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前,李銀河的這篇文章大受歡迎。


>一位中國社會學家談內容審查。文章被轉發10萬次後被刪,她重發後被轉發27萬次。


本文綜合兩個來源:好奇心日報、微信自媒體艾克司(微信id:gh_e2a0ad8a6469)


(艾克司原文《蠢貨李銀河其人》已遭刪除)


DSC0000.jpg


昨天(2017年7月24日),《好奇心日報》在其「城市」專欄下發表了文章,談論李銀河被微博禁言三個月的事,這是為數不多的專業媒體對此事發聲:


7 月 23 日早上7點左右,李銀河在微信朋友圈發布了名為「有感於禁言」的論述,被多位網友截屏轉發到其他社交平台。她提到,因為自己於 7 月 9 日在微博發表了名為《我們為什麼應該徹底取消審查制度》的文章,被(微博)禁言三個月。


在這篇目前已被徹底和諧的文章裡,李銀河說:


「在目前健康發展的中國社會中問題較大的一個方面是對言論的違憲審查:書報檢查制度嚴厲,網絡刪帖封號現象嚴重,影視審查制度苛刻。」


「事情為什麼不可言說呢?仔細觀察,其中必定有做錯的事情不肯承認。然而,不承認事實真相對於歷史公論沒有絲毫用處。」「在這個信息爆炸的時代,所有的真相,人們只要想知道,就一定能夠知道。」


所以,她呼籲維護言論自由的權利。


目前,李銀河的微博主頁上最新微博是7 月 18 日發布的名為《我這輩子最大的幸運就是突然失學》的文章。


DSC0001.jpg


她之前提到的文章 《我們為什麼應該徹底取消審查制度》已經在微博刪除。


但因為有感於這個論題,一些網友在看過《我們為什麼應該徹底取消審查制度》後,對李銀河發起過一些相關問題的付費問答,還依舊被保留在李銀河的微博頁面上。

DSC0002.jpg



她說:「贊成福柯說的,哪裡有作用力哪裡就有反作用力。就具體壓力的反抗比宏大話語更可靠。」


但是,「在中國的語境裡,常常會感到福柯的思路會有點超前,因為中國社會面臨的是從中世紀走向啟蒙的階段,所以啟蒙話語是最解渴的,最能擊中痛處和搔到癢處的。」


2017年6月30日,中國網絡視聽節目服務協會審議通過了《網絡視聽節目內容審核通則》,引起廣泛討論。


參考:


>在中國作節目的內規:為已有定論的人物或事件「翻案」、社會陰暗面、同性戀等內容應刪除。


當天,李銀河在微博發布「對《網絡視聽節目內容審查通則》的兩點分析」,認為這個通則在創作自由權利和性愛自由權利存在瑕疵,這篇分析點擊量超過了 60000000次。


此文請參考:


>一位中國社會學家談內容審查。文章被轉發10萬次後被刪,她重發後被轉發27萬次。


之後,她針對相關議題多次發聲。直到 7 月 23 日,李銀河被微博禁言三個月。


在朋友圈發布的論述中,李銀河提到:


「當人因為自己正義的發聲受到權力的打擊時,心裡會覺得無論如何對那些受到權力更嚴酷迫害的人有所交代,對自己的良心是一種安撫。我喜歡有壓力的生活,沒有受到不公正待遇的人容易喪失生活的動力。受到壓迫才有反抗的動力,增加言說的衝動,增加生活的動力。這是我真實的心理活動,是被禁言三個月的感想。」


DSC0003.jpg


7 月 24 日,《好奇心日報》記者聯繫李銀河,問其就禁言一事是否願意接受採訪,她的助理回覆:「商量了一下,先不說話了。」


DSC0004.jpg


就在主流媒體與李銀河陷入沉默的日子,網友紛紛出身力挺,除了截屏其朋友圈截圖之外,也有網友用個人號發出了自己的聲音。


艾克司的一篇《蠢貨李銀河其人》在朋友圈獲得了10w+的閱讀,帶著情緒,卻切實倒出了這些年來,李銀河以其所作所為撐起當代知識分子擔當的種種。


讀讀他這篇文章,你會更加清晰地了解李銀河其人,以及她擔負的10w+網友的愛:


「維尼小熊的海報下站了一個人。那是李銀河,嘴巴被膠帶封死,活像一個蠢貨。一把年紀,竟然不顧名譽金錢,去幹憤青的事。對,她就是許多人眼中的蠢貨。


那個因為敢於談論同性戀、SM、多人性行為等等一切駭人的名詞,而被一些人視為洪水猛獸的李銀河,那個跳出來質問,皇帝怎麼沒穿衣服的女人。


這個女人據說今天被禁言了,據說是三個月,原因不單單是她那篇關於號召言論自由的文章,而是固執的發了被刪,刪了再發,再刪,再發。


此刻,這個蠢女人號召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奮起抵制審查,捍衛言論自由權利的話音,猶在耳畔。」


DSC0005.jpg


李銀河,1952年出生。7歲之前,她一直叫「李三反」。其一,她是隨母姓而非父姓;其二,「三反」典出1952年全國開展的「三反運動」。


1967年,作為知識青年上山下鄉的先聲,李銀河跟大她5歲的哥哥徒步「長征」去白洋淀,直到有一天,河北省安新縣公安局來了一幫警察,將村子裡的北京知青全部押送回北京。李銀河回憶,一個長相英俊,名叫江山的男生向警察抗議,被五花大綁押上敞篷卡車,他緊緊抿著嘴唇,一滴淚水掛在臉頰上。


1969年,李銀河在上山下鄉的運動中,合法下鄉到內蒙古生產建設兵團,不久又到山西老家沁縣插隊,直到1974年文革結束,來到山西大學讀書。就是在這裡,她遇到了王小波。用李銀河自己的話說,我能在幾秒鐘之內,從一群人中分辨出他在還是不在,我心裡明白,我愛上了他。


DSC0006.jpg


畢業後的李銀河,先後在光明日報、國務院研究室和社會科學院任職,1982年赴美學習社會學,並於1988年獲得博士學位後,回國後師從費孝通進入性學研究領域。目前,李銀河是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學所的研究員和教授。


王小波曾對李銀河說:「我不要孤獨,孤獨是醜的,令人作嘔的,灰色的。」這個身高1.84米的黑臉大漢說,在見不到她的日子裡,自己難過得就像旗桿上吊死的貓。1980年1月21日,王小波和李銀河登記結婚。1997年,王小波因心臟病突發辭世,當時,李銀河正在劍橋大學做訪問學者。


也許是多年對亞文化的研究,令這個60多歲的老婦女有著不同於常人的思維方式。目前,李銀河和一個名喚「大俠」的,生理女性心理男性的跨性別者生活在一起。


不止如此,李銀河還大方的承認自己的虐戀愛好。「我對虐戀的愛好在很小的時候就露出端倪,它和我對性的感覺從一開始就密不可分。」


DSC0007.jpg


沒人統計過,中國究竟有多少虐戀人群,有多少人以非主流認同的方式生活,而像李銀河一樣如此毫不避諱,簡單的面對自己的,卻是鳳毛麟角。她像一個孩子一樣單純的剖開自己給別人瞧,也大聲說出心裡的話。這話,不止是那句,我喜歡虐戀,也包括,瞧,皇帝不是沒穿衣服麼?


身為一個輿論風口浪尖上的人物,深處一個網絡審核漩渦最為猛烈的時刻,能高聲喊出自己的聲音,是殊為不易的。


也許正因如此,網絡作家尼佬在微博中說,當得起一聲 「Mother」 的中國人,也就李銀河了,且她並不是那種經驗主義的mother,而是實踐自由到死的戰士,當你知道她仍然澎湃地愛著的時候,她那毫不時髦的眼鏡和髮型也變得像是22世紀朋克應有的樣子。


這個「mother」今天被迫閉上了嘴。


多麼愚蠢,非要鬧到不能張嘴,非要鬧到自己出點事。這對許多中國人來說,難道不是愚蠢的嗎?


然而,吾輩永遠要記得,她捍衛的不是她一個人的自由,而是千千萬萬你我他的自由。就像劉震雲說的,我以我血薦軒轅,哪怕知道萬萬同胞會拿自己的血沾饅頭吃。


在大家忙於閱讀2000萬人在北京的生活時,我想借用一個網友的留言:這麼正義而勇敢的人,怎麼能讓她一個人戰鬥。


我們的尊嚴不值什麼錢,可它是唯一我們真正擁有的東西,是我們最後一寸領土,但在那一寸領土裡,我們是自由的。—— V字仇殺隊


DSC0008.jpg


DSC0009.jpg

閱讀原文

舉報 使用道具
| 回復
▋ 推薦閱讀
    ▋ 推薦閱讀
      ♕ 主題推薦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