如哪個影片被推上熱門,拿下幾十萬點擊很輕鬆。

「小馬雲」事件發酵時,快手平台不少用戶前往實地拍攝。平台發現不妥,很快封禁相關內容。但還是有不少來蹭熱點的直播或短影片平台,「小馬雲」的父親通通稱之為「快手」。這個名詞已經深耕農村。

這為解讀快手又蒙上一層迷霧。影片中的人物與場景遠離互聯網發源地北上廣,有聲音評論其「非主流」,甚至「不入流」。


2016年6月,一篇《殘酷底層物語:一個視頻軟體的中國農村真相》的文章被刷屏,作者X博士描寫了快手上一個行為荒誕怪異的鄉村群體,這些人生吃異物、炸襠,總之各種花式自虐。一夜之間,更多疑問湧向快手,這樣一個平台為何會產生潮汐掃過沙漠般的魔力?它撬動4億用戶的支點是什麼?

一名春節返鄉的記者在內蒙古一個小鎮待了幾天,她發現快手之所以能橫掃4億中國人,其中很重要的原因是這個產品復活了農村文化。


過去在她老家流行的民俗戲劇二人台,因為登不上電視及大型演出等大雅之堂,往往在演藝人走街串巷的草根班子表演。「當螢幕逐漸成為鄉鎮群眾的主流娛樂活動後,走鄉竄鎮的表演漸漸淡出生活成為記憶,快手只是讓它們重煥生機。」 

推薦閱讀:


>在農村待了五天,終於知道為什麼快手能橫掃四億中國人。

這一切可能並非創始人宿華有意為之的結果。他知道快手會爆發,但沒想到是以這樣的姿勢。而且除了應對外界種種疑問,他更迫切要解決的是,聚攏了龐大的三四線城市用戶,他該如何讓快手賺錢? 

「 任由產品自然生長 」

紅杉資本中國基金董事總經理曹曦,第一次試用快手就停不下來。


影片裡,男生背著女朋友正常走路,女生突然被翻轉過來,倆人俏皮地打了個kiss。他忍不住把手機推給同事,「這個有點意思」。即使每天從早忙到晚,他也能在快手消磨半個小時。不需要看BP(商業計劃書)了,他覺得必須見見這家公司的創始人。 

2014年5月,北京長安大戲院一層的咖啡廳,曹曦見到了創始人宿華和程一笑。倆人都是工程師出身,兩個小時裡都在大談產品思路。


彼時,快手從一款gif動圖製作工具轉型做影片社交不過一年時間,只有幾百萬用戶,日活50萬,但是曹曦從快手嗅出一種「做對了」的味道,他斷定用戶數遲早有一天會膨脹。很快,紅杉給出了投資意向。
 
有人把快手的橫空出世解讀為一種獵奇制勝,因為與現實反差強烈,造成了用戶的窺視心理。


在騰訊做過產品經理的曹曦卻說,快手是他所知的能吸引三四線城市乃至鄉村群體自發貢獻內容的第二個互聯網產品。或者說,太多互聯網產品在起步時就忽視了這部分用戶。

快手官方給出的數據是,現在每月有超過6000萬人拍攝上傳影片,平均每天為平台貢獻500萬條。在此之前只有PC時代的QQ空間具備這樣的魔力,那時候網速卡得要命,一幫年輕人卻樂此不疲地把主頁裝扮得花裡胡哨,日活數呈幾何暴漲。 

快手與QQ空間本質上滿足的是同一類需求:殺時間。


智能手機的快速下沉普及,就是得益於這個群體「消耗無聊」的痛點需求,快手只是在應用層面將之發揚光大。目前用戶在快手平均消耗時長是40分鐘;2016年10月聯通沃指數則顯示,用戶在移動應用月消耗流量,快手以257.4mb的數字領跑排行榜。 

但沒有足夠的證據表明,快手就是衝著這部分用戶而來。


「快手是面向所有普通人的一款產品,不是針對某一類的少數人,也沒有針對不同的城市級別做特殊的設計。」宿華告訴《中國企業家》。 

比如,快手不會給任何用戶貼標籤,否則就被視為將人區分三六九等。只要上傳的內容符合法律法規和公序良俗,他們就不會打擾用戶。分享到快手的生活應該被保持原生態,這是宿華的態度。理論上,「發現」一欄中內容的排序原則是群體意志或個體喜好的推薦算法。 



快手經歷轉型,產品形態卻沒有太大變化。總是「發現」、「關注」和「同城」懸掛在首頁,程一笑其實嘗試換成「最新」、「最熱」等詞條,但效果並不理想。 

既然兩個創始人做產品的思路如此克制,也不是有意為之,為什麼快手聚攏的是三四線城市甚至農村的人群?

「在做內容呈現的時候,快手是一視同仁的。不管你是北上廣一線城市還是鄉村,該是什麼樣子就是什麼樣子。如果現實中三四線城市的人口占多數,那在快手也是如此。我不會偽裝成全天下都是一線城市的生活。」宿華說。

在曹曦看來,快手目前的用戶結構不是團隊主動選擇的結果,而是自然成型。一線城市的大多數互聯網產品強調經營導向,或多或少會滲透經營人的主觀因素,相反,快手是反經營的技術驅動型公司。宿華最喜歡說的一句話就是不打擾」。 

2016年6月份之前,快手零推廣,品牌和市場投放費用也幾乎為零。直到從應用商店搜尋「快手」最先跳出來的是其他產品,他們才花了點錢把排名第一的位置買回來。 

宿華此前在接受採訪時曾說,「希望用戶不要感知到快手的存在。我們想讓你在裡面感受到的是,這個世界的存在。不要去打擾他們,讓他們自然地形成一種互動關係,讓產品自然生長。」 

這不是快手獨創的邏輯。曹曦道出一個普適性產品哲學,「國內任何一個toC的互聯網娛樂產品,只要你讓它純粹地自然生長,最終聚攏的很可能就是快手平台上的這些用戶。因為中國人口分布就是如此。」 

《殘酷的底層物語》一文被刷屏後,曹曦發了一條朋友圈,認為作者為了得出自己想要的結論,選擇性地取了小概率且吸引眼球的樣本,還冠以了錯誤的標籤,而剛好這些樣本發生在快手和所謂鄉下這兩個大部分轉發者並不熟悉的地方。「太陌生」是他認為快手被轉發黨誤解最重要的原因。 

程一笑也持相似觀點,「一些人吃了某些東西,我並沒有覺得幾千萬人就會跟風去吃同樣的東西,這是很莫名其妙的」。

但快手個性化推薦的機制天然存在一個問題,一個從來沒有留下行為數據的新用戶,怎麼準確判斷他的偏好,這對算法有很大的挑戰。目前快手的解決方法是推送大部分人喜好的內容。宿華承認,某種角度而言,這種所謂不引導也是一種引導。 

「 技術專家到CEO的變形 」


快手是宿華第三次創業。

DSC00018.jpg

因為對搜尋技術的狂熱喜愛,2006年在清華讀博士期間,宿華退學進入Google中國研究機器學習在搜尋中的應用。


在那裡,他遇到了張棟,倆人不僅成為朋友,後來還一起創業。張棟現在的身份是北京機器學習科技有限公司創始人。


當時宿華主要配合張棟做一些算法實現,為了加快算法速度,他會把張棟的代碼重新寫一遍,因為系統性能得到了明顯的提升,為此倆人還拿了Google的一個獎。

兩年後,他們都離開Google,張棟被李彥宏挖去負責鳳巢系統的架構搭建。宿華則選擇自己幹,幫助中小影片媒體與廣告主對接,彼時他26歲,第一次創業。這個項目進展並不順暢,他反思沒有找準市場需求,幾次嘗試轉型也不成功,只好關掉公司。

期間,他與張棟不時地會在一起討論機器學習的技術。宿華思維深刻,不是可以輕鬆交流的對象。如果你的想法比較幼稚,他會閉口不談;如果聽到幾句有點道理但不足份量,他會稍微提點下。張棟說,「他不太喜歡長篇大論,更不會花很長時間給人講道理。」 

宿華還是放不下搜尋。第一次創業失敗後,他進入百度,還是跟張棟一起做事。他是性能和系統優化專家,張棟則擅長算法,他們兩個配合解決了不少技術難題。對他們而言,創業也是想把一個技術做到極致。
 
他曾經不眠不休連續30個小時醉心於寫代碼,最後這個程序能控制幾百台機器做一個大規模的模型訓練。宿華已經決定,等孩子長大,一定會教他寫代碼。當然,並非要他當一名工程師,他認為有價值的是結構化邏輯思考能力。

2011年,宿華再次被創業的念頭點燃,他與張棟合夥成立了一家搜尋服務提供商one box。一些知名搜尋引擎最早用的就是他們搭建的技術架構。倆人用Browser Rank替代了Page Rank,懂行的人都知道,這在當時幾乎是重構了搜尋。 

只要取得一點成就,他們就會開車到香山附近的一個小山坡,站在高處眺望,四目所及沒有障礙。這是他們僅有的一點喜好。 



就在這時候,宿華陷入一種迷茫。他對技術有著堅定的信仰,不管在Google還是百度,他參與締造的機器學習架構被後來者追隨,但是這種成就感沒有在創業中延續,似乎總是差點什麼。one box最後賣給阿里,他又嘗試別的項目,也沒有大獲成功。 

轉折點發生在2013年夏天,因為晨興資本合夥人張斐,宿華遇到了Gif快手。 

這就是快手的前身,一個移動端傻瓜式的動圖製作工具,程一笑窩在天通苑的民宅裡鼓搗出來的一個小發明。Gif快手剛登陸app store就被蘋果推薦,第一周輕鬆挺進TOP10。


程一笑隻身取勝,沒有遭遇勁敵。智能手機錄影頭的低門檻使用場景,以及一鍵分享到人人、QQ空間的途徑,使得Gif快手一年時間內就積累了千萬級用戶。普通用戶把自己的照片變成表情包,更多互聯網從業者開始知道程一笑,稱他為「天通苑的張小龍」。 

張斐在微博發現很多Gif動圖都是通過快手工具生成的,好奇心驅使,找到程一笑。他發現這個沒有公司、沒有團隊,只有一個人在做的產品,已經積累了幾百萬用戶,日活近10萬。當時是2012年,晨興投了200萬元,在合併前的Gif快手占股20%。 

這筆錢快花完的時候,競爭對手蜂擁而至,Gif快手不管從用戶留存還是防禦角度,有著天然的弱點。程一笑的思路是,把產品做得更好用一些,總會有人喜歡。但最終他還是逃不掉工具思維的困惑。 

陷入瓶頸的還有內容。打開首頁,基本就是美女自拍、曬小孩、養寵物這三類。程一笑理念又是追求人人平等,不願隨便剔除作品,造成部分內容不是用戶想看的。 

張斐建議程一笑先找融資。談了一圈下來,除了一家老牌基金,沒人感興趣。就連唯一的一個term最後也被放鴿子了。程一笑陷入絕望,一度想賣掉公司。當時已經有三個人加入Gif快手。 

作為投資人,張斐分析快手最大的問題不是產品。程一笑是最好的產品經理,當他面對組建團隊、做品牌、搞經營、拿融資等事情的時候,卻不太擅長。兩人商量,應該為公司找一個更適合的CEO。張斐花了大半年時間,沒有找到理想人選,直到宿華出現。 

當時,宿華正在做一個社會化電商產品圈圈。張斐並不看好,但覺得這個創業者不錯,投了些錢,送上一句話,「以後你幹什麼事,我都支持你。」三個月後,宿華找上門來,他把圈圈停掉了,張斐把Gif快手推到他跟前。

這個項目讓程一笑犯難,宿華也面臨第二次創業失敗的危險。此刻,倆人都有點失意。

但是他們交流後,發現彼此都認同Gif快手應該轉型做短影片社交,秉持人人平等、不打擾用戶的理念,做一款面向普通人的產品。兩人合夥創業的想法很快決定。張斐設計了一個非常友好的方案,兩家公司合併,宿華擔任快手CEO。 

這個方案中,原有股東都稀釋了一半股權。張斐評價程一笑是有大智慧的人,他在情感上肯定做過自我鬥爭。


「我跟一笑也溝通,不要守著自己的一畝三分地,100%都是自己的也沒用,最主要是能做成,做不成都歇菜。如今再看,一笑是大贏家。」 



合併初期,張斐擔心兩個團隊融合困難。雖然宿華是帶著7人的團隊與程一笑這邊的4個人結合,與互聯網幾個合併大案相比,這個規模簡直不值一提,但這是一對個性十足又很聰明的合夥人,從彼此陌生到互相信任,需要過程。

張斐是從一個細節看出倆人磨合效果的。每次開會,他只給宿華一個人打電話,最後都是倆人一起來。「我就知道,他們沒有二心。」 

宿華擅長後端的推薦算法,程一笑則擅長前端體驗、產品的開發,這是一對互補的組合。另外兩個人都是工程師背景,產品又是數據驅動型的,遇到意見不一致的地方,更多用邏輯而不是好惡做決定。

快手轉型之後的一年內,用戶數增長接近100倍。程一笑說,從產品應用層面,用戶可能感知不到特別明顯的變化,他們是一點點改動的,但是因為宿華在後台算法技術做了很大改進,整個內容分發的結構從原來的熱門排名和附近關注,變成了個性化推薦的方式。 

這給快手帶來了用戶,還有敵人。 

「 農村包圍城市? 」 


2016年12月,美圖公司在上市招股書中明確提到,快手正在領跑短影片社交,美圖緊隨其後。當然,這個市場的熱門玩家還有秒拍和小咖秀,這兩個產品同屬一下科技,背後的靠山是國內第三大社交媒體新浪微博。

因為定位和人群差異的原因,這幾個短影片公司之間卻沒有發生激烈的衝突。快手幾乎以蒙眼奔跑的姿態,狂攬4億用戶。曹曦並不認為哪家具體公司在威脅著快手,他把一切殺時間的產品都視為競爭對象。

快手真正的敵人或許是今日頭條。後者每天影片播放量已經達到12億,而且正在開發一款類似快手的短影片產品。他們都面向一個龐大的用戶群,強調個性化推薦的技術算法。今日頭條的技術架構師高允軍與宿華、張棟曾在百度共事。 

這兩家公司短兵相接是遲早的事,一觸即發的時間取決於宿華未來打算將快手引向何方。當然,與其商業化路徑也有一定關係。 

宿華並沒有把快手當成一個社交產品,甚至毫不在意社交這回事,他只強調記錄和分享生活的極致體驗。即便快手平台存在一定的交互,程一笑也認為用戶並不需要深度社交,更多時候是基於興趣的單向行為,「喜歡別人分享的生活點個贊就足夠了」。

「快手的形態更偏向社區。最早聚集的是一批玩技術的人,他們對後來整個社區風格和氛圍的形成有很大關係。」一下科技聯合創始人雷濤說,沒有基於短影片的社交產品,嚴格意義上講YouTube也是一個社區,頭部用戶產出內容,觀看用戶彼此沒有什麼交集,「快手也是如此」。 

在快手沒有頭部用戶,1億月活用戶,60%的人會拍攝分享影片,平均每月上傳2.5次。程一笑把有過分享行為的人才視作快手的典型用戶。 

快手既不是典型的社交產品,也不具備媒體屬性,這兩種形態的商業變現可能並不完全適用。在此之前,快手沒有厘清過盈利模式,收入基本忽略不計。 

這是短影片行業普遍存在的問題,一下科技創始人韓坤也曾表達類似的困惑,傳統貼片廣告的模式並不適用只有十幾秒長的短影片,他在秒拍嘗試一些變種的廣告形式,比如利用影片美化功能把品牌或廠商的某些元素在其中體現。 

宿華決定開發一套新的影片廣告系統。當時正值直播風口吹起,很多直播平台瘋狂挖快手的紅人,在快手火起來的MC天佑目前也是YY最具人氣的主播之一。快手也順勢新增了直播功能,卻沒有在首頁呈現。


宿華解釋,「我們要做的是分享生活,直播不是最佳形態,它是與粉絲實時互動的一個輔助功能,當然不能夠把它放在主要位置。」直播量不大,卻無意間成為快手商業化的重要手段之一。

其實當時已經有部分快手用戶琢磨賣東西。面膜、飲料、運動鞋等微商嗅出了賺錢的味道,網名為「搬磚小偉」的石神偉最高一條影片可以賣到6000塊,內容多是耐克、阿迪達斯、脈動等產品廣告。為此,他月收入可以達到3萬元左右。 

但是石神偉不想發太多廣告了,「賺一點就夠了,想多發點正能量的東西。」他很介意有時候被罵廣告狗。


現實是,他想多發廣告也不太可能了。微商缺乏資質和售後服務,體驗差,還可能踩坑。石神偉曾經幫一個山寨手機商家打廣告,兩名粉絲已付款,對方卻不發貨,他只能自己掏錢補償粉絲。微商廣告目前在快手已經被禁止了。

如果快手注定逃不開廣告模式,宿華想推正規軍。針對手遊等遊戲類產品他們打算推相應的信息流廣告,快手的團隊正在測試,暫時沒有更詳細的數據。


此外,他還開發了粉絲頭條類的產品,可以獲取更多潛在用戶的關注。但玩快手兩年來,石神偉沒有為了獲取粉絲花錢,也沒有為了上熱門付費。 

相反,快手一直在讓他得到。「第一次坐飛機,第一次住五星級酒店,第一次和明星同台,這一切都與快手有關。」他坦誠,能通過快手賺錢讓他感到意外。

所以,快手目前的用戶結構,能否承載宿華的變現模型? 

張斐分析道,快手平台上內容生產者可能以三四線城市為主,但是觀看用戶分布相對平均,影片播放量每天已經達到六七十億次,跟Facebook體量相當。


而用戶在快手每天平均使用時長達到40分鐘。廣告最看重的幾個指標,快手表現都不差。重點在於廣告主是否認可快手的品牌調性。 

「可能有人會覺得快手品牌偏年輕化、偏低端,最終還是要靠數據說話,廣告主最終要看效果。」張斐說,當年大家對淘寶的評價也是廉價低端,甚至早年的QQ也會讓人覺得Low,但他們代表大多數網民的一個平均值水平。

宿華當然希望更多城市白領人群成為快手的用戶,但是他和程一笑知道,這不可能跳躍性實現。「當他看到好內容,然後願意貢獻原創,進而吸引更多其他用戶。這是一個漸進的過程。」

很難揣摩他倆的野心到底是什麼。快手用戶數什麼時候破億的,宿華已經記不清了,只是達到兩億那天,他跟程一笑在公司馬路對面一人吃了碗拉麵慶祝了下。


他沒有想要顛覆誰,也不曾想永遠霸占用戶,「不管你今天多大,所有產品都是有生命周期的。每天創業面臨很多挑戰,還沒到真正慶祝的時刻」。

宿華有次在內部分享時曾提到,如果說他有什麼終極夢想,那就是為地球上每個普通人留下一段記錄,千年以後的人們還能夠知道這個世界當初的樣子。


DSC00019.jpg


推薦閱讀:


>在農村待了五天,終於知道為什麼快手能橫掃四億中國人。

舉報 使用道具
| 回復
▋ 推薦閱讀
    ▋ 推薦閱讀
      ♕ 主題推薦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