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1 (13).jpg

本文來源:新京報、騰訊科技

又一家共享單車平台死掉了。距離上一家倒閉的悟空單車(2017年6月13日),時間僅僅只過去了8天。

參考:


2017年6月21日,共享單車平台3Vbike對外宣布稱,由於單車大量被盜,即日起停止運營。並提醒沒有退押金的用戶盡快申請退款。

但經尋找中國創客記者調查發現,早在5月中旬,也就是3Vbike剛剛上線運營3個月之際,3Vbike就已經處在倒閉邊緣。

發了100多份BP,幾乎沒有回應

公開資料顯示,3Vbike的運營方為北京華堯迪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於2015年12月,註冊資金10萬元,法定代表人為巫盛華。在推出3Vbike之前,巫盛華從未接觸過單車行業,此前的幾次創業經歷均與網站有關。

2月26日,3Vbike在保定投放首批共享單車,隨後,又在河北保定、廊坊、秦皇島、北戴河、福建莆田等地鋪開。
巫盛華在接受尋找中國創客記者採訪時表示,他其實從2016年9月份就開始著手準備進入共享單車領域,但之後一直融不到錢,所以才一直拖到2017年的2月份才正式上線。

「我當時十分看好這個模式,想著會有很多投資機構過來,本來想著是可以融幾百萬的,結果後來一直沒有融到錢。」巫盛華說道。

「我也找了很多投資機構過去,像紅杉資本啊這些,但是都沒有回應我。我一共發了大概100多份BP,大部分(投資機構)都沒有回,偶爾有一兩個回了的也都沒有下文。」

巫盛華最後迫於無奈,只能自掏腰包拿了六七十萬的現金先行上馬。在他看來,一二線城市競爭激烈,三線城市暫時尚未有人注意到,因此他決定主打三線城市的共享出行。北京周邊的保定、廊坊成為他率先進駐的城市。當時他仍心存僥幸,以為慢慢做起來之後會有投資機構過來投資。

六七十萬的現金最後只造出了1000多輛的單車,巫盛華又分別將其投放在全國的保定、廊坊、秦皇島、莆田等4座城市,算下來一座城市不過二三百輛的規模。


「我不看好共享單車模式」

據巫盛華透露,3Vbike在停止運營前用戶註冊量最高達到1.1萬,平台上日訂單最高可達500單。這對於一個滿共只有1000余輛單車的平台來說,已實屬不易。

但由於巫盛華啟動資金少,倉促上馬,並沒有為單車配備智能鎖,導致後期單車丟失率大大增加。實際上,巫盛華甚至連APP都沒有推出,僅僅只是做了一個微信公眾平台,用戶通過微信公眾平台進行註冊、繳費等行為,單車的定位也依賴於微信定位,定位精準度有限。

巫盛華稱,3Vbike投出去的1000多輛車中,現在只找回了幾十輛。多數都被盜走,或者被用戶騎到諸如橋洞、小區內等偏僻角落。

「並且我們的地圖數據都是不真實的。」巫盛華對尋找中國創客記者說道。「因為我們的定位是基於微信的,很多用戶開了鎖之後就結束訂單,然後再把車騎走。導致我們不知道車的具體位置。」

到5月中旬,嚴重的損失率就已經讓3Vbike不堪重負。3Vbike甚至想出了凍結用戶押金和余款的方式,強迫要求用戶將車輛停放在指定區域,之後再拍照發給平台客服,才可以進行退款操作。

不過此舉收效甚微,並且導致用戶情緒反彈。巫盛華說起這一點來頗感無奈,最後凍結只持續了兩天便不了了之。
「到5月中旬,基本上我們不打算在做了,那個時候就準備要結束了。」巫盛華對記者說道。

巫盛華甚至對記者說道,他已經不再看好共享單車這個模式。他表示,如果我有幾千輛車,可能不會這麽快死掉,但那也不過是時間問題。這個損耗率是十分嚴重的,你投幾千輛,十個月八個月的也就沒了,幾萬輛也就是時間長了點。

共享單車末位淘汰已啟動

事實上,無論是悟空單車或者3Vbike的倒閉,都無法對共享單車的頭部玩家產生實質性的影響,也根本談不上共享單車的洗牌期臨近,充其量也就是共享單車的「末位淘汰」。

為什麼這麽說,仔細觀察後你就會發現,悟空單車和3Vbike其實都有幾個共同點:創始人是頻繁創業者,此前從未接觸過單車領域,進入共享單車市場的時間較晚(12月與2月),沒有得到一次融資,旗下單車質量不高。

這些品牌在整個共享單車行業基本上是屬於最末位的玩家。既得不到投資機構的垂青,又對單車製造業一竅不通,憑著一股子創業致富的虛假激情就投入到共享單車的大戰中間,能不當炮灰麽?

所以,這兩家公司的倒閉完全是正常的,不倒閉才是不正常的。盲目去追逐風口的豬雖然也能飛起來,但只有摔下來的時候,才會知道疼。

現階段,摩拜單車已經完成新一輪超6億美元的巨額融資,ofo下一輪融資也被傳正在籌備之中,共享單車的Top2地位暫時已無法撼動。第二梯隊玩家則以小藍單車、騎唄等為代表,已形成一定規模。共享單車的大戰,才剛剛開始。
舉報 使用道具
| 回復
▋ 推薦閱讀
♕ 主題推薦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